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觅路 > 第49章

第4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董旭抱臂看戏,没关注这话里意味,恰巧那边两人站了起来,梁研似乎在说着什么。

    董旭好整以暇地看着,“哪儿都挺配的吧,身高很和谐啊,男孩挺俊,梁研这丫头长得也俏,俩小孩都正当好年纪啊!想当年,咱们年轻的时候,也是风华正茂……”

    说到这里,瞅见新进展,“哟,牵上了!”

    他看得带劲,丝毫没注意身旁某人抿紧了唇,面色黑沉。

    梁研没想到宋祁宁突然抓住她。她已经讲完话,正准备走了。

    宋祁宁见她皱眉,意识到举动失当,匆忙松手。

    梁研看着他,想起了什么,说:“你放心,我不会打你了。那时我很冲动,抱歉。”

    宋祁宁有些诧异地说:“没关系,不要紧。”停了两秒,迟疑着问,“你真的有男朋友了?”

    梁研点头,“嗯。”

    宋祁宁没话说了,手彻底垂回身侧。

    “你变了很多。”

    “是么。”

    “嗯。”宋祁宁沉默片刻,抬头笑了笑,“这很好。”

    停顿了下,又说:“对不起。”

    既为刚刚的突兀举动,也为当年的鲁莽表白。

    至于结果,他事先已经想过每一种,只是觉得既然来了,就再试一次。她愿意来见他,已经很好。

    宋祁宁说:“我们以后又是同学了。”

    “嗯。”梁研说,“你以后有事可以找我,这里我很熟了。”

    “好。”

    讲完话,两人道别,宋祁宁往校门方向走,梁研去宿舍。

    没走几步,梁研看到了树荫下的人。

    董旭笑着朝她挥手。

    梁研目光却落在他身旁。沈逢南站在那儿,手臂上挂着相机。

    她走过去,喊:“董老师。”

    接着,头转了下,形式化地和沈逢南打了个招呼,“沈老板也在啊。”

    没等沈逢南开口,董旭就回答了,“小师弟过来帮我的忙,老钟跟你说了吧,后天那个讲座你还得来一下。”

    梁研点头,“钟老师告诉我了。”

    “那行,到时我叫老钟先给你发资料,你忙去吧,我们也得走了。”

    “好,再见。”

    临走前,梁研看了一眼沈逢南,和他的目光碰到一块。

    她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往回走的时候,梁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刚刚他是不是看到了?

    她脚步停下,回头看,人已经走了。

    晚上忙完,已经八点多,董旭拉上沈逢南一道吃饭。

    他们都不讲究,就在学校后面一家很小的川菜馆叫了菜,上两瓶啤酒。

    董旭侃东侃西。

    沈逢南听他讲,吃了一刻钟,越发没心思,几次低头看手机。

    董旭奇怪,“你约了人啊,怎么心不在焉的。”

    沈逢南顺势应了一声,喝完啤酒,说:“我先走了。”

    董旭“咦”道,“还真约人了?这个时间,女人啊?”

    沈逢南没答,只说:“照片过两天给你。”

    董旭诧异着,沈逢南已经出了门。

    和池宪吃完饭,梁研带赵燕晰去逛街。

    商场换季打折,新款春装也有折扣,赵燕晰本来就喜欢逛,之前为考研憋了很久,这回彻底解放,哪怕什么都不买,她也满足。

    她们一共逛了两个商场,买了几样东西。

    赵燕晰处于放飞状态,乐不思蜀,梁研看了下时间,九点了。

    她及时拉住赵燕晰,“回去了。”

    “还早啊,再玩会儿。”

    梁研说:“没时间陪你了,我还要去看看沈逢南。”

    “啊?这么晚还去?”赵燕晰白天刚从冲击中缓过来,一听这话,有些嫉妒,“你对他太好了吧。”

    “我对你不好么。”梁研拍拍她脑袋,“有点事,他可能误会了,我跑一趟,很快就回来。”

    赵燕晰想了想,觉得也是,虽然有沈逢南,但梁研对她还是一样好。

    她平衡了,“那好吧,你现在直接过去吧,我自己回去好了。”

    梁研不放心,“先送你回去。”

    赵燕晰拗不过她,只得听话。

    路程不远,骑小电驴半小时就到了。赵燕晰眼尖,最先看到小区门口的人。

    她拍拍梁研后背,“喏,看来你不用跑一趟了。”

    梁研也看到了。

    电动车在门口停下。

    赵燕晰扶着车:“去吧去吧,我把车推回去。”

    梁研紧走几步,沈逢南看到她,也走过来。

    距离很快缩短。

    “什么时候来的?”梁研问。

    沈逢南说:“没多久。”

    “怎么不告诉我?”

