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三九七章 又见阴毒

第三九七章 又见阴毒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九七章 又见阴毒

    花珲感激地道:“傅小友,这次多亏了你呀!”

    傅楼淡淡地道:“哪里,哪里。”

    “老朽这次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花珲羞愧地道,然后咬咬牙,又道:“哎,往事不堪回首,老朽发誓再也不去赌了!”

    花芯一听,娇颜既喜又坚定:“父亲终于想通了!呃……赌博根本赚不到钱,女儿会想到好办法赚钱,替爹爹治病。”

    “好女儿!”花珲重重地点头,眼角噙着泪水,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傅楼突然问了一句:“花前辈是否中了冥界阴毒?”

    花珲点点头,然后有些诧异:“咦!傅小友怎么知道?”

    傅楼答道:“晚辈略通医术,曾经见过这种病历,从前辈的脸色可以看出来。”其实,若非他具有乾坤法眼神通,单从花珲暗青色的脸色不敢肯定他是中了阴毒。

    “傅小友的医术不简单哪!既能医治好小女,而且还有么多的见识,小小年纪难得!”花珲感叹道,心想,两个女儿对这个小伙子有意,却真有这么一个女婿倒是非常难得。

    想着想着,花珲看向傅楼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傅楼可没有想到这一层,随意地问:“花前辈是如何中的冥界阴毒?”

    花珲回忆道:“老朽是中了暗算,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中毒的,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我是在城里中毒的。呃……按理说,任何冥界的鬼物都进不了魔鬼之城,而且只要在魔鬼之城现身,立即会被格杀。”

    “哦?看来又是一个不解的迷。”傅楼本想问问是不是飞天夜叉下得毒手,如今看来,或许还有别人会阴魂掌之类的歹毒功法。

    “唉……”花珲吞完一颗丹药,然后感叹道:“若非这歹毒的冥界阴毒,老朽何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每天都要吃这些昂贵的丹药,想当初,老朽的炼器术,唉……好汉不提当年勇……”

    “爹!您还年轻!”花芯鼓励道。

    花珲欣慰地朝花芯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为了抗毒,老朽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如今……就连父亲留下来的炼器铺也抵当出去了。哎……我一咬牙,借高利贷赌了几把,本想赚点钱将炼器铺赎回来,没想到,……算了,不说了。”

    傅楼突然问道:“铺子抵给谁了?”

    “天宝银行,一个吃人不吐骨的地方。”花珲即恨又悔。

    傅楼寻思着,天宝银行不正是黑局办的?又问:“到期了吗?”

    “今日到期,明日就要拍卖。”

    花珲潇洒地挥了挥手,但肩膀却显得佝偻与萧索:“过去就让他过去吧,呃……咱们不说这些伤心的往事,咱们继续喝茶。”

    傅楼取出一个古怪的厚玉牌,上面有几个凸点,按下第一个。

    “是傅道友吗?”说话的是大傻的母亲……李娴。

    “是的,李前辈。”傅楼答道。

    “傅道友有事就请说。”李娴的话音总是那么温和亲切。

    “是这样子的,花家姐妹有一间炼器铺子抵在天宝银行,我想将替她们将铺子赎回来,不知可否?”

    “呵呵,傅道友真是太见外了,一间小小的铺子,何必赎回?我马上通知他们将房契送过去,你的详细住址在哪里?”

    “呵呵,那就多谢李前辈,我现在在魔鬼城西区,花柳巷三十七号。”

    “好的,傅道友只须稍等片刻。”

    然后,不再有声音了,显然李娴去作安排了。

    花珲一家三口听得目瞪口呆,良久,花珲颤声道:“傅道友……认识天宝银行的东家?”

    “呵呵,刚认识不久,一对很善良的夫妇。”傅楼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是,那是。”花珲附和道,心想,刚刚自己还骂了一回天宝银行呢,哎,这张口无遮拦的嘴,总是改不了乱说的毛病。

    花芯突然嘀咕一句:“傅道友手中的玉牌,好象黑局人员手中用的那种。”

    花珲白了花芯一眼,道:“别瞎扯。”其实他心中早就知道,天宝银行的东家其实就是黑局,只是他不便说出来,以免得罪了傅楼。

    “呵呵,花姑娘说的没错,只是黑局有真假之分,真正的黑局不会做出太过丧尽天良的事情,这一点你父亲肯定知道了。”傅楼笑道,他觉得有必要为黑局正名,并震慑一下花珲。

    花珲尴尬一笑,他正因为知道黑局的行事风格,所以才会想把女儿抵给黑局,从而达到赖帐的目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女儿会甘冒奇险去采集太乙精金。这一刻,他对傅楼也不禁产生了些许畏惧之心,因为他不敢得罪黑局,黑局的雷霆手段他是亲身领教过的。

