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内奸 > 第六十八章 :杀人谣言(8)

第六十八章 :杀人谣言(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期限越来越近了。江湖第一正派归宁山庄,先后出现三具尸体,然而无论守卫多么森严,山庄外的地方依然掀起了有关张家的许多流言蜚语,丞相恼怒至极,奈何民间流传迅速,再插手管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房屋里一片沉寂,大家似乎都在凝神沉思着什么,只有严琴晴一直站在门口来回踱步,嘴里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啊臭小子!”

    “琴晴,别走来走去了,你爹我的脑袋都快被你晃晕了!”严生按了按太阳穴说道。

    “爹,时间这么紧迫,你们怎么还坐在这啊?如果明天交不出凶手,丞相那老家伙绝对不会放过我们!”

    叶芳看了看爱纯,见她神情严肃,不知在思索什么,她又看向宁箫,说道:“我们真就这么坐着?”

    宁箫眉头紧锁,一脸凝重地看了看吕爱纯,叹了口气后说:“现在很明显了,当年张谦的死和张洛的失踪都可能是张欣张贵两姐弟造成的,现在他们先后被谋害,在他们身上也都找到了迟炎草,我想凶手就是为了复仇而来。”

    叶芳:“我赞同。”

    严生摸了摸胡茬说道:“复仇?你们说张洛会不会没死?”

    所有人看向严生,严生继续道:“假设张洛没死,而她正潜伏在山庄里,何况迟炎草也只有她会种植,种种迹象都指向了她,可是这几日我们排查了山庄里所有人,却未发现疑似人物。”

    严琴晴:“爹,我记得那个变态大牛说张欣姐弟两当年用迟炎草毒害了张洛,导致她武功全废和记忆丧失,又怎么可能复仇呢?”

    严生琢磨了片刻道:“啧,迟炎草只是导致了她部分记忆丢失,并且记忆混乱,也许她偏偏记住了仇人。”

    宁箫:“难道她在这几十年里一直想要报仇,又恢复了功力,就在这个时候回来复仇了?”

    严琴晴双眼一瞪道:“那我们当务之急是不是应该立马把张洛从山庄里找出来?”

    严生重重地叹口气道:“现在都只是猜测,根本没有可以证明张洛没死的证据,我们要是现在急着把人找出来,万一凶手另有其人,不就打草惊蛇了么。”

    “严大人说得对。”一直沉默的吕爱纯突然开口。

    宁箫看向她道:“离期限只剩几个时辰,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爱纯缓缓道:“一直以来我们的线索很零散,可是我刚才突然发现,其实凶手的画像已经逐渐明朗起来了。”

    “哦?”严生一双黑幕极具期盼地盯向爱纯,其余人也纷纷凝着她。

    爱纯道:“凶手能躲过这么多耳目杀人,必然十分熟悉山庄环境,张贵客房翻新之时山庄内并无外客,所以凶手最有可能便是山庄里的人。据了解,曾闲为人本分,不贪财,没与人结怨,不可能为了利益在客房私自修了通道,我猜凶手应该是和曾闲关系不错或者是曾闲比较信任的人。然而曾闲肯定知道凶手什么事,所以才被灭口。”

    爱纯用手指蘸了茶水,然后在桌面上一边写一边道:“最后的死者张欣留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两竖一横,右边那一竖明显要长一些,以当时张欣的姿势,那个符号应该倒过来看。张欣在死前这么做,必然是想告诉我们凶手是谁。”

    严琴晴:“这个符号是指向凶手?可我怎么看,也想不出有谁和这玩意沾边啊。”

    爱纯:“也许张欣并未来得及将它完成。”

    严琴晴有些焦虑地跺了跺脚道:“那不是跟没留差不多,谁知道她要写什么啊!糟了糟了,天就快亮了,盛阳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叶芳忽而轻叹口气道:“凶手想杀的人已经杀了,我们再要找到凶手的破绽岂不是更难了。“

    爱纯深邃的眸子看向叶芳,这时突然传来严琴晴欢呼的声音,果不然,盛阳风尘仆仆而归,一进门便道:“查到了,终于被我查到了!”

    严生:“快说!”

    “这个……”盛阳看着爱纯,爱纯向他点点头,然后便见盛阳附在爱纯耳边说了什么。

    严生摸摸胡茬,没好气地瞥一眼爱纯道:“吕大人不是吧,这个时候还要抢功?”

    盛阳直起腰身,环抱双臂道:“我去调查之前老大就说了,为了防止有人帮亲不帮理,所以在凶手落网之前我们得来的线索都要低调,低调懂吗?!”

    严琴晴上前踹了一脚道:“好你个盛阳,你连我都不说吗?”

    “不说!”盛阳得意地比了个封嘴的手势。

    严琴晴恶狠狠地瞪着他,然后一脚踩在他脚背上,疼得盛阳哎哟大叫。

    宁箫黑着脸道:“吕爱纯,你到底什么意思?”

