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44章 气急败坏的太后

第44章 气急败坏的太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拦下的张忠国眉梢轻扬,转头看向床上的秦隐,问道:“皇上,王爷这是何意?难不成老臣走也不成了吗?”

    秦隐静默了小片刻,面无表情缓缓道:“舅舅即已看到朕的爱妃是个男人,那这婚事……”

    张忠国皱了皱眉头,轻轻哼了一声,道:“皇上你这是唱一出深宫娘娘,无人知是男儿身的戏码就以为老臣会信?”

    秦隐淡笑:“信与不信,舅舅去问母后便知。”

    张忠国的眉头皱的更深,静默了片刻,好似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认输似的道:“老臣告退。”

    “哎,国舅爷……那这婚事……”秦琛皮笑肉不笑的再次拦住他。

    张忠国无奈一笑,说道:“自然是要太后取消,这一点王爷放心,老臣定会说话算话。”说罢,大踏步出了屋子。

    安阳笑的阳光灿烂,雀跃的围着林曲漾,林曲漾也高兴,整理了一下衣服,吩咐他道:“小太阳,别光顾着傻乐,去给咱们琛王爷倒杯茶。”

    安阳应了一声,就要出去准备茶水,被秦琛拦下,笑吟吟道:“不了,本王不渴。”说着目光看向安阳,暧昧似的说:“再者,本王可不舍得我的小不点去做这端茶倒水的事情。”

    这话一出来,安阳的脸就红了个透。

    秦琛又勾起唇角笑了一笑,转头冲秦隐说道:“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叹了一声,又道:“记着,你欠我的,等小不点年满十八岁的时候,你就叫他来本王这里。”

    这话先是叫安阳一愣,随后瞪圆了眼睛呆愣愣的看着秦隐。

    秦隐坐在那沉默了一下,淡淡一笑:“朕还是那句话,小安子到了十八岁,他自己有自主选择的权利,朕怕是做不了主。”

    秦琛眉毛上挑,看向安阳,安阳站在原地,张了张嘴,也没说出个什么字来,只是低下头不发一言。

    秦琛无奈,眉毛挑的更高,缄默一下,轻声对安阳说道:“本王累了,回头再来看你。”说着微微一笑,接着道:“你等着本王来娶你吧。”

    安阳皱了皱眉,小声回了句:“本朝律法,男子不能结婚。”

    秦琛笑:“不急,你还未满十八岁,本王等得起,再说了,待你年满十八岁,小皇帝早就把本朝律法改了呀。”说完,笑吟吟的走了。

    安阳在下一刻就哭了,脸皱成一团,很显然是委屈,林曲漾瞧的心疼,劝了一劝,没想到这丫哭的更伤心。

    这都什么人啊!一个个大老爷们的都这么爱哭啊!

    林曲漾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秦隐说道:“还装,我劝不动,你这个皇帝来劝吧。”

    “不用,小安子没事,小安子哪里劳烦皇上。”安阳登时不哭了,一边擦泪一边说。

    林曲漾忍不住汗颜!

    秦隐小叹了一声:“小安子这两日你也没休息好,现在下去休息吧。”

    安阳顿了顿,才应了声:“是”,而后退了下去。

    这下屋子里就剩这两人了,林曲漾连窜带蹦的跳到了床上,一下子扑向秦隐,声音里难掩兴奋:“你不用娶妻了。”

    秦隐抱住他,稀罕的亲了一口,微笑道:“怎么不用,肯定是要娶妻的。”

    这话叫林曲漾一愣,有点没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秦隐又一笑,说道:“朕说过要娶你为妻的,这么快就忘了?”

    听了这话,林曲漾蓦地脸上抹了一片绯红,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轻哼哼的说道:“劳资是男人……”

    秦隐笑的更甚,话不多说,翻身将林曲漾压在了身下。

    林曲漾觉得秦隐这人的确是个正人君子,按理他一个皇帝,即使是傀儡皇帝,但要一个男人还不是简单的事情,况且,两人都已经互通心意,但今儿一番折腾,他并未做到最后一步。

    这叫林曲漾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完事的两人躺在那稍作休息,秦隐起身整理衣物,并对躺在那的林曲漾道:“样儿,若朕没猜错,国舅爷去了太后那,不多时,太后定会找上门来,你且稍稍休息,穿好衣服吧。”

    林曲漾一愣,忍不住问:“你那后娘会不会打你啊?”

    闻言秦隐笑了一下,回道:“朕又不是小孩子,无非是训斥一番,再者朕有伤在身,她也不会把朕怎么着。”

    这话叫林曲漾松了口气,不过,下一刻又忍不住问道:“她会不会打我啊?”

    听罢,秦隐皱了皱眉头,沉默片刻,安慰道:“样儿放心,不会的,这跟你无关。”

    林曲漾看他神色严肃,笑了笑,说道:“打我,我也会受着的。”

    要知道身上的疼,比起心里那股子憋屈难受劲,好承受多了!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口,要不然秦隐铁定立马脱裤子干他!

