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空间大玩家 > 第二章 就业失业

第二章 就业失业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想着认识一个游戏里的原住民,干什么都方便,他竟然说走就走了。接受任务获得的马也被系统收回,这系统也真是太抠门了,也可能是开发人员太严谨,记得以前玩的游戏,只要马牌没被爆掉,在城里复活之后,马也会出现。

    现在身无分文,只能先赚钱了。

    网游里赚钱无非采药挖矿跑商,采药实在来不及了,挖矿需要买装备,跑商……连本钱都没有,跑你妹。

    这个游戏里,有一个职业介绍所的地方,不如去看看哪些职业可以做。收入榜上排名第一位的是赌场荷官,然后是醉仙楼的大厨,保镖打手什么的反倒排在下面。哪里来钱快就往哪里去,这是赵承平现在唯一的想法。

    什么破设定,竟然还有面试?

    面试就面试了,还分好几场,第一场是盲眼摸出三张牌九上的点数,这些比较简单,赵承平耐心的感受了一下,全说对了。

    第二场是听,老板先说明了这场会比较难,可以给他三次机会,说罢随手抓起方才放在一边桌上的骰子,往骰盅里一丢,盖上,骰盅被随手摇晃了一下,里面的骰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老板笑咪咪地问:“这里面有多少个骰子?”

    “7个。”赵承平不假思索的回答,盅盖一开,果然是7个,老板赞许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往日像你这般从未有过经验的人,至少要听两次,才能说对,小子大有可为啊。”

    “呵呵呵,哪里哪里,只要老板赏口饭吃就好。”赵承平打着哈哈。

    做为一个画画的,他习惯到一个新鲜的地方,就把周围的所有东西都细细观察一遍,骰子方才在桌上排放得整整齐齐,纵5横7的摆着,也就是35个骰子,老板抓取骰子的时候,他就猜到老板是要他的耳力。

    老板在摇骰盅,他根本就没听,而是数剩下的骰子有多少,还剩下28个,那可不就是被拿走了7个。

    第三场,老板说:“你已经被录用了,只不过,如果你能过得了这关,我将会给你更多的钱。”

    “进赌场的人是想碰运气,开赌场的人当然也要运气,如果荷官没有运气,赌场的钱都被客人拿走了,大家就没得混。”老板带他走去另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副牌九,“你来试试运气。”

    赵承平对牌九可谓一无所知,做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好青年,他连麻将都不会,扑克也只会斗地主,牌九,那是武侠小说里才见过的古老玩意啊。

    但是,他不能说自己不懂啊,一个屁都不懂的荷官,客人成牌了都不知道,要之何用?他的计划是先混进去,然后再赶紧学,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面试这一说。再说,牌九这玩意儿春秋战国的时候有吗,有吗!做游戏设定的傻帽是不是不知道春秋战国这会儿流行的赌博叫六博棋啊,牌九那是一千多年以后的事了。

    吐槽归吐槽,面试工作就得适应这一切看似不合理的东西。唉,试试运气,这下可真是试试运气了。他先深呼吸了一下:“不知这个运气怎么试。”

    “我摸一手牌,你也摸一手牌,如果你输了,那就按初级荷官的工资给,五百刀币,如果你赢了,一个月给你一千刀币。”

    老板双手按在桌上,问赵承平:“你要不要先来?”

    赵承平摇摇头:“赌运气而已,先后没什么意义。”其实他连牌九应该要摸几张都不知道,老板先示范一下怎么操作,他才好有样学样,不然荷官连牌应该摸几张牌都不知道,老板疯了才会请他。

    老板先从牌九堆中随手摸了两张,掷在桌上,赵承平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只听周围的围观群众惊呼道:“双天至尊!!”

    “这小伙子一定赢不了了。”

    赵承平完全不懂双天至尊代表着什么,他扭头问道:“双天至尊?很大么?”

    他冷峻的眼神,让围观者误以为他是在挑衅而已,一个老者回答:“哼,小伙子说话真张狂,你就一定能拿到至尊宝不成?”

    至尊宝,嗯,《大话西游》男主角,跟牌九有什么关系?算了,五百刀币应该也够使了,大不了全买了大饼,一路走到长平去。

    人一旦没了思想包袱,做事也就轻松多了,他快速从最上面抓出两张牌,随手翻开扔在桌上,定睛一看,两张点数都极小,一张上面一个红点,两个白点,一张上面两个白点,四个红点,虽然赵承平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一定是特别烂特别小的牌,斗地主里的三和四就是渣渣。

    得了,输定了输定了,他抓抓头,准备问问老板除了五百钱之外,包不包吃住。

    结果,抬头发现老板呆若木鸡站在那里,他很困惑,扭头看周围一圈人,也都僵在那里。

    “怎么?”赵承平压抑住心中的紧张,故作冷静。

    “天啊,至尊宝!”突然间,周围人声鼎沸,如往油锅里洒了一把盐。

    哦,至尊宝……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着老板满意的表情,那一千刀币的工资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赵承平脑中闪过各种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嗯,差不多这一个月工资足够到长平。

    赌坊是下午开业直至深夜,老板包住不包吃,赵承平时常就在外面的小摊上解决一顿,吃个一天两天还好,吃了三四天以后,就深深感受到萧灵的心情了。

    春秋战国这会儿,高效的榨油法都还没有发明,猪油也算是稀罕之物,因此也没有爽脆的炒菜,游戏设计组完美的还原了这一切,天天吃的菜都是炖肉啊煮菜啊。

    他跟门口小摊的大爷也算是混熟了,终于有一天,他实在受不了只有炖肉和煮菜的这个世界,遂提出要求,饭钱照给,求大爷给他一个自己做菜的机会。

    真要自己动手了,才发现,一大堆菜还在西域,等着汉代的张騫带入中原,一大堆调料在美洲,先进东南亚,再由明朝的郑和弄进大明帝国。

    小摊上的大爷乐呵呵的看着脸上仿佛写着“生无可恋”四个大字的赵承平呵呵笑着,给他做了碗只有盐没有油的菜泡饭:“小赵啊,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听大爷一句,只要吃饱了,什么事都能放下。”

    赵承平艰难的拿起筷子,端起碗,放在嘴边犹豫半天,最后还是闭着眼睛把菜泡饭一股脑的拨到嘴里去了。

    下次,下次出来之前,一定要好好大吃一顿!

