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6章 我是穿越过来的

第6章 我是穿越过来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醒来,安阳还没回来,他也不敢四处走动,就坐在这屋子里,环视四周,而后眼巴巴的等着安阳回来。

    安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林曲漾趴在床上又睡了。

    进了屋门,点亮油灯,见林曲漾趴在那,安阳思忖着要不要喊他,正想着,就见床上的林曲漾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对上安阳的眼睛的时候,笑了一下,起身道:“你可算是回来了。”

    “饿了吧?”安阳略微不好意思,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我给你带了些许吃的。”

    “我不饿。”林曲漾打了个哈欠道:“今天早上被那昏君逼着吃了那么多,差点没撑死,又睡了一天,根本一点不饿。”

    “其实皇上他很好……”安阳轻声道:“真的很好。”

    “他好?”林曲漾一脸的不敢置信:“虽然我来你们这不过几天时间,可没听谁说那昏君好的,每个人提到他都吓的畏畏缩缩的,他哪里好了。”

    “皇上他就是好。”安阳有点不高兴了,小声嘟哝道:“外面那些人只是看表面,我天天在皇上身边伺候着,难不成还不知道皇上好不好?

    林曲漾愣了愣,望着安阳,见他眼神散躲,忍不住凑近他,微笑道:“你脸红了耶……”

    安阳:“……”避开他的眼神,道:“你若是不吃,我放起来了。”

    林曲漾忽然就有点明白了,不过,转念又想,他是太监啊,应该不会有断袖之癖什么的吧?

    “若是困了,咱们睡觉吧。”安阳温言道:“时候也不早了。”

    “洗漱完再睡。”林曲漾说:“在哪洗漱啊?”

    “哦,我去给你打水吧。”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你直接告诉我在哪洗漱。”

    “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要洗洗的。”

    “行。”

    两人拿着木盆一起的去了后院打水的井边。

    “这就是刷牙的东西啊?”林曲漾有点不敢相信的问。一个小木棒,就是牙刷?!

    安阳点头:“宫里的人都是用这个净齿的。”

    靠!

    林曲漾暗骂了一声,唉声叹气的说:“本以为你这皇上身边的贴身人,用的得比平常人高级呢,没想到,都一样的。”

    安阳笑笑,道:“连我们的皇上都是用这个,更何况是下人。”

    林曲漾眨巴眨巴眼睛,唉声叹气的没再说话,安阳也沉默下来,只是熟练的打水,然后给林曲漾弄了杯子,在里面放了盐,然后递给他。

    林曲漾接过来,说:“谢谢。”

    “公子莫要这般客气的。”安阳说。

    “这不是客气,这是礼貌。”林曲漾挑挑眉,然后开始刷牙。

    洗漱完,两人回了屋子,喝了杯水就都上床入睡了。可不知怎地,安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其实他是担心这林公子是不是刺客什么的,若是刺客,那自己可是救了不该救的人了,若不是,那也总得知道他的身份吧,这样想着他决定探一探林曲漾。

    “林公子。”安阳轻声唤道。

    “嗯?”

    “你没睡着啊。”安阳坐起身。

    “嗯。”其实林曲漾也睡不着,他也犯嘀咕,这个小太监为什么要救自己呀?

    “听林公子说话,看林公子做事,总觉得很奇特,冒昧问一句林公子打哪来呀?”安阳问。

    “我从天上来。”

    这话叫安阳笑。

    “笑什么?”林曲漾躺在那挑起二郎腿:“真的,我真的是从天上来,不信,你可以问问那昏君。”

    “皇上他认识你?”安阳惊讶。

    “当然,”说完这话,林曲漾又后悔了,忙改口:“当然不认识,皇上他上哪认识我去啊?不过,现在怕是得认识我了吧……”说到这,他心里忽然想起,那笨蛋为什么没在饭桌上认出自己是那天从天上掉下来砸到他的人呢?

    安阳眨眨眼,小心翼翼的问:“那,林公子你到底打哪来啊?”