    “发了信息,你没回。”

    梁研张了张嘴,“啊,我在骑车。”

    沈逢南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梁研看着他。

    门口大灯很亮,他的脸庞清清楚楚,包括细微的表情。

    梁研说:“我正想去找你。”

    “找我有事?”

    梁研反问:“那你找我有事?”

    “……”

    沈逢南不是没被她噎过,习惯了,点头:“有事。”

    梁研:“你说。”

    “散步。”

    他把她的手牵住。

    梁研惊讶。

    沈逢南看着前面,往人行道走。

    他没提白天的事,梁研以为是她多想了。

    已经入春,但夜晚仍有凉意。

    沈逢南问:“冷吗?”

    梁研说:“不冷。”

    她穿得不少。

    沈逢南停下来,空余的那只手帮她把帽子戴好。

    梁研问:“你今天忙吗?”

    “还好。”

    “就帮董老师做事?”

    “上午还做了别的。”

    “哦。”

    走了没一会,到了沈逢南停车的地方。

    “风大了,上车坐会。”他牵着她过去。

    两人坐进后座,梁研捏着他的手指玩。

    沈逢南问:“你今天忙什么?”

    梁研说:“去学校了,然后和赵燕晰吃饭,哦,还有池宪。”

    “见你导师了?”

    “是啊,谈论文。”

    说完,听见他嗯了一声。

    梁研靠在座椅上,看着前窗,身旁很安静。梁研以为他没话讲了,一转头,又听他问:“今天那个男生是你同学?”

    梁研立刻反应过来,“你看到了?”

    “嗯。”

    梁研说:“是我高中同学,他叫宋祁宁,考研过来复试的。”

    沈逢南又嗯一声,脸色却和白天那会儿一样了。

    梁研盯着他看了几秒,说:“我觉得你有点不高兴,中午我叫你,你也这样,没理我。”

    沈逢南顿了一下,目光渐沉,“你叫我什么了?”

    “沈老板啊。”

    话一落,手被他捏紧。

    “你平时也这么叫我?”

    梁研微愕,脑子一转,明白了。

    “董老师在那,我以为你还不想让他知道,你就为这个不高兴么?”梁研顿觉冤枉,“早说啊,我明天就告诉他,我把他小师弟睡了。”

    “……”

    她就是厉害,一句话能堵死人。

    沈逢南哪是她对手。

    他憋了半天,也只说出一句:“不要乱说。”

    梁研看着他,“你不是这意思?”

    沈逢南无言以对。

    梁研靠近了,盯住他的眼睛,“沈逢南,你今天吃醋了,是不是?”

    她好像从来不会迂回。

    这种直接有时真要命。

    但沈逢南否认不了。今天那一幕,还有董旭的话确实让他不舒服。

    他相信梁研不会和那男生有什么,但董旭说他们很配的时候,他仍然想过去把梁研牵走。

    这很幼稚,他清楚,但却是那时真实心情。

    没法说这不是吃醋。

    何况,梁研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他。

    她的目光让人无所遁形。

    沈逢南什么都不想了,坐直,再倾身。

    嘴贴上嘴。

    他手撑着椅背,把她圈在这点地方。

    梁研不太懂这一言不合就吻过来是什么情况,但她没去思考。

    亲了一阵,越贴越近,沈逢南自然而然起了反应。

    梁研感觉到了,退开,头垂下盯着他腿间看。

    那里已经支得鼓鼓的。

    她看得毫不避讳,过两秒,抬头说:“我已经学过了,你要不要试试?”

    “试……”沈逢南反应过来,脸立刻黑了。

    那里却翘得更明显。

    梁研看了看他复杂的表情,在狭仄的空处蹲下来,手伸过去给他解裤子。

    沈逢南望着她发顶,心里一软。

    舍不得。

    他突然把她拉起来,打开车门,出去了。

    冷风一吹,顿时清醒不少。

    他走了几步。

    梁研有些懵。不试就不试,他跑什么?

    她下了车,见沈逢南靠在前车门边。

    梁研走过去,觉得他这样子大概是又害羞了。

    她眼睛往下瞟,沈逢南把她拉到怀里,“论文写完了?”

