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72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第72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隐好言好语了好一会,把那晚所有都告知了林曲漾,这事才算是过去。

    不过林曲漾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是说他小气,只是在他的思想里就是一夫一妻,别管是男人和女人,还是男人和男人,所以有人想破坏他和秦隐的感情,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在秦隐口中得知那个所谓的什么绝色美男原来是早已经心有所属,而那人不是别人,就是慕天逸那个王八蛋!

    这个消息无疑是让他很快心生一计,既然姓慕的那个傻逼给秦隐送美男,那就礼尚往来,自己给他回送两个美男好了。他将此计策告知了秦隐。

    听后,秦隐蹙眉,道:“可听闻,那王爷好女人,并不是断袖。”

    林曲漾禁不住要骂秦隐蠢了,不是断袖,那为什么那个傻逼每次都盯着自己看?很明显他绝对是和他们一路人。

    林曲漾淡淡道:“是不是断袖,验一验不就知道了。”

    “验?如何验?”

    林曲漾微微一笑:“你就等着瞧吧。”

    验证他喜不喜欢男人,就得找美男来勾引,而且他要的是缠人发嗲会撩人还骚气十足的男人,目的就是要狠狠地刺激刺激那个喜欢他的美男。

    林曲漾吩咐小李子,让他去找好看的男人,最重要的是要妖。

    小李子得令,笑着说:“皇后,您放心,奴才定当给您办的稳妥,且让你满意的。”

    “嗯,尽快办妥了,要在那龟孙子回去之前对付他,要不然就没意思了。”林曲漾吃着包子:“还有,以后叫我主子,别皇后皇后的,我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是,主子,奴才这就去办。”

    接下来的几日,林曲漾一切如常,并未表现出什么来,并很乐意的和那位所谓的绝色美男共餐饮酒。

    不可否认,的确是个好看的男人,只是性子太清冷了,一笑不笑,跟个冰块似得,不仅不笑,还摆着一张臭脸,跟林曲漾得罪他似得。

    这日,林曲漾刚把秦政哄睡之后,在宫里散步,好巧不巧和钟御碰到了,也就是那个美男。

    “好巧。”林曲漾先开的口。

    “嗯,好巧。”钟御行了礼回道。

    林曲漾并未与他多说什么,只是多看了他几眼,便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他问小六子:“你说那个姓慕的,眼睛是瞎了还是怎么着,放着身边有这么漂亮的男人不要,非要献给秦隐。”

    小六子想了想,道:“回主子,奴才不知。”

    “派人去盯着钟御,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告诉我,还有,今天晚上的时候就让小李子把那两个美男送到慕天逸的寝宫吧。”

    “是主子。”

    钟御闲来无事可作,便去了慕天逸寝宫等他,戌时三刻,和秦隐吃过晚宴的慕天逸才回来。在看到钟御在这里时,一愣,并未说话,只是走到桌边喝水。

    钟御站起身来,忙帮他倒水,待慕天逸一杯水下肚,才低沉的开口:“来找本王有什么事吗?”

    慕天逸的目光看都没看他,语气也冷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钟御默默咬牙:“没事,属下只是来看望王爷。”

    慕天逸终于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本王好得很,没什么可看的,日后你就要在秦隐身边伺候了,你还是如何学着怎么伺候好他吧。”

    钟御站在那沉默着,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慕天逸坐下,又问:“这几日在这里住的习惯吗?”

    “当然……”钟御沉着脸:“不习惯。”

    这样大喘气的回答让慕天逸脸色一沉,看向他,蹙眉道:“钟御你看起来好像对本王这个安排很不满意?”

    “当然。”钟御坦白道。

    闻言,慕天逸脸色更是一沉,怒目瞪着他。

    钟御道:“属下希望可以跟王爷回去,并不想待在这苍骑国。”

    慕天逸没回话,只是神色突然转变,变的淡然平静,甚至嘴角带起了笑意,可怎么都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沉默了半晌,慕天逸才开口,淡淡道:“为什么?”