    “天上啊。”林曲漾抖抖脚。

    安阳抿抿唇,不作声。只是心里闷闷的想,这人,油嘴滑舌的,不过,想来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吧,只是还望他不会伤害皇上才好。

    “生气了?”林曲漾笑着说:“逗你玩的,我啊,是从遥远的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

    “二十一世纪?”安阳惊奇:“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林曲漾想了想:“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你们这。”说着转头看向安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阳呆愣片刻,摇摇头。

    “呃……”林曲漾语塞,皱了皱眉,放下腿,坐起身:“这么说吧,我被人追,拼命跑,然后就不知不觉跑到这来了。”

    “喔。”安阳明白了,原来林公子是躲避追杀,逃到这皇宫来了。定了定神,继续试探性的问:“他们为何要追你?”

    “别提了,第一天摆摊卖东西,就被他们那些城管抓了个正着,我不想去城管局,就逃呗。”

    安阳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说:“原来林公子是卖东西的。”

    “不是,我是本来打算卖的,没卖成,就被人给追了。说着林曲漾叹口气:“早知道我就不跑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从我那亲爱的社会主义国家穿越到你们这万恶的封建主义国家,还差点儿丢了性命,也差点儿绝了林家的后,真是够倒霉的。”

    安阳垂眸,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不过确定这人是因摆摊卖东西,只要不是刺客就行,确定林曲漾的身份,也就放了心,舒口气,安慰道:“不用担心,现在你在我这里很安全的。”

    “我总不能一辈子在你这里吧?”

    安阳语塞。

    林曲漾继续道:“更何况那个暴君正下令追捕我呢,万一哪一天被他抓到,我又是必死无疑,就算不死,他再阉了我,那我可真是倒霉透顶了。”说到这里林曲漾忍不住吐槽:“真不明白这样一个暴君怎么当上的皇帝。”

    安阳蹙眉,沉吟片刻:“……皇上不是暴君。”

    林曲漾瞥了他一眼,心道,这孩子被万恶的封建主义摧残的脑子都不正常了,那人怎么能不是暴君?为了一顿饭就杀人,这不是暴君是什么?当然他也只在心里默默吐槽了,揉了揉眼睛,唉,算了,不想了,眼下先睡觉吧。

    安阳看出林曲漾困了,温和道:“时候不早了,明早我还得起床伺候皇上,我们歇息吧。”

    林曲漾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好。”

    就这样,在这个叫安阳住的屋子里,林曲漾安安稳稳的过了几日,这几天的接触,他发现安阳这个人脾气好,心眼好不说,还特别爱笑,笑起来就跟那小太阳似的,让人心里暖暖的。

    每次他一笑,就不由的想要和他亲近,同时也稍微了解了一下,这个安阳今年十八,进宫有十年了,一直在皇上身边伺候着。

    林曲漾忍不住咬牙切齿的想,才十八岁啊,就在这深宫里伺候人,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如果自己哪一天能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一定要改了这些剥削人的规矩……唉,别做白日梦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想办法怎么回到社会主义温暖的怀抱中吧……

    又在这宫里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林曲漾觉得自己在这屋子里都待的发霉了,这天晚上临睡觉的时候,他戳了戳安阳的胳膊,说:“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林公子请说。”

    “还林公子,林公子的啊?”林曲漾抱着膀臂:“我比你大三岁,以后叫哥知道不?”

    听罢安阳不好意思的笑笑,点点头:“嗯。”

    “真乖。”林曲漾凑近他:“我就想问你,你不是皇上的贴身人嘛,为什么每天晚上可以来自己住的地方睡觉?我看那电视里演的都是要伺候一夜的。”

    “皇上他对我很好,只需我白天伺候就行了,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可以回来。”说着安阳眼睛晶晶亮亮的,林曲漾这几天发现了,只要一提那个笨蛋皇帝这人就神采奕奕的,别说眼睛亮了,整个人都发光了。

    “哟,这跟上班似的,到点就能回家,挺好的,这个皇帝这么说还有他的可赞之处。”

    “皇上……”安阳抿抿唇,低声道:“他很好。”

    每次林曲漾损秦隐,他都是这么说。

    林曲漾耸耸肩:“是是是,他很好。”

    安阳这才露了笑脸:“林大哥,皇上他真的很好。”

    林曲漾看着他,顿了一下,才点点头:“嗯,他真的很好。”

    看着安阳那略微害羞的样子,还透着几分可爱的傻气,林曲漾想了想,微微挑挑眉:“阳阳,我还有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

    安阳呆愣愣的看向他:“林大哥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林曲漾干咳一声,凑近他:“你是不是喜欢皇上?”