    梁研说:“快了。”

    “别看那些东西。”

    “嗯,不看了,都看过了。”

    “……”

    梁研又来一句:“还没练过。”

    沈逢南忍无可忍,把她嘴巴堵上,亲完了说:“送你回去。”

    他开了前车门,坐进驾驶位。梁研乖乖坐到后面。

    车开到小区门口,沈逢南下车把她送进小区,到单元门口。

    临别前,沈逢南摸摸梁研脑袋,低声说:“走了,晚点再找你。”

    “好。”

    后面几天,赵燕晰上班了,每天忙于工作,梁研经常去学校,处理掉一些杂事,就待在图书馆,手头接的新稿子弄完了,论文进展也不错,已经快结束,她开始准备其他的事。

    周四比较空闲,她中午离开学校,在小区里见到意想不到的人。

    时隔三四个月,梁越霆还是那个样子。

    他站在冬青树旁边,身上的西装、皮鞋与老旧的公寓楼格格不入。

    梁研捏住电动车的手刹,在离他一丈远的地方停下了。

    她没立刻下来,脚撑着地停了一会。

    她带着防风口罩,梁越霆没认出她,他低头按手机,似乎要打电话。

    梁研把车停好,一边走一边摘掉口罩。

    梁越霆一抬头,顿了顿,“研研?”

    梁研说:“你怎么来了?”

    “有公事过来,今天有空,顺道看看你。”

    梁研把口罩揣进口袋,不知道讲什么,停了下,指指单元门:“上去吗?”

    “嗯。”

    老小区,没有电梯。

    几层楼爬上去腿会酸。

    梁研走在前头,走了一半,回头看,梁越霆跟在她后头爬楼,中间隔了几级台阶。

    梁研看到他微白的发顶。

    可以下决心断掉父女关系,但这一幕在眼前,很难无动于衷。

    进了屋,梁研煮了热水,找出茶叶泡了一杯。

    梁越霆坐在小餐桌边,看着逼仄的客厅,微微蹙眉:“屋子太小了,我叫人找个大的。”

    “不用,我住惯了,大的不舒服。”

    梁研把杯子放他面前,“喝茶。”

    梁越霆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没再说什么。茶很热,他喝了一口就放下茶杯。

    梁研猜他可能喝不惯。

    梁越霆见她站着,说:“坐吧。”

    梁研拉了张椅子,坐在旁边。

    她沉默着,安安静静的样子,让梁越霆莫名想起了沈玉。这有些奇怪,那个女人,他几乎已经忘了她的面容,只记得她大多时候闷不吭声,没几分存在感。

    再往后想,他就要皱眉了。

    没有谁喜欢被人设计,尤其是梁越霆这样的男人。

    他把那个模糊的影子丢回记忆里,问梁研:“学业紧张吗?”

    “还好,快毕业了,不用上课。”

    梁越霆点点头,又端起杯子,喝了口微涩的茶水。

    坐了一会,他问:“今天没有事情忙吧。”

    梁研说:“没有了。”

    “那一道吃个饭吧。”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讲完电话,见梁研没应,他沉默了数秒,说:“我不是时常能过来,这次是凑巧,你之前的要求,我尊重。只是上回你走得匆忙,道别都不曾,”顿了顿,说:“真的不愿去,就算了。”

    他站起身。

    梁研也站了起来。

    “一起吃饭吧。”她说。

    很快就有司机来接。

    餐厅是梁越霆定的,在拾宜路那家最有名的粤菜馆,都是贵价食材。包厢临窗,景观好,也清静。

    梁研点了两个菜,其他都是梁越霆选的。

    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期间也聊了聊。能讲的事情很少,到后面,没什么话说。

    梁研问:“你在这要忙几天?”

    梁越霆说:“明早回北京。”

    梁研哦一声,不再问。北京那边的一切,没有她关心的。

    吃完饭,梁越霆同她一起出了包厢,往门口走。经过候客休闲区,有道目光看过来。

    梁研没察觉,出了餐厅的大门。

    梁越霆安排了车送她。父女两个都没再说话,梁研道了“再见”就坐进后座,梁越霆也没有叮嘱什么。

    车开走了。

    有人过来,低声道:“梁总。”

    梁越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问:“待多久了?”

