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空间大玩家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这人怎么这么庸俗,什么都会往男男女女的那些小情小爱上面想,要把视野放开阔一些。”冯大勇一身正气。

    赵承平嘿嘿一笑不再对此事做出什么评论。

    送走了冯大勇,回到屋里,哪吒趴在已经被打开的点心盒子前纠结,一双眼睛在不同花色的糕点中进行巡梭,一会儿看看玫瑰松子酥饼,一会儿又想伸手拿葡萄干松糕,堂堂三坛海会大神原来也有选择困难症。

    “都吃不就好了,你要是喜欢,我再去买就是了。”赵承平笑道。

    哪吒摇摇头:“最近风火轮跟我说,我的体重已经涨得太快了,再这么下去,它将无法负重前行。”

    “你还是个孩子,不用太在意体重问题。”赵承平伸手拿起一块黑洋酥扔到嘴里。

    哪吒最终选了一块茶糕,啃了一口嚼着,一边含混不清的说:“你没被风火轮摔过,不知道它脾气有多大。”

    窗边的榻上,女丑斜倚着美人靠,逆着光看不清容貌,耳旁几缕长发被挑出,结成麻花状代替发绳将乌黑长发高高束在后脑,很是别致。

    只见她纤纤玉指如新削的春葱一般,轻轻拈着一块玫瑰血糯糕,仪态万方。那身青衣在阳光下也显出了特别的花纹,胸前用暗纹勾勒出的正是上古时的古老图腾。

    那是属于她的时代,在那个时候,她是被万众景仰的大祭司,拥着无上的法力,驱云祈雨,她驱巨蟹与独角龙鱼,四海之内尽是她的游戏场。

    如果不是帝俊的那十个儿子,她的名字也许会像妇好那样被记录在青铜鼎上,存在于龟甲竹片之间,而不仅仅是一本被后人视为玄幻一般存在的《山海经》上,而就算是《山海经》,她的名字也只有寥寥数句:

    “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障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女丑有大蟹。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

    有人说女丑是一生下来就被晒死了,也有说女丑是求雨失败,被愤怒的百姓绑起来献祭给太阳活活晒死。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因此赵承平虽然很好奇,但是也不会这么没眼色的去问她是怎么死的。

    在远古时代的母系氏族里,像她这样的大祭司,都是部落女首领那样的存在,赵承平一直也想问问她是不是某位女王,总也没找到机会。

    不过从她优雅的仪态,还有眼神与微表情中,都可以看出,她绝对是一个久居上位之人,习惯发号施令,承担责任。甚至比北落师门,更有杀伐决断的气场。

    毋庸置疑,现在的女丑仍拥有自己身而为人的时候就已经无比强大的法力,但是她不肯用,也不想回天庭或昆仑,到底是为什么?

    女人不想说话的时候,谁也别想从她嘴里听到真心话,只有“没事”“我很好”“没什么想说的”,所以赵承平也不想去惹她,只得按下心头疑惑,待有机会再慢慢打听。

    赵承平拿出从祝姓窑工的指缝中掏出的那一点点泥土和莫名的一根某种物质,问女丑能不能分辨出这是什么。

    女丑只随便扫了一眼,便说:“酒坛的封泥,那根是封泥里的稻草。”

    酒坛上的封泥,是黄胶泥与稻草混合而成,是在酒装坛以后才会覆盖在酒坛之上的,与烧窑的人绝对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坛装酒在出售时,坛泥已经硬化成型,无论是拍碎还是抠下来,都是硬如石头,不会这般柔软的被卡在指缝里。

    “他去过什么酿酒的地方。”赵承平自语道。

    他已经打听过,祝姓窑工所居住的太平镇上只有卖酒的店铺,并没有酒坊,那里的店铺都是从赵家的昌钰号进的货。

    如果窑工的手指里卡了酒坛的封泥,怎么着也会及时把它洗掉,不然,这种混着稻草的黄泥若是与瓷土混在一起,那烧出来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祝姓窑工既然在太平镇也是名头响亮,他对待自己的工作自然也会有一个端正的态度,绝对不会随便糊弄糊弄拉倒。