    这话一出口,安阳就眼神飘忽,心里也有些慌,柔亮的眼眸看向别处,弱弱的说道:“林大哥,你,你说笑吗?我,我可是……”

    林曲漾捏了他的鼻子一下,笑道:“撒谎也先打好草稿,这几天我早发现你不是太监了……”

    此言一出,安阳更是慌,甚至有些怕了,眼睛立时蒙上一层无辜和恐慌望着林曲漾:“林大哥……”说着要下跪,这可把林曲漾吓了一跳,忙扶住他:“干嘛呀你?怎么动不动就下跪啊。”

    “林大哥……”安阳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你,你到底是何许人也?是不是皇上派你来,来试探我的?”

    啊?!林曲漾一脸怔愣。

    “我,我不会害皇上的,我,我虽是乱党的后人,可,可我是真的喜欢皇上……林大哥……”安阳说着又要下跪。

    “哎哎,阳阳,你起来,这是干嘛,我又没说什么,你这是什么乱党,什么试探的啊……”林曲漾一脸茫然:“快起来。”说罢扶起他,并勒令道:“不许哭,也不许下跪,好好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阳稳了稳情绪,把自己的身世和自己假扮太监的事一一道出,听后,林曲漾倒是没什么惊讶,他的故事就跟以前看小说看电视里演的似的,只是觉得满门抄斩,又住进了宫里,做起奴才伺候人,是不是傻啊?应该逃的远远的。

    忍不住问:“你为什么隐姓埋名还扮成太监躲藏在宫里啊?就因为喜欢那个昏君?”

    安阳摇摇头,缓缓道:“非也,只是,当年父亲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所以便把我安置在宫内,原总管太监是我父亲的至交,他留我在身边,并帮我掩盖了所有身份,还好没人知道他和我父亲是至交,若不然怕是今日早就没我这个人了……”说着竟哭起来。

    林曲漾最见不得人哭了,忙伸出手臂搂着他安慰:“不哭不哭,怪哥哥我多嘴了,不该问的……”

    安阳吸了吸鼻子,擦擦泪道:“哥哥没有错,是弟弟太小家子气了,动不动就爱哭。”

    “唉……”林曲漾叹口气,给他擦擦泪:“那你就这样一直假扮太监在这深宫里活到老啊?你现在才十八岁啊,刚刚成年,要在这深宫里待到七老八十,我光想想就替你绝望,还有,你不娶妻生子为你们家留后啊?”

    安阳神色讲了片刻,咬咬唇:“眼下只有这样。”

    林曲漾皱了皱眉,摸着下巴,心里琢磨着既然他都跟自己坦诚相待了,那自己也得跟人家坦白啊,再说了这么一个小呆瓜的古董,他都不好意思欺骗他。

    定了定神,揽住安阳的肩膀,小声说:“不怕,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盘算着逃出去,到时候我带你一块,咱俩一起逃离这皇宫。”

    安阳:“……”

    林曲漾保证似的说:“你放心,只要能逃出去,无论走到哪有一口吃的,我都会分你一半的,以后你就是我弟弟。”

    安阳小心的问:“你要逃出去?”

    “是啊,这破地方不出去哪能行啊,况且那个昏君正四处抓我,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但总是待在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我还得想办法回家乡呢。”

    “回家乡?”

    林曲漾点点头:“必须得回去。”

    安阳皱眉:“必须吗?”

