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十二章 :书院失童(11)

第十二章 :书院失童(1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忘歌对她笑笑,而这时,郑炎握起藏在石床上的匕首,对准杨昭雄的后背插(cha)下去,上官宫卿拔出墙上的刀,在郑炎下手之前先朝他背后刺去。

    然而不知杨昭雄哪来的力气,抱住郑炎猛地转身,那把长刀从他身体里刺穿,上官宫卿被吓坏了,立即拔刀扔在地上。

    他瞪着满是错愕哀伤的眼睛,跌跌撞撞摔倒在杨昭雄身边,把他抱在臂弯里。郑炎丢了匕首,抓着头皮失神无措地后退,空洞呆滞的眼里竟有水雾泛起。

    “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郑炎像丢失灵魂的躯壳,面色苍白得好似鬼魅。

    杨昭雄躺在上官宫卿的臂弯里,吃力地转头,看向郑炎,鲜血从杨昭雄嘴角溢出,一滴一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小炎说得对,所有的罪过都是从我开始,最该偿还的人是我,小炎,对不起。”

    他又看向上官宫卿,向他伸出手,上官宫卿紧紧握住他的手,眼泪成串落下。

    “杨,你不用说了,我都懂,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去找大夫……”

    “傻瓜。我们今世错过了太多时间,来世,我一定专心只爱一个人,不管他去到哪里,我都要抓住他,和他天荒地老……”

    “杨,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根本不该走,不该走……”

    “宫卿……那时年少,你谱曲我耍枪……”杨昭雄眼里盛满了回忆,他裂开鲜红的嘴角,含笑着逝去。

    “杨——”上官宫卿把他抱在怀里,撕心裂肺地痛哭。

    爱纯再看向郑炎,只见他也落着泪,失魂的双目蓦地一凛,他恨恨地瞪着上官宫卿,双眼布满赤红的血丝。

    “小心!”爱纯惊道。

    郑炎捡起地上的刀扑过去,忘歌眨眼飞到上官宫卿面前,将他拉到身后,正要举掌制服郑炎的时候,却见他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望着脚下的杨昭雄说:“这回我总算能比他更早遇到你。”语罢冰冷的刀锋凶狠地划破脖子,郑炎倒在杨昭雄怀里,这样看去,多像一对至死也不罢休的情人。

    县令率领阿杰阿易和一群衙役冲了进来,见到此景皆是一脸迷惑,他们又将目光落到忘歌和爱纯身上,等候听命行事。

    忘歌道:“凶手是郑炎,上官院长与此事无关。郑炎刚开始犯案的几个受害者可能都被他埋在附近树林,你们仔细找找。”

    “是,大人!”

    忘歌见爱纯依然站在原地,道:“怎么不走?难不成还要看他们怎么处理尸体?”

    爱纯瞥他一眼,对同样没有移步的上官宫卿说:“院长,我几句话想和你说。”

    忘歌不明所以地瞅着二人,院长疲惫地看一眼爱纯,又看向杨昭雄的尸体。

    忘歌:“人已经死了,不管你看多少眼他也不会活过来,你们两都跟我出来!”

    三人走出地窖,忘歌识趣地走到一边去,爱纯小心地对上官宫卿说:“院长,你不会是想学郑炎一样殉情吧?”

    上官宫卿不料这女人问话如此直接,怔了怔后垂头沉默。

    “我只是想和你说,这件事后,还有三个小孩幸存下来,其中一个还是你的儿子,他们经历了成人都无法想象的事,他们心里的伤远比他们身体上的伤更深,他们需要你,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引导他们。就算是为了杨昭雄,他在天之灵,也想看到有人可以守护书院里的每一个学生,何大力、包郎、上官忆阳,等着你给他们重见光明,作为院长,作为父亲,这都比死亡更有意义啊。”

    上官宫卿抬头紧紧地望着爱纯,她的话就像一阵暖风,吹散了他内心的困惑和挣扎,又像一盏明灯,帮他点明了彷徨迷惘的前路。

    忘歌在黑暗里投去目光,那一瞬间,仿佛树林里所有光线都落在那个身形瘦小的女人身上。

    =============================================================

    长乐书院和往常一样,清晨孜孜不倦的读书声充盈在书院里每个角落,学生们就像早晨的太阳,生机盎然,充满希冀和朝气。

    这天,忘歌和爱纯就要离开朝阳县,各路官员、富商、百姓手里皆提着大礼来城门送行,忘歌见惯了场面,脸上堆满笑容,娴熟地道了谢后委婉地拒绝了大家的好意,擦着汗返回马车,命车夫赶快离开。

    马车轱辘轱辘地快跑,后面一群热情不消的百姓追着马车跑了好长一段路,终于看不见人影,忘歌这才坐稳,拍拍胸脯,哈哈哈大笑起来。

    “嗯?什么臭味?”忘歌拧着鼻子到处嗅。

    爱纯从座椅底下拎起一只鸡和一只鸭。“你找它们?”

