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三十九章 初显身手

第三十九章 初显身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九章 初显身手

    将敛元术修炼好之后,傅楼一看窗外,发现天色已不早了,喃喃地道:“是该动身了。”

    于是,傅楼全神戒备地出了客栈,然后神识四下一探,见并无异状后飘然走出淘宝坊市。一直走到坊市禁飞区外不远处他才停下,然后取出金剑,准备驭剑飞行。

    就是这时,傅楼神情一动,脸色突然巨变,同时身子猛地向左侧一闪。

    “嗖”一道破空声夹着一道寒光从右侧向身后一闪而过,带走一片衣襟和一丝血光。

    傅楼感觉右臂一凉,同时微微作痛,不由地暗中惊道:“受伤了!”

    与此同时,傅楼急忙运起真元护体盾,全神戒备起来。

    “刚才好险啊!”傅楼心有余悸地暗道。如果不是傅楼修炼无极诀大成,神识强大,身手敏捷异与常人,只怕此刻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咦!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小子,也有这么敏捷的身手?”一声冰冷阴沉的话音传来,傅楼听了之后不禁有些胆寒。

    紧接着,一道黑乎乎的人影眨眼间就来到了傅楼身前不远处,轻飘飘地站在那,似乎风一吹就会被刮走。

    傅楼定睛一看,这是一个又高又瘦的蒙面男子。蒙面男子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衣,看上去就像几根竹竿撑着一件衣裳。黑衣蒙面男子瘦长的脸上只露出两只圆鼓鼓的大眼睛。

    此刻,黑衣蒙面男子正用鹰一样的双眼凶狠狠地盯着傅楼,眼中带着些许讥笑,就像老鹰看小鸡一样,似乎随时就想把傅楼吃了下去。

    黑衣蒙面男子左手持一把黑黝黝的连弩,右手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

    “小子,你居然躲过了灭神弩?”黑衣蒙面男子对傅楼疑问道。

    见傅楼并不作声,他以为傅楼吓呆了,内心以为傅楼刚才躲开弩箭只是凑巧罢了,因而并没有太在意。他并不知傅楼的神识很超常,在他刚举起灭神弩准备发射的时候,傅楼刚好探知到了。

    “小子,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给大爷我留下,或许可以饶你一命,否则让你死无全尸,嘎嘎。”黑衣男子恶狠狠地叫道,右手还挥了挥手中的长剑向傅楼示威。

    傅楼心中一阵寻思:“此人和之前来客栈寻自己的那两名白衣人不像是一伙的,可是此人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从坊市出来呢?难道刚才在广场的时候就已经被此人钉上了。”

    “自己也太不小心了,怀里揣着五灵珠和这么多灵石,本应小心从事才好,最好是呆在客栈等待天黑再离开坊市,实在是不应再去广场显摆,哎。”傅楼不由有些后悔起来。

    “此时懊悔已无用,该怎么办?”傅楼急忙定了定神暗道。

    傅楼心思急转:“这人的真元波动显示其修为已经达到练气顶峰,甚至是筑基期。而且此人的打斗经验比自己丰富是无疑的,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眼下绝对不能力敌,或许智取还有一线希望。”

    于是,傅楼虽然全身戒备,但他此时看起来身子却在颤抖,并假装露出一副非常害怕的神情,向黑衣蒙面人语无轮次地哀求道:“前辈!不,大仙!大神!别过来啊!不要杀我,我什么可以都给你,真的!只要你留下我的小命。”

    与此同时,傅楼却在暗中运起驱物术。

    “你小子倒是很识像啊,嘿嘿!想饶命?可以啊,只是……”黑衣男子阴笑道,伸出手指轻轻一勾,言下之意就是要钱财了。

    “这是我的储物袋,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他一边假装焦急地说,一边从脖子上解下西门槌雪那个储物袋,并将储物袋向黑衣蒙面男子扔过去。

    就在储物袋刚落到黑衣蒙面男子手上之时,一声几乎无法听到的轻微的“嗞”声响起,傅楼的金剑已经悄然飞出,贴着地面绕过黑衣蒙面男子,从后面迅速斜上刺向黑衣男子的后背心,迅捷无比。

    黑衣蒙面男子已察觉,危急之时,本能的身子一偏。

    怎奈傅楼的飞剑蕴含着《刺剑术》的诡异,飞剑虚虚实实令人难以捉摸,其实刺向后背这招实乃是虚招。接着,金剑突然改变方向,并且转刺为斩,斜上横着向黑衣蒙面男子脖子直扫过去。

    “噗”的一声,金剑斩下黑衣蒙面男子的头颅,然后滴溜溜地回到了傅楼手中。

    “扑通”头颅掉在了地上。

    此时,头颅的两只大眼睛,用满含着不可思议、懊悔和不甘的神情看着傅楼,不能眠目,欲说却说不出来,只是喉咙发出闷声几响再无声息。

    而黑蒙面男子的身躯并没有马上倒下,突然,颈脖处像喷泉一样喷出满腔热血,洒得老远,摇晃了几下之后才轰然倒地。

    “真是侥幸!若非此人没有看出自己的修为,从而认为自己根本不会驭剑术而大意,这才让自己有机可乘。此次自己能活命全凭飞剑出其不意,以后千万不能随便让自己置于险地了。”傅楼心中暗自侥幸不已,手心直冒冷汗,一阵晚风吹来,双手手心感觉凉丝丝的。

    定了定神后,傅楼走到黑衣男子身旁,取回自己扔出来诱敌的那个黑色储物袋。然后在黑衣男子身上搜索一番,拿走黑衣男子的储物袋以及那柄剑和连弩,并收入储物袋中。

    就在傅楼准备离去之时,傅楼再度神色大变:“又有人来了!”

