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 > 第39章 逆袭39薇薇安与波利

第39章 逆袭39薇薇安与波利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薇薇安*利卡罗斯特,闻名大陆的剑圣、利卡罗斯特家族首个女性继承人、格莱梅的雄狮称号保持者、七勇者之一、攻克了魔族高岭之花的女人,自打出生起就浸泡在无限的荣耀和辉煌之中,一个像玛丽苏模板那样完美的存在,最后被自己老公杀死了。

    坑爹呢这是!

    之前铺垫了这么多称号一下子就没用了好吗!

    为什么我这么苏的人设会遇到这种事情啊,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七彩的头发、七彩的眼睫毛,也不会流下七彩的眼泪吗!

    如果非要做到如此辣眼睛才能避免死亡的话,我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狗带吧。

    真是想想就要对自己流下怜爱的眼泪,但是亡者并没有那玩意儿。

    我是在婚后才知道路德维希家族有遗传性精神缺陷的,这归功于他在恋爱期间伪装的实在太好了,完全就是一个话少了一点的忧郁美男子,正中我的审美红心。

    话说这可以算骗婚吗!

    在我少时离家的时候,我那位端庄典雅的母亲就淳淳叮嘱男人不能光看脸,可惜我跟着师父闯荡的时间太长了,面对着那个邋里邋遢的死胖子,活生生被养成了颜狗,把母亲的高瞻远瞩忘了个一干二净。

    在我决定结婚时,我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母亲难得离开了格莱梅高原,对着我这个完全不符合淑女标准的女儿,抛开了贵族风范的矜持和优雅,盘腿坐在床上,进行了一次主题为“男人婚前婚后两个样”的彻夜长谈。

    不得不说,我的母亲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大小姐,但是她的人生智慧足以弥补她在武力上的不足,不仅成功在利卡罗斯特这个推崇武力的家族站稳了脚跟,甚至到了她让老爸跪搓衣板都没人敢多说一句的地步。

    在这方面,我和文森特那个小兔崽子都差得远呢。

    果不其然,路德维希在婚后迅速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比母亲预料中的还要快跟多,因为他在新婚之夜就犯了病。说到这个,我倒是很理解他,毕竟这种事不能由自己控制,要是想什么时候犯病就什么时候犯病,那一看就不是正经的蛇精病。

    与旁人一旦犯病就会失去控制发疯发狂不同,路德维希的外在表现是性格突变,上一秒还在忧郁的对月出神,下一秒可能就是霸道总裁在邪魅一笑了,变化之大简直就像精灵和矮人的种族差距。但是无论他表现的多么癫狂或者神经质,我从未见过他真正失去理智过。

    如果非要来形容,那么只能说他是个冷静的疯子。

    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经过长期的婚后磨合,我发现,路德维希的家族遗传病与其说是一种精神疾病,不如说是一种保护机制。

    打个比方来说,普通人在遇到精神无法承受的巨大刺激时,最常见的反应就是两眼一翻,用晕倒来逃避现实,稍微强一点的则是爆发出足以媲美女妖哀嚎的尖叫,这是一种反射行为,同样也是身体对于自己的一种强制保护。

    这种保护确实能在千钧一发的情况下保护我们的精神免于崩溃,却同时剥夺了周围环境最起码的感知,一旦处于危机四伏的环境,很可能会让自己直接丢掉小命。

    对于这种无可抗拒的身体反应,拉斯拉兹布达拉兹布达拉斯大陆这边的主流是锻炼精神,在家族长辈的带领下,在确保安全的同时,对于年幼的孩子进行最大程度的精神刺激,提高他本身的刺激承受能力,避免在危机时刻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情况。

    起码我就是这么被长辈以锻炼之名强迫看了不少足以打上马赛克的血腥画面,我一直怀疑是那些老不死趁机折腾我发泄出口怨气,毕竟就算英明如我也有一段为时不短的熊孩子期,直到文森特也同样来了这么一轮,我才打消了这方面的怀疑。

    魔族对此交出了一份完全不同的答卷。

    也许因为寿命过于漫长,相比于随时可能会被推翻的经验,他们更加趋向于依靠自己本身,魔族的*也确实是对得起他们期待的强悍,竟然能够随着主观意向发展,着实让人不服不行。

    根据我这些年跟这些彪悍生命打交道的经验,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发展方向。玛格丽神经粗的能跑马,卡洛斯则是让人不怀疑他的面部神经是不是早已坏死,瑞兹更绝了,直接进化出了汤姆苏辣眼睛神技,天知道他是怎么让羽毛和花瓣凭空出现的。

