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陛下的审美有毒 > 第76章 番外之二

第76章 番外之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扶尧白净的手指轻轻捏着白棋子,慢慢放在棋盘一处,而后笑道:“皇上,我赢了。”

    秦啸蹙眉,盯着棋盘纳闷道:“尧儿你怎么又赢了?”

    “皇上你怎么又输了?”江扶尧不答反问,笑的眉眼弯弯。

    秦啸望着他,心里欢喜的厉害,他笑道:“朕自是没有尧儿你的智慧,不输才怪。”

    江扶尧笑,道:“你当我傻,我自是知道你让着我呢。”

    秦啸被说中,微微挑了挑眉,却还是嘴硬道:“朕哪有让着你,朕是真技不如人,输的心服口服。”说完一笑,问:“朕有点饿了,想吃尧儿做的饭菜,不知尧儿给不给做?”

    江扶尧淡淡一笑,道:“好,正好我也饿了。”

    “朕跟你打下手。”秦啸说。

    江扶尧看看他,而后将棋盘上的白棋子黑棋子一个个分开放好。秦啸帮他,他冲他微微一笑,低声道:“想吃什么?”

    “随便,尧儿你做的什么菜,朕都喜欢吃。”秦啸目不转睛。

    江扶尧打了他手一下,嗔怪道:“白子黑子放混了。”

    秦啸低眼一看,笑道:“没事。”

    江扶尧微微蹙眉,伸手将其中的两枚黑子拿出来,道:“下次皇上再来找我下棋,麻烦的还是我自己,倒不如收棋子的时候,就一一放好。”

    秦啸傻笑一声:“朕错了。”

    江扶尧秀眉又蹙,啧啧道:“能让你秦啸道歉可真不容易。”

    秦啸闻言,不觉含笑:“尧儿,朕可记得在你面前时常低头服软的。”

    江扶尧挑挑眉:“是吗?”说完站起身。

    秦啸站起身走过去,伸出手轻轻拥住他,江扶尧脸色微微一红,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我去炒两个小菜。”

    两盏茶的功夫,两道小菜,一壶清酒已经备好,两人对面而坐,一边吃一边喝酒,一边聊着笑着。

    酒过三杯,江扶尧有点微醉,他这个人很不胜酒力,三杯就醉了。

    秦啸将江扶尧面前的酒杯拿过来,而后给他倒了杯热水,试了试水温,道:“尧儿,喝点水。”

    江扶尧看着他,心里微微一暖,自从住进这深宫里,眼前这个男人总是充当着照顾自己的角色,他一举一动细心体贴的哪里像是个皇帝,这么想着就又不觉得生出了几分感动,更有了一份难以言喻的高兴。

    他端起茶盏,喝了口,水温也刚刚好,忍不住又多喝了两口,而后笑着道:“你可是一国之君,为何这般细心体贴?”说着低低的笑了起来,调侃道:“倒像是个会照顾人的夫郎。”

    秦啸瞧着醉意熏熏,说说笑笑的江扶尧,他望着他深情道:“我是夫郎,那尧儿你是我的娘子吗?”

    江扶尧又笑了两声,随即笑声止住,换了一副肃然的神色:“胡说什么。”

    “朕没胡说,只要你愿意,朕愿意……”

    “皇上。”江扶尧打断他:“菜凉了。”

    被打断的秦啸顿了顿,犹豫片刻,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到江扶尧碗里,柔声道:“尧儿尝尝这酱牛肉。”

    江扶尧笑:“这是我做的,味道自然是清楚不过。”说完还是夹起牛肉放到自己嘴里。

    秦啸淡笑道:“是啊,某人知道朕爱吃牛肉,就做了许多酱牛肉放在坛子里。”说着眉眼带笑的看着对面的江扶尧。

    江扶尧只是吃着牛肉沉默着,可那不敢正视秦啸的眼神和泛红的脸出卖了他。

    秦啸又夹起一块牛肉放到嘴里,看着他道:“听小肉子说,你做了一坛酱牛肉,还做了卤牛肉?”