    “个把小时了,您带梁小姐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梁越霆沉吟片刻,说:“继续叫人跟着,不露面、没有出格的举动就随他。”

    “是。”

    梁越霆上了另一辆车,吩咐司机:“回酒店吧。”

    这时,有人跑到餐厅门口,对门边的长发女人说:“程小姐,您怎么跑出来了,林先生请您过去呢。”

    “哦。”程茜没动,应了一声,视线还跟着远去的汽车。

    “小李,刚刚那位,你看见没?”

    “那位?哪位啊?”

    程茜摇摇头,笑了,“走吧,别让人等久了。”

    司机把梁研送到小区门口,还要开进去,梁研说:“就在这儿停吧。”

    司机有点犹豫:“梁总说送到家门口。”

    “不用了,我去对面超市买点东西。”

    “哦,那我送您过去。”

    司机打了个弯,把车开到对面,梁研下了车。

    家里酸奶和水果都没有了,纸巾也要买。梁研进了超市,先去果蔬区。

    外面,司机开车走了,另一辆黑色汽车驶来,停在不远不近的地方。

    一刻钟后,梁研买好东西,拎着购物袋走出来。

    她穿过马路。

    午后阳光暖,风也大,她的头发飘在肩后。

    车里一道目光追着她的背影。

    梁研快进小区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本地的陌生号码。

    梁研接通:“喂?”

    没声音。

    她又“喂”了声,听筒里始终静默。

    过了几秒,梁研把电话挂了,很快进了大门。

    车里的男人将手机还给司机。

    晚上,梁越霆接到电话,对方汇报:“梁总,小严总已经离开了。”

    “现在人在哪?”

    “在路上,应该是要回酒店了。”

    “等他到了你们再撤。”

    “明白。”

    没到半个小时,严祈回来了,去了二楼咖啡厅。

    梁越霆坐在东边,严祈直接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服务生走过来。

    梁越霆说:“咖啡很正,不试试?”

    严祈没什么表情,一副惫懒模样。

    梁越霆没管他,叫服务生走了。

    严祈靠到沙发上,“你叫人跟着我,当我不知道?”

    梁越霆并不惊讶,甚至没抬眼。

    严祈看着他,“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梁越霆喝了口咖啡,“以防万一而已。你能遵守诺言,我和你姐姐都会很欣慰。”

    严祈说:“欣慰怎么够?她会高兴得再塞几个女人给我。”

    梁越霆的回应很平淡,“这是你必须承担的,严氏最终会是你的责任,你姐选择的人自然是适合你的。”

    “所以你当年也是因为这个才跟我姐结婚?”严祈讽刺地看着他,“你喜欢过哪个女人?真心地喜欢过,有么?”

    梁越霆没有回答。

    “你没有。”严祈冷笑,“我跟你不同。”

    梁越霆平静地说:“你的不同毫无意义。”

    严祈脸一僵。

    梁越霆低头喝咖啡。

    空气静了片刻。

    严祈站起身。

    “我会去严氏做事,但别指望我娶谁。”他语气淡下来,无所谓一般,“不是研研,也不会是其他人。”

    第50章

    秦薇接到程茜的电话时,刚刚参加完一个面试。

    自从上次在医院和沈逢南见过一面,她没有再去找他,也没有离开南安继续以往的漂泊。

    她开始找工作。

    她和程茜已经有一阵没有联系。那次聚会后,她们之间变得有点奇怪。四五年的分离没有让友谊疏远,几句话却让一切变了样,再强行粉饰太平,彼此心里都膈应,没必要如此。

    这辈子爱情失败,友情也失败。秦薇已经接受事实,所以程茜在电话里约她喝咖啡的时候,秦薇很惊讶,隐约觉得是有什么事情。

    地方是程茜定的,秦薇到的时候她已经来了。

    坐下后,点了东西喝,秦薇问:“怎么突然约我,有事?”

    “听说你最近在找工作?”

    “嗯。”

    “找着了?”

    “还在面试。”

    “要不要我帮忙,我这边有点资源。”

    “不用了。”秦薇说,“有两家有意向,估计能定下来。”

    “哦,那挺好。”程茜笑了笑,“还记得我们第一份工作吗?”

    秦薇想了想,“电视台那个?”

    “不是,大三找的实习。”

    秦薇一顿,脸色微变。

    程茜注意到她的表情,“你果然还记得,看来那件事你也没忘。”

    秦薇皱眉:“怎么提起这个?”