    然而这些进化再怎么稀奇古怪,都没有路德维希——准确来说是皇族——剑走偏锋。

    单纯强化身体的某一方面似乎在皇族的祖先眼里太过小儿科,他们致力于强化最初的根源——大脑。

    这实在是件有趣的事情,同样也很神奇。

    每当皇族受到某一种精神刺激或是有剧烈的情感波动时,无论他们本身是否能够承受,都会切换成一个无法言喻的模式,一般人统称为——蛇精病。

    以我对路德维希的了解,这更像是一种角色扮演,大脑在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后,会本能般生成一个最适合应对当前情况的人格模板,然后将之套用在本尊身上,进入模板后的皇族本人会呈现出一种精神分裂般的人格切换,这也是玛格丽有次喝醉说胡话时称呼路德维希为蛇精病的根本原因。

    顺带说一句,玛格丽那一嗓子嚎出来的时候,路德维希看她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如果当初他在酒馆就是这么看我的话,就算我再被美色所迷也不敢上前搭讪啊!

    皇族的进化方向奇葩是奇葩了点,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几乎不会被任何情绪干扰,每一次都会本能般切换到最恰如其分的状态,一旦让他们表现出犯病的征兆,那基本上也是你的死期到了。

    这也是皇族凌驾于其他大贵族的秘诀之一吧。

    摸着我那颗红艳艳的良心说话,路德维希有家族遗传病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起码在夫妻情/趣方面着实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想要什么款就有什么款,每一次变换性格都是一场新奇大冒险,这种乐趣,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是不会懂得。

    我猜我大概永远没有玩腻的一天了。

    值得欣慰的是,我对自己的认知还是很到位的,直到我死,也确实没有腻。

    自打我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群未曾谋面的家伙手中的提线木偶以后,就对死亡了有新的认识。

    在我的认知里,整个世界其实是叫做“策划”或者“程序员”的高次元个体构建出的虚拟投影,用叫做“数据”的元素来组成一草一木乃至众多种族,编写叫做“程序”的咒令来操控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提供一个完美的场所让他们的同胞取乐。

    那么由数据构成的我们,死亡之后又会变成什么呢?

    作为七勇者中唯二意识到这是个游戏世界的人,我和安吉丽娜对此有过不少讨论,在我俩的臆测里,死亡大概就是一场数据清理,我会被回收并且永远扔进垃圾箱。

    原谅我们贫乏的想象力吧,毕竟一个身体快过脑子的暴力狂和一个投身于迷信事业的神棍能对“程序猿”、“数据流”这些道听途说的玩意儿有多少理解。

    然而死后的世界与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漫无边际的黄沙和阴暗的天空,这一点倒是跟古籍上描述的亡灵之国一模一样,如果没有人满为患的话。

    更正,应该说是鬼满为患更为恰当。

    骷髅与幽魂勾肩搭背,僵尸和食尸鬼谈论发型,拘魂怪被巫妖们当做球踢,亡灵骑士们沉迷于骑马比赛,我甚至看到了一群女妖爬到沉眠的骨龙头顶再依次跳下,一边顺着脊柱滑落,一边发出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利叫声。

    与其说是传说中的死亡国度,不如说是死灵游乐园还更有可信度。

    无论如何,这里肯定不是什么数据垃圾筒了。

    我有些懵逼,眼前这幅景象太过出人意料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肩膀上有什么搭了上来,小时候惨无人道的锻炼显现出了作用,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判断,膝盖先是一蹲避开了不明物体,紧接着从碰触范围下蹿出,一个转身闪到了几米之外。这时我才看清,被我避之如蛇蝎的则是一名披着一件破烂斗篷的巫妖,它正保持着抬手的状态,猩红色的灵魂之火正在褐色的头颅里静静燃烧。

    “别紧张,年轻人,”巫妖对着如临大敌的薇薇安咧嘴一笑,只是配上他那副尊容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怀好意,“我只是想跟新人友好的打个招呼罢了,不如我们自我介绍一下,互相认识认识?”

