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空间大玩家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尚双手合什:“老衲是中国人。”

    岳悠然耸耸肩,这个答案还真是绝对的正确。

    中国和尚不在中华庙呆着,跑到韩国庙干嘛?岳悠然看着他,笑笑:“是啊,这么热的天,的确过来不容易,我得赶紧去膳堂,不然一会儿没饭吃了。”

    想要三言五句搪塞过去很不容易,这大和尚早有准备,他微笑道:

    “女施主不必担心,中华寺内已备好晚膳。”

    他伸手做出“请”的姿势,从他迫人的气势来看,这不像是征询意见,而是岳悠然今晚就必须得去了。

    这是和尚还是土匪啊,还是说这人只是随便的理了一个光头,假装自己是和尚?这几天来经历的事情让岳悠然已经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

    谁知道这个看起来像和尚的人说不定真实身份是什么日月神教的左护法,又兼任苍云剑派的护法长老之类的……万一呢!

    何况,在之前的所有情报都显示,兰毗尼的中华寺只招待往里砸钱的金主,起码也得是做几场法事的那种,看着自己这一身几天没换衣服的脏样,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啊,难道这和尚果然有神通,可以看到她随手拎着的那个破塑料袋里其实不是破报纸,而是大把大把的现金?

    脑中百转千转闪过了无数个想法,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就是这和尚不是什么善碴,还是少惹为妙。

    岳悠然慢慢向后退:“和尚,你这算拉客么,韩国和尚知道么?这样抢生意是不好的,佛祖一定也不支持你们这样的同门相残行为。”

    和尚依旧低眉垂首双手合什:“女施主,今晚乃是九九重阳夜。”

    这是在说什么,没头没尾的,难道他想要唱一首《九九女儿红》送给自己?岳悠然眨眨眼睛:

    “所以你要带我去爬山么?”

    明明自己身处在这样不利的局面,说话还是一点都不客气,对于岳悠然这挑衅之语,老和尚并不以为忤,看着她:“重阳夜是一年阳气最重之日,正月十五尚要排在其后,女施主往年在重阳夜是否有心悸呼吸不畅,心情抑郁烦闷的情状?”

    咦咦,现在是要进入神棍模式了吗?这是要从养生谈到诗词歌赋,再说到人生哲学,最后再兜个圈子问“你知道安利吗?”在城市里呆久了,岳悠然对各家推销员的套路简直是熟的不能再熟。

    毕竟她当年也是差点去做了玫琳凯的人呢,这种套路对她没用,她笑道:

    “不止重阳,元宵,每次听到有人叫我去老板办公室的时候我都心悸呼吸不畅,看着工资卡就会心情抑郁烦闷。”

    这就是明显胡说八道的瞎扯蛋了,和尚眉毛微微一挑,眼睑低垂,复又睁开,方才眼中的燥火再次褪去。

    岳悠然曾经的那份工作,常年与各路人马在会议室那方寸之地硬怼撕逼来争取本部门和自身利益,对于人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的捕捉速度,简直是天赋异禀一般的能耐。所以,和尚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虽然这和尚的修为似乎不怎么样,还会动怒,不过能在眼睛一睁一闭之间,让满腹怒气化为无形,已经很不容易了。

    怀着钦佩之情,岳悠然也收起了轻视之意,认认真真看着和尚的眼睛,听他继续说:

    “女施主如果坚持不肯承认,老衲也没有办法,但是女施主今时不同往日,身怀我佛舍利子与另一件镇邪之物,邪不胜正,只怕圣邪两相争执,受损的是女施主。”

    岳悠然眨眨眼睛,她并非不知道和尚在说什么,总结下来就是“佛骨舍利对身体不好,交给我,我替你保管”。

    啧,这种骗小孩压岁钱的手段,用出来还真是没意思,再说了这佛骨舍利怎么说也是个宝物,谁知道这和尚是什么人,虽然他会说中国话,但也不代表他就是中国人了啊,万一是隔壁那几个不省心的国家的人呢?万一是曾经的中国人呢?何况这东西还真是自古以来就隶属于尼泊尔王室所有,如果要说交给谁保管,那当然怎么也得还给尼泊尔人,要是硬把人家国家的东西拐回国,自己跟英法联军那种下流胚子有什么两样。

    主意打定,下一步就是想怎么脱身了,岳悠然脑中转过几个念头。

    装傻看起来不太科学,岳悠然想想:“你怎么才能证明你是好人?”

