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元末称雄 > 第四百七十章 殿前奏对

第四百七十章 殿前奏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平章,现在可不是咱们发怒的时候。”看着陈友谅已经冷静下来,堂下的张必先抬起了自己一直微低着的头,不由言道:“您也知道,因为这次动荡,大楚那边已然对我天完生出了觊觎之心。

    而如果我们在这般争权夺利而无法达成一致的话,我想哪位楚王也一定不会介意在此时分一杯羹。大楚兵强马壮,如果他们引兵东来,我天完军中那些个野心勃勃的不安分者,又岂不会生出二心。

    真要到了那时,内忧外患之下,平章您这些年的辛苦,可真的就要沦为他人的嫁衣了。”

    “那么……必先,你是想让我妥协了。”陈友谅直盯着堂下的张必先,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心底深藏的狠辣和不甘。

    “平章,无舍无得啊!”

    “好吧,好吧。”听到这话,陈友谅不禁拿手掌抚住了自己的额头,长叹了一声,“既然如此,那本帅便就给他南康路。行了,必先你也先退下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张必先闻言,对着就那么坐在台阶上的陈友谅无声的抱了抱拳,缓步退了下去。

    ……

    九月二十六日,江陵。

    王宫深处的一处后宅,此时作为雄踞中原、湖广、西川三大行省的大宋楚王,一身便装的张世华此时却是不由端着一个由上等羊脂玉作成的玲珑玉碗,没有威仪的蹲在一张打扮的充满了粉色少女气息的床旁。

    “沁儿乖,听父王的话,乖乖把药喝了,喝了药就不难受了哈。”这个往日在麾下大臣面前总是不着喜怒的上位者,此时却是一点也没有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上位者气息,抛开了身份,简直就是一个疼爱儿女的慈父。

    是以,那个红着鼻子躺在船上,刚刚过完自己三岁生日不久的大楚王长女,也不禁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奶声奶气的道:“父王,药很苦,沁儿不想喝药,沁儿可以不喝药吗?”

    “很苦,怎么会。这一次为了我的小沁儿,父王可是特意让御医把药做成了甜的,要不父王喝给你看。”说着,这位宛若慈父的君王便也不由当着女儿的面喝了一小口如墨的药汁,并在脸上装出了一副一脸享受的表情。

    见此,躺在床上的小丫头便也不由瞪大了自己水汪汪的眼睛。

    “看,真的很甜,沁儿要不要尝尝看呢。”

    “恩……”见到自己的父王一脸认真的模样,躺在床上的小丫头想了一会,便就不由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然后在自己父王的伺候下,轻尝了一口药汁。

    “嗯,父王你骗人……”虽然只是抿了那么一小口。

    可是小丫头的脸蛋还是不由瞬间皱成了一团,然后收到欺骗的她,水汪汪的眼睛中便也不由掉出了大颗大颗的金豆子。

    “哎呦,我的小沁儿,是父王错了,别哭了,父王给你道歉,父王给你道歉好不好。”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宝贝女儿泪目,在女儿面前向来都是慈父的张世华自也不禁感到好一阵的心疼。

    “廖承恩,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饴糖拿来。”

    “哎,哎。”经常因此被自家大王当成出气筒的廖承恩也是习惯了。

    所以一边放下自家大王递给他的药碗,一边也不由放在桌案上早就准备好的精致糖果取来。

    “来,宝贝儿,咱们吃可糖。”彻底变成了女儿控的张世华赶忙拨开了一颗糖果,哄着自己的心肝宝贝吃下,止住了那最让自己受不了的眼泪。

    “大王,大王。”大小姐的哭声刚收,门外便就不由快步走来了一个阉人,“大王,余大人来了,此时正在殿前候着,说有要事要禀报大王。”

    “要紧事……”听到这话,张世华不禁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再一看怀中的心肝儿时,却是不由对着那前来传话的阉人摆手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让余俊达先给我候着,本王一会就到。”

    “是!”作为君王家中的一个奴仆,这阉人闻言忙答应一声,自然也就聪明的退了下去。

    不过看着这退下的阉人,那边作为为张世华生下长女并再度怀有了身孕的王妃杨媚儿,此时却反是不由聪明的开口言道:“大王,余大人这么说,想来一定是有要紧事要告知大王。

    大王不若先见一见余大人,沁儿她臣妾招呼便好了。”

    “这……好吧。沁儿那你可要乖乖听你母妃的话,父王等会再来看你。”这般对着怀中的心肝儿道了一声,然后让杨媚儿她接过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作为慈父的张世华便就也不由带着王府总管廖承恩离开了。

    ……

    “微臣拜见大王,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殿前,当余俊达见到了只是身着一身便装的张世华时,当即便也就不由一个大礼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张世华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而对此,方才还是一副慈父模样的张世华,却先是自顾自的坐到了自己的王位之上,然后才对着殿前跪着的余俊达摆手道:“行了,起来吧。”

    “谢大王!”余俊达闻言,却是恭恭敬敬的对着张世华再度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方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怎么,天完那边又有了新变化不成?”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前倾了倾,高坐在王位上的张世华便也不由这般道了一句。

    而听到张世华这样的话,殿前,恭敬在哪立着的余俊达便就也不由赶忙回道:“大王英明。天完那边,的确是又有了新的变化。据德化那边的探子飞鸽传书报,就在前日,陈友谅的平章职位,已然正式得到了天完伪帝徐寿辉的认可。

    并且,陈友谅还被加封成为了天完丞相,及天下兵马大元帅。”

    “天下兵马大元帅。呵,看来,陈友谅倒是已经得到了天完彭党的认同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得到彭党的支持,将天完整合起来,陈友谅倒也真不愧人杰之称。”

