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界的一股清流 > 第十三章 委屈的鬼泣大师

第十三章 委屈的鬼泣大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沙琪玛拿着一把冒着黑烟的匕首,脸色铁青,左手不自主的握紧,牙关紧咬,愤怒的一掌将桌子拍的稀碎“你们这两个废物!!我平日里怎么交代你们的!少主外出你们为什么不跟着!你们说啊!怎么这个时候一个个哑巴了吗!”

    张三李四低着头不敢应声,少主被不知名的人打的遍体鳞伤,腹部还插了一把冒着黑烟的匕首,昏倒在州府区城墙外,在这之前那附近的异像连普通老百姓都注意到了,更别提州府区的修士了,刚有异动的时候沙琪玛就注意到了,当时正在与吴供奉他们商讨要事,心想哪个不长眼的在朝廷大使来莫西州举办赛事的时候闹事,正准备起身察看,但是吴供奉拉住他,说这么小的动静不至于让你去查探,沙琪玛想了想还是正事要紧,就差了手下一名灵动境高手过去察看,可是后来那人却抱着昏迷的李辰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原来哪个动静竟是针对李辰的,沙琪玛瞬间就崩溃了,赶忙遣走了两位大人,过来查看李辰的伤势,见到李辰血流不止,腹间的匕首冒着黑烟,沙琪玛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心思不断活络了起来,邪术,难道是他?

    半天没人敢接话,沙夫人也急了起来:“你们别吵了,赶紧过来看看辰儿吧,大夫根本止不住血,这可怎么办啊,而且辰儿全身都开始发黑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谁这么的狠心要置我辰儿于死地啊,呜呜~~”

    沙琪玛看到李辰身上弥漫着的黑气正在疯狂的扩散,赶忙过来将真气聚在两掌之上捂住李辰的丹田,像是要将真气输入李辰体内似的,如果让邪气进入了丹田那么李辰就彻底没救了,一边尽全力护住李辰丹田一边向外吼道:“护卫队队长赶紧来大堂集合!!”声音之大连州府外的街道上的老百姓都下了一跳。

    “嗖,嗖。哒哒。”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两名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瞬间出现在了沙琪玛面前。“参见州主。”两人恭敬道。

    沙琪玛用尽全身力气嘶吼着:“带上护卫队所有的精英和州府内所有的教头给我去南城四街四十四号把鬼三儿那个混蛋给老子抓过来~~活的,听着,我要活的,还有你们两个,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果鬼三儿没来,你们俩就提着头来见我,快滚!!!”

    下面不知情况的护卫队长瞬间就被沙琪玛给吼蒙了,这是怎么了,号称鬼泣大师的鬼三儿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金盆洗手了,答应过州主如果再敢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将他的灵魂封印到魂珠里给沙琪玛当球踢,连续二十多年没有干什么坏事了,大家本来都把这个人给遗忘了,沙琪玛这时候还提起这个干吗。

    当然疑问归疑问,两人的办事能力还是没得说的,瞬间和李四他们分了头将所有高手都聚集起来,兵分四路偷偷的将鬼三儿的屋子给包围了个严严实实,鬼三儿是一个邪恶的修真者,在沙琪玛没来之前和上一任州主狼狈为奸,暗中猎杀百姓抽取魂魄藏在魂珠内,由鬼三儿拿着这些魂珠和鬼界的魂族做交易,来换取大量人间没有的仙草和丹药,后来这个州主因为作风问题被朝廷给抓了起来,又派沙琪玛过来做州主,那个鬼三儿竟然不开眼的贿赂沙琪玛,想要继续干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谁知沙琪玛不吃他那一套,直接带人抄了他的老窝,将所有的东西都‘充公’,还将这鬼三儿关了几年,这家伙也是个逗比,在狱中整天的喊冤,说是自己只是提供‘技术,’真正的主谋是上一任州主,然后见人都埋汰沙琪玛,说他将自己的心血据为己有还栽赃陷害,整天哭的跟泪人似的,狱友换了一波又一波,没人愿意跟他住一块,甚至有囚犯实在受不了他整天唠唠叨叨的撞墙自尽了。沙琪玛看见了也是头大,他已经收到了整个牢狱所有犯人的联名投诉,说和鬼三儿关在一起简直比他们每天多干十倍的活还要折磨,如果再不处置鬼三儿他们就集体绝食,罢工抗议。沙琪玛只听鬼三儿说了自己的罪行,却没有什么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抄了鬼三儿的家本来就不合规定,也知道自己理亏就让鬼三儿写了个‘保证书’,保证今后再也不敢害人了,就把他放走了。虽然鬼三儿会邪术但是境界却只有灵动境初期的实力,在沙琪玛眼里根本不足为惧,就将他安排在到南城人烟比较稀少的‘四环’也就是南城城卫军的驻扎地附近,也算是一种对他的监视。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想不到他这次竟然将魔爪伸到了李辰的身上。

