69书吧 > 修家生活录 > 第五章 五毒深种的本纯和尚

第五章 五毒深种的本纯和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钓鱼城上刻有三圣法相,受护国寺供奉,香火鼎盛,佛光普照,绵延无尽,胡阳开法眼瞧了瞧便转移视线。毕竟那是护国寺的地盘,看久了容易惹误会,而且九鼎也不在山顶上。

    又在钓鱼城周遭转了一圈,一路无风无浪,一如往常,胡阳便打道回府,并无想要查明近日江中异常真相的念头。

    赵山想不到钓鱼城之战,赵无拙这些做主的必然想得到。

    既然都有胡青九出手,还是请了夕花子在江城三江六岸布下三江连环大阵,想来已是稳妥的应对之法。

    这事,用不着他来操心,也轮不到他来操心。

    接下来几天,水脉府的生意并未因为胡阳在会江码头大发神威,唤醒众人沉睡中的记忆而有所改善,还是闲得打苍蝇。

    胡阳也不着急,一壶酒几碟小菜,抱着儿子,一坐一整天。姒九总算明白了自家老板做生意的态度,也平了心气,每天把自己该做的事办好之余,全职陪坐。

    就他们这老板伙计的做派,水脉府的生意会好才有鬼!

    大概是老天爷看不惯他俩混吃等死不上进的样儿了,临着大年三十还有一天的时候,把个响天雷丢在水脉府门口。

    炸了!

    看着突然出现在店门口的胡俊,胡阳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他这位堂兄什么时候有了一身修为!

    “怎么?不认识了!”

    胡俊生得高大白净,只是一双小眼睛坏了面相,平添三分奸狡。

    看他迈步往里,胡阳压下心头惊异,问道:“你来干什么。”

    “怎么,你偷偷摸摸继承了这么大份家业,还不兴我来羡慕羡慕。”

    每个字都带着心有不甘的怨忿和酸臭!

    凭什么胡阳这有爹妈生没爹妈养,要不是老爷子老太太养着只会饿死的野种,可以让老爷子贴身教导保驾护航,自小混迹修行界,经历诸般精彩神奇!

    凭什么他就只有靠运气才能踏上修行路!还处处被人奚落讥讽!

    凭什么!

    胡阳听话明义,虽不知道胡俊法力从何而来,但老爷子跟他是修家的事情,胡俊定然是知道了。

    “是该羡慕一下,怎么说,老房子也是你亲手放弃的。”

    知道就知道,反正都是他自己作孽。送上门的脸不打白不打!

    姒九适时走到胡阳身后,扮起了冷面神。

    胡俊笑得咬牙切齿:“谁让老头子疼你,全家人就教你胡阳一个修行!”

    “我爹不疼妈不爱,不像你胡大少爷有个好妈,宠得你把老爷子老太太这儿当旅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三十晚上过来点个卯,吃顿饭还嫌饭软菜老。你说你都这待遇了,老爷子还去凑什么热闹,他不疼我疼谁?”

    如果没有四年前胡俊跟他妈为了二老的遗产,撕了早立下的遗嘱,在葬礼上大闹一场,或许胡阳对胡俊的感官会停留在鄙视,而不是像现在,望之生厌!

    嘭!

    胡俊拍案而起!横眉怒指!

    “你跟谁拍桌子!”

    胡阳眼一瞥,当场让胡俊把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四年前,他就知道胡阳心硬如铁!狠起来六亲不认!现在知道胡阳修家身份,心头畏惧自然翻倍!

    胡阳见他欲言又止,冷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你踏入修行又如何,再让你修行十年,你也是副有贼心没贼胆的窝囊样!滚吧!不是你的东西少打主意!水脉府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胡俊梗着脖子:“你说了不算!水脉府是爷爷留下的遗产,怎么和我没有关系!”

    前面老头子喊得山响,转脸又是爷爷。

    胡阳都懒得跟他争辩:“你是自己走还是我把你丢出去。”

    “你!”

