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元末称雄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脱脱与太不花

第二百四十二章 脱脱与太不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过了三天,也就是在正月二十一这一天,张世华的堂弟张世辉也终于是迎来了他的婚礼。

    因为张家现在的权势地位远远高于以前的关系,所以张世辉的这一次大婚,举办的极为隆重。至少在某些方面,远比张世华和郭薇儿在太和时的婚礼要隆重的多。

    而也因此,四面八方应邀前来参与婚礼的宾客,自也是极多的。按说身为兄长的张世华在自家兄弟大婚的这一天,自是有着迎接宾客的责任的。但是在主臣身份自然渐渐确定的情况下,这个责任自然也就被张家的其他族人代劳了。

    故而现在的张世华还算是比较清闲的。

    不过话分两头,话说就在张世华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参与者自家兄弟的婚礼之时。在遥远的北国元大都,却隐藏着常人看不到的暗流涌动。

    ……………………

    元大都,有两处中书省,皆是大元丞相办公之处。一处是南中书省就在元大都的丽正门和承天门之间可以说是紧挨着皇城;而另外一处,则是北中书省地处城池之中、海子以北,紧挨着城中鼓楼,距离大元天子所在的皇城较远。

    当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元大都只有这一处中书省,也就是南中书省。不过到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大元朝廷又在城北兴建了一处中书省。不过因为这处北中书省紧挨着海子和鼓楼这两处元大都最为繁华的商业地区。

    所以在这个吵杂纷扰的地方办公,绝对不是什么享受。

    而且再加上北中书省距离皇城较远,使大元丞相无法最大限度的影响和掌控大元天子。所以,自大元建国以来,少有丞相会在北中书省办公。不过在这些人之中,现如今的大元右丞相脱脱,却明显是一个例外。

    或许是因为伯父伯颜的原因吧,脱脱明显更喜欢在北中书省办公。因为在这个距离皇城较远且更有人气的商业区待着,可以让脱脱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ps:这段是作者查不到准确资料,而为了剧情需要自行脑补的,懂行的书友不要太纠结。)

    不过自也先战败的消息传来之后,身为也先兄长且是大元丞相的脱脱,却不得不将办公的地点,又搬回了南中书省。

    按说刚刚过完上元节,脱脱本不必如此忙碌,但是现在的局势,却由不得脱脱决定了。

    因为在这短短的旬月时间,大元疆域上的反贼和义军,简直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了元蒙帝国这庞大的疆土之上。

    先不说江西妖人邓南、襄阳路的竹山xian贼、荆门州造反的百姓,还有那已经一路南下,杀到了汉阳城攻陷了兴国府和武昌府以及安陆府的伪帝徐寿辉。甚至就在中书省,还有一群像老鼠一般的红巾贼韩兀奴罕部。

    而除此之外,朝廷的讨贼行动也是百般受挫。先是山南宣慰司的讨贼兵马被徐寿辉打的溃不成军,又是他的兄弟也先统帅的十万大军,在汝阳府被刘福通杀的近乎全军覆没。

    甚至就连统帅两淮的淮东大元帅逯鲁曾,也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被徐州的芝麻李打的节节败退。

    故而在这样极其不利的情况之下,脱脱只能咬着牙,强顶着压力,将四川行省的兵马调到战场。但有道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还不等四川行省平章政事月鲁帖木儿率领川军有所行动,兴元和金州就又闹起了匪患。

    所以现在的元蒙帝国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简直就像是一个四处漏雨、八面透风的烂屋子。而作为元蒙帝国右丞相的脱脱,此时此刻自然也要承担起修补这栋烂屋子的工作。所以,可想而知,脱脱现在的压力到底有多么大。

    但单单这些,却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对脱脱来讲,他现在所面对的内敌远比外敌所造成的压力更大。

    要知道,脱脱这些年来身为帝国宰相,在一心一意操心着元蒙帝国修补事务的同时,自然也是得罪了数都数不清出的政敌和无数觊觎他位置的敌人。在元蒙帝国平安无事且天子无比信重他的时候,这些个政敌自然不敢跳出来。

    但,当国家东西南北、四面八方都是反贼和义军之后,他这个帝国的管家自也是在第一时间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甚至早在半年前,也就是白莲妖人刘福通最先跳出来起义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说,“刘福通他们之所以造反就是因为他脱脱好大喜功,把河南百姓生生的必上了绝路。”

    故而为了消除这一个负面影响,脱脱也才会极力让自己的兄弟也先做此次讨贼的主帅。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也先此一去,不但没能给他消除先前的负面影响,反而还将先前的负面影响给弄的更大更厉害了。

    现在朝廷中的那些个政敌们,都已经不说他脱脱好大喜功了,而是说他脱脱任人唯亲、公器私用,现在就差说他是祸国殃民的奸臣权相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脱脱自也是无比头痛的。毕竟他可不是他的伯父,有那么大的权利,可以废立天子、刑杀王侯。

    他是右丞相不假,可他脑袋上还有这天子呢。没错这个天子的确算不得是什么明君,但是别忘了,这个天子可是一个执政了长达十九年的九五之尊。虽然说这个天子做不到向他的先祖忽必烈那样,成为一个真真正正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的帝王。

    但是深谙平衡之道的他,却照样可以让他在花天酒地、肆意享受的同时,照样牢牢的把控住他的朝廷。

    面对这样的一个天子,脱脱可从来都不敢起什么废立的心思。毕竟他可不想落得他伯父那样的可怜下场。

    所以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脱脱像保住自己的位子,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刘福通和徐寿辉这些贼人的头颅,来堵住其他政敌的嘴,让他们再也无法因此而攻讦自己。

