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成仙流浪记 > 第七六九章 火云鹤

第七六九章 火云鹤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岩浆河,沸气蒸腾。

    百练精铁投入河中,眨眼间成了铁水。

    看着滚烫的大河,众人运功抵抗热力,面面相觑。

    王老五招呼几个骨干商量过河对策,戎脱这伙囚犯则不在邀请之列,双方始终保持进可攻退可守的距离,互不信任,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商量事。

    对于王老五的邀请,傅楼说:“你们看着办就行。”然后,飘然跃下十丈高的河岸,撸起裤卷,赤脚在河边走着,脚踏滚烫的火焰和岩浆,如闲庭逸步。

    更让人惊异的是,傅楼捊起衣袖,弯腰伸手到岩浆中摸了一会儿,捞起一块约莫尺许见方的火红石头,看了看:“火灵石,品质极佳。”将火灵石放进储物袋后,傅楼边走边捞。

    众人看得惊心动魄,心想:这还是人吗?

    偶尔,傅楼会从河中抓起一团火,稍加把玩后随手扔了,众人看得心痛不舍,却又拉下不脸去索求。直到傅楼捞起了一团紫色的火焰,众人的呼吸顿时停滞了,目光热切如火。

    “呼~”的一声,一名囚犯冲过来,用刀指着傅楼的鼻尖。

    “想干嘛?”傅楼望着锋利的刀尖,神色平静。

    这名囚犯名叫巫基,当他看到那团紫色的灵火时,控制不住贪婪的心,欲行抢夺。但,当他真正付诸行动后,他又猛然醒悟了,自己太冲动了,太鲁莽了。

    巫基想起了这个小道士的古怪之处: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能轻松随意地伸手入岩浆,并捞起有灵性的火,比在锅里捞肉更轻松简单。扪心自问。自己根本做不到。

    其实,巫基也不是不能伸手进岩浆,但是先要运功护住,若要从无数的火礁石中找到火灵石,机率其实小的可怜。

    至于打捞灵火更是不可能,灵性的火和岩浆火混在一起难以分辩,而且灵火具有一些灵性。本能地会躲开。所以说,从岩浆中捞灵火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另外,巫基还想起了这个小道士除了能捞灵火。法宝也犀利可怕。

    更可怕的是,来到近前他才发觉这个小道士没有使用空气过滤的法术,而是直接呼吸。这是如何能做到?天哪!这根本不可能啊!河上的空气有剧毒,而且高温。吸一口气进胸就一定会受到重创!

    不!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不可能这样呼吸的。

    若是没错呢。难道……这小道士的修为隐藏了。

    想到这,巫基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气。

    灵火虽好,但自己真能从神秘的小道士手中抢到吗?

    答案是……不可能。

    可是,事以至此,骑虎难下。

    巫基越想越多,一时之间心慌错乱不知该怎么办。真可谓出刀容易,收刀难。鼻尖渗出密集的汗珠,手心发汗。刀都有些握不稳了,错乱的心思让他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

    远处的巫篱高喊:“傅道友……这团火别扔了!我们买!”

    巫基福至心灵,顺着巫篱的口吻,赶紧地道:“对,我们买了……”

    “不卖。”傅楼毫不犹豫地摇头。

    这条河中的灵火虽多,但品质高的并不多,借助火灵珠才暂时找到这一团紫色的,怎么可能会扔了。有了紫色火焰,在面对王老五和巫篱时也就增加了倚仗,当然不会卖给对手。

    傅楼左手托着灵火,右手缓缓伸出两根手指,拈花般地抓向刀尖。

    傅楼的出手其实很慢,巫基急忙收刀,却发现收不回来,刀被无形的力量禁锢了。

    然后,巫基看见刀尖化为铁水,并迅速向刀柄蔓延。心爱的刀被毁,巫基既心痛又惊骇万分,急忙甩手,仅剩的刀柄在掉落的过程中也变成了铁水,“噗嗤”落入岩浆河。响声惊醒了巫基,发觉手臂滚烫发麻,酥软如棉,仿佛不属于自己的。

    巫篱在远处高声大骂巫基:“混蛋!你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回来!”巫基机械的回应,低着头,羞愧万分地纵身回去。

    傅楼没有追究,而是继续在河边探索。

    这个小插曲让众人对傅楼又多了一分敬畏。

    说起来,乾坤法眼具有看清灵魂本质的特殊神通,目力也有一定的穿透性,但严格来说,一开始并不是真正的天眼神通,这与傅楼当时的修为较低有关,因而目力还不算强。

    不过,随着修为的逐渐提高,加上前段时间雨曼被迫离开等等其他原因和压力,让傅楼的乾坤法眼突破并成功进阶,精神力大幅提高,领悟了“法眼星刃”,让他多了一种能切割对手精神力和神识的手段,同时,傅楼的目力也得到大幅提升。