    “听着,我不管你这身修为哪来的,但你记住一点,如果你敢在外面打着老爷子的旗号招摇撞骗,我一定让你晓得锅儿是铁倒的!”

    雄心勃勃走进水脉府,誓要让胡阳知道什么叫做人伦纲常的胡俊,这会儿只会冷汗直流,眼神不由自主得往外飘。胡阳顺着他眼神往外瞧,本纯和尚带着一身得道高僧的气度晃悠了进来。

    胡阳瞬间明白,打了郑修能的脸的回应来了。

    不过就一个本纯和尚,哪怕再加上胡俊,会不会太看不起他了!

    “本纯方丈大驾光临,是不是飞来寺的素斋难吃得将就不下去了,想在我们店里换换口味。”

    胡阳对他就不会有好话!

    “贫僧寺中诸事就不劳小胡先生挂心了,贫僧此来却是为了做个见证。”本纯一步步走到胡俊旁边,锃光瓦亮的脑门写满了和尚不是好人。

    “按说这是小胡先生的家事,不该贫僧一个外人插嘴。”

    “知道就好。”

    胡阳用话噎死人的技能绝对点满了的。

    本纯笑容敛去三分,又道:“不过小胡先生的家事又有所不同,与其说是家事,却又与整个江城休戚相关。”

    胡阳道:“本纯方丈倒是说说,我家的事怎么又被扣上了这么大的帽子。”

    本纯笑道:“日前执法局请了九鼎阁禁令,请二仙观夕花子道友于三江六岸布下三江连环大阵,镇锁江城灵机,庇佑百万生灵,此事小胡先生应该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飞来寺不是向来独善其身,以占便宜我来,背黑锅你上为行事准则,本纯方丈转性了?关心起芸芸众生来了?”

    本纯眼皮直跳,不管多久,他还是想撕了胡阳这张嘴!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飞来寺受江城生民供奉,此事责无旁贷。”

    “嘁。”胡阳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当真让人心火直冒!

    幸亏本纯不是今天才认识胡阳,总归忍住,道:“我飞来寺所图为何,日后自有公论。只是小胡先生身为江城修家一员,难道不应该担负守卫这一方水土的责任。”

    胡阳一笑:“这就是我胡家的家事和江城扯上关系的原因?本纯方丈兜圈子的功夫可是越来越回去了。说吧,又看上我们家什么东西了?上次是我水脉府药膳的方子,上上次是我水脉府的招牌,这回又是什么?”

    本纯看着大堂墙上一副绘着江城景致的水墨山水,眼微微一眯:“三江水脉总图!”

    胡阳咧开嘴,白牙森森,眼睛发寒:“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为了黎民苍生,贫僧甘下阿鼻地狱!”

    “那就去死呗,大河没盖,闭眼往里跳就行。”

    本纯看着胡阳,眼放寒光!

    “三江水脉总图可察江城地理山川走势,关系三江连环大阵成败,不是小胡先生说不给就能不给的。”

    “那可不见得。”

    “小胡先生忘了,贫僧说过,这既是江城的事,也是你胡家的家事。胡俊施主身为胡老先生的长子嫡孙,既然胡老先生未定水脉府继承人,他自也有权利继承。”

    胡阳看着本纯,道道厉芒!

    眼神要是能杀人,本纯已经成了筛子!

    “放你妈的屁!”

    本纯冷笑:“小胡先生以水脉府继承者自居,贫僧只问一句,你连五行遁法都不会,三江水脉总图在你手里不过一个摆设,如此名不副实,你哪来的脸。”

    “说我?凭你?你什么东西!”

    本纯得胜般洋洋自喜:“胡老先生于江城同道恩惠甚多,谁也不想看他断了传承。幸好胡俊施主得了胡老先生真传,学得一身五行遁法,胡老先生泉下有知,定也瞑目。是以江城同道共议,为了保住胡老先生传承,当立胡俊为水脉府当家人,此事,已报山城执法总局亲批!”

