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29章 这些年这些破事

第29章 这些年这些破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隐让安阳坐下,安阳有点怯怯的坐下,其他小太监端来茶水,秦隐赐给了他一杯,喝了口茶,缓缓道:“小安子,你跟朕这么多年,觉得朕窝囊吗?”

    安阳怔了一下,回道:“皇上,小安子不觉得您窝囊。”

    秦隐淡淡一笑:“朕从登基到如今一直受制于母后,她联合他们张家给朕施压,让朕迎娶张婉。”

    安阳一愣,问道:“今儿皇上生气原是因为这事啊,小安子还以为你真的生漾哥哥的气了呢。”

    “朕不高兴是有生那人的气,简直就是一次次的挑战朕的忍耐力,正好在朝堂上受了气,就借着那点事全部发泄出来了。”秦隐说到这叹了口气,问道:“朕是不是很没出息?受了气却发泄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

    安阳摇头。

    秦隐哼笑:“你不说,朕也明白。”略顿:“朕不仅没出息,还活的很……”想了想林曲漾曾经说过的那个词,道:“精分,嗯,样儿说朕的脾气阴晴不定的,一会儿狂躁,一会儿温柔,让他有点儿害怕。”

    安阳默默听着,心里想着,的确有点儿害怕,但嘴上却道:“没有,皇上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掩人耳目?”秦隐苦笑一声:“怕是掩也掩不了多少……朕的一举一动怕是早被母后摸得一清二楚了。”

    安阳瞧着,心里发酸,小声道:“皇上,现如今马公公已经不再你身边伺候了,小安子想,你的事太后那边也知道不了多少。”

    “母后的眼线何止马祥一个?朕想,在这宫里上上下下,也就你唯一是朕可以信任的了。”

    安阳听的更鼻子发酸,苦着一张脸:“皇上……”

    秦隐见安阳一副要哭的模样,扯着嘴角嗤笑了一声,沉声道:“难道不是吗?若不是如此,你怎会那般明白朕的心思,当日救下样儿,朕有时候会想,若是样儿真被阉了,那可是有朕后悔的。”

    被秦隐夸赞,安阳嘿嘿一乐,道:“做奴才的不就是得懂的主子的心思吗,这可是小安子从小就学的。”

    秦隐笑笑,说道:“那你现在猜猜朕的心思,猜对了有赏。”

    安阳露出小小的担心:“皇上,那若是猜错了呢?”

    “猜错了就猜错,那这赏可就没了。”

    安阳放下心来,想了想,说道:“小安子猜你肯定是为太后侄女进宫的事情烦恼。”

    听了,秦隐点了点头:“你啊,倒是猜的对。”

    安阳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小安子能猜对,还不是皇上你刚刚都说明了。”

    “那也是猜出来,赏。”

    “小安子谢皇上,赏就不要了。”

    “朕岂能说话不算话?”秦隐看着他问道:“你想要什么?”

    安阳沉默了片刻,回道:“皇上,说实话,小安子跟你这么多年,你赏的东西已经是够多的了,小安子真的什么都不缺。”

    秦隐笑了一声:“缺不缺也要赏,你慢慢想,等你想好想要什么,就告知朕。”说着皱了皱眉头,继续道:“小安子,朕这几日总是惶惶不安的,你也知道朕这个皇位是母后施舍给朕的,现如今朕是要事事听她的,就拿选秀这事来说,母后明知朕乃断袖却还是让朕选秀,可她又默许样儿这个男人在朕身边,但朕又不明白她为何又要让她的侄女进宫,这种种事情,朕实在不知母后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难免有些无从下手。”

    安阳愣愣的瞧着秦隐,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什么来。

    秦隐脸上带着愁容,接着道:“你也知道朕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杖,如果母后想废了朕这个皇帝,倒不如直接一点,可她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举动实在是让朕不得不要防着她一点。”

    安阳终于说话了,小声道:“可皇上防得了吗?”

    秦隐苦笑了一下:“是啊,朕好像真的是防不了,朕的一举一动母后她都了如指掌。”舒一口气:“其实朕不想做这皇帝,但朕的姐姐和妹妹尚在宫外,住在祠堂里过着清苦日子,朕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她们,这也是母妃临终前交代我的,不管怎么说,待她们找个好人家嫁了,我也算是没了什么顾虑。”

    安阳听得鼻子发酸,小声哽咽道:“皇上你……受苦了。”

    秦隐笑了笑:“苦吗?朕倒是没觉得苦,只是朕不喜欢何事都要受命于人,母后有恩于我,朕记在心里,但总是这般咄咄逼人,难免叫朕心里不舒服,而且两位国舅,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还有那些不把朕放在眼里的几位皇叔以及不把朕当作亲人的兄弟姐妹们,也是让朕头疼的很啊。”

    安阳皱了皱眉头,小声道:“皇上您现在的处境细细想来真的是岌岌可危啊,内忧外患,小安子瞧着,您这皇位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因为毕竟太后的孙儿年纪尚小……”抿了抿嘴,又把声音放低,道:“小安子在这说几句大不敬的话,皇上你的疑惑,小安子看的倒是明明白白的。”

    “哦?”秦隐讶异:“说出来给朕听听。”

    安阳看了看他,低下头道:“若是小安子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皇上您恕奴才无罪。”

    秦隐笑了笑:“定是恕你无罪,有什么话快说。”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椅榻:“坐下来,跟朕一一道明白了。”

    安阳小心翼翼的坐下了,轻声道:“皇上,您想想啊,这太后要您选秀是为了堵住其他人的口,而默许您身边有男人伺候是为了照顾您的感受,至于让她侄女进宫,小安子想,一来是为了安抚她哥哥的心情,二来是为了巩固他们张家在皇家的地位,要知道,这窥视皇位的人不在少数啊。”顿了顿,可爱的笑了笑:“我能喝口茶吗?”