    一杯茶刚喝完,外面来了一个人,咚咚地敲门。

    “请进!”花芯去开了门。

    一名衣着整齐的白衣青年进门来,问清了傅楼的名字之后,递给了傅楼一个包裹……里面装有炼器铺的房契和花珲的抵压契约,并请傅楼画押签字,然后躬身离去。

    “请花前辈收下。”傅楼将包裹递给花珲。

    “这……如何使得?”花珲有些语无伦次,却不由自主地伸手接过包裹,并紧紧地握住。

    傅楼笑着道:“呵呵,使得,使得,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花前辈。”

    花珲脸色一正,坚定地道:“请说,只要老朽力之所及,定当尽力。”他以为傅楼是提亲来的,内心有些不舍,却也高兴。

    “是这样,在下想炼制一只高品质的炼丹仙鼎,虽然我有太乙精金,但是我的修为低下,而且炼器术也不高明。而前辈既然在魔鬼城开炼器铺,炼器术肯定非同一般,还请花前辈多多帮忙。”

    傅楼之所以请花珲炼制炼丹仙鼎的主要一个原因……太乙精金事关重大,若是随便交给一个不信任的人炼制,他还真不敢,担心这样做会人财两空。

    “哦。”

    花珲见傅楼不是提亲,有些失望,迟疑地道:“若是在以前,炼制一个仙鼎只是小事一椿。可是……老朽体内的阴毒未解,修为受到限制,无法炼制出高品质的炼丹仙鼎。”

    说完,他的神色很沮丧,很颓废。

    傅楼微笑着道:“花前辈不必担心阴毒之事,在下会帮前辈将阴毒解了。”

    “什么?!”

    花家三父女皆大惊大喜,以为听错了。

    傅楼右手一张,一团鸭蛋大小的紫色闪电瞬间出现在手心,瑰丽动人。

    “紫色闪电!控电神通!!……难怪……你能采集太乙精金!”花家三父女再次震惊,看向傅楼的目光变得更加在复杂起来,有敬畏,有羡慕,……

    “呵呵,若是花前辈信任在下,就请放松精神,我马上就开始替前辈驱除阴毒。”傅楼不知碧沙宫何时回信,所以他不想在花家耽搁太久,因而主动提出驱毒之事。

    花珲毫不犹豫,大喜道:“傅道友若是要害我,当初就不会用太乙精金救老朽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前辈伸出一只手来。”傅楼一边说,一边先将紫电收回体内。

    花珲没有丝毫考虑,马上就伸出左手来。

    傅楼伸出右手,轻搭在花珲左手腕脉处,一阵阴寒从指尖传来,手中闪电自然导入手指,将阴寒驱除干净。

    察探了一番花珲体内的阴毒情况之后,傅楼发现阴毒虽然很强,但它还没有侵害到花珲的紫府,驱除起来会容易一些。

    “我开始驱毒,可能会有一些痛。”傅楼微笑道。

    “没事,老朽准备好了,能忍住。”花珲轻松地道。

    说话间,傅楼的右手指尖处冒出阵阵紫色闪电,伴随着美丽而神秘的紫色光芒。傅楼的脸上映衬着紫光,令人生出阵阵敬仰的心思。

    紧接着,紫色闪电缓缓进入花珲的体内,就像轻轻地流水那般舒缓,一点不像一般的闪电那样狂暴,因为它早已经被傅楼驯服了。

    确切的说,紫电就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紫电所过之处,花珲的阴毒被驱散,化为虚无。

    很快,花珲的左臂就像是被洗涤一般,原先灰暗的颜色都转变为本来的肤色。接着,紫色闪电穿过左臂,来到右臂,然后到四肢。

    由于傅楼是第一次用紫电替别人驱毒,因而操作很谨慎,也很仔细。

    也正是这样,才没有出现什么差错,花珲也不觉得痛苦,他只觉得闪电所到之处麻麻痒痒的,之前阴毒产生的酸痛感则随之消失。

    不久之后,花珲四肢和体表的阴毒全部驱除,紫电开始进入内腑。

    紫电入内腑的这一刻,花珲头冒大汗,嘴唇直打哆嗦,另一手的五指深深地抓进了玄铁桌中。他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麻痒,由内而外的麻痒比痛还让人难以忍受,就算想挠挠也是不可能。

    “忍忍。”傅楼淡淡地道。

    花珲的修为毕竟还是地仙,不是真仙体,勉强算是半仙体,而且它中阴毒的时间比较长,躯体被阴毒侵蚀过久,因而驱除起来要慢些。

    花芯和花纤看得有些不忍,忍不住转过头去。

    整整两个时辰过去了,花珲内腑的阴毒这才被驱除干净,还剩下最关键的丹田和元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