    鬼三儿毕竟也是个修士,附近百姓感觉不到的动静他却是大老远的就感觉到了,正要收拾东西赶紧逃跑的时候却感觉四个方向同时有一堆人马向自己飞速的包围了过来,艹,朴人猛你们全家不得好死,说好的保守秘密决不被第三个人知道,特么的还是被老沙知道了,看来这次我是在劫难逃了,鬼三儿这个人向来很耿直,一次来这么多人自知肯定打不过,直接一撩头发,推开了门,举起双手投降了,虽然知道会有很多人来,但是打开门一看还是被吓到了,本来空旷的院子里像是来赶集市一样挤满了人,连屋顶都快站不下了,为首的两个壮汉眼珠子都要瞪出血来了,看到自己出来更是运足了真气,一副要把自己活撕了的样子。

    鬼三儿连忙下跪道:“壮士手下留人啊,你可不能滥用私刑啊,我都投降了你要是再打我我就投诉你~~”听到鬼三儿带着嘶哑的声音,说话跟哭似的,张三和李四立马就皱起了眉头,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听了一句就这种表情,由此可见牢狱里的人民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

    看见这一幕,护卫队长不禁嗤笑道:“鬼三儿,二十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么没骨气,知道我们来你这是为了什么吧。”

    鬼三儿低着头不情愿的哼唧道:“知道,知道。”

    “那就带上我们要的东西跟我们走一趟吧。”李四的心智还算比较细腻,临走之前看到州主一个劲的护着李辰的丹田就猜测到,只要在邪气进入丹田之前将鬼三儿带过去给李辰解毒,李辰肯定还有救。

    鬼三儿脸色有点难堪的应和道:“东西…我…我已经带上了。”鬼三儿心里却是怒骂道,沙琪玛你个老奸巨猾的东西,上一次抄了我的家,那么多灵药仙草给我搜刮的一干二净,这一次我刚得了一个宝贝你就又打着正义的旗号过来‘抢劫’,你个老王.八蛋不得好死,NN的腿。

    其实鬼三儿是误会了,他以为护卫队长说的那件事是七百个幼儿鬼魂这件事,而李四说的‘我们要的东西’是朴家给他的好处,因为时间紧迫双方都没有废话,从而形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

    李四抓起鬼三儿飞奔着回了州主府,还没有近大堂就兴冲冲的吼着:“州主,州主,我把鬼三儿带回来了,少主有救了。”说到最后声音竟然有些哽咽了。当时看到少主被人抱回来遍体鳞伤的样子,李四就连扇了自己几十耳光,恨死自己当时怎么没有强行拦住少主害得少主被人打成这样,看到李辰生死不明,李四更是将拳头都要捏碎,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陪伴,要说自己对李辰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张三对于李辰的感觉是那种兄弟情,然而李四不一样,李四始终将李辰看做自己可以誓死追随的主人,哪怕李辰让他去死,他也不会犹豫半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是后悔的要命。

    只听屋内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让一步跨在半空的李四如遭雷击:“四哥,你咋咋呼呼什么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什么有就没救的,竟说丧气话。”李四的腿停留在半空往前迈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心里一股被压抑着的绝望听到了这个声音瞬间的崩塌,原本紧绷着的心神像是失去的了方向一般竟不知如何是好。

    跟在后面火急火了的张三可是头脑简单的货色,一路上都在担心着李辰的安危,边走边想也没注意到那么多,一头就撞上了李四,俩人被门槛一绊摔了个大马趴。

    两个身高快一米九的肌肉男,而且是俩大光头,穿着很简单的衣服,下面那个程大字型撅着屁股,上面那个紧紧的压着他,这种画面在别人眼里并没有什么,只是俩人摔了一跤,可是在刚刚鉴证一对基.友殉情画面的李辰却感到眼睛又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心里恶意的想着,张三李四基本上每次都是一起出现的,难道和自己相处了三年的人竟是……难道我这几年大号这么通畅……李辰直冒冷汗,想到这里浑身的冷颤。