    程茜说:“你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秦薇不明所以,程茜拿出手机,点了两下,递到她面前。

    屏幕上是一张照片,两个人,一男一女,秦薇立刻认出梁研,至于旁边的男人……

    她看了两眼,没认出来。

    “这是谁?”她抬头问。

    程茜没回答,从包里取出两份旧报纸丢过去,版面都已经标好了。

    秦薇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手僵了两秒,她迅速把两篇报道又看了一遍,一篇是那年10月12日,沈玉自曝与梁越霆育有私生女,另一篇是一周后,10月19日,沈玉不堪压力跳楼自杀。

    她的视线停在第一篇的配图上。

    梁研……梁越霆……

    秦薇不敢相信,照片里的小女孩就是梁研。

    程茜将她的震惊看在眼里,说:“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也许这就是命吧,早就定好了。”

    秦薇抬起头,“你怎么找到这些的?”

    她记得很清楚,几天内,事情就被压下去了,没有新的报道出来,时隔这么多年,秦薇居然找出旧报纸。

    “又不是隔了一个世纪,发行过的,真想找,有什么找不到?”

    秦薇看着程茜,逐渐从震惊中平复。

    “所以你找出这些,要做什么?你费这个力气,不会只为了让我知道梁研是梁越霆的私生女吧。”

    程茜的表情很淡:“你说,如果梁研知道沈逢南和她母亲的死有关,会怎样?”

    秦薇一愣,语气骤冷:“跟他没关系!他去了青海,什么都不知道,采访是我做的,稿子是我写的。”

    程茜问:“照片是谁拍的?”

    “那是我让他帮忙拍的。”秦薇很生气,“你明明清楚,他那天只是送我过去,拍了张照就走了。”

    “问题出在那张照片上,不是么?沈玉为什么自杀?”

    “那也不关他的事,是赵老师要求稿子得有照片,说服沈玉拍照的是我,没做模糊处理是报社的错。”

    “秦薇。”程茜简直无语,“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急着把他撇清,有什么意义?”

    “这是事实。”秦薇紧盯着她,“程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不惯沈逢南和梁研在一起。”

    程茜坦然承认:“你说对了,我的确看不惯。我不懂,你为什么能忍受,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你不用,不会后悔吗?”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秦薇认真地说,“这件事我会和他交代清楚,你如果有想法,就光明正大去争取,别用这种手段,这很卑鄙。”

    程茜脸色青白。

    秦薇拿上报纸,起身走了。

    *

    周五的夜晚最美好。

    至少,在赵燕晰眼里是这样。周末不用去上班,她心情放松地准备享受夜晚时光,屯了很久的剧刚好可以一次性看完,再吃点零食,做个操,躺床上和梁研贫嘴,聊新公司里的小八卦。谁知,很不凑巧,梁研班上有集体活动,聚餐到九点多才回来。

    进屋发现地板是湿的,刚拖过,再一看,桌椅家具也擦得很亮堂。

    梁研咦了声,把房门打开,“赵小姐,你做大扫除了?”

    赵燕晰正趴着玩手机,头一抬,“不然呢,你以为你养了海螺姑娘啊?”

    梁研笑起来:“喏,我这不就养了一只吗,漂亮可爱,还会大扫除!”

    赵燕晰被夸得高兴了,“怎么样,聚会好玩么。”

    “挺好。”梁研走进来,把外套脱下,“可能是要毕业了,大家都很和气,那些互撕过的突然都好了,弄得我一头雾水。”

    “就学生会的那几个?”

    “嗯。”

    “这很正常,毕业了山高水长,以后不搭轧了,没利益冲突嘛。”

    梁研嗯一声,把电脑拿出来,在书桌边坐下。

    赵燕晰奇怪:“你还有事做?”

    “嗯,睡觉还早吧,你自己玩。”

    “哦,好吧。”

    赵燕晰知道轻重,梁研做正事的时候,她从不打扰。

    赵燕晰戴上耳机,看了一期综艺。看到后半截,就有点无趣了,她关掉视频,一看时间,十点半过了。

    该准备睡觉了。

    抬头一看,桌边没人,梁研应该去洗漱了。

    赵燕晰爬起来,把床头几本杂志拾掇好,放回桌上。

    梁研的笔电还开着,赵燕晰看了下屏幕,打算瞟一眼她论文进度。

    刚看了几个字,觉得不对,她拉到开头,眼睛瞪圆了。

    卧槽,这哪是论文啊?

    时间、地点、前期准备、流程……

    这是梁研的求婚策划书!