    钟御心里打鼓,他张了张嘴,最终只是道:“属下的命是王爷给的,属下曾发誓,这一生只效忠王爷。”

    慕天逸抬起头,看着他,眉毛微微挑了挑,语气平静的说道:“让你当苍骑国皇帝的男宠,就是效忠本王。”

    钟御不喜欢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他愠怒道:“可王爷难道看不出来吗?苍骑国的皇帝眼睛里只有他的那个男皇后,属下的存在根本是个笑话,留在他身边也帮不到王爷,还不如跟王爷回去,助王爷完成大业。”

    “钟御,本王让你留下,自然是相信你能搞定苍骑国的皇帝,你可别让本王失望。”慕天逸薄唇玩味似的说着:“要知道你可是我胜六国最美的男人。”

    “最美的男人?”钟御的眼睛里带着怒气:“王爷是把属下当什么了?王爷培养属下这么多年,还让属下习武,到头来居然是为了让属下来勾引其他男人。属下还以为王爷培养属下是为了要跟你一起完成大业,而不是让属下来做这种无聊又无耻的事情上。还有,属下不相信,王爷你不懂属下的心。”

    一口气把心里憋着的话说完,钟御绷紧身上的每一根神经,等着慕天逸爆发。

    慕天逸又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来慢悠悠的喝着。他这样的安静,让钟御觉得有些呼吸不顺畅。这个男人,从他跟从他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的无情和厉害,六亲不认,眼睛里只有权力,为了争夺皇位,不惜使用任何卑劣手段,但即使他是这样的,钟御他还是不知不觉陷了进去,喜欢他,无可救药的想要拥有他,可没想到这一次来苍骑国这个男人要把自己献给其他人,简直是比让自己死还难受。

    屋里摇曳昏黄的灯光,照在这大房子里,钟御没敢仔细看慕天逸的脸色。

    静谧的空气里,只有慕天逸漫不经心喝茶的浅声。

    再一杯茶下肚之后,他才懒洋洋的开口,道:“回去吧,本王累了,要歇息了。”

    钟御暗暗握了握拳头,静默了片刻,才开口:“属下伺候王爷歇息。”

    “下去,有奴才回伺候。”慕天逸把茶盏往桌子上一放,抬眼看向他,一字一句道:“这一次本王就饶了你,若是下一次你再胡言乱语,本王可就没这么好的脾气了。”

    钟御把目光移到慕天逸的视线中,对上他冷冷的目光,钟御只觉得心里刺痛的厉害,不敢再多看一分,忙不迭的移开,随后转身走了。

    他走后,慕天逸缓缓呼出一口气,揉了揉眼睛,望着这一室寂寥,显然莫名的思绪中。

    不知过了多久,小李子带着两名美男走了进来,行了礼,而后道:“慕王爷,这是皇后命奴才给您人来了,怕伺候的人手不够,特意送来两名手脚利索的。”

    慕天逸愣了愣,望着这两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挑挑眉,没多说什么,只是微笑道:“多谢皇后关心,只是伺候本王的人手已然够了,就劳烦李公公带回去吧。”

    小李子面带微笑,并不在意慕天逸的话,而是让那两名美男上了前行礼,随即吩咐道:“好好伺候王爷。”说完便退了下去。

    慕天逸被小李子这种行为弄的愣住,接着便看到那两名美男朝自己黏了上来。这样意料之外的事情一时之间让他有点无从下手,只好硬着头皮和这两位美男周旋。

    小李子办完这事,利索的去林曲漾那复命了。林曲漾笑嘻嘻道:“办得好。”说着又叫来小六子,吩咐道:“小六子,按我跟你说的去办,利索点,不许搞砸了。”

    “主子,您就放心吧,奴才没别的本事,这煽风点火的本事还是有的。”小六子嬉皮笑脸回道。

    “那就快去办,速战速决,一定要让那个大冰块被醋淹死。”林曲漾想想都得意。

    小六子得令,赶忙去办了。

    钟御在寝宫里喝闷酒,小六子假扮成伺候着的小太监,端着酒进了室内,一边倒酒一边在他耳边煽风点火说些关于慕天逸那边的事情。当然,那两名去伺候的美男事情自然是在话语中。

    听到这的时候,钟御的表情僵了一瞬,禁不住打听似的问:“慕王爷……跟男人……喝酒谈笑?”

