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太平天国 > 第五一八章未雨绸缪

第五一八章未雨绸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biquwo】,。

    <!--go-->    .“刚刚由战时状态转入到经济建设之中,难免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知道错了能及时改正,这才是最为可贵的。..不过,台湾岛上兵强马壮,要是连一帮走私团伙现在都整不明白,将来一旦要是有了外敌的侵入,岂不漏洞更大?”

    林海丰说着,微微一笑,“我说林大督军,你可是掌管着这台湾一省的水路三军啊,不会因为刚才郝总督揭了你的疮疤,以后就携私报复吧?呵呵呵,要是那样的话,将来只怕非但这樟脑的走私,还有其它矿产资源的胡乱开采,恐怕就都会愈演愈烈了。”

    “殿下,您……”林元勋涨红着脸猛地抬起头,骨碌着两只大眼睛看了“安王”好一会儿,可嘟着的大嘴却再没有张开。

    “哈哈哈……”林海丰一面笑着,一面害怕似的赶紧摆摆手,“得得得,林大督军,就算我不该太小看你了吧。”

    即便就是这样,林元勋的脖子还是梗了一会儿,这才嘿嘿笑着,一边不好意思地挠着头,一边心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是还算啊,本来就是小看了人家嘛。俺林元勋当初可是自己觉着自己做不好这里的政务,才主动要求另派高明来的。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说不定还抢着要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宝岛上坐个逍遥自在的台湾王呢。”

    林海丰笑着瞅了林元勋一会儿,这才又环顾了下台湾的官员们,一指身边的郝立宿说到,“不用问,在座的诸位一个个都是战功累累的天朝元老了,可不能因为郝总督过去曾做过满清的大臣就低看一眼,或者心存疑虑和不满。革命不分先后嘛,再说。人无完人,诸位在战场上可以叱咤风云,可在生产建设方面未必就还是会那么的得心应手。正所谓人各有其长。郝总督自投身天朝之后,协助曾钊扬总督把江苏治理的有声有色,为全国地光复提供了有力的支援和保障,是个难得的大管家人才,不瞒诸位说,他还是我地老朋友。今天大家也体会到了,这个郝总督虽然是个文人。但却是耿直之人。其实,同事之间就应该这样,不管地位高低,不论资历深浅,既然发现了对方的毛病和错误,就要坦诚地说出来,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共同进步。今后大家在一起要多多地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取长补短。共同把台湾的工作做好,为人民出力。”

    “殿下,福州船厂将来建造的兵舰可要想着先给我们配备上啊。您也看到了,现在我们水师那几十艘舰船,也就勉强能够用来吓唬吓唬那些杂毛海匪,将来真要是打起仗来……”林元勋嘿嘿一笑,“说实在的,还真没几个能赶上劲的。”“没听说过。当初在黄浦江上咱们不就是凭借着那些不起眼的小渔船和手榴弹,就抢到手了英国人地炮舰吗?”林海丰撇了林元勋一眼,“恐怕你还不知道呢,唉,人家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都已经着手研制大型的铁甲战舰了。要是按照你的逻辑,咱们这些破烂木船就都该收拾收拾丢掉了才合适。”

    “殿下,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林元勋赶紧还想辩解。

    “可我是那个意思,”林海丰一抬手,点点林元勋。“你就给我好好地做好台湾、琉球两地的巡防工作。先把那些刺毛的海匪和走私犯们弄清楚了就是了。近海巡防跟远洋作战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其他的问题有红海军呢。呵呵,你可别想把手伸的太长喽。”

    林元勋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笑了。林海丰其实很明白,全国光复了,现在红军中的很多战将都认为陆地上的作战日后或许已经难得一见了,因此,他们当中地“好战分子们”都把目光转到了海军上,以图有机会建功立业。看来,针对红军将领中现存的这种思想,单靠总部几次简单的训令是很难完全纠正过来地,还要有更进一步的做法,使大家认清今后的形势,要有危机感,万万不可马放南山、刀枪入库。。。

    于是,在第三天与红二十九军营以上军官见面会的最后,林海丰给林元勋他们留下了几道考题,一旦大规模的武装入侵发生,而红海军又在海战中失利的情况下,台湾地陆地防御将如何来设计?另外,一旦兰芳特别区及琉球群岛出现重大的危机,红二十九军主力多长时间内能够赶到?

    林海丰地考题。不仅叫林元勋等红二十九军地将领们目瞪口呆。就连林万青也都吃惊非小。

    一出红二十九军军部。林万青就忍不住压低声音问着林海丰。“殿下。真会这样吗?”

    这个时候地林海丰停下了脚步。原本悠闲地脸上显出一副疑惑地神色。他上下瞅了瞅林万青。“难道不会吗?”

