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元末称雄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满月宴及火炮改造

第三百三十九章 满月宴及火炮改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襄阳城,元帅府门前,因为张世华要为自己的嫡长子张熙办满月宴,所以一早元帅府的门前也不由变得门庭若市。

    这一大早,张世华手下的将官们也好,还是襄阳本地的乡绅也罢,只要是收到张世华的请柬有资格来的,莫不是干了一个大早。

    毕竟先且不说以后怎么样,现在的襄阳城依旧乃是张世华的地盘。他作为这里的主人为自己的儿子举办宴席,又有哪一个在收到请柬之后,胆敢不给张世华三分薄面呢。

    因而在上午刚过辰时,元帅府前后两进大院,上百张桌子,便也不由密密麻麻的坐满了宾客。

    前院,因为距离后院的主宴会场较远,因而襄阳当地的一些个乡绅、富户、还有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之类便就被安排在了这里。

    而后院,则安排了张世华手下地位较高的将官,如张世华手下类似于张明通、石十三这样的万户或是周四九这样的襄阳知府,以及襄阳路同知一级的官员。

    当然张家三代以内的嫡亲还有郭薇儿的亲近娘家人也都是安排在后院的。而且给他们安排的座次,是比张明通或周四九这些人还要靠前的。

    毕竟满月酒本就是为了给孩子祈福,有着家宴的性质在其中。

    而既然有了家宴的性质,那么在这个家天下的时代,张世华的这些个亲近家人们,在席上的座次自然是要比张世华的下属们更高的。

    满月酒的习俗由来已久,乃是咱们华夏很古老的一众习俗了。

    不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襄荆之地这边的习俗肯定也是和千里之外的颍州不同的。

    虽然说‘入乡随俗’,但张家也好、郭家也罢,他们都是颍州太和人。故而给张世华的儿子张熙办的满月宴,风俗肯定是按照颍州那边的风俗来操办的。

    毕竟这个时候要的就是喜庆开心,要是弄那些个襄阳当地的风俗,闹得张家和郭家的人都看不懂,反而是没了意思。

    不过话说就在张世华忙里偷闲的将儿子的满月宴办完后,在这天傍晚,作为张世华手下,接替杨喜童的大匠师沈石,也不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元帅府。

    “老爷,沈匠师来了,说是有要紧事要见您。现在,沈匠师他就在前厅大堂等着您呢?”后院张世华和妻子的房间中,郭薇儿新的贴身丫鬟银杏儿,也不由忽对着在里屋陪着妻子挑逗儿子玩的张世华说出了这样的话。

    “沈石,天都快黑了,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忽的听到这话,再一想现在的时辰,张世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也不由有几分不解。

    不过在这个时候,正抱着孩子的郭薇儿却不由看着自家丈夫说道:“相公,沈匠师既然现在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我想沈匠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前来打扰的。”

    “也对,那薇儿我这便就去看看。”张世华听到妻子的话后,不禁点头如此说道。

    而听到自家相公这话,郭薇儿也是微笑道:“恩,相公你去吧。”

    故而就这般,都已经准备吃晚饭的张世华,也不由迈步来到了前堂大厅。

    “属下沈石,拜见主公!”前堂大厅那,沈石见到张世华,便也不由急忙见礼。

    而对此,张世华摆了摆手,让他起身后,便也不由问道:“沈匠师此时来此,可是有何要事啊?”