    “啊啊啊,你从哪弄来的?”

    “阿杰阿易的娘非要塞给我的,盛情难却,就收下了。”

    “它们拉的屎很臭!”忘歌捂住鼻子满脸嫌弃。

    “不比尸体臭吧?嗨,路过下一个地方,我让酒家把它们炒成菜行吧?对了,大人,有件事我还好奇着呢。”

    “什么事啊?”

    “我去师院找杨员外和院长的时候,你不是去找上官忆阳的同堂问话了么?那天你都发现什么了?”

    “华明堂有个学生说上官忆阳那几日总是怪怪的,偷偷藏着书看,他不小心瞥见书上的内容,上面都是不堪入目的图画,我就去藏书阁里把书找出来,你说书院的藏书阁怎么会有这种书呢?而且上官忆阳来藏书阁的时候下了大雨,鞋底都是污泥,一定会在藏书阁里留下脚印,苏老师告诉我,他们每天开门后和关门前才会打扫卫生,那天我们赶到藏书阁,地板干净得就像刚刚擦洗过一样,如果按照郑炎所说,他一直忙于整理书架无暇顾及其它,那又怎么会顾得上地板的污渍呢?所以那时我就认为他的嫌疑很大。

    我正要去找你,却先碰到阿杰阿易,阿易告诉我,黑布袋是藏书阁专门用来装废弃书本的袋子,阿杰告诉我,杨员外和郑老师在树林里密谈,我几乎肯定了郑炎就是凶手,我让阿杰阿易去衙门找人,而我则先去到树林,希望找到更多证据。”

    “那晚是你在背后跟踪我对不对?”

    “对。”

    “你为什么不救我?”

    “我还不知道郑炎的藏人地点,以免打草惊蛇,当然不能救啊。”

    “杨昭雄其实不必死的,如果你先下手的话。”

    “当你碰到一个有意思的凶手时,他的犯案手段已经不是重点。”

    “你想听他的故事、知道他为什么行凶?”

    “小葵花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我不是蛔虫,只是在这一点上,我和你有同样的感受,很想知道‘为什么’。”

    “的确,杨昭雄本不该死,可是想想,郑炎为他的死哭了,杨昭雄的死也算唤醒了郑炎仅存的最后一点良知,这也是杨昭雄死前最想做的,死得其所不是么?”

    “是啊。”爱纯趴在窗台上,“希望我对上官宫卿说的话,真的能让他帮助三个孩子从阴暗里走出来。”

    “哈哈哈哈哈,小葵花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爱纯使劲捏了自己几下,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啊?如果不是做梦,经历的这些都太可怕了。

    突然又想起死去的杨昭雄和郑炎,杨昭雄奋不顾身为郑炎挡下一刀,死前说过,来生他一定专心只爱一个人。

    杨昭雄也是爱过郑炎的吧……

    如果不是爱着郑炎,也许这十多年里他已经去姚水县找上官宫卿,当上官宫卿重新出现在他生命里的时候,可能连杨昭雄自己也糊涂了。

    无论是费音、杨昭雄还是郑炎,他们都曾被自己内心的恶魔打败。然而我们又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内心都曾悄无声息地住着一个恶魔,再强大的人也会锁不住他,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感慨一个国度的法律法规是多么重要,它可以帮助人类分清善恶,认准罪孽。

    罪孽有时就像病毒,会从一个人身上传染给另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你一个冷漠的眼神或背影,一个残忍的语言或行为,会怎样影响着、改变着他人的生命轨迹,这是人类最容易忽略,也最无法估测,因为他们终归是人,不是神。然则无论他们经历了什么,当他们把伤害加之于另一生命体的时候,他们的罪孽一旦生成,就无法被原谅。

    爱纯把手伸向窗外,阳光倾洒在她的手心里,想起东野圭吾的一句话: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她闭着眼睛抬起头,在阳光直射下微微张开双眼,强烈的光线逼得她溢出眼泪,爱纯裂开嘴角大笑,太阳也不是完全不能直视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