    不过这个办法现在看来,显然有些困难。

    ……

    “哎,不知道何人才能平定那些个江北贼寇啊!”一番苦思无果之后,想的自己脑袋都疼的脱脱也不由这般叹了一句。

    然而一直守在脱脱身旁的一名幕僚听到脱脱这般叹气,眼珠一转,却是对着脱脱说道:“相爷,小人有一事差点忘了给您说了。国舅爷说后天要邀请相爷您去打猎呢,所以托小人问问相爷您,看相爷您有没有这个时间。”

    “国舅爷,你是说太不花?”听到这话,脱脱也不由挑了下眉毛,这般问道。

    而听到脱脱这样问,这个收了太不花好处的幕僚,自也是面带恭谨之色的弯弯腰说道:“可不嘛,毕竟除了太不花大人之外,朝中那个国舅还能像太不花大人这般精于骑********于骑射,太不花……”听到这话,脱脱用手指轻轻敲着座椅,也不由沉思了下来。

    没错,太不花这个人算起来自也是脱脱一党的。不过对于这个自己人,脱脱在心底却很提防。

    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像脱脱了。都是属于那种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的人。

    脱脱,自不用说,为了上位实现自己的抱负,脱脱可是大义灭亲,亲手毁了抚养自己长大的伯父。

    而太不花在骨子里却也是这样的人。举个例子你们就知道了,至正八年也就是在三年半之前,在脱脱因病辞职的那段时间,太平也就是‘贺惟一’这个汉人,奇迹般的成为了元蒙朝廷的右丞相。

    而当太平成为丞相之后,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的太不花,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依附太平。而太平或许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自也是向天子极力的推荐了太不花。

    故而太不花也因此青云直上,成为了中书省的平章政事。不过也就是在第二年,太平被罢免,脱脱复为相。太不花这个家伙为了取信脱脱和太平划清界限,便就准备派刺客杀死太平。虽说后来这件事被脱脱阻止了,但太不花其人心肠之毒,却依旧是令人心惊。

    所以脱脱对于太不花,其实是打心眼里不信任。不过方才那幕僚所说的道的确也不错。太不花这个人,虽然说为人不怎么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太不花真的是一个实干之臣。

    单说当年他在云南行省当右丞相的时候,便就以一己之力,压得云南那些个最容易发生动乱的大小土著部族,没有一个敢主动站出来跳反的。

    故而也正因如此,脱脱才会像现在这样,一边防备的太不花一边却也不由要重用他拉拢他。

    甚至在前年,颍州刘福通造反的消息传来之后,脱脱便就想到过要用太不花帮他讨贼。不过后来因为脱脱本人也没十足把握压制住一个野心极大,且又凯旋而归的外戚国舅兼中书平章政事之后,便也不由打消了这个主意。

    不过现在在想来,把太不花派出去救火,倒也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毕竟现在江北行省的局势,就连脱脱前往都照样要头疼。所以在脱脱想来,他太不花就算是在怎么厉害,两三年之内估计也别想回来了。而真到了两三年之后,太不花就算能回来,准备妥当的脱脱自也不怕他太不花能在自己的手下翻天。

    故而一念至此之后,脱脱看着身旁那幕僚便也不由笑道:“是啊,要是你不说,我倒差点忘了,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和太不花一起打过猎了。这样吧,你现在就给我向太不花的府上送一份请柬,把太不花请来,我要好好和太不花‘谈谈’。”

    说完这话,脱脱摆了摆手便也不由让那幕僚退了下去。

    ……

    第二天傍晚,在脱脱的相府之中,待了差不多两个多时辰的太不花,也终不由面带笑意的在脱脱的亲自送别之下迈步而出。

    “太不花大人,这江北行省的事情,日后可要全拜托你了。”看着要告辞的太不花,满面笑意的脱脱,也不由这般抱拳对着太不花笑道。

    而太不花听到脱脱这话,在眼珠一转之后,自也是做揖还礼道:“相爷放心,等到了江北行省,我太不花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必要还江北千万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哈哈,好。太不花大人高义,今天有大人此言,我这个右丞相对江北行省的事情,便也能安心了。”

    “哈哈,相爷言重了,某家身为人臣。此事,自乃是某家分内事也。好了,相爷也莫要在送了,下官告辞了。”说完这话,太不花又是一揖礼,便也不由迈步进了下人抬来的八抬大轿,缓缓立开了此地。

    而一直都面带笑意的脱脱,在看到太不花上轿立开之后,却也不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而换上了一副凝重的表情。

    “这太不花野心还真是不小啊!”看着太不花离去的方向,面色凝重的脱脱也不由这般感叹道。

    而听到脱脱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脱脱身旁站着的一名心腹幕僚,自也是带着不解的对脱脱问道:“相爷何出此言。我看那江北红巾贼非同小可,短时期内必难以剿灭。”

    “面对这样的贼人,就算他太不花再怎么厉害,也必定要耽误不少时间。甚至万一某个环节出错,太不花便有可能功亏一篑。离京又久、风险又大,我实在是看不出他对相爷您有什么威胁。”

    然而听到幕僚这话,脱脱却是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如果不是此事太过棘手,那么贼人被他太不花剿灭之后,又怎么显得出他太不花的功劳呢。”

    “风险越大,收获自然也就越大。他太不花甘心冒这个风险,不更是说明了他不甘心居于人下吗?”不过话说道这,脱脱却有忽然摇头笑道:“不过野心也是要有实力来支撑的,我倒是希望他太不花不要被自己的野心害死。”

    说完这话,脱脱呵呵一笑,便也不由转身大步返回了府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元末称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须臾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须臾乾坤并收藏元末称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