    “我佛慈悲,出家人不打诳语。”

    “所以……”

    “请女施主相信老衲。”

    什么鬼!这种毫不走心的借口也太随意了吧,且不说出家人就算打了诳语也没什么,也根本没有人可以证明他就是出家人啊,上哪个派出所出证明吗,还是要他妈来证明他是他妈生的,然后由于这个那个的原因跑到尼泊尔这个神奇的国度来出家?

    岳悠然长长叹了一口气:“骗子都这么说的。”

    “老衲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证明,只凭心证。”

    靠,自由心证啊,老和尚你可以的,这么形而上学的哲学思辨问题都端出来了,白马非马,出家人非人……岳悠然脑中闪过战国那些纵横家舌灿莲花,满嘴跑火车的英雄事迹。

    既然你在胡扯,那我也不客气了,岳悠然说:“佛骨舍利非同小可,就这么一两句话就想让我把东西交出来,大和尚莫不是当我是三岁孩童?这么好骗?”

    和尚知道说什么岳悠然也不会信,也不再解释,双手合什,挡在岳悠然面前,不走,不说,也不让岳悠然离开。

    两人僵持不下,有人从屋后出现:“女施主是否愿意相信贫僧?”

    这人是知客僧,方才给岳悠然办入住手续的韩国和尚。

    “如果女施主愿意相信贫僧,那么可否将我佛门圣物交给贫僧保管?”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岳悠然看看中国和尚,又看看韩国和尚,两人所站位置形成夹击合围之势,岳悠然背后就是一堵高墙,根本就是避无可避,左右两边通路都被封锁,她已无路可逃。

    身处这样的绝境,岳悠然骨子里的不屈愈加爆满发出来,傲然一笑:“这佛骨舍利是属于尼泊尔的,我不能给你们任何一个人。”她的手中紧紧扣着那枚舍利子:“如果两位大师想要硬抢,我宁可毁了它。”虽然她没有练过大力金刚指,但是她在小指上戴着的那枚碎钻戒指,足以在硬碰硬的较量中,把佛骨舍利捏成碎片。

    在这样肃杀的气氛中,时间悄悄流逝。

    上弦月从云层中显现,佛骨舍利的白光隐隐从她手指缝中透出来,岳悠然的胸口一阵阵发闷,每一次呼吸,都特别费力,好像跑了很远的路,爬了很高的山,咽喉也有被压着的感觉。看来老和尚说的是真的。

    虽然十分难受,她素来不会示弱人前,更何况是现在这种难分敌友的时候。她看着两个和尚,慢慢退后,直到后背碰到砖墙,胸口越来越难受,她几乎要握不住佛骨舍利。

    不知何时,额头已布满冷汗,沿着脸颊的弧度缓缓滑落至下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她咬紧牙关,屏住呼吸,努力稳住身形,努力让自己的境况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糟糕,虽然这样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中华寺的和尚显然已经看出她几乎已经站不稳了,他声音低沉,没有夹杂着一丝感情:

    “施主再不松手,只怕身体会受害更深。”

    岳悠然咬着牙,一字一句:“不用威胁我,只要给我个合理的理由,自然会给你们。”

    老和尚见她如此执拗,只得长话短说:“这佛骨舍利是2001年的年初被人从佛祖诞生地也就是这里盗走卖给王室的,现在尼泊尔全民皆信奉印度教,只有这里尚存,两教教义完全不合,是以尼泊尔王室时运转衰,后来的事,女施主想必都知道了。”

    说罢他看着岳悠然,岳悠然摇头:“那又怎样?”

