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46章

第4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夜,警车呼啸,救护车随之而来。

    小停车场迅速被封锁,灯光下人影憧憧,一片嘈杂。

    警察和医护人员来回忙碌,有人喊:“松开她,先松开。”

    “快,氧气罩!”

    “快点快点儿。”

    救护车很快离去。

    场地被清理,地上一大淌刺眼的红,血腥味儿弥漫。

    凌晨两点。

    医院依然不安静,走廊里来来回回有人走。

    手术室的灯长久不灭。

    徐禺声匆匆赶来,身上只裹着件长棉衣,脚步快得带风。刚进走廊,往两头看看,见左手方向手术室门边蹲着个人。

    正要过去,陈舸从另一边走来,叫住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去了楼道里。

    徐禺声急声问:“现在什么情况?!”

    陈舸说:“刚签了病危通知书,这会失魂落魄的,你先别过去了,让他安静一下。”他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着。

    徐禺声皱眉“这么严重!”

    陈舸点头,“伤口位置危险,失血过多。”

    徐禺声问:“那余何明呢?”

    “死了。”

    “……”徐禺声有些愕然。

    陈舸弹了下烟灰,神情严肃:“别说你,这结果我也没料到。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刀扎得正,就在大动脉上。”

    顿了下,他评价了一句,“那小姑娘够悍。”

    徐禺声好半天才消化这消息,唏嘘不已,“梁研这丫头真是……”

    说到一半,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徐禺声摇头叹气,想起余何明,心里又一股火,“那混蛋也是该死,好不容易出狱了,非整这些事,身上背几条人命了。这回不是死了,说不准会是什么结果,你们能不能抓到他都是个未知数。梁研这也不算防卫过当吧?”

    陈舸点头,“是正当防卫。余何明这情节严重,那几个打手已经做过笔录,是他花大价钱雇来的,明显是预谋好了,要整死沈逢南。早知道,就该让小宋一直跟着,也不至于让个小姑娘搏命。”

    徐禺声摇头,啧了一声:“他存了心挑时机,哪是你能防住的,亏得还有那丫头在,只希望别有什么大事才好,这进手术室多久了?”

    “有几个钟头了。”

    徐禺声沉默了,找陈舸要了一支烟。

    两人在楼道站着,等烟抽完,徐禺声说:“我过去看看去。”

    陈舸也过去了。

    沈逢南就坐在地上,衣服没换,伤口也没处理,浑身血污,先前护士弄了条毛巾让他擦了头和脸,还剩没擦掉的血迹干在脸颊上。

    他左边眼睛肿的,右侧嘴角破了,好好一张脸看着骇人。

    徐禺声这么多年没见他狼狈成这样,一时不知说什么。

    陈舸这一晚上已经看习惯了,走过去在沈逢南肩上拍了拍,也没讲话。

    这时候,什么安慰都是白话,不会让他更好受一些。

    三点多,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

    沈逢南霍地站起来。

    梁研被推出来,还戴着呼吸机,又进了重症监护室。

    徐禺声和陈舸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在危险期,但至少比在手术室不出来要好多了。

    沈逢南得到允许,获得短暂的探视时间。

    他穿隔离服,口罩、帽子都戴着,进去后就站在床边。

    梁研躺在那儿,还在昏迷,她闭着眼的样子和平常睡觉时没太大区别,只是脸庞苍白,口鼻扣着呼吸机的面罩。

    沈逢南俯下身,一只手撑在床边,离她很近。

    就在五个小时之前,她还在长沙发上睡觉,也是这样安静,他喊了一声,她就醒了,睁着漆黑的眼睛看着他,跟他说话,也对他笑。

    那个梁研鲜活真实。

    可一转眼,她在他怀里,浑身鲜血,气息微弱,贴着他的耳叫他别怕。

    沈逢南自始至终没敢碰她。

    种种情绪挤在一起,找不到出口,逼得他眼眶湿红。

    几分钟过得很快,护士来催人。

    徐禺声见沈逢南出来,走过去。

    两人在门边椅子上坐着,徐禺声说:“你这伤还是要去处理一下,我在这待着。”