    小六子一顿,忙笑吟吟道:“奴才也不太清楚,只是听人说,且大家都猜测王爷和我们皇上一样,皆是断袖。”

    钟御握着酒杯的手停了停,才仰面将酒一饮而尽,小六子给他斟酒,继续煽风点火。

    听到最后,钟御将酒杯猛地一放,不悦道:“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累了,你们下去吧。”

    小六子瞧了瞧他的神色,应了声“是”,而后下去了。出了宫门,就欢快的回去给林曲漾复命。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林曲漾说:“办得好,若是他没什么行动,继续煽风点火。”又对小李子说:“务必让那两个男的把姓慕的骗到床上去。”

    “好的主子。”小李子斟酌着问道:“要不要他们和他真发生点什么?”

    林曲漾想了想,摇摇头:“这倒不必了。”

    “好的主子。”

    秦隐来的时候,看到林曲漾逗着儿子笑得开心,好奇道:“何事让样儿这么开心?”

    “哦,你看咱儿子,越长越帅了,我当然开心了。”

    秦隐的目光看向他们的宝贝儿子,五个多月大的小孩子虽然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甚至连站立都无法完成,但确实讨人喜欢的很,每天见了自己都咿咿呀呀的,伸着小胳膊要自己抱,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望着自己,让他这个父皇真是比吃了蜜还要甜。

    秦隐将孩子从林曲漾怀里抱过来,笑着问:“怕是还有别的事情让样儿开心吧?”

    林曲漾笑而不言。唇边露出胜利似的笑意,半晌才把他算计慕天逸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后,秦隐不解的看着他。

    林曲漾挑起好看的眼睛,笑眯眯的瞅着他:“明目张胆的怂恿老子的男人背叛老子,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当老子是吃素的。”

    秦隐:“……”

    翌日,小六子按照林曲漾的吩咐,又吩咐了两个伺候慕天逸的内侍,让他们故意在钟御散步的时候,说些关于慕天逸的事情。

    在听到慕天逸亲了其中一个男人,还和他们共睡一床的时候,钟御的脸色变得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按照小六子的吩咐,这两个小太监煽风点火完,就乖乖的退下了。

    而钟御在听到这样的话之后,他原本清晰的脑子已经无法辨别这话里的真假,此刻他被醋意淹没,尤其是想到慕天逸曾经告诉他,他不是断袖。而今日,那人却可以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他这是置于自己是何样的处境?

    钟御想到这,就觉得气的厉害。自己像个可笑的小丑一样心心念念他这么多年,无论他怎样待自己都无所谓,可今日他不仅将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他人,还狠狠的践踏了自己的自尊。这种被羞辱的感觉,让钟御恨的咬牙切齿。

    可无论是在这所皇宫里,还是在慕王府里,他都只不过是个奴才,即使那人再不顾自己的感受,甚至把自己狠狠踩在脚下,他也无权有什么怨言,但心里的愤怒憋屈,实在是无处发泄,钟御只好,回了自己的住处,而后挥剑自虐。

    等他打累了,钟御才颓然的回了屋子,可身体里的愤怒嫉妒依旧挥之不去,这种时候,喝酒,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

    钟御不知道今天的酒是怎么回事,怎么喝都不醉不说,而且体内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在叫嚣着,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

    按照林曲漾的命令在酒水里做了手脚之后,小六子就忙回去复命,林曲漾又让小李子去慕天逸那边,告诉他钟御生病了,需要他过去一趟。

    小李子得令,呲牙咧嘴的按照吩咐去做了。

    和秦隐用过晚膳的慕天逸刚回到住处,听到钟御生病了的事情先是一愣,随后淡淡道:“他是皇上的人了,病了,自然有这宫里的御医照顾,告诉本王有何用。”

    “回王爷,可钟公子说了,他想见见您,顺便有几句话想对您说。”

    慕天逸的表情略微不太好,若有所思的想了小片刻,才点了下头,去了钟御那里。

    钟御没料到慕天逸会主动来找他,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睛里仿若狼看到了食物,心里一团□□烧的自己下一刻就要扑过去,但他尽量克制自己,问道:“王爷怎么有空来看属下?”

    慕天逸看到他喝的满身酒气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冷道:“听闻你病了?可本王瞧着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钟御没理会他的话,垂下眼沉默了片刻,抬起头,问道:“王爷何时回国?”

