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八十五章 过年

第八十五章 过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龙门客栈开张有五日了,生意总算是有了起色。

    “今儿个不错,收入了两百七十二两。”叶婉合上账册,满脸的笑意,看来那个法子奏效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只要有人来住店,叶婉相信凭她们客栈的经营模式和服务,在不久的将来定会红火起来。

    “东家,下晌那会,住在高级客房的楚毅公子说,想见见你。”回话之人叫小喜子,是跟着薛驰从江平过来的,本是想到龙门酒楼当跑堂的,因着新开的客栈缺人,就被叶婉抓了壮丁。小喜子人机灵,又能说会道的,经过叶婉一番培训,就安排在柜台处做接待。适应了几天,她发现他很适合这个职位,他自己也很愿意做这件工作。

    闻言,叶婉秀眉微蹙,对于那些动不动就“想见见你们东家”这些人,着实有些不耐烦了。“我知道了。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叶婉对着小喜子笑了笑,她对他的工作能力很是满意。

    在这个朝代对女子的要求不十分苛刻,女子时常出门去逛街串门并不稀奇。只是这个时候叶婉突然觉得古时候的礼教也不错,起码可以给自己当当挡箭牌,借由“不宜见外男”来回绝楚毅的约见。叶婉揉了揉额角,这个时候还是叫哥哥去见吧,她还有好多事要做。

    收起账册和银匣子,叶婉脱鞋盘坐在床上,她已经有好些日子没修习内功了,如今杂事逐渐理顺,她也不能再懈怠下去了。刚打坐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门外传来小喜子的声音:“东家,你睡了么?才刚来了一伙人,说是京里来的。”

    平安镇是个小地方,城门关后,极少再有人走动,乍然来了十来个人敲门,把小喜子吓了一跳,还当是强盗来了。

    叶婉收了内力,略一调息后跳下床去开了门:“人呢?”

    “在楼下等着呢。”

    叶婉抬步下楼,见十五六个人俱是灰色布衣,或坐或站地等着。见到叶婉,坐在一旁的几人迅速站起身来,众人都不由得挺直了身子,世子爷可是千叮万嘱,务必要听叶婉的命令行事。是以,他们有些人虽有不服,却也不敢怠慢。

    叶婉眸光犀利地扫视一圈那群人,一摆手阻止了正要开口的一人,伸出一根手指,指点出人群中的两个人,道:“这两个人我不要,领回去吧。”

    那个想开口说话之人正是这些人的主事者,闻言一愣,不知道那俩人是哪里得罪叶婉了,怎么才一照面就要被赶走呢?“额,叶小姐,他们都是世子爷亲自选出来,送来给你使唤的。这…”

    被点出的两人心中也十分不服气,他们是蔚凌羽在诚王府众多下人中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代表了世子对他们的能力的肯定。凭什么叶婉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一照面就否定他们?

    “我们都是世子派来的,你凭什么说赶我们走就赶我们走?”其中一人极力收敛着自己的愤然,言语之间却不甚客气。回头在人群中来回看了两眼,指着几个低垂了头的人道:“他们刚刚也坐下来着,你怎么不连他们一起赶走?”他还当叶婉是因他未经许可就落座,扫了她的威严,要拿自己立威。

    “啪啪啪”,叶婉拍了几下手掌,笑道:“你心思转的很快,还懂得拉上一批垫背的,想给我来个法不责众?”随手拖过一条长凳坐了,叶婉轻蔑一笑,接着道:“我从一下来就在观察你们,你,眼神闪烁,偷看我那两眼并不是他眼中的轻视、不信任。”叶婉抬手指了指另一个被她点出来的人,“你的眼中尽是防备和探究,你在掂量我的分量,是否会给你的主子造成麻烦。我没说错吧?”叶婉对于那种眼神太熟悉了,人在与对手照面时就是那种神色,前世她几乎就是在那种眼神中长大的。

    那人被叶婉的一番话惊出一身冷汗,强自镇定了心神,满不在乎道:“我们世子爷既然派了我们来,又怎会对你不放心?你我都是为世子爷照看生意的,还是不要生出嫌隙的好。”

    叶婉闻言,扭头看向主事之人,淡淡问道:“蔚凌羽跟你们说这些生意是他的?”

    那主事人是前些时候诚王派来接应蔚凌羽的侍卫之一,对于叶婉一家救了蔚凌羽和与蔚凌羽合作的事尽皆知晓的,听到叶婉的问话,连忙一躬身,道:“世子只说让咱们万事只听叶小姐安排,并没有说生意是他的。”

    “哦。这么看来这全都是你主子臆想出来的了。”叶婉轻笑出声,还真是麻烦,不过是要蔚凌羽出这么点力,也会给她带来麻烦。她开始有点后悔,不该图省事而跟蔚凌羽合作的。“行了,我知道你们诚王府有个不老实的老鼠,你也用不着在这给我打马虎眼。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叶婉指指自己的眼睛,语气森然下来:“我这双招子亮着呢,就凭你那点本事,还想瞒过我去?那个谁,这人你看着办吧,我希望不要给我带来更多麻烦。”

    那主事人微愕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叶婉口中的“那个谁”是指自己,垂头应道:“是。叶小姐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说完又觉心里别扭,要是往后叶婉还用“那个谁”叫自己,得多堵心,忍不住又加了句:“叶小姐,我叫何扬。”

    “知道了、知道了。”叶婉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何扬赶紧将人带下去。转脸面向众人,和缓了语气道:“你们赶路累了,想坐下歇歇脚,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儿又不是军队,规矩没那么严。”叫了小喜子过来帮着搬几个长凳给众人坐,然后又道:“你们诚王府那点事想必你们都看得分明,方才那人应是那个小妾的眼线吧?”

