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56章 你这是要反了?

第56章 你这是要反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说秦隐不正常就是不正常,忽然让林曲漾换男装跟他去赴宴,弄得林曲漾心神不安的。

    他担心道:“要是大过年的你害我挨了打或者怎么着,老子给你没完!”

    秦隐看着他,笑道:“好。”

    “好个屁!”林曲漾抓着他的手:“算了,我觉得我还是换上女装,扮成女人吧,我这心里总砰砰的,特别不安,还有,我是怕肚子里的这小东西出什么事啊!”

    秦隐微微皱了皱眉,没说话。

    林曲漾愁眉苦脸,不安道:“我跟你说,要是肚子里的宝贝疙瘩出了什么岔子,老子绝对跟你没完!你是皇上我也得弄死你!”

    秦隐淡淡一笑,攥紧了林曲漾的手,说道:“朕,绝不会让你和我们的孩儿有任何闪失。”

    “不是,我说你又搞什么啊?这大过年的就不能好好过年吗?怎么突然想到让我穿男装去赴宴啊?你这是想把那些人吓到不成?”

    “他们啊,都是装聋作哑,趁着这大过年喜庆的好日子,朕治治他们这装聋作哑的毛病。”秦隐道。

    林曲漾一惊:“连同太后一起治?”

    “太后她老人家……”秦隐说着顿了顿:“朕今儿不给她治病,让她好好过节,毕竟,日后她要颐养天年,这样的场合也参加不了了。”

    林曲漾一个激灵,恍然大悟:“你要反?”

    “反?”秦隐轻轻挑挑眉,道:“样儿,这江山本来就是朕的,何来反之说?”

    林曲漾愣了愣,道:“是是是,可……可这关键不是咱们是个没权没势的……你干嘛啊这是,大过年的你别找不痛快行不行?”

    秦隐安慰道:“别担心,朕有把握。”

    “不是,秦隐,咱们要是小命没了,没关系,可现在我肚子里有个宝贝疙瘩啊,我可舍不得他受一点伤害。”林曲漾是真担心害怕了,秦隐的表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朕不会让我们的孩儿受伤害的。”

    “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那可是全朝文武百官,还有你的那些皇亲国戚们,他们可没有向着你的,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秦隐瞧着惊慌失措的林曲漾,轻声道:“样儿,你信朕吗?”

    这话问的林曲漾一愣,眨巴眨巴眼睛,道:“当然信你了。”

    “那就可以了。”秦隐望着他认真道:“朕今儿只是让母后交出她手中的实权,再和诸位大臣们喝杯新年的喜酒,而已。”

    看着秦隐势在必得的神情,林曲漾眉头皱成一团,站在那好半天“唉”了一声,豁出去的说道:“那走吧。”

    秦隐微微一笑,牵着他的手缓缓朝宫宴走去。

    而长乐宫的太后再听到林曲漾今天是男人打扮,且皇上要在这新年晚宴上给她布局,顿时火冒三丈,拍案而起怒喝道:“简直是不自量力!”咬咬牙,又怒道:“哀家今日倒要看看,他能给哀家布什么样的局!”说着对贴身太监马祥道:“来人,扶哀家赴宴!”

    马祥没来,来的则是一名小太监。

    太后皱了皱眉,问道:“马祥呢?”

    “回太后,奴才不知。”

    太后怒吼道:“连一个奴才都反了吗!”

    小太监头垂的很低,不敢发一言。

    “其他奴才呢?嗯?怎么就你一个?”太后这才发现出异样,瞪起眼睛怒问道。

    小太监回道:“回太后,奴才不知。”

    “不知?!你除了会说不知还会说什么?!”太后怒。

    小太监愣了愣,弯着腰,回道:“回太后,奴才不知。”

    听了这话,太后呵呵冷笑了两声,抬手就给了小太监一巴掌,怒道:“滚!”

    小太监被打的一个狙咧,捂着被打的脸,道了声“是”而后乖乖退下去了。

    现如今偌大的殿堂里就只剩下太后一人,喊了半天也不见来个人影,太后气的发抖,打翻了茶盅和桌椅,才算是舒坦了点儿。

    猛地想起她的孙儿秦傲,顿时心中一紧,急匆匆的去秦傲的寝宫赶。

    “傲儿!”还未进门,她就着急的喊道:“傲儿!”

    没有得到回应,太后脚步更是急匆匆,推门而入四处张望着喊着,不多时,秦傲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

    太后一怔,随即心疼道:“傲儿。”

    秦傲扑向她,唤了声:“皇祖母。”

    太后抱住他,心疼道:“傲儿怎么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秦傲看着她,小声道:“傲儿害怕。”

    “害怕?”太后说着蹲下来,柔声细语道:“傲儿害怕什么?”