    “主公,的确是有一件要紧事。”此时,满脸都带着激动的沈石也不由对着张世华这般回答道。

    “哦!什么事,快说。”见到沈石这副模样,张世华此时倒也真不由感到了几分好奇。

    “主公,是火炮,您让我们在年前就研究的火炮现在我们终于研制出来了。而且这也并不是普通的青铜火炮,而是铁制的火炮,使我们用铁打造出来的火炮。”沈石兴奋的说着,手舞足蹈的样子简直像是一个兴奋的小孩子。

    不过在这个时候,张世华听到他这样的话,也不由无比兴奋的等大了眼睛。

    “什么,你们造出了火炮!还是用铁制造出来的!”张世华瞪着眼睛大吼着,真的是一点也没有当元帅该有的喜怒不形色的涵养了。

    但在这个时候,张世华越是这般失态,堂下站的匠师沈石便也越发鼓舞兴奋。

    所以在这个时候,一张脸都因为兴奋而发红的他,也不由用激动到带着颤抖的声音对张世华道:“是的元帅,就在今天。就在今天晌午,我们成功的造出了一根炮管。而且经过试射之后,这根造价比青铜炮管廉价的多的炮管,其性能也是远远的超出了原来的青铜炮管。”

    “三百步之内,以此炮管的威力,即便是我军中最为坚固的板甲,也如同竹编纸糊的一般不堪。即便距离拉远到五百步,以此炮之威,照样也是触之及死。而且因为是铁制的原因,此炮管即便是连发十次,也决然不会因为过热而炸膛!”这般说着,显得兴奋无比的沈石也不由再度手舞足蹈起来。

    不过对此张世华也没有功夫在意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张世华心中的兴奋,一点也都不比他小。

    要知道原来的青铜火炮,也不过就能打一千米,也就是也就是六百六十多步。但它虽然可以将拳头大小的炮弹打这么远,不过却因为先天不足的原因,青铜火炮的炮弹超过了三百步之后,炮弹的杀伤力也就不足以将一名身穿重甲士卒一击必杀了。

    而且青铜的熔点较低,其质量也是远远比不过钢铁。

    别的不说,单以这个时代的青铜火炮而言,它是绝对不可能连发十次的。青铜火炮要是连发十次,炮管子估计能炸到天上去。

    所以当张世华听到,沈石他们所制造出的铁制炮管,有效杀伤距离可以达到五百步,质量也要远远的超出青铜炮管之后,又怎么可能不兴奋呢。

    毕竟在这个时候,铁制的火炮,可是他张世华一家独有的东西。

    虽然说在这个十四世纪的冷兵器时代,因为火药的威力太低的原因,热武器只能作为战场上的添头,还算不上是主导战争胜负的利器。

    但你们要知道,哪怕只是一点点微弱的优势,只要发挥好了,也都是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所以在开心的大笑了数声之后,张世华看着沈石,也不由由衷的夸赞道:“好好好,我的沈大匠师,真可以说是我张世华军中的匠神鲁班啊!”

    不过这个时候,兴奋的沈石倒也知道谦虚。所以听到张世华这样的夸赞,他倒也不由对张世华弯腰揖了一礼,然后说道:“主公谬赞了,这时军器营制炮局诸位匠师齐心协力之功。”

    “属下其实没做太多,万万是不敢当主公您这样的夸赞的。”

    “哈哈。好了沈匠师,你也莫要太过谦虚,当初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你,现在你既然能把事情做得这么好,这也便是你的本事。不过你放心,只要是和这件事有关系,在这个过程中立下了功劳的人,我也会挨个赏赐他们的。”张世华点头微笑着,如此说道。

    而堂下的沈石听到这话,脸上一喜,自也不由推金山倒玉柱的对张世华拜谢道:“属下多谢主公!”

    “好了,你快快起来吧。你我二人之间,用不着这么多虚礼,快且坐下说话。”张世华笑着,不由如此招呼道。

    不过听到这话,沈石却也显得更加激动了。

    毕竟在黑衣军这个政权中,能有资格让张世华赐坐,在张世华的面前坐着说话的可没有几个人。

    以前他沈石的老上司杨喜童,因为板甲的原因到是有这个资格。不过因为杨喜童年纪的原因,在黑衣军的军器营半退休之后,军器营的将士之中,便也就没有人有资格和张世华坐着说话了。

    但他没有想到,就因为他改良出了火炮,张世华竟然也给了他坐着说话的资格。

    这可真的是让他沈石无比激动。毕竟在张世华这个当主公的面前,坐着说话和站着说完,其中的含义可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所以怀着一颗无比激动的心情,他沈石也不由便也不由恭恭敬敬的坐在了座位上。

