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35章 做人真不能随便心软

第35章 做人真不能随便心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曲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装傻不出声。这观星台处在高处,夜深人静,又是将要中秋节之时,一阵寒风吹过,他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秦隐见状,收了收手臂,将林曲漾搂的更紧。

    柔声问:“这样会不会暖和一点?”

    林曲漾不由的脸上一阵热,点了下头:“嗯。”略略停顿一下,愁眉道:“你把外衫给了我,你不冷吗?”

    秦隐低低的笑了一笑,道:“抱着样儿,朕不冷。”又道:“有样儿关心朕,朕更不冷。”

    林曲漾嫌弃的切了一声,嘟哝道:“肉麻。”

    “肉麻?”秦隐不太明白,问道:“这是何意?”

    “就是你说起话来让人起鸡皮疙瘩。”

    秦隐扬唇一笑:“是嘛。”说着手探入林曲漾衣服里,抚摸上他的腰上的皮肤:“朕摸摸你有没有起鸡皮疙瘩。”

    林曲漾嫌弃道:“乱摸什么?”说着按住了秦隐往下游走的手。

    秦隐笑了笑,识趣的抽回手,而后捏住了林曲漾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问道:“害羞了?”

    林曲漾蹙眉:“谁害羞了?别总动手动脚的。”

    秦隐稀罕的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他一口,可一口似乎不够,禁不住又要亲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

    林曲漾终于不耐烦了,道:“别亲了!”

    见他这样,秦隐又忍不住发笑,林曲漾见他笑,就忍不住郁闷。

    心中狂骂自己没出息!但也忍不住心里甜丝丝的……甜丝丝个屁啊!

    他觉得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陷入两个男人的恋爱之中,简直是万万没想到啊!

    挣扎了这么多久,连秦隐每天对自己嘘寒问暖,送这送那的时候,林曲漾都没有动摇!只不过是听了关于秦隐的苦逼成长血泪史,就心里承受不住了,就好想抱抱他,安慰他……甚至被秦隐亲几下,吃豆腐都不在意了……想到这里林曲漾又默默的鄙视自己了。

    好吧,吐槽归吐槽,鄙视归鄙视,但对于秦隐这种温柔体贴劲,林曲漾表示还是很享受的。

    过去二十多年自己都是一个人,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即使有朋友,人家也有自己的要忙的,平时过日子有个头疼脑热总不能老是麻烦朋友吧,而遇到了秦隐,不仅有人陪了,还被他全方位的照顾,简直是比以往的日子好的没谱啊。

    林曲漾望了望天,这是不是老天爷可怜他,给他安排一个这样的男人来照顾自己?

    林曲漾突然觉得他好像是捡到了大便宜啊!

    突然想到对于秦隐的过往,他有些许不明白的地方,于是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我能问你一些关于你以前的事情吗?”

    秦隐没说话,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样儿想问什么?”

    林曲漾从他怀里出来,换个姿势正对着他:“你放心,我没有打听你前任的兴趣,就是不太明白,你奶奶为什么要杀林家上下啊?”

    秦隐面无表情,半晌没动静。

    他的沉默,让林曲漾不由的犯嘀咕,小心翼翼的用眼睛瞄他。

    唉,这脸色难看的,就不该多嘴问啊!

    林曲漾正琢磨着怎么跳过这个话题,就听秦隐回道:“我皇爷爷乃断袖。”

    林曲漾:“……”

    断袖!秦隐的爷爷是断袖!?这可是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秦隐缓缓道:“皇爷爷一生都活在妥协中,但也因为他的妥协,他害了这后宫的妃嫔们,其中要数我皇祖母,她很爱皇爷爷,但是当她亲眼目睹自己的丈夫跟一个男人混在一起的时候……皇祖母就怒了,她开始痛恨这世上的断袖,也痛恨我皇爷爷……总之,皇祖母到最后可以说是见一个断袖就杀一个,在皇爷爷死后,她就吃斋念佛不问世事,而且她不允许自己的皇子皇孙们有断袖的,因此在得知我与林学士的儿子混在一起的时候,皇祖母就生气了……”

    说到这秦隐停住,伸出手臂将林曲漾搂进怀里,把脑袋埋进他颈项间,闷闷的说:“是朕害死了林家上下几十口人,是朕害死了才不过十多岁的样儿……也是朕害死了猎户那一家三口……朕害死了很多人……母妃也是因为朕死的……”

    林曲漾感觉到脖子处有凉凉的东西,心里咯噔一下子,秦隐……哭了?!这么想着,不由的皱起眉头,手臂也不自觉的慢慢抬起来,轻轻拍拍秦隐的后背。

    是开口说别哭了?还是就这样沉默着给他顺顺背?

    林曲漾感受着秦隐微微颤抖的肩膀,咬了咬唇,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默默的陪着他。心里暗暗道,秦隐啊你挺住哦,这么多人因你死,你要为他们好好的活着啊。

    过了好长一会,林曲漾咽了咽喉咙,想稍稍动一下手臂,因为他胳膊麻了!