    爱纯眉目凝重,只随意地瞟了眼宁箫后便急忙走了出去。天已微亮,乌云却压得很低,雾霾弥漫着整个花园,无处不透露着阴郁的气息。

    一只手臂突然挡住了一路出神行走的爱纯,爱纯抬眸看去,云璃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三分幸灾乐祸,正盯着她打量。

    云璃正要开口,爱纯翻了翻白眼,道:“打住!我知道你又要损我了,我现在不想听太负能量的话,并且,我也没空和你闲扯,让开!”

    爱纯推开他的手臂,径直向前走。

    云璃在后面跟着,道:“你好像在找什么?”

    爱纯无心理会,继续一边前行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环境。

    过了半晌,爱纯依然毫无头绪之时背后突然传来云璃慵懒的声音。“本王知道你要找的东西在哪。”

    爱纯一怔,回头瞥他一眼道:“你知道?”

    云璃望着她的那双眼睛明亮而深邃,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云璃的眼神让她不由自主便信任了。

    两人顺着石路上行,经过云璃打翻大白骨灰盅的地方,爱纯转弯时毫无征兆地用手肘狠狠地撞击了云璃的胸口,云璃摸了摸受伤的胸口,咬牙道了句:“就不怕惹怒本王,本王掉头就走?”

    “比起你做的缺德事,我那已经算很仁慈了,快走,不要浪费时间。”

    云璃冷笑一声:“是谁在浪费时间?!”

    两人绕过山头,走进幽深僻静的树林,这里灌木丛生,阴冷异常,进入树林约莫半盏茶时间,云璃停了下来,只见眼前一片黑乌乌烧焦的残渣。

    “这里原本种植的必然就是迟炎草了吧,不然谁没事跑这来烧东西。”爱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四周。

    云璃蹲下,捡起一些残渣看了看,“还有余温。”

    说着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这时一股强风猛地袭来,不容爱纯反应便已至她脑后,云璃飞速抱住爱纯,用后背为她挡下那一功力深厚的掌力。

    爱纯眉目一凝,立即向后飞出数枚花刃,黑衣人后退数米,又重新攻击而来,突然有人冲了进来,举剑接住黑衣人的招式,云璃也在这时起身攻向黑衣人,没过几招,黑衣人便收了招式,消失于树林里。

    宁箫收起剑,准备要去追击黑衣人,却被爱纯拦下,只听她轻声道:“别追了。”

    宁箫死死握着剑,眉目凝重深沉地盯着爱纯道:“我跟着过来就是想弄清楚真相,我不信他会这么做!”

    爱纯见他眼神凌厉坚定,便放了手。

    待宁箫走后,云璃道:“黑衣人是宁庄主。”

    爱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那么敬重自己的师父,为什么还要去追?就算追到了,宁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你不怕……”

    爱纯看向他:“刚才你也看到了,宁庄主每招都未用尽全力,他并不想杀我们,也许他只是想阻止我们继续查下去。”

    云璃咳了咳,抹去嘴边的血渍道:“不过那一掌也够用劲的。”

    “诶,你怎么样?”爱纯用手把了把他的脉,然后鄙视地瞪他一眼,大力甩开他的手道,“不用装得那么像!”

    云璃突然猛咳起来,爱纯狐疑地看了看他,怎料他身体晃了晃后向后倒下。

    爱纯抱住他倒下的身体,焦急地叫了几声,云璃却依然昏迷不醒,爱纯有些慌了,正欲输送内力于他体内,云璃猛地睁开眼睛,呆滞片刻后看向爱纯,露出灿烂的笑容。

    爱纯气急,推开他后起身踢了他一脚,便愤然离去。

    云璃摸着被踢疼的地方,苍白的嘴唇抿出温暖的弧度,突然又咳了咳,爱纯停下脚步,心想他又要用同一招博取同情,鄙夷地努努嘴继续离开,没多久云璃便赶了上来。

    “虽然平时对我恶言恶语,不过刚才看你对本王还是挺关心的。”云璃浅笑着说道。

    爱纯白眼一翻道:“那是因为你死了我不知道怎么跟上头交代。”

    “口是心非的女人。”

    爱纯牙齿咬得噶吱响,瞪过去:“听好了,这次是我疏忽,被你骗了,要再有下次,我会把你揪起来暴打一顿!”

    云璃面色一沉,冷笑道:“打得赢再说吧。”

    “嘿,傲娇个什么?”

    爱纯瞥了瞥他苍白无血色的嘴唇,正欲开口说什么,却又看见不远处的石桌石凳,目色一凝,停下脚步愣了半晌后看向云璃,嘴唇轻启,缓缓说道:“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云璃目光深沉地望着她,嘴角渐渐抿出欣慰的笑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是内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炫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猴并收藏我是内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