    “不用了。”沈逢南没动。

    徐禺声劝道:“你现在坐这也没用,倒不如去把自己弄好一点,你这个样子,回头等人醒了,要吓到的,她受着伤,哪受得了刺激。”

    这么一说倒真管用了。

    天亮时,沈逢南去找了护士,头上的伤包了纱布,其他创口都涂了药水。

    徐禺声回去了,叫张平送了干净的衣服和饭过来。

    沈逢南把脏衣服换掉了。

    这一天,梁研依然在icu度过,中间,她短暂地醒过一次,等沈逢南换好隔离衣进去,她已经重新陷入昏睡。

    医生过来查看各项指标,告知情况有好转。

    傍晚,徐禺声来送饭,秦薇和他一道来了。

    秦薇原本不知道这事,沈艺一整天没联系上梁研和沈逢南,担心得不行,情急中给秦薇以前的旧邮箱发邮件,联系上了她。

    秦薇打电话给徐禺声,才得知发生了什么。

    看到沈逢南的样子,秦薇眼窝一热,差点掉泪。

    她呆呆站了一会,不知该说什么好。

    最后,她没说话,走在他身边坐下了。

    沈逢南看了她一眼,也没讲话,低头吃盒饭。他吃得很快,好像完全没在意吃的是什么,只是在机械地在做这样一件事。

    秦薇心头莫名难受,说:“沈艺联系不上你们,找了我,我已经告诉她了,她正赶回来。”

    沈逢南握筷子的手停顿了一下。

    “谢谢。”

    他嗓子哑得严重,秦薇听得心里发堵,低声问:“你嗓子怎么这样了,要不要看下医生?”

    “不用。”

    沈逢南把饭吃完,扔了盒子。

    走廊里难得安静。

    沈逢南说:“你回去吧。”

    秦薇顿了顿,没起身,问:“她还好吗?”

    沈逢南嗯一声,没具体说。

    秦薇沉默着,又坐了一会,她转头看着他的侧颊上的伤,“沈逢南,我知道你难受。你不要这样闷着,说说话吧。”

    空气里仍是静默。

    沈逢南垂着头。

    过了一瞬,他唇动了一下。

    秦薇看着他。

    沈逢南抬起头,“秦薇,抱歉,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思聊天。我脑子里都是她。”

    秦薇愣愣地看着他。

    喑哑的每个字在这片刻的静默中散掉,他收回目光,视线没有焦点地落在一处。

    秦薇感到脸上湿热,一摸,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

    她自惭形秽,无声地坐了一会,垂下头。

    “沈逢南,你好好的。”

    她抹掉眼泪,起身大步离开。

    在icu待了两天,梁研的情况终于稳定,隔天中午,转到病房,呼吸机也撤了。在这之前,她醒过几次,时间很短,医生忙着检查,沈逢南没能进去。

    到了病房,不用顾忌,他就待在床边。

    梁研还在睡着,脸庞还是一样苍白,呼吸有些弱,但已经稳了。

    她唇上没血色,干干的。

    沈逢南弄了点水给她抹了抹。看她半晌,他头低下去,唇轻轻地吮。

    徐禺声和陈舸赶过来探视,顺道带来了他们的手机,那天混乱中都落在现场,被警员清理时一并带走了。

    梁研傍晚醒来,沈逢南没在。

    病房里开着一盏小灯,光线不太亮。

    梁研脑袋转了下,没看见人。她头有些昏,又闭上了眼睛。

    过了没多久,听到开门的声音。

    梁研睁开眼,看见门口的人拎着热水瓶进来了。

    他走到桌边倒水,影子映在墙上。

    梁研的视线随着他移动。

    他转身,端着水杯往床边走,刚到床尾,看到她睁着眼。

    他脚步顿住,手抖了下,杯里的水微晃。

    梁研看着他。

    沈逢南走过去,把杯子放下,伏身靠近,“研研?”

