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四十一章 :花咒(23)

第四十一章 :花咒(23)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兰天翻转着茶盖,道:“百姓都看着呢,吕爱纯,只有不到半个时辰了,你若是给不出一个交代,白宫监狱里的那间牢房就是给你候着了。”

    白兰地淡淡扫一眼白兰天,清冽平静的眸子蓦地闪现锐利精明之光,他上前一步,声如玉石,道:“我来说。”

    白兰天放置杯沿的嘴角挽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继续垂眸品茶,对白兰地的举动无意阻碍。

    白兰地缓缓道:“李瀚、陈强、周阔都曾被凶手用木桩插/穿腹部和腰部,李瀚和周阔是失血过量死亡,而陈强是凶手由于时间紧迫草率处理礽至大海后导致的溺亡。凶手为一系列行凶早已做足准备。他曾多次进入白兰山一带,对白兰山的地势环境十分熟识。

    加洛*草是江湖上乱人神智最强的迷药,之所以最强,首先是蓝白加洛无色无味,长相与平常野草无异,方便种植不惹人怀疑,其次只要先中了蓝加洛的人,凡是血液里沾染一丁点白加洛便可中此毒,白加洛也极易吸附在鹅毛大小的银针上。缺点就是必须在中了蓝加洛六日之内再中白加洛方可成效。

    凶手一直混在别院人群之中,能够进出厨房,由于外在条件,不易惹人特别留意,他要在饭菜或酒水里下蓝加洛并不难,所以别院内的人都可能带有蓝加洛毒性。第一日比试,凶手先是假扮成周阔,引诱李瀚去到白兰树禁地,用涂有白加洛的银针偷袭李瀚,将其捆绑在白兰树上,用木桩杀害,再抛尸山谷江河之中,然而尸体并未如凶手所愿被冲入大海。”

    白兰天放下茶盅,一双精明中略带狡黠的眸子盯着白兰地,他说:“那方*呢?如果他是凶手,杀了李瀚之后假装晕倒,以此遮盖自己杀人行径,似乎说得过去,可是你说他若不是凶手,凶手定当另有其人,那凶手为何弄晕他,又不杀了他呢?”

    白兰地清冽冷静的目光落在假的白兰地身上,他说:“因为凶手早已计划好了一切。”

    白兰天含笑看他说:“哦?那你倒先说说,方*为何不是凶手?”

    白兰地缓缓道来:“比试进行到一半,因为将下暴雨不得不终止比试。山脚临时搭建的棚子被暴雨打烂,选官们在混乱的场面中自顾不暇,也就无暇顾及竞选者的情况。纯纯在山下被后来的李瀚撞了一下,当然,那时撞到纯纯的并不是李瀚本人,而是凶手。不管是身高还是体型,凶手那时都与李瀚相差不大,打眼一看,并不能发现端倪。

    李瀚身形瘦高,一个人要去假扮一个瘦高的人,如果比他瘦,可以衣物或者其它东西填充,但如果比他壮,便不那么容易骗过纯纯和纪铭的眼睛了。方*身形比李瀚高壮,所以他是凶手的可能性较低。”

    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

    路人甲:“哎呀,所以说凶手是和李瀚体型相似或者更瘦一些的咯?”

    路人乙:“凶手还要和李瀚一样高呢!”

    路人丙:“凶手是和李瀚差不多高,体型相似或偏瘦一些的人!”

    路人丁:“对吼对吼,小城主分析的贼有道理!”

    白兰地却说:“不对!”

    围观人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路人丁:“怎么就不对了嘞?”

    白兰地:“凶手还可能比李瀚矮。”

    人群炸开了锅,一时人多嘴杂,议论纷纷。

    白兰天闷咳两声,场内顿时鸦雀无声,只听他以平缓沉稳的声音道来:“如果凶手比李瀚矮,难道吕爱纯和茗季都看走眼了?”

    白兰地眸色平静,只见他拔剑出鞘,一股刺骨的冷风夹杂着雪花霎时袭来,全场无不感受到这股凉风,皆是瞠目结舌,微微打颤。然则下一瞬,剑回鞘中,而假的白兰地脚上那双靴子分成上下两段,一层犹如松糕般厚厚的鞋跟滚到了白兰天的脚下。

    白兰天眉眼微挑,略有好奇地打量脚下之物,道:“有趣,原来凶手的靴子里暗藏这样的玄机。”

    白兰地:“凶手利用这双靴子,让大家误以为凶手是和李瀚差不多身高的人。”

    爱纯望着白兰地,这双靴子原本是她给店主的灵感,她也是看到店主送的那双新鞋后才联想到凶手怎么假扮李瀚的,没想到白兰地竟也心细如尘,也能想到这靴子的问题。

    此时的白兰地虽然依旧是毫无表情的冰山脸,却显得极其精神奕奕,眼里异常闪烁的锋芒也是少见的,那是本该属于他的自信和骄傲,只是在长年冰天雪地日复一日枯燥单调的日子里渐渐被掩盖,而此刻,它正在一点一点绽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仿佛就是大院内最明亮的那束光。

    白兰天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他看向白兰地的眼里又多了些许赞赏认同的意味,他很好地将这些情绪掩藏起来,平平道:“凶手迷晕方*的意图又是什么呢?”

