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四十九章◎情丝深种

第一百四十九章◎情丝深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自从遇到苏淮之后,好像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从最开始的堕马他竭力相助,到最后官场上他耐心指引,本来对官场之事不太了解的她,如今也游刃有余。

    看着苏淮放大的脸,白其殊想要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却不想他突然双手环住她的纤腰,身子俯下来便是一吻,两人的唇接触,苏淮只觉得浑身燥热终于有了一个发泄点,在他的意识里,白其殊现在像是冰块一般,越靠近越觉得舒服,越舒服越想要靠近。

    客栈窗外,远山如黛,风儿轻抚,落叶也轻轻的,不愿打破这宁静,烛火微晃,人影交织。

    鸳鸯榻上,她皓肤如雪,罗带渐宽,腰肢单薄,苏淮不知道哪里来的贼胆,借着酒气,只觉身下的白其殊明眸皓齿,桃花面薄,只想狠狠欺凌。

    苏淮半梦半醒,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从前他当真如人们口中所说那样是一个纨绔子弟,青楼等地也去过不少,处处环肥燕瘦,入眼的却只有这位白家小三郎。

    他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教感性占了上风,可他管不得这么多了,身下的白其殊慢慢环上他的颈,羞着脸回吻。

    鸳鸯交颈,*一刻。玉山酥雪,潮红胜火。红烛已快要燃尽,如水墨般的远山被烟雾缭绕,房间之内,一片旖旎。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入屋子,照在了苏淮的脸上,他皱着眉拉过被子蒙上了自己的眼睛,转了个身想要继续睡,微微睁眼却看见自己眼前好像坐着个长发女子,双手扯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不教他将被子拉过去。

    苏淮头疼的紧,以为自己还在做梦,闭上了眼睛后,又猛地睁开,眨了两下,发现床上真的坐着个女人,还用那般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苏淮大惊失色,坐了起来,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竟是一丝不挂,吞了吞口水,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只记得喝了很多酒,然后……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苏淮说话也变得磕磕巴巴起来,“娘子……你……”

    “谁是娘子!你滚开!”白其殊吼了一句,把苏淮的衣裳扔到他脸上,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散开,现在三千青丝披散,白其殊往后靠了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苏淮听见是白其殊的声音才舒了口气,“原来是其殊啊。”

    “你那么失望的语气是什么意思!”白其殊低下头,有点委屈,自己昨天是着了什么魔,竟然答应他?罢了罢了,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古代女人,就当被狗咬一口好了。

    白其殊愤愤地想要换衣裳,一转头却看见被撕碎的裹胸布,她机械地转过头看向苏淮,苏淮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大大咧咧地想要起来换衣裳,“既然我俩同为男子,你也不必这般介意了。”

    “……”纵然白其殊再口齿伶俐,这会儿却是如何都接不上话了,苏淮总能拿“我们同为男子”这句话来噎住她!

    苏淮看自己的外袍找不到了,预备掀被子去找,白其殊忙瞪大了眼睛,想要阻止,还未说出话,苏淮便掀开了被子,光洁的被单上,那一抹落红显得格外鲜艳。

    “阿殊……你……”苏淮愣愣地看着那抹落红,而后傻笑起来。

    静女其姝,其殊果真是其姝,潘安貌下,果真是位女娇娥。

    直到两人坐上马车,苏淮还是忍不住地傻笑,白其殊坐的离他要多远有多远,看着苏淮傻笑,心里怒火中烧,想都不想直接给了他一脚。

    苏淮委屈地揉了揉自己的膝盖,像一只大型忠犬一般,蹲在白其殊的面前撒娇道:“阿殊,我错了,我错了。”

    白其殊扬起头,问道:“你哪错了?”

    “不该……酒后……”

    “嗯?”白其殊的眼神望向苏淮,“酒后什么酒后,你喝醉了酒之后,发了疯不想穿衣服,自己表演脱衣舞,我拦都拦不住你。”

    苏淮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是是是,是我自己发酒疯,那阿殊身上的衣服呢?”

    “啪”地一声,白其殊给了他一个暴栗,叫道:“谁看到我没穿衣服了?你看到了吗!”话中带有几分威胁之意,明显是不想让苏淮继续说下去。

    苏淮却邪魅一笑,不仅不觉得白其殊可怕,反而觉得鼓着腮帮子脸红的她显得格外可爱,由于马车高度不够,他弯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其殊,折扇抵住白其殊的下颚,颇像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浪荡子弟,道:“我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这些,而且……”

    眼神渐向下移,停在白其殊的胸口,白其殊挥手就是一掌,打得苏淮直不起腰来,“苏淮!你个死变态!”

    然后苏淮就乖乖地坐在了马车里,一路上再也不敢动手动脚,小眼神瞟向白其殊时,看见白其殊仍旧是一脸冷漠。

    行了一路,又到了上山的时候,两人又弃了马车,苏淮一路在后头跟着,好容易赶上白其殊的脚步,在她身旁故意撞她一下,白其殊也装作没看见一般。

    白其殊最后被苏淮撞地烦了,突然停下了脚步,道:“苏淮,昨晚的事,你忘了吧,全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也希望,我的真正身份,你不要说出去。”

    苏淮方才还勾起的嘴角瞬间瞥了下去,严肃道:“阿殊,你将我当做了什么人?”原来,他在她心里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他是曾经怀疑过白其殊其实是女儿身,但一直都未曾确定。即便白其殊从前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他也绝对会守口如瓶。

    他喜欢白其殊,无论性别,又怎么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可是她现在跟自己说,让自己把昨日的事情忘了,他对于她,绝对不是春风一渡,这让他如何忘,怎能忘?

    白其殊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心里头仍然有许多矛盾,她的身份一旦公布便是欺君之罪,难道她要一直用男子的身份同苏淮在一起么?

    苏淮已经二十三了,放在古代,早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父亲,现在却依旧未曾成亲,如果拖得太久,他们定然会这样生生错过。

    她怕等不到她能光明正大揭开身份的那一天,所以,便只能趁着事情还只有苗头的时候,狠心掐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