    赵燕晰忍着吐槽之心,往下拉,居然还有方案b!

    她再一看,旁边摊开的笔记本写得密密麻麻,乍然看上去,像专业课笔记,仔细一读,全是各种男戒点评,包括舒适度分析、美丑鉴赏。

    赵燕晰往后翻一页,简直被雷到了——

    《手寸(戒指尺寸)对照表》。

    再往下,是戒指佩戴方法,一行小黑字:佩戴于左手中指。底下画了红线重点标记,后边有小括号注释:此处不确定,说法多样,待查。

    赵燕晰看得目瞪口呆,她显然低估了梁研的奇葩程度。

    这家伙到底是求婚,还是做研究呢?

    梁研洗完澡进来,见赵燕晰愣在那。

    “你干嘛呢。”

    赵燕晰把笔记本放下,扭头问:“你们学霸的脑回路都是这样子?大哥,我还以为你在发奋写论文呢。”

    “我论文已经收尾了。”梁研坐到床边擦头发。

    赵燕晰心情复杂地看了她一会,也坐下来,叹口气,“你要是这么费心思跟我求婚,我也嫁了。”

    梁研抬起头,眉挑了挑,“赵姑娘,你确定?”

    声音带着笑,表情不怀好意。

    赵燕晰一看就知道她又犯毛病了,嫌弃地将她一推,“都有主了还撩?小心我让你负责哦。”

    “行,负责啊。”

    梁研手伸过去捏她脸,赵燕晰叫着躲闪。

    两个姑娘闹作一团,和小时候一样。

    闹够了,歇下来,一个靠在床头,一个躺在床尾。

    赵燕晰想起以前,莫名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你就快二十一岁了,有了喜欢的人,很快就要毕业,要求婚,然后结婚,有小孩,做妈妈,养小娃娃……啊,真像做梦一样。”

    “……”

    梁研无语,“赵姑娘,你是不是发散得太远了?”

    “哪里远啊,一步步的,都在眼前了。”

    “我婚还没求呢。”

    “有什么关系,你家沈叔叔难道还会拒绝你吗?他又不是傻子。”

    赵燕晰看着天花板,已经给梁研画出一张美好蓝图,“嗯,我掐指一算,你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而我就是幸运的见证者。我小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么远的事情。”

    梁研笑道:“你小时候就想着吃。”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赵燕晰伸着脚踢她一下,“我爬树摘枣是为了谁啊,下河打莲蓬是为了谁啊。”

    梁研只笑不答,躲着她的脚丫子。

    赵燕晰爬过来,手脚并用:“小白眼狼。”

    睡衣松垮的袖子滑下来,她手臂上的疤痕露出来。

    梁研脸上的笑没了,赵燕晰没料到她突然不躲,一巴掌不偏不倚落在她手背上。

    赵燕晰愣了一下,顺着梁研的视线一看,就明白了。

    她连忙拉好袖子,凑过去说:“我开玩笑的,你才不是白眼狼。”

    梁研没接话,拉过她的右手,将袖子推上去,仔细看那片红痕。

    赵燕晰说:“淡了很多了,你去年买的那些药膏我还没用完。”

    不只去年,以前那些年梁研一直给她买各种祛疤膏,每支都没用完,几个月没明显效果,就弄来另一种。

    赵燕晰知道,对于这伤疤,梁研的执念比她重得多。她自己都已经不在乎了,很多时候甚至忘了这回事,梁研却还是会受它影响。就像现在,本来开开心心的,突然就变了。

    赵燕晰有些忧愁:“其实,我觉得这疤祛不掉也没什么,我穿长袖没人能看见,以后我不想涂药膏了,你也别老记着这个。”顿了下,干脆把话说完,“本来也不是你的错,虽然是给你煮鸡蛋,但是我自己不小心烫的,你没欠我啊。”

    梁研松开她,“再试试吧,还有很多没试过呢,每年都有新的。”没多说,她起身下床,“我上个厕所。”

    赵燕晰却突然铁了心似的,喊住梁研。

    “我说的是真的,就算你欠我什么,这么多年也还够了,没人比你对我更好。梁研,我希望你轻轻松松的,不管是我这点疤,还是以前的其他事,都不要再让你不开心。”

    梁研沉默地听完。

    屋里静了一会。

    过几秒,梁研转过身,在她头发上轻轻揉了一把,“知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觅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约并收藏觅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