    来赌坊的人中,有些消息灵通人士,赵承平通过他们得知,其实廉颇守城还没有满三年,赵括还没上任,只是赵王有意替换而已,那位老大爷只是随便猜猜而已。

    看起来,时间还来得及。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呆了一个多月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到手,他打算向老板提出辞职的申请,准备前往长平,结果老板却出门去了,何时回来不知道。

    虽然是在游戏里,不过不告而别这种事,赵承平还是做不出来,特别是老板真的没有克扣工钱,一千枚刀币就这么完完全全的发在他手上了,完全没有什么会计不在,银行没开门这种借口,他还是颇为感动的。

    这天,赌场里来了一位衣着不差,但是神情很是鬼鬼祟祟的客人,莫不是小偷?赵承平一面摇着骰子,一面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对玉镯,说要下注,赵承平哪里认识什么玉镯,不肯收。

    赌瘾上来,岂是旁人可以拦住的,那人只嚷嚷着要老板出来见他,老板听得动静走到外间,仔细鉴赏之后,说这对玉镯可以收。

    既然老板开了口,还有什么事是搞不定的?赵承平摇动骰盅,那人运气很不好,押大开小,押小开大,总之一对玉镯很快就被收走。那人怏怏而去,不知所踪,也没有人关心他去了哪里,一个滥赌鬼么,他又不是头一个。

    不料才过了一天,大清早,大道上传来纷乱的脚步声,接着,赌坊的大门被人踹开,为首那人一挥手,背后数十个士兵打扮的人涌入赌坊,冲入各个房间进行搜查,却一无所获。

    半梦半醒的赵承平被士兵抓出来,为首那人喝问道:“你见过这人吗?”

    “啊?”

    下面早有人将一张画像递在赵承平面前,这画得什么玩意儿啊。

    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赵承平对这张人像画的画功表示十二万分的唾弃和鄙视,明暗关系完全没有,线条瞎搞,根本没有五官细节,整张脸就是个平面,鬼才能认出来这是谁。

    赵承平摇摇头:“这是什么人?”

    “这人偷了平原君夫人的一对玉镯,有人看见他进了这个赌坊!”

    玉镯?

    “仿佛有些印象,但是这年头,拿着什么戒指镯子项链到我们赌坊来押注的人不少,不如我先确认一下。”赵承平冷静的态度,让为首之人放松了些,“怎么确认?”

    赵承平说:“容我把房中的炭笔拿出来。”

    自从在赌坊安定下来,赵承平觉得画画的技艺不能荒废了,还是要时不时得练练才好,所以厨房每天燃烧不尽的木柴变成的炭,就成了他自制炭笔的原料。笔……正经的毛笔是秦国的蒙恬发明的,这会儿秦始皇正忙着开八荒扫六合,还不知道这会儿蒙大将军还有没有空干这事,反正赵国其他人都用的是刀笔在竹简上辛辛苦苦的刻啊刻。

    这会儿也没有纸,纸是东汉的蔡伦发明的,上厕所都用的是竹子削的厕筹。

    唉,先秦时代真是什么都不方便,游戏制作组十分认真的还原了这个历史,一张纸都不肯给!

    赌坊的地面是黄泥铺就,被人来来去去的踩踏,已变得结实非常。赵承平略一思索,回忆起当时那个人的模样,拿起炭笔,在地上就开始画了起来,起先众人不知道他那堆线条涂涂抹抹的是什么意思,很快,一个人的轮廓就渐渐成型。

    “是他,这不是伺候毛遂的小四吗?”有人认了出来。

    赵承平还没有停笔的意思,又在那人的脸上加了数笔,这才将炭笔扔在一边,地面上出现了一张栩栩如生的人物素描图,那拿着玉镯的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小心翼翼护着怀里的东西,与那日此人在赌桌前的神态一模一样。

    “没错!就是他!”

    “这画得比李画师强多了,这通缉令上的画,咱们兄弟也就打算着认他这胡子的形状,我还说要是这贼骨头把胡子给修成别的样子可怎么好。”

    士兵们议论纷纷。

    搜屋的士兵也从老板的房间里搜出了这对玉镯,赃物在此,虽然一时抓不到小四,但也可以回去交差了。

    正在搜屋的时候,老板正好从外面回来,正好看见玉镯被搜出来,顿时那个心疼啊。等士兵走后,他将赵承平叫到面前好一顿唾骂:“就你能,你说你没见过那人不就完了?非得逞能,这下好了,玉镯给拿走了,我的损失由谁来赔!”

    赵承平说:“平原君的人这么大张旗鼓的来,一定是有了证据,与其让他们发现我们收了赃物,不如卖个人情出去,何况本来也就是赢来的东西,东家并没有损失什么。”

    老板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当场就要赵承平马上滚蛋。

    算了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赵承平就这么揣着几百个刀币,站在街上,仰面望天,天上乌云密布,一滴雨“叭”的砸在他的脸上,紧接着,“哗啦啦”,豆大的雨点向地面砸了下来。

    伞,那种东西发明了吗?赵承平抑郁地站在街上,任由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空间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花疏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花疏影并收藏空间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