    说真的,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深宫中除了皇上,他没有一个朋友,因为其他人都讨厌皇上,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然也讨厌他,即使有交情也都是面上的,可眼前这个言谈举止皆怪异的人却对自己很友善,说话做事也很有意思,这些天的相处他还真挺喜欢他,一听说走,就忽然好生不舍。

    林曲漾又点点头:“必须,哥哥必须得回家,你这儿再好也不是我这个未来二十一世纪的人待的,别的不说,就这天天连个上网听歌的地方都没有,日积月累的光闷也得闷死……”

    安阳轻轻咬咬唇:“那哥哥打算何时出宫?”

    “这不还没想好嘛。”林曲漾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最近皇宫有没有什么活动啊?”

    “活动?”安阳似乎不太明白。

    “就是比如什么晚会啦,哪个妃子娘娘过生日啦,皇上他老娘过寿,或者宫里哪个妃子要生孩子了再或者皇上病重啦……”

    “不许这样说皇上。”话没说完,安阳就不高兴道。

    林曲漾:“………………”

    在小痴情种面前,林曲漾还是决定嘴下留情的好,清了清嗓子,尴尬的笑了笑说:“对不起啊,好,我不说他……”顿了顿:“我所说的活动,就是指皇宫最近会不会有什么大型活动……”

    安阳:“…………”一脸的不明白。

    林曲漾:“………………”挠挠头,说来说去白说了。

    安阳突然明白了:“我明白了,哥哥是问宫里最近会不会有什么喜事,比如宫外来人表演什么的对不对?”说着压低声音:“你好趁机逃出去是不是?”

    林曲漾笑着揉揉他的小脑袋:“阳阳,你真是太聪明了……对对对,就是这样,所以,到底有没有?”

    安阳低下头,想了片刻,抬起头,小声道:“有是有,可,是选秀。”

    “选秀?”

    安阳点头:“嗯,下个月末,秀女们就到皇宫了,到时候有一整天时间宫门都是自由出入的。”

    自由出入?

    林曲漾一听这几个字瞬间双眼亮了:“真的?”

    安阳点了点头:“真的。”略顿:“可,自由出入者只许选上的秀女,其他一概不许,还必须有公文随身携带,方可在宫里自由走动。”

    林曲漾:“……”顿了顿:“什么公文?”

    “也就是一个牌子,那上面写着姓氏名讳年龄以及父亲的名讳,做什么的……”

    “哦,类似名片的东西啊。”

    安阳:“……”

    哥哥每次说的话都好奇怪……

    林曲漾笑着说:“那就下个月底出宫。”

    安阳:“??”担忧起来:“如何出宫?说句打击哥哥的话,你这样身份来历不明的人,若是被抓到,那可是必死无疑。”

    林曲漾说:“你放心,我可以男扮女装,晾你们这群活古董也看不出来。”

    安阳:“……”

    男扮女装?果然是好主意。想了想,看着林曲漾问他:“哥哥头发这么短,如何男扮女装?”

    林曲漾微笑着说:“所以啊,这接下来的时间,就要麻烦我可爱的安阳弟弟帮我找假发了。”顿了顿,又说:“当然,我也会留长发的,只是时间太短,怕是到时候长不了多少头发。”

    安阳抿了抿唇,才答应道:“好。”

    林曲漾乐了,又揽住他的肩膀,揉揉他的脑袋:“你这个小家伙真是太善良了。”

    安阳害羞的笑笑,没作声,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犯嘀咕,不过,他还是按照林曲漾说的照办了。

    过了没几天,安阳就给林曲漾拿来了假发,说是在戏园子买的,林曲漾瞧了瞧这勉强说得过去的假发感激的很。

    这家伙真的是太善良太热心了!办事效率也这么高,真不愧是在皇上身边打工的人。

    同时林曲漾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位小可爱了,他对自己毫无戒心,还对自己好的没话说,而且冒着被那昏君砍头的大罪救下自己,真是太感动了。要是真能带他出去,然后一起穿越回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林曲漾坐在那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月光,忍不住思念起那美好的二十一世纪,要是自己没穿越过来,这个是时间段,肯定是刚吃完夜宵,在电脑旁玩游戏呢,那日子多爽,不行,一定要尽快想办法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