    梁研没作声,直勾勾地看他。

    过了几秒,她手往上抬,想摸他的脸,没抬起来,就被他轻轻攥住。

    梁研皱着眉:“你这个样子丑丑的。”

    “很丑吗?”他对她笑,眼睛望着她,没一瞬,眼底泛出水光。

    他低头,拿手掌盖住脸。

    梁研看着他,唇动了动,又闭上,不知道说什么。

    病房里寂静,走廊外的脚步声都能听清。

    梁研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说错了,不丑,你别哭了。”

    见他没动静,她叫他,“沈逢南。”

    “嗯。”

    他闷声应了,手掌在眼睛上搓了一把,水光搓没了,剩了些红血丝。

    梁研看着他额头上的白纱布,没有说什么。

    沈逢南问:“伤口还很疼么?”

    梁研摇头,“不太疼。”停了下,她问,“那个人……死了?”

    沈逢南微怔了下,把她的手攥紧,点头:“嗯。”

    这答案并不出乎意料,刚醒来时,梁研已经回想过,她做了什么,她很清楚。那一瞬,她刺的是要害,没有思考过,也来不及思考。

    梁研久久没讲话,沈逢南心里难受,靠过去亲她的脸,“研研。”

    “没事。”梁研说,“我没后悔。他要杀你,我只能那么做。”

    “嗯,我知道。”他唇移下去,慢慢地吻了吻,“别去想。”

    七点多,梁研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浅,过了两个小时,又醒来。

    坐在床边的不是沈逢南,却是沈艺。

    见梁研醒来,沈艺欣喜,“你醒啦!”

    梁研惊讶,“沈艺姐,你怎么……”

    “我刚刚回来。”她眼睛红红,仔细看着梁研。那会儿得知消息,她赶着订了最近的航班,八点多到南安,下飞机后直接打车来了医院。

    “研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渴?要不要喝水?”沈艺往桌边跑。

    梁研喊住她,“你别忙,我不渴。”

    沈艺跑回来,“我哥去买吃的了,医生说你可以喝粥了,待会你喝一点,你脸都瘦得不行了。”

    “哪有那么夸张?”

    沈艺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心疼地说,“没夸张,下巴都尖了,虽然这样也美美的,但我还是喜欢你有点肉,摸着软乎。”

    梁研笑起来。笑得太过分,一不小心牵动伤口。

    她一皱眉,沈艺就慌了,“疼了是不是?”

    “有一点点,死不了,”梁研说,“你坐啊。”

    沈艺乖乖坐下,不敢再随意逗她笑。

    两人说了一会话,沈逢南回来了。

    他给沈艺买了套餐饭,给梁研买了清淡的白粥。

    沈艺坐在桌边吃饭,沈逢南小心地把梁研扶起来,在她背后垫上枕头,给她喂粥。

    梁研胃口一般,吃了一半就不想吃了。

    沈逢南把剩下的喝完了。

    到十一点,沈艺想留下来,沈逢南没让,把她送到楼下,叫了车,让她回家休息。

    梁研睡了好久,晚上就没那么困了。沈逢南拿手机放歌给她听。

    他去卫生间简单地洗了个澡。这几天梁研没醒,他什么都顾不上,就那么邋遢地过着,到现在心才彻底松了点。

    他洗完,回到床边,把音乐调低,问梁研明早想吃什么。

    梁研想了想,“有什么选择?”

    “流质的吧,粥、面、米糊还有汤这几种,你随便选。”

    “那米糊吧。”

    “好。那午饭喝个汤,沈艺想给你做。”

    “不麻烦吗。”

    “不会,她喜欢做。”

    讨论完饮食安排,沈逢南开了小灯,把大灯关掉了。

    “睡吧。”他被子往上拉了一些,盖住她的脖子。

    梁研说:“你也上来睡。”

    沈逢南顿了一下,摇头,“不行。”

    “你眼睛都黑成熊了。”

    “我趴这儿睡就行。”

    “这能舒服么。”

    “没关系。”他笑了笑,“更不舒服都睡过了,你不是知道吗。”

    梁研一下就明白了。

    她也笑了,“睡了小半年地板,是吧。”

    “对,我早习惯了,坐着都能睡着。”他弓下身,吻她额头,吻完贴上嘴唇,“你乖乖睡。”