    秦傲当然不会说方才他去找林曲漾玩,听到了秦隐他们的对话,他抿了抿唇,撒谎道:“傲儿只是……这么大的屋子,自己一个人害怕……”

    太后顿了顿问道:“那些伺候着的奴才们呢?”

    “今儿除夕,孙儿让他们去玩了。”秦傲实话道。

    “胡闹!”太后嗔怪道:“奴才就是奴才,哪能这么惯着他们?”

    秦傲眨了眨眼睛,没吱声。

    太后站起身,牵着他的手,两人双双坐到了倚榻上,太后缓缓道:“傲儿看起来有心事?”

    秦傲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小声的问道:“皇祖母,我们……会死吗?”

    这话问的太后张氏一怔,随后笑着温和道:“傲儿说什么呢,这大过年的,你这孩子又想什么呢?”

    秦傲望着他的皇祖母,心道,皇祖母老了,蓦然心里发酸,沉默了一小会,软糯糯的问道:“皇祖母,你非要孙儿当皇上吗?”

    张氏一愣,话里带着肯定,道:“傲儿是天生的皇帝,必然是要做皇帝的。”

    闻言,秦傲感觉喉咙里卡着一句话,想说,但却只能咽下去,因他不想惹自己的皇祖母生气;但他也明白,这皇帝没这么好做,他年纪虽小,但对皇家争权夺利的事情知道的。

    静默片刻,秦傲软乎乎道:“皇祖母,今儿除夕夜,就我们祖孙俩在这里过年好不好?孙儿不想去参加宫宴。”

    张氏愣了愣,没吭声。只是手臂搂紧了她的乖孙儿。

    秦傲笑着说:“皇祖母,屋子里还暖和呢,宫宴那地儿,没有这暖和,而且傲儿今天去御膳房拿了几个地瓜和一只鸡,待会啊,傲儿给皇祖母烤地瓜烤鸡吃。”

    张氏依旧没有吭声。

    秦傲冲她可爱的笑起来,又道:“皇祖母不信?那傲儿去拿地瓜和鸡。”说完秦傲要去把藏在被子里的地瓜和鸡,却看到进来几个太监侍卫宫女,接着是林曲漾走了进来。

    “傲儿。”林曲漾说。

    秦傲一惊,见来人是林曲漾,才展开笑颜,扑向他,道:“皇婶婶。”

    林曲漾朝他笑,又将目光转到坐姿那一派镇定的太后脸上,恭恭敬敬的道:“太后吉祥。”

    太后冷笑了一声,冷冷道:“太后?你还当哀家是太后啊?”

    林曲漾有点无语,心想,阿姨啊,你脸色这么臭干嘛啊,要是秦隐来,你指不定被怎么修理呢。

    想到这他有点小小的震撼啊,本以为今天要倒霉了,不曾想,秦隐原来早就暗地里招兵揽权,拉拢人心了,这宫里表面上都是太后的人,更不曾想,就太后一个长乐宫就有五六个他的眼线,简直是让人大跌眼镜,意外至极啊,连那个马祥居然都是秦隐的人!!

    林曲漾定了定神,轻轻舒了一口气,心里念叨着尊老尊老,这太后再不济也是个太后啊,再说了,她是傲儿的奶奶,整理了一下语言,微笑道:“太后永远是太后。”

    太后哼笑,没回话。

    林曲漾继续道:“太后,这除夕之夜,晚宴快开始了,我是来请你和傲儿去参加宴席的。”

    “我?”太后听到林曲漾自称我,眉头深锁,不屑道:“你个不男不女的还真是没点规矩了?仗着那小畜生宠爱你,你就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林曲漾蹙眉无语,心道,说我至于生这么大气吗?但想到这个女人是骨子里那种尊卑感极强,暗暗叹了口气,继续保持笑吟吟道:“太后说的是,那……”想了想,他该自称什么好呢,思考片刻,接着道:“臣来接太后您和傲儿去赴宴。”

    太后依旧是冷言冷语,道:“哀家不去!他秦隐不是厉害着吗?让他自个来接哀家吧。”

    林曲漾倒吸一口气,这……忍忍再忍,不跟长辈一般见识,呼了一口气,耐着性子,说道:“太后,臣觉得还是臣来接你更妥当。”

    听之,太后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

    林曲漾:“……”

    这时,秦傲开口了,道:“皇婶婶,今儿皇祖母身子骨不太舒服,又是天寒地冻的,这除夕晚宴就不参加了,你回去告诉皇上叔叔,让他费心了。”

    闻言,林曲漾一顿,担心道:“不舒服?请御医瞧了吗?”