    胡阳每个毛孔都往外喷寒气:“江城同道?山城执法总局?算个屁!”

    “小阳!”就在这时,一个身高七尺的黑脸大汉进了店门,满脸络腮,约莫是听见了胡阳的话,眉头一皱,又扫了本纯和尚跟胡俊一眼,“我执法局的事用不着本纯方丈越俎代庖。”

    本纯笑道:“那贫僧告辞了。”

    走得干脆,袍袖纷飞,走出一派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气度!

    胡俊如芒在刺,赵大胡子道:“胡俊你也走吧,不要忘了我接你的时候说的话。”

    店里彻底安静下来。

    赵大胡子走到胡阳旁边走下,看了眼姒九:“你是水脉府新招的伙计?给我弄壶桂花酿抓碟花生米来。”

    “赵大队长一来就要吃的,难道就没别的跟我说。”

    胡阳沉着脸,赵大胡子叹了口气:“别怪赵哥瞒你,是九姐不准我把这事儿告诉你。”

    “为什么!”

    “胡俊身上的法力是修炼老爷子的《五行决》炼出来的。”赵大胡子见胡阳脸色没有继续恶化,松了口气,道,“你也知道老爷子一直对斩龙之后的修行界不怎么看得上眼,所以老太太加两个儿子,谁也没往修行路上领,直到你出世。老爷子见你资质奇高,不忍浪费,才教你修行。”

    赵大胡子是真怕刺激到胡阳。

    胡俊才知道胡阳和老爷子是修家,胡阳亦然!他也才知道胡俊是个修家!若胡俊一身法力是从别处来的还无所谓,偏偏是修炼胡阳都没得传的《五行决》得来的!那可是老爷子的看家本事!

    就胡俊这人性,胡阳会怎么想!

    “至于胡俊,老爷子大概是想一碗水端平,加上他资质尚可,便给了他两篇《五行决》残章。不过给是给了的,却没明着给,老爷子夹在送他的书里面,能不能学到全凭他自己造化。”

    “这些事都是九姐给我说的,不告诉你是怕你胡思乱想。胡俊生来寡情,老爷子不是瞎眼的人。大概两年前胡俊终于发现了书里面的残章,自以为走了大运,早晚修行,总算入了道。但因没人教导,对修行界一无所知,行事便有些冒失。前不久跟人在朝天门码头斗法,差点被普通人看见,让山城总局的人带回了洪崖洞,结果他倒好,在洪崖洞大闹一场。要不是九姐跟我得了消息,撺掇夕花子把他保出来,现在已经送到泰山受刑了。”

    “本纯说的都是真的?山城总局在打我三江水脉总图的主意?”

    赵大胡子面色阴郁:“总局新换了局长,是方家这一辈的老大,做事位置为先,最先保自己稳妥。之前观星阁传出话来,今年鱼城流宝恐有大变,没多久就出了江里死人那档子事,所以他觉得水脉总图在你手上变数太大,最好还是先在执法局手上收着,以免意外。”

    胡阳冷笑道:“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怎么没人敢说这话。”

    赵大胡子叹道:“九姐当时就在总局跟他拍了桌子,两不相让,正好冒出来个胡俊,方寸间便就势说道,既然胡俊身具《五行决》法力,想来也是老爷子定的继承人之一,而你体质所限,水脉图在你手上就是摆设,若把水脉图交给胡俊继承,执法局便不再插手。”

    “九姐气得差点拆了洪崖洞,也惊动了阁老。水脉图兹事体大,阁老对方寸间的意见既不反对也不赞成。最后九姐退了一步,说由着你跟胡俊比试,谁能驱使水脉图,谁便继承此宝,旁人不得干预。”

    “九姨又撒泼了。”

    胡阳难得笑笑,赵大胡子也多云转晴:“撒泼?那叫讲道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修家生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船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船家并收藏修家生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