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二十七章◎千刀万剐

第一百二十七章◎千刀万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清澜心里头不愿意将此事闹大,毕竟此事在外头看起来是件丑闻,可如同楚玉蕤所说,他怎么能让时素娴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受人欺负?思虑半晌,最后将失节二字隐去,说那祁之盈雇凶杀人。

    尽管时素娴现在情况已经算是基本稳定下来了,也不再排斥清澜的接近,但仍然什么都记不清楚。

    楚玉蕤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也许忘记,是最好的疗伤方法。

    尽管这般大的阵仗,祁之盈仍旧没有被吓到,大摇大摆地进了殿内,神情倨傲道:“不知是什么人这般大胆,自己做的事情反倒敢往本宫身上泼脏水!”

    清澜一双眸子发红,想要冲上去却被楚玉蕤按住了胳膊。华和肃缓缓地走到位子旁坐下,眼神看向华襄帝,“皇兄,虽然此事同华襄没有什么关系,但汉黎公主好歹是在华襄国土上出的事,作为东道主,皇兄不介意过问一下吧?”

    华襄帝一早便派了秋察司的人去查,这伙儿正因为平王做的蠢事而气的头疼,却不想华和肃直接把人带到他面前,看着殿内仍然稳坐如山的平王,华襄帝一时竟然不知说些什么好,转头看向平王,华襄帝故作不经意问道:“熙平,你觉得呢?”

    平王心里头一惊,连忙站了起来,从前华襄帝拿不定主意的问题只会问华和肃一句“十弟以为如何?”今儿却问起他来了,一下子还未反应过来,顿了顿,尽量使自己的言语措辞让别人挑不出破绽,“臣以为,汉黎公主遇刺,还是在这皇宫之中,天子脚下,能做出此事之人,定然胆大包天,藐视皇威,此事必定要差个水落石出,不仅要给汉黎国一个交代,还要给凶手一个教训。”

    平王一脸正气,说的慷慨激昂,仿佛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是个侠客一般嫉恶如仇之人。

    楚玉蕤冷笑,人面兽心,衣冠禽兽。冠冕堂皇的话谁说不出来,在这金銮大殿上,他竟然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将罪责都推到所谓的凶手身上。

    华襄帝点点头,“熙平说的不错,此事发生在华襄国土上,朕也必须给汉黎国一个交代,楚玉蕤,你说你有夏阳公主陷害的证据,如何证明?”

    楚玉蕤抬眼看了祁之盈一眼,祁之盈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一点心虚,反倒直直地对上了楚玉蕤的眼神,仿佛不管发生什么,她都有解决的对策。

    “带证人。”楚玉蕤对着外头喊了一声,几个侍卫押着四个人进了大殿,那四个人,相貌平平,却清一色的全身都布满了伤痕,在看见楚玉蕤的一瞬间,都露出了惊惧的眼神,楚玉蕤一步一步走向他们,在他们身前蹲下,轻声问道:“说,是谁指使你们害汉黎公主的?”

    明明此时的楚玉蕤微挑着嘴唇,却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这样诡异的笑容,白其殊只有在她大开杀戒之前看到过。

    白其殊看着四个被打成猪头一般的帮凶,心里头一点都不同情,对于坏人,为什么还要用正当的审问方法?不服?打你一顿,看你说不说。

    四人虽然在牢狱之中已经承认过是夏阳公主和平王捣的鬼,但到了大殿上,却什么话都不敢说,两头为难,只求一死。

    祁之盈在看到四人进殿时,心头一跳,她明明已经派人将他们处理掉了,却不知为何本该死了的人却又出现在大殿之上。

    但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她手中还攥着他们家人的姓名,她不信,他们会当殿指认她。

    同楚玉蕤一般,祁之盈也走向几人,故作温柔道:“到底是谁指使的,你们尽管说出来,你们面前坐着的可是执掌生杀大权的华襄帝,可不要因为背后被什么人威胁了,便为了生而随意威胁好人!”

    白其殊起身道:“夏阳公主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说,楚三娘子在屈打成招?”

    祁之盈转身,用嘲讽的眼神看了白其殊一眼,无辜道:“本宫可什么都没说,只是……这些证人身上满是伤痕,不得不让别人去想,楚三娘子到底是怎么让证人说出所谓的真话的呢?”

    “你!”白其殊要不是被苏淮拉着早就上去踹她两脚了,同为女人,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能做到这么不要脸,白其殊被苏淮拉着,心里头烦躁地很,甩开苏淮的手,向华襄帝道:“陛下,这些恶人是帮凶,如果不使用些非常手段,恐怕他们是不会招的。”

    “呵。”祁之盈轻笑一声,“本宫听闻,一个月前,白员外郎也曾因为一些事情入狱,敢问那时候可有人对你使用非常手段,逼你就范?”

    白其殊仰天大笑,“公主殿下是听不懂人话,还是从小语言学的不好?”白其殊这句话把祁之盈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看见祁之盈败下阵来,白其殊继续说道:“逼同审两个字,公主殿下到现在都还没有分清楚么?”

    正当白其殊和祁之盈还要继续吵下去时,却听见大殿内一声清脆的响声,众人循着那声音望去,竟然看见楚玉蕤一只手捏住其中一人的下巴,“咔擦”一声,那人的下巴便脱了臼,绕是一个皮糙肉厚的大汉,也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楚玉蕤却像没事人一般,继续微笑着问第二个人,“招是不招?”

    “疯子!她简直是个疯子!”祁之盈瞪大了双眼,指着楚玉蕤,“华襄帝,你可曾看到,她在你面前就这样对证人用刑,这样能让他们说出来真话吗?难道本宫说的不对?这不是严刑逼供,是什么?”

    华襄帝被吵的头痛,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刚想抬头说楚玉蕤这样做是不对的,却看见她手的手伸出,手一翻转,许多粉末状的东西掉落在地上。

    “这些人嘴里头藏毒,说明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楚玉蕤又伸出手去触碰方才下巴脱臼之人,那人却害怕地往后躲,楚玉蕤毫不怜惜地硬将他拽了过来,若不是现在要让他们当证人,她早便把他们千刀万剐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