    江扶尧微微挑挑眉,轻轻的“嗯”了一声,道:“下次再做点牛肉干。”

    “不用,这些御膳房都能做,你别累着,若想吃什么,让小肉子去御膳房,让他们给你单开炉灶。”秦啸说着蓦地想起来什么,笑着道:“对了尧儿,朕命人从你家乡那边带回来了几名厨子,日后你就可以吃到正宗的家乡菜了。”

    江扶尧一愣,心里感动,他望着秦啸,慢慢道:“你这般有心,叫我可如何是好?”又说:“我不过是个质子,你又何必这般费心呢?”

    秦啸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缓声道:“在朕心里你可不是质子这样的身份……”略略顿了顿,看着他道:“朕不信尧儿你不明白?”

    江扶尧皱眉叹了一声,轻声道:“可惜你我之间无论怎样都不会有结果的。”

    秦啸眉头一皱,握紧他的手:“尧儿,只要你肯松口,就一定会有结果……只要你肯……”

    “皇上,菜这次真凉了。”江扶尧再一次打断他,而后扬眉浅笑:“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做得到吗?”

    闻言,秦啸怔住。

    看着他的表情,江扶尧笑出声,眨了眨眼睛,调皮道:“说笑的,对了,用过膳你就走,对吧?”

    秦啸敛了敛表情,道:“朕今儿不想走了。”

    听之,江扶尧一愣,抬眸看着他,半晌,淡淡一笑,问道:“怎么?还想跟我下棋?”

    “朕想跟你做什么?尧儿你会不知?”秦隐不答反问。

    江扶尧含笑,不作答,只是慢慢抽回手。

    这时候,门外的小太监道了声:“皇上,已经四更天了,明儿您还上早朝,是不是该回去了?”

    听罢,秦啸愠怒道:“朕今天不回去了。”

    小太监惊了一下,暗暗叹气,又不回去了,皇后娘娘又要怪奴才了。

    秦啸住下了,若是平日里江扶尧没喝酒,他是不想他留下的,只是今天喝了些许的酒,江扶尧借着这酒意想要任性一次。

    床幔放下,烛光熄灭,不多时,床幔里便传来丝丝撩人心弦的声音。江扶尧感受着身上认真的秦啸,不仅仅是身体满足,整颗心也是满足的。

    他勾唇浅笑,蓦地想到与秦啸的初遇。因着自己是以质子身份来到苍骑国,在深宫里住了多日都未被作为皇上的秦啸召见,他倒是觉得这样甚好,因他谁也不想见。虽然是以质子身份住到这里,但年轻气傲,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更觉得就这么住在这里,谁也别来打扰自己的好。

    只是在深宫里住久了,难免会觉得乏味,再又过了段时日之后,江扶尧想出去走走。一个午后,他便和小肉子在这宫里随意走走逛逛。只是,不巧遇到了秦啸。

    当时他并不知他就是当今皇上,只是觉得这人好一个翩翩公子。当他转头看向自己,先是一愣,随后冲自己微微一笑,那一刻,一颗心跳的厉害,就这样便动了心意,好没出息。

    身上的人动作有些许的快,弄的江扶尧低吟了两声,但更多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快意。他完全把自己交付于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

    那日心意的萌动,到今日深陷不能自拔,江扶尧挣扎过,茫然过,也害怕过,但却从未后悔过。这个人是皇帝,后宫有妃嫔些许,可自个还是做了让人唾弃的身份,甘愿伏在他身下。

    在这深宫多年,他也越发的感觉到离不开此人了。

    一声“尧儿”扰了他的思绪,秦啸将他一腔热血洒在他体内,柔声唤了他,亲亲他汗津津的额头,道:“辛苦了。”

    江扶尧含笑,哑声道:“皇上,你也辛苦了。”说完打了个哈欠。

    “睡吧,朕命人备热水给你清理。”秦啸道。

    江扶尧蹙眉:“我还是自己吧,你明儿还要早朝,你睡吧。”

    秦啸笑道:“朕不累,不差给你清理这一时。”

    江扶尧知道拗不过他,也就不再多言。

    翌日,秦啸下了早朝,想去江扶尧那里用午膳,却被几位大臣堵住了去路。

    “皇上,江扶尧您该避而远之。”吏部尚书张齐道:“如今两国交恶,皇上您还这般宠爱这个男宠,岂不是让他国耻笑?”