    林万青愣了下。不知道怎么说才对。

    “你看看。你作为东南军政公署地首脑。对未来可能会发生地危险都心中没数。也就难怪将士们在猛然到来地和平面前。会有如释重负地感觉了。”林海丰摇摇头。笑着拍拍林万青地肩头。“在我们地理想未能完全得以实现之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永远地和平。现在英美等国都苍蝇似地围上了日本。他们难道就不会围上琉球。围上婆罗岛?我们可以不会未卜先知。但不能忘记未雨绸缪。刚才在会上你也看到和听到了。有些东西尽管有人是在当笑话说说。但我们却不能不加以注意。和平了。家里应该有地了。眼看着春播开始。也该需要劳力了。言下之意无非是北方行营下属各部都已经进入了大裁军。为什么这里不裁?能裁吗?当然不能。不要说国防需要一支强大地武装力量。经济建设照样也离不开我们这些军人。”

    “殿下。我地确没有想那么多。”林万青到了这个时候。完全清醒了过来。“不瞒殿下说。我已经准备了一份请求精简军队地报告。本打算今日呈送最高委员会。我以为现在我们任务地重点已经由战争转入了建设期。适当地精简军队。养精兵是有利地。另外。大批地将士回到各自地家乡之后。也同时能够给家乡带去新地风气。更有益于地方地建设。现在看来……现在看来我有些操之过急了。想地还不够周到。”

    “呵呵,其实咱们地想法并不矛盾,”林海丰微笑着看看林万青。“恰如其分的精简工作是必须的,经济建设也的确是头等大事。问题是如何才能建设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精兵,养兵的立脚点是什么。我给林元勋他们的题目,也是你应该整体考虑地大问题。你的眼光必须要看的更深远些。另外,裁撤将士的应用也是一个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几个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一株巨大的榕树下。

    这是一株看上去也说不清会有了几百年历史的古老榕树。它的形体很有些奇特,数十米高的树冠直插云天,当你抬头仰望,就仿佛是看到了一片挂在天边上绿洲。它的华冠像一把绿色地大伞,覆盖的面积足以为数百人遮阳和避雨。而它那一棵棵须根更仿佛从是天上一直垂落到地上一般,犹如一条美丽的飞瀑。风儿掠过,飞瀑一边荡漾。一边低低声地在吟唱它已经吟唱了许多许多年的歌。

    林海丰用手轻轻抚摸着像是被一张百岁老人脸样的那皱巴巴的树皮所围裹的粗壮树干,又抬头看看老树那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枝叶,回头冲着林万青愉快地一笑,“我看了有关你们地情况介绍,这两年你们在福建搞的几个农场很不错啊。”

    “一般一般,”林万青不明白“安王”怎么突然把话转到了农场上。谦逊地笑了笑,“还是多亏了当年殿下的指教,万青不过是比着葫芦画瓢而已,比起天京、上海及江浙的农场来,我们还是有不少缺陷的。”

    “干嘛这么谦虚啊,好就是好,你这个堂堂的武秀才什么时候学会服软了,呵呵……”林海丰笑着点了点林万青,“你也知道。咱们这个民族恋家、恋乡土。有道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台湾这里还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人少地广。我看啊。你们也应该适当地像北方眼下正在实施的那样,多建设几个集体农庄,来安置精简下来地将士们,还要重点扶持他们,为他们成家立业,借以带动他们在内地地亲属往此迁移。树挪死,可人挪活啊。”

    林万青看了一会儿林海丰,这才郑重地点点头,“殿下,我懂了。”

    “好,等我回到天京后,请示一下杨、石两位委员长,”林海丰抬起手,轻轻拂去林万青肩上的一片儿落叶儿,“集中红军军师两级主官再进红大深造,你们也要加紧对部队地思想建设,否则的话,他们只怕一个个的都要变成无所事事的大爷了。”

    “呵呵,呵呵,应该,应该啊,”林万青连连点着头,“这才和平了几天啊,元勋他们就连对付走私这样的小事都费劲了,再这样下去的确不得了。”

    “恩,是这样,”林海丰也点点头,然后注视着林万青,“还有,天朝正在商议执行薪俸制,但什么时候能够实施还说不好。和平了,花红酒绿的场面上上下下的人们不会看不到,难免会有人心动。因此,杜绝贪污及**也就成了我们不得不重视的一件大事。要抓好这项工作,一旦发现就绝不能手软。”

    “是!”林万青点头应到。

    “呵呵呵,时间关系,这次没有机会去福建看看了,怎么样,福州船厂的进展如何了?”林海丰笑着望望林万青。

    “船坞的建设已近尾声,郑副主席上个月刚刚到福州巡视过,”林万青愉快地笑着,“用郑副主席的话说,现在是一切就绪,就待东风了。”

    ..论坛..<!--ove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太平天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兰色幽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色幽香并收藏太平天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