    又愣了半晌,林曲漾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麻木的没知觉了。

    秦隐啊秦隐你哭够了没有啊!依照这个悲伤的氛围来看,这人难过到停不下来啊!

    林曲漾暗叹了口气,算了,麻就麻吧,自己又不会安慰人,只能这样默默陪着他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秦隐终于收拾了一下情绪,抬起头来,看着林曲漾道:“样儿,朕谢谢你。”

    林曲漾道:“谢什么谢?”抿了抿唇,担心道:“好受点了吗?”

    秦隐抱住了林曲漾的腰,柔声道:“好受了。”

    “时候不早了,那我们回去吧。”

    “也好。”

    说着两人就要一起站起来,可下一刻林曲漾又跌坐在地上:“卧槽卧槽,腿麻脚麻胳膊也麻了,不行不行,得等等再回去……”

    秦隐忙蹲下担心道:“样儿没事吧?”

    “没事,就是四肢麻了。”林曲漾皱着脸:“再坐一会儿,等不麻了再走。”

    秦隐坐下,给他揉着腿,又揉胳膊,又慌张揉脚,林曲漾满脸黑线,笑了笑说:“你要是有三双手就好了,这样就能揉的过来了。”

    秦隐抬头看向他,两人的脸离的很近,他说:“朕是想有,这样就能给样儿揉脚揉腿揉胳膊了。”

    林曲漾汗颜,清清嗓子,避开他那溺死人不偿命的目光,道:“那我可不敢跟那样的秦隐在一起,太吓人了。”

    秦隐笑,低头继续给他揉着,过了一会儿问:“好点了吗?”

    林曲漾道:“……早好了,故意累你的。”说着嘿嘿一笑。

    秦隐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曲漾,林曲漾心想,你这种想要扒光我的眼神要闹哪样啊?

    正想着,唇就被秦隐吻住了。

    秦隐闭上眼睛,搂住林曲漾的腰身,往自己怀里带他,林曲漾被他固定在怀里动弹不得,睁着眼望着这个人深情的亲吻自己。

    靠靠靠靠靠靠!

    这种无比幸福的爆棚感是怎么回事啊!?

    不能回应,不能回应……能回应……

    这一次的吻又持续了很久,而且两人吻着吻着就跟斗殴一样,狂亲深吻,恨不得都把对方吻进肚子里。

    秦隐喘息的看着他,道:“样儿,给朕好不好?”

    林曲漾的心咯噔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对一个人没那种意思的话,就不会这么热情的回应他的吻。可事实上自己回应了不说,似乎还很享受,而且两个大男人之间,被x一下,又不会怀孕,干嘛这么拖拖拉拉婆婆妈妈的对不对?

    不过下一刻林曲漾又想,虽说不会怀孕,但自己是男人啊,那种上下心里在作怪,尤其是想到自己躺在这个男人身下,被他那玩意x,就汗毛倒竖,眉头皱了皱眉,商量似的问:“你下我上行不行?”

    秦隐脸色一僵,林曲漾登时又有点怂,看看看,就这么小气吧啦的,人家只是跟你商量商量,你变什么脸色啊!

    见秦隐沉着脸不说话,林曲漾心里忍不住打啾啾,更忍不住鄙视,这种小时候受虐长大的富二代脾气真是古怪,但是话说回来,他一个皇帝,若非对自己不是真情实意,就凭自己这一次次的忤逆,怕是早上死了百次千次了吧?

    林曲漾蹙了蹙眉头,他对自己这么好,又不肯杀自己,那么……让他艹一下下……应该不算是多……过分的事吧?

    但秦隐的那玩意的尺寸可不是金针菇啊,那可是……

    想到这里,林曲漾又犹豫了。

    我次奥茨奥次奥茨奥……烦烦烦烦……这种纠结的要死的情绪真是让人蛋疼啊。

    林曲漾张了半天的嘴,最终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他决定继续装傻充愣了,反正这么久也摸透了秦隐的品性,这个人会强吻强摸强抱强搂……但就是不会强艹自己。

    秦隐忽然扯着嘴角笑了笑:“既然样儿不愿意,那朕就再等等,我们回去歇息吧。”

    听他这么一说,林曲漾心里顿时亮堂起来。

    谢天谢地啊,菊花再一次保住了。

    两人手牵着手一起站起身,又手牵着手一起下这观星台。

    可走了没几步,秦隐开口道:“朕等够了,今儿就想跟你行这夫夫之礼。”

    听了,林曲漾脚下一滑,差点从这观星台的楼梯上滚下去。

    卧槽!这话变的也忒快了吧!

    林曲漾顿时一肚子火气,正想着怎么回击他,就听秦隐道:“样儿知道了朕这么多秘密,要么死要么活,样儿你选一个。”

    林曲漾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他,一下子更是火冒十丈!