    秦隐很随和的示意他随便,安阳雀跃的喝了口茶,咋吧咋吧嘴巴,继续道:“这说到巩固张家的势力,太后之所以这样做,归根结底就是为了扶持她的孙儿上位……”说到这顿住,犹豫着道:“这扶持她孙儿,就得先有个……有个……”

    “有个什么?”秦隐问。

    “小安子不敢说。”安阳低下头。

    秦隐笑了笑:“你不敢,那让朕来说,先有个傀儡皇帝帮她孙儿坐着这皇位,而那个人就是我,因为除了我之外,这皇家子嗣中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合适人选。”

    安阳愣了愣,轻轻蹙眉:“皇上明白就好。”

    秦隐哼笑了一声:“明白,朕岂会不明白。”叹口气:“小安子你这一番话叫朕茅塞顿开,明了全明了……”静默了小片刻,看着安阳问:“你说,如果等母后的孙儿再大一些,到时候母后是废了我这个皇帝还是让人把朕的命给取走呢?”

    安阳的心一抖,脸色僵了僵,琢磨了一下,摇摇头:“小安子……小安子这就……不知道了。”

    秦隐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略微苦涩的微笑,轻声道:“无非就是这两种结果,要么废,要么死。即使废,朕想,也不会有朕的好日子过,如果死的话……”

    安阳立马接话:“那就没奴才们的好日子过了!”

    秦隐:“……”目光深邃默默看了安阳片刻,点头道:“这话倒是实话。”

    “所以,皇上,你要沉得住气,我师傅曾经告诉我,若想猎物,就得不动声色的,若不然就会功亏一篑,再者,您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时,太后让您娶,您就……应了……”安阳望着他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洞房花烛呢?”秦隐问。

    “这……”安阳皱了皱眉头,犯难道:“这小安子就……”

    “你不是说让朕应了吗?”秦隐道:“朕可以应了母后选秀,不碰这些秀女母后也不会把朕怎么着,可若是娶了她侄女却不行夫妻之礼,小安子你觉得母后会作何想,国舅爷会作何想,那张婉又会作何想?”

    “这……”安阳眉头皱的更深。

    “你管他们作什么感想呢!”林曲漾不知何时起来了,伸着懒腰走到他们俩面前,拿过秦隐的茶杯喝口茶,然后坐在了安阳身边,看着对面的秦隐说:“我可以跟你打赌,你那母后让你娶她侄女不会在意你跟她洞房不洞房,如果真如你们所说,她想扶持的是她孙儿,那她定不会希望你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啊,你别担心。”

    这话叫秦隐一愣,反问道:“那母后为何还要这样做?即使是为了巩固他们张家的势力,就不怕惹了她哥哥们?”

    “这你就傻了吧,她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还是那句话,为了她和她的孙儿啊。”林曲漾说道:“你母后能够一手遮天,是谁给她的权利?还不是靠张家的人给她撑腰啊,若不然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称得起自己的野心?若想自己的势力能一直稳固,那就得继续靠张家,这你靠人家,得给人家好处不是,这好处无非就是给钱权,再者就是嫁女娶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女儿嫁给你肯定是你那八杆子打不着的老舅的意思,而你母后也不过是顺水推舟送个人情罢了。”

    安阳接话道:“可漾哥哥这人情太后送了,殊不知给皇上造成多大的麻烦,这皇上若是不宠幸新皇后,定会让张家不悦,可若是宠幸了,有了子嗣,那……太后那边……”说到这安阳怔了怔,惶恐道:“这可真是……左右为难啊。”

    “为难什么,现在你们这国家已经是外戚专权,天下大乱了,再乱一乱又何妨?”林曲漾说着看向秦隐:“依我看啊,你就左右逢源,互不得罪,只要能保住命,你管那么多干嘛。”

    安阳眉头紧锁,惊慌道:“漾哥哥你……你这是……可不能这般对皇上……无礼啊。”

    林曲漾看向安阳,说:“他这皇上做的这么窝囊,你不说的难听一点,不行!”

    安阳:“……”瞧了瞧秦隐的脸色,站起身低下头。

    秦隐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一言不发的看着林曲漾,半响只一句话:“继续说,朕听着。”

    林曲漾抿了抿嘴,回道:“不说了,累了。”

    秦隐冷着脸:“说!”

    林曲漾看他这脸色,皱了皱眉,自是不敢不说,他喝了口茶,继续道:“我说的差不多了,你要是觉得真为难,还是那句话,两边都应着,都不得罪,然后看时机,其实有一个万全之策,就看你愿不愿意了。”顿了顿,压低声音说:“就是和你那表妹上床,然后啊,让她怀上你的孩子,这样,别的不敢说,就你那八杆子打不着的舅舅情愿跟他妹妹撕破脸,也会帮你把皇位给坐稳的,听我的绝对没错。”

    秦隐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很精彩,难以描述。

    林曲漾瞧着他这脸色,心里琢磨着,怎么,这是……不满意自己的提议?

    他清了清嗓子,小声问秦隐:“你觉得……怎么样?”

    秦隐没理他,而是对安阳道:“小安子你先退下,朕有话单独对爱妃说。”

    林曲漾抖了抖,这爱妃两字喊的他寒颤,更寒颤的还是秦隐的脸色。

    我擦!提议不好你可以不听吗,干嘛摆出这么吓人的脸色啊!

    林曲暗暗吸了几口凉气,琢磨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么想着,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要走,可还没抬起脚走了两步,就听秦隐命令道:“过来,坐到朕这儿。”

    林曲漾:“……”思考了一下下,扭头:“我想尿……”

    “过来!”话没说完,就被秦隐打断,冷声喝道。

    林曲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