    “是啊皇上,已经有些流言道,说我国皇帝被敌国质子迷了心智,不问朝政,皇上,还望您弃之啊。”大司马李志也附和道,还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

    秦啸面无表情,看着他们慢慢道:“这第一,尧儿不是男宠;这第二,既是流言,那就不具有可信度,更不足畏惧;第三,朕问你们,朕有不问朝政吗?”

    底下群臣垂首皆不言。

    “嗯?”秦啸神色清冷望着他们,冷冷道:“朕,日后不希望在听到说尧儿是男宠这样的话,还有……”略略一顿,道:“两国交恶跟尧儿无关,他虽是灵国人,但来我苍骑国多年,不问世事,又伴朕左右多年,即使日后发生什么重变,朕也不希望你们之中有人没事找事,让尧儿陷入两难之地。”说着看向他们:“朕希望你们能明白朕这话里的意思。”

    群臣依旧无言。

    秦啸轻哼了一声,甩袖离去。他一走,这几位臣子便嚷嚷开了。

    李志道:“皇上果真被这敌国质子迷惑了啊!”

    张齐不屑道:“一个质子而已,皇上舍不得弃之,那就让我们来帮他。”

    “张大人你可不勿要胡来啊。”御史大夫徐意蹙眉道:“你我都深知江扶尧对皇上来说是何等重要,你若是对他做了什么,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是啊,张大人,要三思啊。”其他大臣也劝道。

    张齐皱起眉头,急道:“可不能任由皇上这般放纵下去啊?”

    “那江扶尧为人正直,且知书知礼,不如我们亲自去找他谈谈,说一说这事情的轻重,也让他知道个深浅。”李志提议道。

    大将军冯跃哼道:“他不过是一个男宠,跟这后宫女人争宠,连脸面都不要了,还会跟咱们好声好气的?怕是还未到那,就被他给轰出来了。”

    “我看,若不然找个时机,我们之中派一人去说,一来是为避免节外生枝,二来这人多最容易坏事,不知几位意下如何?”李志又提议道。

    “既是如此,那就由李大人你去好了。”张齐道:“我若去,真怕一个绷不住,拿剑杀了他。”

    听了这话,李志皱皱眉。其他大臣也同意他一人去,最后拗不过众人,李志便点头应下了。

    秦啸哪都不愿意去,只想着去江扶尧的宫所,可偏偏跟着他的小太监还明知故问,道:“皇上,您这是去哪儿?”

    秦啸怒:“你说朕去哪儿?”

    “可皇上,您,您不能见天的往江公子这边跑啊,这后宫妃嫔,您怎么也要雨露均沾啊。”小巧子说完,就被秦啸踹了一脚。

    秦啸怒道:“你这奴才,到底是朕的贴身奴才,还是皇后的?你若听命皇后,那朕今儿就废了你,你去伺候你的皇后吧。”

    小巧子跪地求道:“皇上饶命,奴才也是为皇上和江公子着想,皇上,您不知,您天天在江公子这,惹了其他娘娘们对江公子有怨言不说,还会让江公子落人口实,毁他名声。奴才只听命于皇上,可江公子对奴才很好,奴才不想他陷入困境,以至为自己招来祸端。”

    这一番话叫秦啸怔住,随即不悦道:“谁敢动尧儿一个歪心思,朕要她人头落地!”

    不过细细想想,这小巧子的话不无道理,秦啸愣了愣,叹了一口气,不爽道:“来人,去告□□公子,朕今儿就不去他那了,让他自个用膳吧。”

    “是,皇上。”

    秦啸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巧子,道:“摆驾长乐宫。”

    “是,皇上。”

    秦啸想,若想尧儿不落他人口舌,那就先要去让皇后闭了她那张胡言乱语的嘴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陛下的审美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娜小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娜小在并收藏陛下的审美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