    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林曲漾终于知道安阳为何这么怕他了,这小子活脱脱就是一个精分狂躁阴暗腹黑各种坏蛋属性的王八羔子!

    林曲漾真是要被他气死了!这个坑爹的秦隐!

    也难怪吗,就算是再可怜,这人骨子里流淌的也是帝王之血,帝王是干什么,帝王的尿性就是最无情冷血的,说杀人就杀人,说流人血就流人血的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sb!

    不对,自己才是sb!大大的sb!居然刚刚对这人心疼的要命!

    死就不用解释了;活,翻译过来就是:我要艹你!

    林曲漾委屈了,抿着嘴唇不回话。

    秦隐也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路僵着脸回到了寝宫。

    安阳见到两人的脸色,顿时心里一怂,小声说了句:“皇上,你们回来了。”

    秦隐摆摆手:“小安子你下去吧,还有派人守着,不许外人进来。”

    “是。”

    林曲漾:“……”小太阳不能走!这是他脑子里仅存的意识,伸出尔康手要挽留安阳。

    可安阳只给了他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还窃喜的笑了一下,就退下了。

    林曲漾:“……”

    你个没义气的小太阳!你男神要上劳资!你居然还这么丧心病狂的笑!林曲漾突然觉得这里好像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啊,他眉骨凸凸直跳,不由的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今晚自己就不该去观星台!

    秦隐望着林曲漾沉声道:“朕向来对你百依百顺,也未曾强迫过你什么,但今晚,朕……”

    “你等等。”林曲漾皱着眉头:“咱俩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你别变脸,也别威胁我……再说了,我还去观星台安慰你,你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要那个我啊。”

    秦隐被他这种态度弄得很不爽,眯了眯眼睛,道:“你若不去观星台安慰朕,朕也许不会想要了你。”

    林曲漾顿时蛋疼不已,看来去观星台真是大错特错!

    可……

    一边心中愤怒,一边却又无限心软了。

    被秦隐一个横打抱起来的时候,林曲漾没有反抗。

    被他抱着一起滚在床上的时候,林曲漾也没有反抗。

    被他褪掉所有衣衫的时候,林曲漾也没有反抗。

    秦隐见林曲漾如此乖巧,忍不住小小的自责了一下,附上他的唇,温柔的亲吻一番,以示安抚。

    等吻完,秦隐拿过早就准备好的那个润滑膏的时候,林曲漾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秦隐,我就问你一句话。”

    秦隐手上的动作顿住,看着他。

    林曲漾表情忽然认真起来:“日后你会不会负我?”

    问出这句话,林曲漾就忍不住想抽自己,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似的啊,矫情死了!就算是日后他不要你了又能怎么样?你又不会怀孕,而且听说被x前列腺很爽的……还有啊,这以后的事谁能保证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拿你自己来说,曾经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对他动情的,还不是……林曲漾突然莫名心酸起来,其实他也不是不愿意给,男人嘛,什么节操不节操的,但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没底,太没底了。

    秦隐见林曲漾渐渐红了眼圈,再下一刻就见他眼泪吧嗒吧嗒的往外掉,一惊,扔掉那润滑膏,捧住他的脸,蹙眉道:“样儿……怎么哭了?”

    林曲漾推开他,抬起手臂猛擦眼睛,还不忘嘴硬道:“谁特么哭了!要上就上,别磨磨唧唧了,小心劳资反悔!”

    “样儿没哭,那这泪水……”

    “那是口水好不好!”林曲漾恼羞成怒:“你不是眼神不好吗,你哪知眼睛看的劳资哭了!”

    秦隐没再出声,扯过棉被裹住自己而后裹住了林曲漾,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朕错了,不该这般不顾你的感受。”

    林曲漾吸了吸鼻子:“滚蛋!”

    秦隐低低的笑了笑,亲亲他的头发:“别动,让朕抱会儿。”

    “抱什么抱,困了,睡觉!”

    林曲漾推开他,可秦隐又黏了上来,抱着他双双滚到床上,林曲漾还想挣扎,秦隐道:“再乱动,朕可反悔了?”

    闻言,林曲漾不动了,还很识趣的往他怀里钻了钻。

    秦隐抱紧他,在他头顶闷闷的说:“样儿若不抛弃朕,朕定会不负样儿。”

    “抛弃?我什么时候抛弃你了啊?”林曲漾非常不解。

    秦隐道:“你不是一直想从朕身边离开吗?”

    这话问的林曲漾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嘟哝道:“你这人……真是服了你了,说着玩的你也信啊,要是真想离开你,还用得着跟你耗这么长时间吗。”

    秦隐笑了两声,没再吱声,只是把林曲漾搂的更紧了。

    而林曲漾暗暗庆幸的同时,也觉得自己真有必要找一下如何xxoo时候减少疼痛了。

    因为刚刚他看到了秦隐道尺寸,而且自己哭,有一种莫名的感慨之外,还有就是被秦隐那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小兄弟吓得啊。

    那玩意要是真□□去,自己真特么搞不好要肛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