    巫妖的声音都是如出一辙的嘶哑,想凭借这个判断出他们生前的年龄和性别,比让我发出一个火球术都难。

    见我没有接话,巫妖也不觉得尴尬,干枯的手指捏住了看上去就是一根烂木头的法杖,找了块微微露出地面的石块,一屁股坐了下去。

    “欢迎来到死亡国度,虽然我猜你一点也不想收到这份祝贺。”

    巫妖还是写满“我不怀好意”的表情,不过这算他们的种族天赋,因此就觉得人家是在玩阴谋诡计就算是种族歧视了,这样可不好,有损我英明神武的形象。

    “这跟我所了解到的死亡国度可不太一样啊。”一个人面对全然陌生的环境,跟原住民多套几句话总是稳赚不赔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原本这里归死神大人管辖,可诸神黄昏之后,死神大人陨落,死亡国度也由原本的辽阔无边一日一日缩小到了如今的模样,残存下来的亡灵只好迁徙到了一起,受到这块地盘的原主人巫妖王的庇护。”

    这只巫妖简直像指引npc一样尽职尽责的在介绍故事背景,这种敬业精神令我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懒鬼深深感动。

    “巫妖王?”

    “是啊,那位大人的宅邸就在不远处。”

    顺着巫妖伸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栋形状怪异的建筑矗立在滚滚黄沙之间,怎么看怎么像某种身体活似由果冻组成,还有一双可爱的水灵灵大眼的魔兽,由于之前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被建筑物闪耀的粉嫩光芒差点闪瞎双眼。

    “皮、皮怪?”

    我下意识的念出了跟城堡外形最为相似的魔物名字,一扭头就看到热心的巫妖换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无知”的表情看着我,如果不是那张干巴巴的面孔所限,它此刻的造型一定是痛心疾首。

    “什么皮皮怪,这是波利!”它语气严肃的纠正我。

    巫妖大爷,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皮皮怪森林我就算没有横扫也以饭后消食的名义去溜达过好几圈,死在我剑下的皮皮怪怎么都能堆满联盟议事厅了,也没有人告诉过我这玩意儿其实叫波利啊!

    “这就是波利!”大约是看出了我的怀疑,巫妖斩钉截铁的说道。

    像是怕我不信,它一下子从那块岩石上跳了起来,以不符合干瘦身躯的速度蹿到了几米开外,扒在地上扒了一会,竟然从沙子里翻出了一块木板。

    这块木板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布满了血迹和划痕不说,还捏上去特别酥脆。我小心翼翼的捧着巫妖塞到手里来的木板,仔细辨认着上面有些模糊的刻字,这些文字与现在的大陆通用语大相迥异,属于上古时期盛行的魔法铭文,若不是我有个贤者当老师,现在肯定一个字也看不懂。

    木板风化的严重,却也没有彻底变得面目全非,只是一通辨认下来,仍然费了我不少力气:“波利花园——送给我最最可爱的小女儿塞莉。”

    这是什么鬼?!

    “巫妖王大人的小女儿塞莉小姐非常喜欢波利这种魔兽,因此巫妖王不仅把城堡修剪成了波利的形状,还捉来了一群活的波利养在了城堡四周,只是诸神黄昏之后,这些波利承受不住亡灵之国的异变,没有几天就全部死光了。”巫妖尽忠尽职的履行着指路npc的工作。

    我抬头看了看远处那座泛着奇异粉色光芒的可疑建筑,忍不住用手捂住了我饱受摧残的眼睛。

    溺爱女儿到这个地步是一种病,巫妖王大人你千万别放弃治疗。

    在什么情况下能让一种魔兽拥有两个毫不相关的称呼?

    只有地域遥远或者漫长时间的流逝。

    皮皮怪作为一种比较弱小的魔兽,在大陆各地随处可见,只是在我为时不短的游历生活中,从未发现任何一地用“波利”来称呼它们,倒是在老师高塔的藏书中依稀见过几次,印象实在是模糊,这才一时没有记得起来。

    如果说“波利”是皮皮怪的古称,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可疑的不光光只有这一点。

    无论是爱女如命的巫妖王还是沉浸在派对气氛中的不死生物,明显都跟数据垃圾桶不沾边,也与我的认知大为不同。

    师父上课时曾一再教导,亡灵拥有世上少见的真实之眼,罕有伪装能够瞒过这些往生者的眼睛,既然眼前的一切不可能是幻觉,那么无论我多么不愿意承认都只能去面对剩下的唯一一个答案选项——我的认知出现了问题。

    也许这就是路德维希明明没有被控制依然要杀了我的原因。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对此,我也只能去勇敢面对了。

    “话说还没能得知您的姓名?”我试图抓住眼前这根叫做”巫妖”的稻草。

    “啊,这么多年了,本命早就忘了,”巫妖用他干枯的手指挠了挠只有薄薄一层皮覆盖的脑袋,“不过我有个笔名,叫做格格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派蜡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派蜡烛并收藏被拯救的世界与死去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