    好好的突然聊起外国的事情,谁知道啊,那会儿还忙着考试写作业呢,半月谈新闻联播还搞不完,2001当家大事当然是双子塔给轰了,尼泊尔这地方的事情……那会儿网络又不发达,连微博都没有……上哪儿去了解。

    “国王在位时,就曾说要以盛大仪式,将佛骨舍利送回兰毗尼,但是陛下却没有等到这一天,还请女施主将佛骨舍利还回,我等僧众,必奉回原位。”

    本以为岳悠然还有什么意见,没想到她干脆利落的说了一句:“好。”握着的手摊开,佛骨舍利已是白光大盛。岳悠然勉强笑道:“这是佛祖要把我当妖魔给降了?”

    老和尚念了句“阿弥陀佛”,将那枚佛骨舍利从岳悠然手上取走,岳悠然陡然觉得胸口重压的感觉消失许多,不由大大舒了口气。

    韩国和尚此时过来:“今晚还请女施主换一处休息。”

    “怎么,我不能住这里吗?”

    “这里都有佛祖庇荫……”

    “行,好,我懂了,不过住哪?”岳悠然可不想半夜因为缺氧被憋醒。

    老和尚领着岳悠然出了韩国庙,门口已经有一辆小车在等着,开着的是个十分年轻的和尚,岳悠然也懒得问去哪儿了,跳上车。

    没过多久,车就停下了,在夜色的笼罩下,勉强可以看出这是个红色的四方形建筑物。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佛祖出生的地方,当年摩耶夫人的浴室。”

    “不是说我这个邪物会被佛祖镇压么,怎么还带我来他出生地了?”岳悠然在心里暗自念叨,等大门打开,她才明白为什么会安排自己在这里过一夜,地上是浴室的遗迹,而上头却矗立着一尊湿婆神像。

    “挺好……再加上我,就三缺一了……”岳悠然想起曾经看过乡下一户人家,一张桌子上供着观音老君耶稣还有他家祖宗牌位的那壮观景象。

    年轻的和尚手脚麻利的将准备好的被褥从车上拿下来,为岳悠然铺好,整理完毕,躬身向岳悠然双手合什:“女施主请好好休息。”

    岳悠然听着外头汽车引擎声越来越远,倒在被褥上,长长伸了个懒腰,突然她又坐起来:“哎不对,我还没吃饭呢!说好的斋饭呢!”

    刚喊了一嗓子,她就看见远方有许多道汽车远光灯照过来,起码得有七八辆车。

    那三个忙着对掐的人用不着开这么多车,游客这会儿早该住下,这样的车队只有一种可能,来找自己的撒旦教徒,他们可不是冲着佛骨舍利来的,自己才是他们的目标。

    要是给他们抓着,就会像那些用来取胆汁的月熊一样被囚禁起来,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岳悠然倒抽一口凉气,四下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这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荡荡,只有一尊湿婆神像,在黑暗中,似乎在嘲笑她终难逃避即将到来的命运。而且,这里离万佛园门口最近,哪怕是游客,也会首先踏进这里来的。

    那些车已经开到了万佛园门口,天色已晚,大门紧闭,那些人显然是不想惊动其他人,所以他们关闭引擎,从大门上翻跃过来。一道道手电光,就像是催命符。

    岳悠然悄悄开了门,在阴影里潜行离开。

    没多久,她就听到摩耶夫人浴室那里传来意大利人的声音,虽然她不懂意大利语,但是很明显,他们已经发现那床被褥,附近并没有其他人,有被褥却无人回来,很明显是在逃避他们,能逃避他们的就只有自己了。

    她相信那帮邪教信徒还没有被撒旦吃掉智商,很快他们就能想到这一层,然后找到自己,抓回去……岳悠然将项链坠取下打开,里面有一枚锋利的刀片,曾经想着这枚刀片或许会在遇上强盗土匪的时候助自己一臂之力,至少可以用来切水果割绳子,却没想到这第一次用它,也是最后一次用它,如果不能逃离,那也绝不能沦为任人宰割的俘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空间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花疏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花疏影并收藏空间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