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60章 太后殁了

第60章 太后殁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月除五的夜半时分,秦隐他们睡的正香,突然一声通报声,说是太后自杀了,听之,秦隐豁然坐起身,迅速下了床,问道:“死了?”

    “回皇上,没有,被宫女太监发现了,救了下来。”

    林曲漾也起来了,急切道:“请太医了没有?”

    “回娘娘……没有。”

    林曲漾眉头一皱,秦隐也拧着眉头,道:“去请太医。”

    “快点!”林曲漾急切道:“把太医院的医生们全请去!快点啊!”

    小太监道了声“是”,便急匆匆退下了。

    “来人,更衣。”秦隐命令道。

    两名小太监上前伺候他们穿衣,林曲漾摆摆手:“我自己来。”说着就往身上套衣服。

    秦隐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唇角轻轻的勾了勾:“样儿你穿反了。”

    林曲漾仔细一看,靠了一声,道:“这衣服真是……快快快,帮我穿。”

    去长乐宫的路上,秦隐眉头紧蹙,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林曲漾瞧了他两眼,问道:“你希望太后死吗?”

    秦隐的神色一僵,轻轻的抿了抿唇角,他的声音很平静:“朕不知。”

    林曲漾皱皱眉头,没再说话。

    轿撵很快停下,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来,又一前一后进了长乐宫的宫门。

    太医们已经在诊治了,林曲漾问了些情况,确认已无大碍才松了口气,而从踏进这长乐宫的宫门,秦隐就一直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望着病榻上那个憔悴不堪的老妇人,双鬓发白的头发,以及脖子上那清晰可见的勒痕触动着人的心。

    某个时刻,秦隐别过头,暗暗叹了声,轻声道:“你们好生伺候着。”说完扭头看向林曲漾:“样儿,我们回宫吧。”

    林曲漾想张嘴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秦隐双唇轻抿,依旧是一言不发。此刻他蓦地想起一些事情来,想起他母妃来,想起母妃的音容笑貌,想起母妃的死……想起他刚进宫那会,想起太后打他骂他,但不可否认,她也教会自己很多东西,有时候自己学不好,她也会像其他娘亲那样,训斥自己,也不忘督导自己要用功。

    他还想起,先帝坠马身亡那日,他清楚的记得,太后那时的模样,跟现在如出一辙,都是这样的憔悴支离,这样的生无可恋,仿若一夜之间苍老枯竭。

    或许,这个女人真正想要的不是权力,只是儿孙绕膝,平平安安,可无奈,一生求平安,却难得平安。其实,这怨谁呢?

    将自己的苦毒怨恨全部发泄在他人身上,那些生活里的不如意,总认为是他人带给的。却不想,有些是天意,但有些却是人作的。

    回了宫,已是寅时,秦隐无心再睡,让林曲漾睡,他想着去看会书,而后去上早朝。

    林曲漾哪里还睡的着,坐在那犹豫片刻,在秦隐起身要出内室的时候,唤住他。

    秦隐问:“样儿,有何事?”

    林曲漾眨巴眨巴眼睛:“那个……太后这样了,你是不是该把秦傲那孩子接回来。”咳了咳:“当奶奶的嘛,见了孙子,也许就没有那么想寻死觅活的了。”

    秦隐静静道:“明儿再说吧,时候还尚且早,样儿再睡会。”说完出了内室。

    林曲漾皱皱眉,叹了口气。

    ……

    下了早朝,秦隐就直接去了长乐宫,到宫门的时候,他抬眼看了一眼门匾上赫然的“长乐宫”三个大字,长乐,长久快乐,他想,大概先祖们在命名的时候,就是希望住在这宫里的女人们能够知足长乐,可惜,进了这深宫,面对荣华富贵权利尊卑,别说男人,连女人也都变的没了女子该有的品德。

    自己的母妃是如此……张太后亦是如此……

    正思索着,有内侍上前低声道:“皇上,天冷,不宜久站。”

    秦隐点了下头,抬脚进了长乐宫的宫门,还没走进内室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的哭嚎声,接着是谩骂声。

    骂得谁,自然不用猜想,秦隐站在内室门口静静听着屋子里的张太后口出脏言,辱骂自己。

    宫里的所有太监宫女全都跪地垂首,捂耳不听。

    许是骂累了,待张太后止了声响,秦隐才走了进去,瞧了瞧地上的摔的药碗,平静的问道:“太后没喝药?”