    屁股只坐下一半,头微微低着,腰杆却是挺得很直。

    不得不说,咱们的沈匠师私底下将赵子玉和周四九等人在张世华面前坐着的模样,倒是学了一个十足十。

    “哎,只是可惜,今天的天色太晚了,只能明天才能去亲眼看一看你们改良的铁制火炮了。”对于沈石的这种坐姿,张世华习惯了之后,倒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因而在这个时候,张世华他只是可惜自己现在不能去亲眼看一看沈石他们改良出来的铁制火炮。

    所以在这般轻声感叹了一句之后,张世华看着沈石便也不由道:“好了沈匠师,现在这个时候天色也不早了。这些天来你也着实辛苦了,明天一早我就会去锻造厂那里亲眼看看你们改良出来的火炮。而现在这个时候,你也下去好生休息休息去吧。”

    “是,属下遵命。属下明日一早,也必带制炮局所有匠师在锻造厂恭候主公大驾。”沈石听到张世华这话,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答道。

    而张世华见此,则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含笑点了点头。

    故而就这般,在对着张世华又弯腰揖了一下礼之后,沈石便也不由缓缓的退了下去。

    而等到沈石退下,张世华看着沈石离去的方向,默念着“火炮”这两个字,嘴角也不由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

    一夜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的功夫,便也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在这天早上,张世华在家陪着妻子吃完早饭,便也不由带着李五等近百亲卫士卒和几名炮兵,策马出城赶向了锻造厂的方向。

    一行百余骑,走到道路上那真的是蔚为壮观、引人侧目。

    不得不说,在自身安保这方面,张世华总是出奇的小心。即便是在怎么匆忙出行,守护在他身旁的披甲护卫,也绝不会低于二十人。

    毕竟自古以来,平白死于敌人刺客之手的诸侯军阀实在是太多了。

    就比如张世华所身处的元末时期的察罕帖木儿。如果不是他以己度人,在收复了山】东之后,只带区区两名护卫就赶去了降将田丰的军营,也就决然不会被一个个区区的田丰和王士诚所杀害了。

    而如果不是这样,以当时察罕帖木儿的强大军势,估计还能像清末的曾国藩一样为元蒙延寿几十年。

    毕竟察罕帖木儿统一北方的时候,南方三巨头陈友谅、朱元璋、张士诚才刚刚瓜分完江南的土地。而且作为三巨头之一的张士诚还早已经投降了元朝,成为了元蒙朝廷的太尉。

    所以单从实力上来讲,如果在那个时候,察罕帖木儿挥师南下。仅凭陈友谅、朱元璋这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人,是不可能抵抗察罕帖木儿的兵锋的。

    因为在那个时期,天底下除了他们两个还在明目张胆的反元之外,就已经没有任何有实力的军阀敢明目张胆的反元了。因为敢这样做的人,都直接或间接的死在了察罕帖木儿的手中。

    因而在一些个野史中的记载,当朱元璋知道察罕帖木儿统一北方之后,便就生出了像张士诚那般归顺元蒙朝廷做一个太尉诸侯的想法。

    但不成想察罕帖木儿统一北方还每一个月,就这样平白死在了刺客的手中。

    以至于察罕帖木儿花费数年时间,好不容易才统一起来的北方,再度陷入了混乱。要不然到了后来,北方的军阀也不至于那般不堪。

    不过站在咱们汉人的角度上讲,李察罕的死倒也的确是一件大好事。

    虽然说李察罕这个人的确是一个难得一见的英雄豪杰,但说到底,他也是一个异族的英雄。天生就站在了朱元璋等义军的对立面。而且元蒙朝廷对于底层汉人的统治实在是太残暴了,如果这一次没能成功,下一次起义估计要付出的牺牲还要更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元末称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须臾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须臾乾坤并收藏元末称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