    闻言,这般喃喃自语了一声。

    然后张世华看着恭敬立在殿前的余文俊便也不由道:“很好,文俊你做的不错。接下来,继续让暗卫给我盯紧了那边。此番,事若成,本王也许你一个军帅的位子。”

    “谢大王隆恩。臣一定尽心竭力,为大王效死!”听到张世华这么说,有着强烈功利心的余俊达也不禁面带狂喜的跪在了地上,不住的连连叩首向张世华谢恩。

    而对此,张世华自然也少不了勉励两句,然后方才让其退了下去。

    “承恩,现在去给我将子玉、崇善还有我家叔父叫来,本王有事要和他们商议。”

    “是,奴婢遵命!”廖承恩又是一句话没有多问。

    这般忙答应了一声,便也就不由快步退下,安排人为自家大王传话去了。

    ……

    “叔父来了。承恩,快去让人搬个座位来。”片刻,作为大楚左丞相的张烈文却是先行一步赶到了。

    因而见此,张世华也不禁从王位上站起了身,吩咐着廖承恩搬来了一个座位。

    “伯昌,怎么,难道天完那边又有了什么新变故了吗?”点了点头,张烈文撩袍坐下。平日里虽然也已经渐渐开始不怎么插手大楚政务的他,对于这等大事倒也自有其敏锐之处。

    所以听得自家叔父此问,张世华也不由点了点头,将陈友谅已然似乎已然接收了天完军政大权的事情告知了他。

    “如此,子玉和崇善可曾知会了?”知晓了自家侄子为何将自己传来,张烈文却是并没有急着对此事发表自己的见解,发倒是这般问了一句。

    而对此,张世华则也只是再度点了点头道:“叔父,子玉和崇善他们等下也就到了。”

    “那边好。”闻言,张烈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便也就不由安坐在哪里,不发一言。

    是以这般一来,这王宫的正殿之上便也不由再度陷入了安静之中,直到赵子玉和李崇善两人齐齐赶来……

    “臣等拜见大王,臣等来迟,还请大王恕罪。”两人齐齐赶来,见到作为左丞的张烈文此时都已经安坐在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心的等候他们时,二人便也不禁忙不迭的向张世华告了一个罪。

    “行了,都起来吧。”张世华自然不可能因此而怪罪自己麾下这两个得力的下属。因而听到两人的告罪之声,张世华也不禁拿手虚抬了一下,示意他们从地上站起。

    “谢大王!”两人一丝不苟的齐声道谢,然后再相继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两人在相继从地上起身之后,还不由恭恭敬敬的对着安坐在哪里的张烈文弯腰抱拳揖了一礼,呼了一声“老大人”。

    “恩。”对此,安坐在哪里的张烈文也不由含笑对二人点了点头,算是见礼。

    因而也直到此时,他们两人方才再度不由从张世华的口中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大王,看来此事倒是颇有几分时不待我了。”当从张世华的口中知晓了一切后,殿前作为大楚参政的赵子玉也不禁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本还打算等西川那边传来捷报之后,再对天完出兵,可现在开来,却是宜早不宜迟啊!”

    “是啊!”听到赵子玉这么说,那边摸着下巴上胡茬的李崇善倒也不禁认同了他的看法,“此时的天完,虽和当年横行江南的全盛时期无法并论,但毕竟也是占据了中原、湖广、江【】西三省之地近十个府路。

    其治下的兵卒加起来也是不下于十万之众。虽然其中大都是一些不堪野战的乌合之众,但到底也算是兵多将广。如果在这般耽搁下去,也恐是迟则生变啊!”

    “恩,两位爱卿所得都有道理。”王位上,向来不着急发表自己意见的张世华点了点头,然后不由问道:“那么,不知两位爱卿对此可有何见教?”

    “臣以为,此时当先下手为强。”赵子玉先一步开口,以手为刀,面上也是不由带上了一抹狠辣,“陈友谅此人倒也和臣算是相识。当年此人,便就有着几分狼子心性。

    如今登临大位、手掌重权,心中野望必会更甚三分。且从此子崛起之过程也能看出,此子也并非是倪文俊那样一时幸起的庸人。因而臣以为,与其看起做大,不若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张世华闻言喃喃了一声,却是依旧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看向了另一旁站着的李崇善。

    “陈友谅弑主而起,不管其人手段如何,单单因此,臣以为天完上下口服而心不服者便定是大有人在。”感受到张世华的目光,李崇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便也不由开口了,“所以臣也认为,此时当是一个进攻天完的好机会。”

    “是吗,那叔父以为呢。”听到李崇善也是这么说,王位上张世华不由点了点头,可在最后却还是不由看着安坐在哪里,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讲过多少话的张烈文这般问了一句。

    “我。”听到自家侄子对自己发问,殿下一直安坐在哪里的张烈文顿了顿。然后面露笑意的他便也就不由开口道:“从古到今,但凡是权利交接,内部都免不了会因此而产生波折。

    所以对于子玉和崇善他们的话,我倒也是十分的赞同。”

    “那好。”闻言,王位之上张世华的脸上终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来,“既然连叔父这样老成谋国的人也这么看,那么此战便也就真的要宜早不宜迟了。传令赵威和明通他们吧,四日之后,十月初,便赵威和明通他们水陆并举,攻打天完。”

    “是!”参政赵子玉闻言,赶忙抱拳应下。

    然后,张世华和李崇善他又是一番让其在战时为大军供应好粮草、军械等后勤补助的交谈,这一场君臣之间的殿前奏对,便也就不由宣告了结束。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元末称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须臾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须臾乾坤并收藏元末称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