    在众人都惊奇的看着李辰,愣着不说话的时候,旁边委屈的鬼泣大师鬼三儿带着哭声的求饶道:“大人,饶命啊,大人,这一切都是朴人猛的主意,与小人无关啊,这一次那七百个幼儿可都是他们派人杀的,可不是我故意去做的,他们杀死了之后带尸体过来逼我抽魂,我再三的推辞,好心的劝他们,说这样做是不对滴,是不道德滴,可他们偏偏不听,给了我一枚地级的灵丹,我知道你抓我是想要这个东西,我很自觉而的带来了,我已坦白从宽请您放我一马吧,我再也不敢了。”鬼三儿真心的再也不敢去做这种事儿了,因为他每次做都没落到好处,第一次倒卖了几万魂魄换来的东西都被沙琪玛给吞了这次做的如此谨慎还是被沙琪玛知道了,得来的好处又要被沙琪玛吞了,打死我再也不会去抽人家的魂魄了,每次都给沙琪玛做了‘嫁衣’。

    再看看李辰和沙琪玛坐在那里一脸的懵逼,发生了什么事情……貌似有意外的收获……

    北城,朴府。

    “啪,啪,咔嚓,”物体碎裂的声音不断的传来。朴家的议事厅现在是火爆的狠,现场一片的狼藉,一向人模狗样的族长们此刻竟然打的不可开交,虽然几人都已经到达了灵动境,但是没人敢用法术,因为莫西州现在又来了两大高人,他们并不想让这里的事情惊动那二人,但是不打难以解除心头的火气。

    只见孟家家主紧握拳头将真气的输出提升到了极限一拳打过去柱子就断了一根再一拳打过去幸家家主直接被打飞到院子里,向后飞了十几米远才停住了脚步,可见孟家暗劲的可怕,幸家家主本来也是一肚子火气,没想到几十年的老伙计竟然下了如此重手,也不再留手此时正以极为奇怪的身法躲避着孟家家主的攻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速度极快,他一还手,孟家家主瞬间落入了下风,但是孟家家主嘴上也不闲着,不顾家主的身份骂了起来:“你个生儿子没***的王八蛋,我曰你八辈祖宗,为什么出主意的是你儿子死的确是我儿子,我要你和你儿子陪葬!!”

    幸家家主也委屈啊,虽然是我儿子出的主意但是我的侄子也死了啊:“你个老不死的还有脸说,我都不好意思说你那变.态的儿子竟然上了我的侄子,难道就你家死人了?我侄子不也在这次行动中死了?还是死在你儿子的剑下,说,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侄儿死在你儿子的剑下。”幸家家主越想越委屈,侄子被人家儿子给上了本来就丢人,还被人家儿子给弄死了,现在人家家长过来反而责怪他,你说他冤不冤。

    “这…这…”提到了这一点,孟家家主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而另一边,陈家家主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去,指着朴人猛骂道:“你是故意想让我陈家难堪不是,都说了陈博不行,你和你那阴险的儿子还非要他去,现在被那李辰打的昏迷不醒,这下你满意了吧,你儿子满意了吧,哼!!!”

    当初行动的时候他就不建议陈博参加,因为陈博长期沉迷酒色不喜练武,就算境界上勉强到了脱胎境,也是弱的很,现在一拳被李辰打的吐血,直到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呢。作为族长他怎能不气。

    倒是朴家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参加,所以没有损失,所以这个时候别人说什么他们都只能听着,不能反嘴,,朴人猛也是个草包一个,平时做事都是靠着儿子出谋划策,现在这个突发场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

    旁边的朴一生看着这一幕嘴上不说,心里却得意得很,打吧尽情的打吧,都打死了才好,这样我朴家统治莫西州指日可待了,哈哈。

    “陈伯伯消消气,喝杯茶,消消气,咱们先去吧那二人给拉开了再从长计议。”朴一生虚情假意道。

    站在陈家家主身后的陈世美一直都看朴一生不顺眼,这时也不忘呛他一句:“消消气,说的好听,你要是被那李辰打死了,你看你爹能消气不能。”

    朴一生扇子一合怒斥道“陈世美你故意找茬,想打架不成。”

    陈世美仗着自己最近的突破,毫无畏惧的看着朴一生,不屑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早就想打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了,看来不用等到青英赛了,就现在吧,来啊。”

    “好啊,来啊,谁怕谁啊!!”

    外面两大家主打的不可开交,现在屋内的年轻一辈也起了冲突,就在这一幕无法缓和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这嘈杂的议事厅,之后,便没人敢出声了。

    “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你们死了不要紧,我和宇文组长(是宇文,不是语文)要是暴露了,你们四个家族从此就在修真界消失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修真界的一股清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玉界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界尺并收藏修真界的一股清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