    从太平镇到这水乡小镇,坐驴车大概需要两小时,走路可能要四五个小时。罗馨远说他是上午派人去请的,祝窑工说要等一批瓷货出窑,检查完没问题再出发,请窑工的人便回去复命了,并没有陪着一起来。

    赵承平闭目推算着时间,预估祝窑工到达水乡小镇的时候,正好是黄昏时分,但是罗馨远却说没有见到他,直到清早才被清洁工叶老伯发现了一部分。

    如果人是罗馨远杀的,那为什么会有一只胳膊丢在了死胡同的柳条框里。

    如果人不是罗馨远杀的,那么又会是谁?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不管是谁杀的,总得有一个动机。

    罗馨远也许是为了火神符,那么其他人呢?

    赵承平叹息,如果当初那个看人过往记忆的能力还在,那该多好,只要看着罗馨远,那么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哎呀,你把桔子都捏烂了。”是谢芸的声音,“干嘛不吃?揉来揉去的。”

    赵承平未及回答,北落师门笑道:“只怕是心里有事,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坐下,看着赵承平面前画得乱七八糟的纸,笑道:“有些事情,用力去想不一定能有结果,而不经意间的意外,或许可以触发灵感。”

    “我不能等着灵感到来,”赵承平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如果没有把已知条件和逻辑顺序排清楚,就算有灵感来,那也会很快被证明缺乏唯一性,再去找条件去证明,浪费时间。”

    不过现在他已经想到头痛欲裂,也没有更好的突破口,便先将手中的笔放下,揉着肩膀和酸疼的颈椎,对北落师门说:“走,去看看你从南海带回来的好酒。”

    粗制的酒坛上已爬满了海洋里的寄生藤壶,看起来怪模怪样,好在当年为了防止美酒被洒出来被买家退货,封得十分之严实。

    小心翼翼的将封泥打开,一股陈年老酒的香气扑鼻而来,用酒挑子取出一些倒在白瓷碗里,这红叶凝霜的颜色已不是深红,而是几乎发黑的琥珀色,酒液已有相当的粘稠感,轻轻一晃,挂壁均匀,真正是玉碗盛来琥珀光。

    赵承平记得曾经在网上看过,在沉船里打捞出来的西洋葡萄酒,考古学家喝了一口,表示难喝的要哭。

    现在这酒闻着不错,但是喝了以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赵承平想让北落师门帮他尝尝,又觉得太不厚道,但是自己几乎不能沾酒,除了啤酒,喝一点都不行,辛伟之事虽然过了很久,但在他心中仍然留下深重的心理阴影。

    一碗酒,在赵承平的手中握了好久,北落师门看出他的不对劲,向他投来询问的眼光,赵承平苦笑道:“我不能喝酒。”

    “嗨,早说,”一旁的赤脚大仙将赵承平手上的酒一把夺下,“刚才我就被一股子酒香给吸引过来了,看你拿在手上半天,还以为你要再多端详端详,跟它建立感情呢,告诉你啊,像你这样不能喝酒的人,是根本品不出酒好酒坏的,再好的酒给你喝,也是白白糟蹋了。”

    “这酒放了很久了,不知道喝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赵承平提醒道。

    赤脚大仙大笑:“我还怕它有问题?你不会是小气舍不得让我喝吧?”

    想想也是,毕竟是神仙,哪能被过期的酒放倒,赵承平不由暗笑自己多心,做了个请的姿势:“那就少喝一点吧,毕竟放了几百年了。”

    就等他这句话了,赤脚大仙迫不及待的将碗中酒一饮而尽,喝完一抹嘴,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赵承平紧张万分:“怎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叫医生?你,你有内功可以把它逼出来吗?”