    梁研闭上眼睛。

    屋里彻底地静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半睡半醒间,似乎有人在她耳边讲话。

    他讲了什么,她不太清楚,只听到他叫她“研研”。

    这一晚,沈逢南睡了几天以来的第一个囫囵觉。

    第二天早上,他早早醒来,梁研还在睡。

    沈逢南洗漱了一下,留了纸条放在床头就出去买早饭了。

    医院门口就有条街。他昨晚出来的时候看到有打米糊的,这会沿着路找过去,店家已经开门了,他买了一碗,又去旁边买了几个包子。

    回去的路上,又买了一箱牛奶。

    梁研醒来就看到了床头的字条。

    沈逢南的字很特别,写得有些潦草,但不难辨认,仔细看,其实挺好看。梁研看了几遍,把纸折起来,放到柜子上。

    她摸到手机,看到赵燕晰昨晚发的微信,说要等复试再回来,梁研随手给她回了。

    玩了会手机,梁研想起就快开学了。

    不过好在她这学期已经没有课,没事情的话不需要去学校,但报到还是需要的。这事简单,可以拜托原来的室友帮忙。

    梁研在宿舍群里甩了条消息,附上一个大红包。

    没一会,就被起得最早的妹子抢了,报到的事也就拜托给她了。

    沈逢南回来时,梁研刚好放下手机。

    她喊了一声,沈逢南很快走过来:“醒了?”

    他眉骨上的痂要掉不掉,梁研看见了,招手,“你过来点。”

    沈逢南靠过来,梁研拿手指轻轻蹭了一下,那块痂掉了,露出淡红色的新皮肤。

    她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他嘴角的伤也结痂了,估计过两天就能好。

    “好了。”她看了看他买的东西,问:“你怎么还买牛奶了?”

    沈逢南说:“估计你还得在这住些天,多备点东西比较好。”

    “哦。”

    梁研也觉得有道理。她本来没感觉,这会儿闻到米糊的香味,就有些饿了。

    “我没洗漱。”她说。

    沈逢南把东西放下,说,“你等一会。”

    他去洗手间挤好牙膏,接了一杯水,又拿了盆走出来。

    梁研被他扶起来。

    沈逢南把牙刷递给她,一手端盆,一手拿着水杯,梁研对着盆刷牙。

    她刷得快,沈逢南提醒,“慢点,小心扯到伤口。”

    梁研放慢速度,刷了几分钟才完。

    沈逢南打水给她擦脸,这回梁研只要靠着,全是他动手。温毛巾在她脸上滚过一遍,毛孔都清爽了。沈逢南把沈艺昨晚用的面霜拿过来,弄了一点,给梁研抹脸。

    他掌心粗糙,抚在脸上刺刺的,其实并不舒服,但梁研也没嫌弃。

    第一次有人帮她做这样的事,感觉不赖。

    等收拾干净了,梁研喝米糊,沈逢南吃包子。

    早饭就是这样简单。

    到中午,沈艺熬了汤、做好了饭菜带过来,丰盛多了。

    梁研恢复得不慢,沈艺每天变着法子养她,没过多久脸就圆了些。

    这期间陈舸和徐禺声都来看过她几回,陈舸带了小宋过来,凑着机会把笔录做了。

    那件事的后续,梁研没有再关心。

    她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医生允许回家休养,沈逢南就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带她回家了。

    沈艺请的半个月假期结束了,拖了几天才回北京。

    梁研的伤口渐渐愈合。她休养期间刚好做毕业论文,沈逢南没接新的工作,专心照顾她。

    赵燕晰三月中旬回来,梁研好得差不多了。

    接到电话,她就开始收拾东西。

    在一起住了这么久,突然分开,不只沈逢南舍不得,就连一向洒脱的梁研也有点不习惯了。

    梁研觉得这段懒散的休养日子似乎让她对沈逢南产生了依赖。

    沈逢南把她养得懒了很多,口味也刁了很多。

    这感觉有些诡异。

    更诡异的是,梁研意识到了,却没有改正的打算。

    梁研不太清楚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她收拾好东西,倒在床上思考这件事。

    沈逢南做完饭,喊她。

    梁研没动。

    没一会,他走进来,“研研?”

    梁研嗯了一声,还是没动。

    沈逢南走到床边,把她捞起来,“不吃饭了么?今天有可乐鸡翅。”

    显然,梁研又被诱惑了。

    她有点无奈,坐直身体,“沈逢南,你把我养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