    此时,乾坤法眼真正具有了天眼通的超强目力。

    经过这些天的适应和领悟,乾坤法眼第二层境界已经稳固了。整个世界在乾坤法眼中与别人是不同的,世界就像是彩色的透明玻璃一般,当目光聚焦在一个目标时,目标是真实透彻的,目光未聚焦的物件和空间则是虚幻透明的,不会挡住真正要看的目标。

    简单的说,就是穿透地性、选择性地察看目标。

    ……………………………………………………

    接下来。

    傅楼没有再捞火,乾坤法眼扫过之处,岩浆河内的气泡、火焰、礁石乃至漩涡皆一清一楚。傅楼飞快地从河中捞出火灵石和火玉等珍贵材料,速度之快令人结舌,数量之多让人眼红。众人看得心神摇曳乃至心生敬畏。

    “如此敛财手段,怎能不富。”

    王老五一阵感慨后。把重点放在过河上。

    对于如何横渡岩浆河,其实王老五早在接任务时就开始做准备。他先嘱咐手下几句,作了一番周密的安排。然后。命令全体人员原地休息,养足精神准备过河。

    三个时辰后。

    傅楼还在河边,露出诧异之色看着大河。岩浆河中居然有鱼,而且越来越多地往这边游过来。傅楼本想抓几条来研究一番,但想想乾坤袋打不开,没地方养鱼,也就作罢。见众人皆在养精蓄锐。为免节外生枝,他没有将发现鱼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王老五站在岩浆河边,取出一只三寸长的玲珑袖珍小船。然后向前一抛,小船迎风就涨,光芒大作,一艘五丈长的宝船停在河边上空。

    受定魂山阵法的影响。宝船缓缓下落。

    王老五纵身上船。并大喝一声:“各就各位!快!莫让船着地!”几名探险骨干人员迅速上船,各据方位,俨然是九宫八卦阵法方位。

    王老五左手捏诀,右手握紧船舵,暴喝:“施法!起!”

    上船几人皆伸出右手,各自按在船上一个七寸圆盘上,猛地运转真元。顿时,整艘宝船光芒大作。炫目多彩。紧接着,宝船下坠之势嘎然而止。然后缓缓飘起,浮在河面三丈之上,稳稳当当。

    众探险者也嗖嗖地纵身上船。

    紧接着,王老五手诀变换,喃喃自语,然后只听见“嘣”的一声,一个大圆罩将船团团护住。“总算成了。”王老五稍稍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戎脱也取出一件葫芦形的法宝,载上了一众囚犯。

    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傅楼既不上船,也不上葫芦,独自踏浪而行,随着起伏的火浪临风掠行,仿佛带着某种韵律。月白道袍飘飘如嫡仙下凡,独有一份潇洒和自在,令人神往不已。

    然而好景不长,才行出不到百里。

    突然,傅楼身形猛然一顿,双瞳一紧,大喊:“快!立刻退回去!前面危险!”

    两队人马皆愣了愣,停了下来,察探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异常。王老五有些气恼:“傅道友,为何大惊小怪?你看,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哪有什么危险?”

    傅楼右臂直指前方,道:“无数的火鸟!正朝这边飞来!”

    王老五立在船头掂脚眺望,运极目力,可眼前除了蒸腾的火雾外,什么也没看到,因而有些不高兴。不少人也发出讥讽之声,觉得这小道士虽然治愈术很强和不惧火,但毕竟修为低,遇到强敌也就露出本色了。

    傅楼的心性修养极好,并不在意这种小丑般的神态,而且本性善良的他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起报复之心。若弃他们不顾而独自逃去,于心不忍,尽管这样可能会暴露乾坤法眼神通,他还是稍加解释:“贫道的目力比较特别,看得远。”

    王老五将信将疑,取出一个三尺长的圆筒放在左眼上,眺望起来。

    “千里镜?这本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怎么出现在此人身上?王老五的来历……”傅楼有些惊讶。

    还记得,当初徒儿大傻的父亲天财哥也曾经送给他一个这样一模一样的物件。不过,他具有乾坤法眼,而且此物在环境特殊的情况下作用甚小,后来转送给了蓝盈盈。想起了蓝盈盈,想起了父母亲,还有……等等,傅楼想要离开火之炼狱回到蓝星凡界的心思更加强烈了。

    傅楼一边回忆往事,一边往后飞纵。

    王老五还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正准备责怪傅楼一番。

    突然,一个细小的黑点出现在镜头,黑点迅速地变大,占满了整个镜头,惊得他猛地哆嗦,差点将手中千里镜扔了,无睱追问傅楼为何看得这般远。

    “火鸟!~”

    “不!是火云鹤!”