    正如秦隐说的那样,国舅爷直奔长乐宫,到了那就质问他那太后妹妹,一番话不过是生气他这亲妹妹还欺瞒他这个亲哥哥,并差点把那亲侄女往火坑里推。

    等张忠国说完,太后叹了一口气,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颇为无奈的解释道:“哥哥说的是,这事都怨妹妹,是妹妹错了,在这,妹妹还请哥哥原谅妹妹的不是啊。”

    张忠国蹙眉,很是不解的看着她问道:“太后即已知道那小皇帝是断袖,为何不告知哥哥我!若是真将婉儿嫁了过来,要她在这深宫里守活寡一辈子不成!”

    太后顿了顿一顿,微微惊讶道:“哥哥,妹妹把皇上是断袖之事早就告诉了二哥啊,怎么,难道他没有告知你吗?”

    张忠国愣了一下,脸上竟是吃惊:“二弟知道此事?”

    “当然,当初皇帝选秀选了个男子在身边伺候着,那时哀家就已将这事告知了,哀家琢磨着你和二哥走的这么近,他定会告知哥哥你呢,这原来没告知……”说着叹了一声:“哀家前几日哥哥来催婚之时,还纳闷呢,以为哥哥你既然知道皇帝是断袖为何还要执意嫁女,唉,到头来哥哥是不知啊,那早知道哀家就直接告诉哥哥了,省得闹这么一个不痛快,着实也是委屈哥哥和婉儿了。”

    张忠国拉着脸,很是不痛快,但也没招,明知道他这妹妹是把责任推给他那二弟,但却不能明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咽,回道:“太后这是折煞微臣了,方才微臣也是一时之间没搞清状况而焦急了,还望太后莫要跟微臣一般见识的好。”

    太后一笑,缓缓说道:“哥哥这是什么话,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我是亲手足兄妹,妹妹就是坐的位置再高,也是张家的女儿,也抵不过咱们至亲手足啊。”

    张忠国站在那,应了声:“太后厚爱张家,实乃是张家福气。”

    太后又一笑,叹了口气:“这话叫妹妹觉得不对了,妹妹自打被爹娘送进宫以来,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还不是咱们张家庇佑,若是没你们护着,妹妹怕是早就坐不上这太后之位了,现如今咱们张家在朝廷上也算是德高望重,日后妹妹还是得指望哥哥们照顾着我和傲儿我们这祖孙娘俩呢。”

    这话一出口登时叫张忠国的脸色刷的白了下来,没多想立时跪地,道:“太后这话折煞微臣啊,这张家如今的一切都是太后赏的……”

    太后站起身缓缓走过去,伸手去拉张忠国起来,缓声道:“哥哥,妹妹说了,咱们是一家人,不必这般见外,说白了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这边若是漏水了,你那边也会跟着沉得,所以啊,咱们这条船可不能出了事。”

    “妹妹所言极是,哥哥心里自是清楚不过。”

    “哥哥是清楚不过,但哥哥好像忘了,这船上有傲儿这孩子呢,他现在已经七岁了……”说着顿了顿,话里有话道:“,妹妹记得某位先帝十岁就登基,十六岁亲政,把咱们这苍骑国治理的是一派繁荣……妹妹记得那位先帝,只有孤身一人,现如今咱们的傲儿有我,有你和二哥两位舅姥爷,妹妹想,这是我和傲儿的福气,是不是?”

    张忠国显然被这么一番话给怔住了,好半晌才开口答道:“这皇位之事,岂能是微臣所做的了住的?”

    太后干笑了笑,道:“哥哥,妹妹这是跟你说笑呢。”叹了一声,坐回椅榻,揉了揉眉心,轻声道:“罢了,今儿累了,哥哥请回吧。”略略想了想,补充道:“婉儿那孩子受了这般委屈,做姑妈的心疼,等中秋节那日哀家给她再寻个好人家……再者,哀家会送些东西给婉儿那孩子,也算是安慰一番吧。”

    张忠国谢了恩,忙不迭的退了出去,走了。

    他一走,太后就传人去了秦隐的寝宫,一声太后驾到,叫林曲漾心一紧,说道:“靠!还真被你说对了。”

    赶忙跳下床,刚站稳了脚,太后就进了内室,到了那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衣衫不整的林曲漾,随后看向床上的秦隐,冷冷道:“皇上,哀家瞧着你伤势见好啊?”

    秦隐回道:“母后吉言,儿臣确实好很多。”

    太后哼道:“你这一出戏唱的可真是绝,哀家很是欣慰啊。”

    这言外之意,就是皇上你胆子大了,居然不跟她商量擅自做主!

    林曲漾微微蹙了蹙眉,心道,你这阿姨,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很是讨人厌啊!

    秦隐正想开始解释,就看太后一个踏步走上前扬手就给了林曲漾一巴掌,翠声响的耳光叫秦隐登时怒红了眼,直勾勾的瞪起了眼睛。

    而林曲漾在没反应过来之时,挨了这么一耳光,疼的嘶了一声,皱起眉来。

    很显然太后还不解气,命人道:“来人,给哀家掌嘴!打到哀家心里痛快为止!”

    “是!”

    卧槽!!!!变态啊!!!林曲漾悚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