    秦傲神色僵了僵,道:“没有,皇祖母只是稍微有些乏累,方才你没来的时候,皇祖母还说跟我聊会话,就去睡觉呢。”

    林曲漾自然是知道,这是秦傲的借口,他也知道,秦隐知道秦傲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更知道,这是秦隐故意让他听到的。

    秦隐布的一手好局,没有任何硝烟战争,也没有任何争执,只是这长乐宫上上下下的人全部给撤了,让太后自个感受到那股无声胜有声的逼迫感。

    同时林曲漾也知道了,早在昨儿,秦隐就已经把张家上下给搞定了,而把张家上下里里外外围的水泄不通的居然就是飞沙国的人,因此,今天的除夕晚宴没有张家这个显赫的家族。

    林曲漾不禁要佩服起秦隐来了,怎么会不知不觉间做了这么多让人震撼的事情呢,而且还是这么的悄无声息!让人完全没有察觉到!

    此刻看着坐在那的老阿姨,林曲漾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又低头看了看秦傲,柔声道:“既然不舒服,那就不去了……”

    听了,秦傲脸上露出笑容:“当真?”

    “当然是真的。”

    林曲漾拉起他的手,坐在了倚榻上,看了看绷着脸的太后,好言好语的说:“太后,今天是除夕夜,不如,我们之间就好好的说说话,再说了,一家人该有多大仇啊,过去的恩怨就让他过去,你现在荣华富贵什么都有了,还干嘛老喜欢找不痛快啊?不瞒你说,在我家乡,像你这么大的……女人,早就在家带带孙子,跳个广场舞,做个饭……可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动不动就生气的。”

    太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回话。

    林曲漾也不畏惧了,清了清嗓子,又道:“傲儿这么乖巧听话,撇开其他的不说,你这个当奶奶的,就算是为了他也得不要这么大的戾气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太后脸色柔和了些许,林曲漾也看出来了,只要提到秦傲,这太后的整个人都会眉开眼笑的。

    太后还是没回话,林曲漾也安静下来。

    三个人就这么干坐着,过了一会儿,林曲漾觉得有点冷,问秦傲:“傲儿,你冷不冷?”

    秦傲搓了搓手,摇摇头道:“傲儿不冷。”

    林曲漾抓过他的手:“还说不冷,手都冰凉。”说着抬眼瞧了瞧,才发现屋子里的火炉没有点燃,忙命令人道:“来人,把火炉快点着了。”皱了皱眉,嘟哝道:“我说坐在这儿怎么这么冷。”又问秦傲:“你这屋子怎么没点火炉啊,你不怕冷啊?”

    秦傲眨眨眼,答道:“不冷,傲儿不冷。”

    “傻孩子。”林曲漾心疼道:“这么冷的天,可不能不点炉子。”

    坐在那一直没说话的太后,此刻听着他们俩的对话,心思突然飘到了她的儿子……她想,若是她儿子活着,今儿坐在一起和傲儿说说笑笑的人,该是他了……

    想到她儿子年纪轻轻便去世,太后的心就生疼生疼的,又想到许多不顺心的事,更是烦恼怨恨的狠。

    “皇祖母,皇祖母……”

    秦傲叫了她两声,太后才回过神来,心思不定的问:“怎么了?”

    “皇婶婶说除夕宴上全是好吃的,很多都是平常吃不到的……而且好多好玩的,还有唱大戏的,玩杂技的……”

    太后哭笑不得:“所以呢?”

    秦傲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傲儿想去。”

    太后暗叹,终究是八岁的孩子,贪吃好玩是本性,坐在那沉思了片刻,也决定去会会这“鸿门宴”。

    “那走吧,皇祖母陪你去。”

    秦傲笑起来,很配合的走过去牵住他皇祖母的手:“皇祖母,孙儿拉着你的手。”

    太后看着他,满目慈爱,心道,为了傲儿,自己也得会会秦隐,看看他耍什么把戏!自己的生死倒是其次,但,他若是敢动傲儿一下,那可就不行了!不过,转念又想,晾他不敢拿傲儿怎么样!

    林曲漾似乎猜出太后的顾虑,站起身道:“太后,您放心,今儿真的只是吃饭看表演节目。”

    “一个傀儡,不足为惧!”太后冷冷的丢给他这么一句话,拉着秦傲的手朝室外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