    于是,他赶紧施展出真元护体盾,默运驱物术,全神戒备,欲作困兽之战。

    紧接着,两道身影迅速朝他这里飞来,瞬间到了傅楼面前。

    两道身影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着灰色儒衣,女的身着一袭白衣,二人年纪都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从两人身上的真元波动来看,傅楼知道两人都是筑基期修士,自己的修为与他们相差太大。

    傅楼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逃是逃不掉的,打也是打不过的,只能全神戒备,静观其变。

    “在这!”那个女子眼尖,指着地上的黑衣男子尸体和滚在一旁的头颅。

    灰衣男子走过去看了看黑衣蒙面男子的尸体,然后把地上那颗头颅的蒙面巾扯下仔细辩认起来。过一会儿,他然后转头对那名白衣女子道:“王师姐,是此人,没错。”

    那名白衣女子也走过来看了看,点点头,并无异议。

    “可是,谁杀了他呢?”那名灰衣男子疑问道,然后看了看傅楼几眼,神色中有些疑惑。

    傅楼以为二人要对自己不利,急忙后退了几步,右手握住金剑,戒备地看着眼前二人。哪知这一男一女盯着傅楼看了几眼后,都摇了摇头,转而再仔细地去查看地上那名黑衣蒙面男子的尸体。

    “此人身上并无其他伤口,可见他是被人一剑斩下头颅而死。能出手如此干净利落的绝非一般人。”灰衣男子对白衣女子道。

    “嗯。”白衣女子应道:“上次就是此贼抢劫刘师弟的。那次若非刘师弟用敛息秘术装死,怎么可能留有性命回山禀报师尊,并将此人的形体相貌记下来。据刘师弟讲,此贼修为不错,而且手段狡猾,出手阴险狠辣。”

    说到这,二人不由地自主地转头又看了看傅楼一眼,转而又摇了摇头。

    这时,那名白衣女子叹了口气道:“可惜王师弟两只手臂都被此贼狠心地砍断了,而且内腑受伤也很严重,一时半会难于痊愈,恐怕此生修为将大受影响。”

    灰衣男子一听,脸上也随之一黯,跟着叹了口气:“可惜了王师弟如此奇佳的资质。”

    接着,灰男子在黑衣男子的尸体上搜寻了一番,转头对白衣女子道:“此贼的储物袋已被取走,可是杀他之人又不知是谁?看来王师弟所获的那枚珍贵的妖兽卵是无法找回来了。”

    显然,这一男一女看到傅楼的修为这么低,根本不相信眼前的傅楼能杀得了这名黑衣蒙面男子。

    傅楼当然不会主动告诉他们这名黑衣男子是自己所杀,只是默不作声。

    这时,那名男子转而对傅楼抱拳一礼,和蔼地道:“在下玄天宗的叶天,这位是在下师姐姚珊,请问道友贵姓。”

    一听是玄天宗,傅楼心中一惊,暗道:“这两人居然是玄天宗的,那可是本宗的对手,虽然两派之间因同属正道而并没有发生械斗之事,但暗中还是在互相较劲的。”

    傅楼强自镇定一下,然后拱手回礼:“原来两位是玄天宗的高手,失敬!失敬!在下免贵姓楼名棋,乃是一名散修,并无门派。”

    叶天哈哈一笑,指着地上的黑衣男子道:“过奖了!在下哪是什么高手啊,在下有一事想请问楼道友,是否知道此人是谁杀的?”

    傅楼也跟着微微一笑,道:“实在惭愧得很,在下也是刚刚赶到此地不久。当时,在下走出坊市时,只听到一声低沉惨叫声,待在下赶到这里时,发现此人已身首异处。在下也并没有发现别人存在,不过似乎听到南边传来微微的破空声,像是有人往南方飞遁而去了。”

    叶天眉头轻皱,将信将疑道:“既然那人已经远去,追之已不及。不过地上之人与本宗有些怨隙,此次师尊派我俩来此就是为了寻找此人,虽然此人已死,但在下欲将此人的尸首带回去宗门禀报师尊定夺,不知楼道友可有异议?”

    傅楼急忙摇了摇头,道:“不,此人与在下素不相识,其实叶道友不必过问在下。”

    “那敢情好。”说完后,叶天当即取出一块大布帛,把黑衣男子的尸体连同头颅裹住,然后收入储物袋中。完后,二人向傅楼拱手一礼,然后双双驭剑向北方而去。

    傅楼待玄天宗二人离开后,才发现一身内衣已经湿透,贴着身子粘乎乎的,怪不舒服。

    此时,傅楼还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右臂被箭弩划伤之处此刻居然已经结痂了,伤口好得太快了,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此时不敢过多停留,来不及细想其中原由,于是驭剑腾空向神仙宗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