    赤脚大仙一脸的陶醉:“太舒服了,入口绵柔醇厚,如一线热流,从口至喉再到胃里,依我看,蟠桃会上的琼浆玉露也不过如此。”

    您这是好久没喝天上的酒馋得慌了吧?赵承平心中暗笑。

    北落师门也取了一些品尝,赞同赤脚大仙的说法。

    现在得到了两位神仙的肯定,但是凡人能不能欣赏这个味道,还需要进一步的检验。

    赵承平分了一些酒,带去了自家酿酒坊。

    这是他头一次进酿酒的地方。

    还没进门,他的鼻腔里就充满了一股可怕的酸腐气息,那是新鲜酒糟的味道。想像中的酒香在这里半点也闻不到。

    他几乎是屏住气息进去的,将红叶凝霜分给经验老到的酿酒师品尝。

    酿酒师先是观了观酒色,又轻轻抿了一口,大惊失色:“这酒是哪里来的?”

    “这是我托省城里的朋友辗转得来,这酒怎么样?”

    其中一位酿酒师半闭着眼睛,似乎还在感受美酒留在舌面上的香醇气息:“这酒太好了,我曾喝过十八年的女儿红,也不及这酒的万分之一啊。”

    那是自然,这酒在南海里呆了四百多年,比十八年女儿红多了二十几倍的年头。

    另一位酿酒师看着酒色与挂杯的情况:“这酒的年头长了。莫不是顶罐酒?”

    听着“顶罐酒”三个字,第一位酿酒师脸色略变,对赵承平说:“少东家,顶罐酒虽好,可是盗掘古坟可是损阴德的,千万不要做啊。”

    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又对自己进行了法律与道德的教育,赵承平笑道:“什么是顶罐酒?”

    “顶罐酒就是黔川那一带古老的风俗,人死之后,下葬不陪金银,就放酒,日子长了,那古墓里的酒越发的沉郁,非一般窖藏可比。”

    赵承平笑道:“我可不会做这种事,也可以保证我那位朋友不会做。”

    既然少东家都这么保证了,两位酿酒师虽是半信半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能喝出这酒里放了哪些与咱们家的月流霜不一样的东西吗?”赵承平问道。

    那两位酿酒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年纪较长的那位说道:“说来惭愧,我们虽酿酒多年,但也只能喝出这酒里多了几味草药,但是具体是什么,却喝不出来,年代实在太过久远,草药原本的气息已与酒融为一体。”

    “没事。”赵承平笑道,忽然,他又想起一件事来:“最近咱们酿酒厂里有没有进来什么陌生人?”

    酿酒师摇摇头:“没有,只有大少爷曾经来过。”

    “大哥?他来做什么?”赵承平觉得以他大哥的性子,应该不会跑到这种气味可憎的地方。

    酿酒师道:“昨天下午大少爷拿了一坛子酒出去了。”

    为什么会从这里拿酒,昌钰号的仓库里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忽然,一个念头从赵承平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问道:“那坛酒的封泥干了吗?”

    酿酒师说:“那是刚刚装坛的,封泥是刚糊上去的。跟大少爷说了那酒只怕还不如仓库里的好,大少爷说我多事,我也不敢再多嘴。”

    听起来,这事颇为蹊跷啊,赵承平点点头:“那就有劳二位了。”

    再次回到神仙培训班,女丑正坐在窗前,看谢芸织布,赵承平笑道:“女丑大祭司,能不能帮我看看,这酒里都有哪些草药啊?”

    女丑轻笑,摇摇头:“方才我就知道你得来找我,这世上的凡人,哪里能知道这几样东西。”

    听她这么笃定,赵承平心里一松,结果,她下面的话,又让他心情陡然跌到了谷底:“找到也没用,这几样草药早已绝后了。”

    不是吧,连植物都灭绝了,而且好几种一起都绝后了?

    看着赵承平脸上的表情,女丑也猜到他在想什么:“有几种是绝了,还有几种已经自身为了适应环境而发生了变化,现在再也找不到几百年前的同样品种了。”

    “如果硬要将那些已经发生了变异的品种凑在一起,只怕也出不了这样的酒香,说不定还能毒死人。”

    道理是没错,赵承平也只得接受了这个现实,既然直接酿出同样的味道已不可求,那么……

    “用这些酒来做酒引。”赵承平灵光一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空间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花疏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花疏影并收藏空间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