    “快!往回退!!快!!”

    王老五很惊慌,火云鹤来得太快了,如闪电般。

    傅楼先回到岸边,四下打量后稍加思索,马上有了决断。只见,一杆杆魂旗自身侧迅急飞出……。宝旗大阵刚刚布置完,就听到满天的振翅声和鹤鸣声,听得人头皮发麻。

    傅楼取出火灵石的案几。端坐阵中,七柄七星斩魔剑基本修复如初,如众星捧月般地围绕周身吞吐光芒。五行罡天灵剑更是贴身保护,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来攻击。

    戎脱等人躲在葫芦中,巫篱一人操控葫芦往回飞。葫芦飞行速度比船快,冲上岸后,慌不择路地往来时的方向逃遁。

    王老五的船也紧接着回到岸。

    这时,空中的火云鹤猛地往下冲。王老五见势不妙,不敢让手下下船。幸好船在岸上同样能飞行,而且还更快些。可惜,晚了一步。火云鹤挡住了去路。

    傅楼神色凝重地抬头望天,看着遮天蔽地的黑红黑红的火云鹤,暗道不妙,然后传音给两侧的王老五和巫篱:“这是一片平原。往哪飞都没有藏身地。快汇集到我这儿。”

    二人立刻同意,各领队伍往傅楼的中间方向冲。

    关于火云鹤,傅楼从藏书中有所了解,此刻终于见到了实物。火云鹤的速度真是快,犹如倾盆大雨,又如箭雨般地往下冲,眨眼间布满了整个河岸,蔚为壮观。

    王老五和巫篱两队人马都没能冲到傅楼宝旗大阵边。相距约三十丈。

    火云鹤将整个河岸占满了。

    火云鹤高七尺,金灿灿的尖嘴长达两尺。高挑的脚衬托轻盈妙曼的身躯,一圈圈黑红相间的花纹布满双翼,就像一朵朵红色的云彩。难怪称为火云鹤。

    其实,真正在意岸边人类的火云鹤并不多,它们一开始似乎比较友善,橙黄色的眼珠打量着这些古怪的“食物”,不知该不该吃了,该从哪个地方下嘴,一时间并没有马上发动攻击。

    众人焦急万分,想要强行冲过去,却又担心惹了火云鹤。

    大部分火云鹤在火焰平原和岸边成双成对地散步,一部分则俏立在河边的岩石上,不时脚一蹬,一个直线拔高,然后吊转头,猛地扎进岩浆河,然后冲了出来。

    火云鹤出来后,嘴里衔着尺许长的鱼。

    此鱼金光闪闪的酷似鲤鱼。能在岩浆中生存的鱼绝不简单,但更令人惊心的是,火云鹤能在岩浆河中捕鱼!扎一个猛子,就叨起一条,绝是对鱼儿的天敌。

    这样的鱼,当然是恶鱼。

    这样的鹤,绝对是凶禽!

    傅楼有些明白了:火云鹤的真正目标是鱼,而不是人。人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火云鹤追踪鱼儿。

    有一只火云鹤或许因为感受到人类的敌意,率先尝试着攻击王老王的船。火云鹤的攻击很简单,先是鹤鸣一声,然后长长的尖嘴对着护罩夺夺地啄起来。攻击虽然简单,但很厉害,尤其当越来越多的火云鹤参与,这就是抢食。

    宝葫芦和宝旗大阵楼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攻击。

    端坐在阵中的傅楼,听着密集的夺夺的声,感觉就像是有无数的啄木鸟在树上找虫子,而自己就是树中唯一的虫子。

    王老五很惊恐,船上的护罩已经快破了。巫篱等人情况也差不多。当他们看到傅楼宝旗大阵还算稳固,二话不说,就下令全力冲向傅楼。

    “波……波……”

    船和葫芦的护罩相继破裂,众人简直就是被扒光的弱女子。

    “杀!”王老五惨烈地大吼一声,一幅慷慨赴死的样子。

    绝境之下,人的潜力是无穷的。王老五和巫篱这两波人马比平时更加奋勇,更加拼命,不敢有丝毫保留,否则性命就难保。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两队人马遇山开山,遇鹤斩鹤。但是死亡却难以避免,死亡的后果是成为火云鹤的食物,还留下一小团灰烬,因为火云鹤的嘴不仅尖硬,而且嘴里喷出的热气灼热胜火。

    糟糕的是火云鹤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围上来。

    短短三十丈,如天堑般难以跨越。面对似乎触手可及的宝旗大阵却寸步难行,而且伤亡不断增加,惨不忍睹。王老五和巫篱都绝望了。

    “天亡我也!!”(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成仙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劳动奖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动奖章并收藏成仙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