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五十一章◎缥缈真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缥缈真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其殊沉默了半晌,看着自己已经被捏红的手,无奈道:“苏淮,你放手……”

    “我不!”他的声音异常坚定。

    正在这时,白其殊腰间系着的赤瞳的骨灰,却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滑,眼见着就要从半空中掉下去,好在白其殊反应过快,手中白绫抖动,准确地勾住赤瞳的骨灰,却不想这一发力,生生那树枝折断,两人顿时没了东西勾住,一瞬间掉入了山崖。

    一声尖叫穿破云霄,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掉落的过程中,竟然觉得有一股莫名的气团将两人向上拖了上去,迷迷糊糊中,两人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是生还是死。

    当白其殊醒来时,入眼的便是四周的石壁,身下也是石床,上头不知道铺了多少层稻草,加上厚厚的被褥,即便是石床,也不觉得冰凉。

    周遭是清一色的竹子所制作的桌椅,在这个地方显得简约而又舒服。

    白其殊连忙起了身,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坐在是床上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苏淮的影子,她连忙下了床,走出石门,转眼发现向前走不久还有另一个石洞,没有多想,白其殊便跨了进去,眼前的景象却让自己惊呆了。

    苏淮躺在石床上,一动不动,像是没有了生气一般,石床旁坐着一个白发鹤颜的老人,两条眉毛已经长得很长,正面色凝重地看着床上躺着的苏淮。

    白其殊的理智好像在那一瞬间崩断,疯了一般冲向苏淮,蹲在石床旁,试探地唤了一句,“苏淮?”

    床上的人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白其殊急得眼眶都红了,抓住苏淮的手,摇了摇,继续喊道:“苏淮!”

    旁边的老人长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是掩不住的笑容。白其殊根本来不及问他是谁,看见他露出笑容,生气道:“看别人伤心你很高兴吗?”

    老人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表情,又像一尊雕塑一般,坐在旁边,不言不语。

    白其殊又转过身,眼眶中的泪已经决堤,不住地喊:“苏淮……你醒过来啊!我求求你……苏淮……淮……”

    听到那一个“淮”字的苏淮,立马要破功,只要他一听到白其殊这么喊,便会控制不住地回想到那日晚上,白其殊在他身下承欢的样子,句句娇声,断断续续地喊着“苏淮”,却因为喘不过气来,那“苏”字小的叫他听不见,出口便成了一个“淮”字,惹得苏淮更加爱怜。

    一想到这里,躺着的苏淮一下子破功,“噗嗤”笑了出来。

    趴着早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白其殊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抬起头来,狠狠地在他胸口锤了一下,苏淮吃痛,坐起身来替白其殊擦汗脸上的眼泪,说实话,他还真没见过哪个女孩儿哭起来这般丑,别人都是梨花带雨的,而白其殊……是发洪水。

    可是谁让他喜欢上了白其殊呢,既然喜欢,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苏淮柔声道:“阿殊别哭了,哭了便不好看了。”

    白其殊“哼”了一声转头,心里在因为自己那么容易就被苏淮骗了而感到羞耻,一句话也不说。

    苏淮轻笑道:“阿殊方才那么着急,是不是,在你心里,还是很在意我的?”

    白其殊面冷心热,即便是喜欢苏淮,说话也一点都不留情,“谁在意你了?我是怕你死了,我不认得去断崖的路!”

    身后的白发老人“哈哈”大笑两声,抚了抚胡须道:“这里便是断崖,不知二位来断崖有什么事情要做?”

    正打情骂俏的两人这才把头转过来,两双眼睛齐齐地看着老人,“您便是缥缈真人?”

    老人点点头,“区区不才,正是在下。”他起身替两人倒了杯水,继续说道:“断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来了,你们却突然闯了进来,还差点从崖上跌落下来,好在老夫用真气将你们及时护住,才免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白其殊和苏淮对视一眼,忙行礼道谢道:“多谢前辈。”

    缥缈真人摆摆手,“举手之劳。我这个老头子,隐居在断崖已经许久了,在外几乎也没什么人听说过老夫的名声,不知二位是怎生知晓的,这断崖下,还有位缥缈真人呢?”

    看着缥缈真人笑眯眯的面容,白其殊心里头有些后悔方才对他说话的无礼,又有些踌躇,不知道赤瞳已经去世的事情,该怎么对缥缈真人说。

    苏淮知道她为难,自己将白其殊身上带着的赤瞳的骨灰取下,递给缥缈真人道:“前辈可还记得,您的徒弟赤瞳?”

    缥缈真人双手颤抖地接过赤瞳的骨灰,满脸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赤瞳他……没了?”

    他知道天命者的寿命都会很短,从第一个天命者到现在,没有一个活过二十五岁,可是赤瞳才十五,怎么可能说没便突然没了?毕竟是自己唯一一个徒弟,虽然在自己隐居之后,两人便没有再见过面,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赤瞳离开了,对缥缈真人的打击不亚于失去自己孩子所带来的痛楚。

    缥缈真人静静地现在那里,捧着赤瞳的骨灰,长叹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白其殊和苏淮讲故事:“你们知道吗,我这一生,穷其所有,只为练就一身武功,求得长生的机会,而赤瞳,从一出生开始,他的命运便掌控在别人手中,说的好听些,他是天命者,说的不好听些,他只不过是个被人利用来利用去的工具。”

    “老夫是在一次大会上见着他的,那时赤瞳拼了命地想从赫连家族逃出,手腕上满是被铁链勒出的红印子,衣裳也破烂不堪,但他逃出来了,走投无路下撞见了老夫,老夫只觉得他骨骼清奇,让他拜入门下,却没有想到他是天命者。”

    虽然天命者听起来让人垂涎欲滴,但赫连氏家族也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如果那时缥缈真人在赫连家族找上门时,没有将赤瞳归还,怕是永远都摆脱不了赫连氏家族的追杀,所以,他没有选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刚逃出来不久的赤瞳再次被抓回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