    “回皇上,没有。”一名小宫女回道。

    闻言,秦隐蹙了蹙眉头,走到床边,坐在床边,张氏乍见他,更是怒不可遏,悲愤起身,迎接秦隐的是一巴掌。

    张氏颤声质问道:“你还我傲儿!还我傲儿!”

    秦隐抬手轻轻摸了摸被打的脸颊,眼眸一点点的望向疯似的张氏,道:“这是朕最后一次允许你打我。”他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在里面:“傲儿很好,你无需挂念。”

    这一巴掌仿若抽离了张氏所有的力气,她倒在床上,胸膛起伏的厉害,却还是拼了命的嘶声力竭道:“你还我傲儿!还我傲儿!你个孽种!你还我的孩子啊……”

    秦隐没再看她,只是一只手转着另一只手上的玉扳指,不急不缓的说道:“当年你是如何恩待朕的,朕现如今也是怎样待傲儿的,母后您放心,朕恩怨分明,绝不会把怨加在一个孩子身上。您老就好好的在这宫里养身子,等身子好了,朕就让傲儿来见你,你瞧你现在这副样子,若是傲儿见了还不得哭哭啼啼的。”

    张氏才不会信他,颤声道:“你个孽种,你对傲儿做了什么?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把我的傲儿害死了?你说!你说啊!”

    秦隐眼皮抬也没抬,静静道:“母后,您知道的,儿臣和傲儿颇为亲密,怎会害他?”

    “你嘴上说不会,谁知那暗地里不会害?”张氏哭嚎:“我傲儿才不过八岁,你这个贱婢的儿子为了报复我,你什么做不出来?”

    秦隐没再理会她,站起身欲走。

    张氏老泪纵横:“秦隐!你若真对傲儿下毒手,我发誓,做鬼也不放过你的!”

    秦隐脚步顿了顿,冷冷道:“朕,不是你。”说完走了。

    这话,叫张氏怔在原地,身形僵住。

    宫女太监们起身收拾的收拾,往火盆里添炭的添炭,每个人都在忙自己要忙的活,只有张氏躺在那,望着床顶,泪流满面,喉咙里仿若被什么堵住,哭也哭不出来。

    没有宫女太监上前来询问,甚至都没有人上前来给她掖一掖被角,都只是各忙各的。张氏突然想起很多以前她差不多都快忘记的事情,她想起她刚进宫那会,想起与皇上初遇,想起生下她的儿子,想起她儿子坠马身亡,想起襁褓里的傲儿,想起自己这个奶奶一路陪着傲儿走到现如今……

    她还想起自己是如何妒忌那个女人,如何将对那个女人的怨恨全都发泄在那个叫秦傲的身上……

    这么多年精心布局,却落得如今下场。到底是天不顺人意,还是自己的结局本就如此?

    她不得而知。

    只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不想再承受,也不愿再承受。

    秦隐也算是自己带大的吧,想来是真的不会对傲儿下毒手。她把枕头底下那个兵符拿出来,摸了摸这冷冰冰的兵符,她苦笑了一下,现在,这个东西,有与没有,怕是已无任何意义了吧。

    张氏将兵符扔到了地上,而后精疲力尽的躺在那,无声泪流。

    正月十五,秦隐命人将秦傲接回了宫来,带着他去看望了张氏,并让他陪着张氏过元宵节。

    因秦傲的到来,张氏的病好许多,脸上也有了笑容。正月十七,秦傲在和林曲漾玩耍,笑的正欢之时,一声疾呼扰了他们。

    一名小太监急急切切的唤道:“太后娘娘殁了。”

    林曲漾不知道他和秦傲是如何赶到长乐宫的,面对这么一个消息,看着难过的秦傲,他觉得心疼。

    太后的丧事很是体面,出殡那天,皇城上下除了秦傲,没有人哭。

    丧事过后,秦傲就被送回了万山寺,走时,林曲漾没有去送,因他舍不得那小子,也见不得那小子哭。

    自打秦傲走后,林曲漾总觉得这宫里少了些生气,秦隐开玩笑:“那朕和样儿就加把劲,争取三年抱俩,有了孩子就热闹了。”

    林曲漾笑:“不行,这个小东西生下来,我起码得再等一两年再说二胎的事情。”

    秦隐没反驳,只是手轻轻附在林曲漾小腹上。

    林曲漾坐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百般温柔的男人,他突然间有点对他畏惧了几分。

    倒不是说怕,只是有点骇然,尤其是当他知道太后张氏死前那碗药是秦隐亲自喂的,他心里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感受,就是隐隐觉得,秦隐做事情有时候蛮狠的。

    不过,他也不想去多问多想,只要这个人能待自己一如既往的好,他就会全身心地回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