    白兰地:“凶手迷晕方*无非就一个原因,他要抓准大家出去寻找方*的机会,杀死陈强。凶手引诱陈强去到山里,攻其不备,将银针刺入陈强体内,再通过山里地势复杂的洞穴,将他运至东北面无人把守的海边礁石上。

    凶手以杀害李瀚同样的手法对付陈强,然而陈强体型壮大,内功深厚,毒性在体内潜伏了一段时间后就散了,我猜那时候凶手已将四根木桩插/穿他的身体,所以即便陈强反抗,却因身负重伤依然被凶手压制。

    陈强在与凶手抗争中咬下凶手的袖子,还将其中一小块吞下。凶手把陈强扔进大海,从洞穴离开,在不被人怀疑的有限时间内赶至山下与大部队会合。”

    路人甲说:“除了鬼魂谁能把这些布置得这么完美,凶手就是白兰花将军的鬼魂对不对?”

    路人乙说:“所以还是跟白兰花的诅咒有关啊,白兰花将军果真显灵了!”

    路人丙说:“什么牛鬼蛇神你们也信,我倒是很好奇怎么凶手能单独去杀人竟没有人怀疑呢?难道还不是你们白宫大官办事不利?”

    白兰天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他说:“是啊,说的没错,当时怎么就没人怀疑到凶手身上呢?”

    白兰地说:“有三点原因,其一,白兰山地势复杂,山地广阔,要在大山里寻人,当时就算派出别院所有守卫,人手依然不够,所以上山后大多数都是分头行事;其二,凶手的立场特殊,就算会合时迟了点或者行为异常了些都容易让人忽略;其三,也是凶手隐藏最好的一点,我们都以为他不会武功,又怎能轻易杀掉李瀚和陈强。”

    白兰天眉心微蹙,说:“连你也没发现?”

    “是。原本我无心理会这起案件,若不是因为纯纯,”说着,白兰地温和的目光看向吕爱纯,与她崇拜又复杂的眼睛对上,继续道,“我根本不会参与进来,也不会在谈起浮心诀的时候,开始怀疑凶手。”

    爱纯瞳孔微缩,面色有些疑惑,她问:“那时你就猜到他是凶手了?为什么?你不是说能在你面前蒙混过去的只有练就浮心诀的人么?既然凶手练就浮心诀,你又怎么发现的?”

    “可能传授凶手浮心诀的人并没有将完整的心法传授他,所以我才能留意到那天我拉他上车握住他手腕时的异常。”

    此时白兰天的面色并不好看,他举起茶盅缓缓送至嘴边,一双浓眉越拧越深,似乎陷入了沉思。

    路人丁:“陈强和李瀚在同一天死的,陈强不知道有凶手的存在,容易被凶手引诱出去还说得过去,可是周阔呢,周阔可是几天后才被凶手杀害的,难道他一点警惕都没有?”

    路人丙:“就是啊,周阔怎么可能像陈强和李瀚一样,轻易就被凶手袭击呢?”

    路人甲:“对啊对啊,这里又要咋个解释呢?”

    白兰地:“众所周知,周阔好色成性,如果凶手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出现,那就容易多了。”

    围观人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路人乙:“女人?凶手假扮成女人把周阔骗走的?”

    路人甲:“周阔只对美女感兴趣,普通女人他正眼瞧都不瞧,凶手难不成是天生娇嫩的美男子?哈哈哈哈……”

    路人丙:“闭起你丫狗嘴!听小城主继续说啊。”

    白兰地清冽冷漠的目光再次落在假的白兰地身上,平平道:“其实凶手就是一个女人。”

    围观人群又开始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路人甲:“看吧,都说是白兰花将军的鬼魂了,你们还不信?

    路人丙:“闭嘴闭嘴,听小城主继续说!”

    白兰天轻轻抿了口茶,道:“女人吗?这个女人跟李瀚他们有什么仇什么怨,非要精心计划这一切,置他们于死地?”

    白兰地:“这就要从陈强吞下喉咙的那块绸缎说起。绸缎上隐约可见白兰花形状的图徽,如果有人知道天下第一绣坊庄,那必定听说过十年前比朵家绣坊庄更为有名的余锦庄。”

    白兰天眸色越来越深沉,他好奇地问:“这跟余锦庄有关?”

    “对,这同时也牵扯到另一个秘密。李瀚、陈强、周阔都不是他们的真名,他们三人不仅认识,还曾是风狼坡三匪,以打家劫舍混迹江湖,恶名远播,当年余锦庄灭门一事就是他们联手造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