    “这跟有什么关系吗?”慕天逸冷冷的回答。

    钟御被这话刺的心痛,他难过的看着慕天逸:“来的时候,王爷说最多在这待十天,可现如今看来,王爷有了美色陪伴,怕是不舍得走了吧。”

    闻言,慕天逸眉头一皱:“本王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如果我不是从最低等的奴隶中买来的,如果我的身份地位可以和王爷并驾齐驱,是不是你就可以多看我两眼?亦或着多为我想一想?”钟御自顾自的说着:“这么多年以来,我不信你不知道我钟情于你,要知道我为了能站到你面前,为了能成为你眼中所谓的有用的人,我进行了无数次魔鬼一样的训练,我用我的性命换来可以在你手下当差,可你却熟视无睹,把我当物品一样送给其他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慕天逸一怔,脸色僵了僵,没说话。

    钟御继续道:“是不是因为我这张脸蛋,让王爷觉得我就只有这么一个价值?而忽略了我其他的作用?如果是这样,那属下今天就划破了这张脸。”

    慕天逸:“……”

    钟御将酒杯捏烂,要划自己的脸时,慕天逸快步上前,怒道:“你敢威胁本王?”

    钟御冷笑:“属下哪敢啊?属下只是说着玩的。”说完攥住慕天逸的手腕,咬牙道:“既然今天王爷送上门来,那属下一定不负王爷所望。”

    “什么?”慕天逸一时没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想多跟他废话,不悦道:“松开本王!”

    “松开?”钟御的脸寒的吓人:“对不起,属下办不到。”

    慕天逸被钟御压制着弄到床上的时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要对自己做什么,他怒道:“钟御你敢以下犯上!?”

    “属下不敢。”钟御趴在他身上:“属下只是……”

    “既然不敢,那就滚一边去!”

    再一次钟御被这样的话刺的青筋爆出,怒火攻心,他稳了稳心神,淡淡道:“王爷就这么讨厌属下吗?”

    “本王让你从本王身上滚下去!”

    面对这样的嫌弃,钟御只觉得心脏要裂开,他呼了一口气,回道:“王爷对不起,属下办不到。”

    这话叫慕天逸一怔,还未反应过来至极,身体就被掀翻,论武功,十个慕天逸也不是一个钟御的对手,被他强制着,他根本无计可施,只能大叫大骂。

    要对慕天逸不敬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钟御从来没想过对他不敬,但这几日的挣扎,加上今天身体里叫嚣着的情=欲,让他再也控制不住。

    他将慕天逸狠狠控制住,反扭住他的手腕,让他无法动弹,接下来就对他的身体进行着近乎报复的大不敬。

    ……

    次日一早,林曲漾就叫秦隐快点带着自己去看钟御,还不忘叮嘱他:“到时候演戏演的像一点。”

    秦隐无奈摇头,笑着道:“样儿,你真是……”

    林曲漾内心很爽,一想到那个姓慕的被人给艹了,他就更是乐不可支,笑了两声,说:“我这也算是帮你,他对你那么无礼,是该杀杀他的锐气了。还有,姓慕的狮子大开口要我们割地,无非是想要在他父皇面前邀功,哪能这么便宜这个王八蛋,他不是想做皇帝吗,那我们就借着今日这一闹,而后反过来要挟他,看他还嚣张不嚣张。”

    秦隐面露赞许之色,道:“样儿,你真是有勇有谋,朕佩服。”

    “别夸我,我只是为一己之私。”林曲漾说的很是坦白。

    秦隐笑,道:“你啊,还真不怕把事情闹大。”

    “闹大有你呢,是不是?”林曲漾说的理所当然:“这是我们苍骑国,还犯不着去怕一个外来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秦隐道:“样儿所言对也,朕若是一直一味的忍让,换来的只会是他国的得寸进尺,现如今我苍骑国以不同于往日,是社会该把握时机,一步步反击了。”

    “那就跟我今天演一场好戏吧。”

    秦隐看着林曲漾,不知福祸几何,同时也被林曲漾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折服,他定了定心神,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又是在自己的地盘,那慕天逸再嚣张,还能嚣张到什么地步?

    因此,眼下,这步棋,他们赢的胜券很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