    众人默然,的确,馨夫人觊觎世子之位谁人不知?也就独独瞒着王爷一人罢了。

    “你们虽是我借过来的,但我希望你们都能踏踏实实地干活,我的吩咐也能身体力行地去执行。如今你们是奴籍,只要你们认真给我做工,我可以让蔚凌羽消了你们的奴籍,我想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在叶婉看来,在没有情分的前提下,唯有利益可以收买忠诚。而良民的身份,对他们来说,也许比金钱对他们的诱惑更大。

    大部分人对叶婉开出的条件都是惊喜不已,他们对诚王府忠心不假,但也都不止一次幻想过能消掉奴籍,他们内心里不愿意让子孙们一出生还是个奴才下人。不过也有例外的,其中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出声道:“叶小姐,我不求消奴籍,只要你能跟世子说说,让我那小孙儿跟在世子身边伺候着,我就感激不尽了。”

    这老者一家几代都是蔚家的下人,对诚王府最是忠心不已。他听了叶婉的话心中有些不乐,世子好心派人来帮她,她怎的还挖起世子的墙角了?

    叶婉秀眉一挑,点头应下了。只要他们给她好好干活,她并不在乎他们是否是奴籍。“时辰也不早了,小喜子领他们去酒楼住下吧。”叶婉秀气地打了个哈欠,折腾这一番,她也困了,早些去睡也好,明儿个在修炼内力不迟。

    “叶小姐,世子给你带了点东西,你不看看?”何扬见叶婉转身要走,忙不迭开口叫住她。

    “先放那吧,明儿再看。”作为合伙人,蔚凌羽能给她派来这十来个人,已经让她很是满意了。至于其他东西,她并不看重。

    翌日,叶婉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如今银楼和酒楼都不用她十分操心,新开的客栈,生意也有了起色,她的神经也可以不用整日绷着了。洗漱后,叶婉突然想起蔚凌羽给她带的箱子,过去打开来一看,给她一种松松散散的感觉。

    放在箱子最上面是一个小木匣,里面装了两个面人。拿出来端详两眼,那面人的神态竟十分肖似她和叶睿晨。嗤笑一声,蔚凌羽未免也太幼稚了,都多大了还玩面人?虽是这样想着,叶婉还是将自己那个收下了。再下面的木盒中放着一叠卖身契和一本小册子,上面记录着蔚凌羽派来的十六个人的家庭状况、脾气秉性和拿手的本事。有了这个,倒能让叶婉更快地人尽其用了。将木盒放到一边,拿起另一个细长的木匣,看那样子,里面应是一把剑。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应该是给叶睿晨的。

    箱中还剩下一把软剑和一件大红羽缎的披风,正适合叶婉的身量。“还真是小气,送一回礼就给这么点东西。”叶婉撇撇嘴,暗诽蔚凌羽抠门。远在京城的蔚凌羽正听着宫中的太监来传话,皇帝让他进宫,想与他说说他的亲事。突然毫无预计地打了个喷嚏,“这是谁想我呢?”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喷嚏:“呦呵,这是骂我呢。”蔚凌羽揉揉鼻子,想着何扬这会儿应是到了平安镇吧?别是那丫头嫌弃我送的东西少了?他倒是想多送点好玩的玩意,但直觉叶婉不会喜欢那些小孩子玩的玩意,也就没送。那两个面人还是几番犹豫才一起装进箱子的。送点金银首饰吧,叶婉平日里压根就不戴,更何况她自己还开着一家银楼呢,送了也是被收进盒子蒙尘的命。真是愁人呐。

    将那把宝剑和叶睿晨的面人拿上,叶婉抬步出了房门,她打算去酒楼找叶睿晨一起吃饭,顺道将蔚凌羽送给他的东西带过去。

    刚下楼,身前出现一抹紫色的人影。“姑娘留步,想必你就是这龙门客栈的东家吧?”

    叶婉抬头,眼前之人一袭紫衣,腰间一条白玉带,华贵而神秘;白皙得如同女人的面庞上,一双狭长的凤眸中,闪过几许激赏之色,抱拳道:“在下楚毅。”

    叶婉略一点头,算是回应,然后绕过楚毅直接出了门。楚毅确如小喜子所说,一身风华不失洒脱,豪气之中又带着几分儒雅。这般的气度品貌,怕是身份也不简单,叶婉并不想招惹。

    走在街上,叶婉忽地停住脚步,转头看去,楚毅果然跟在身后。“这位公子,如此尾随一名女子,不妥吧?”

    “在下只是想与姑娘结交一番,别无他意。”楚毅笑得十分坦然。天生聪慧的人他见过不少,只是像叶婉这般,小小年纪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接连开起数家店铺的,他闻所未闻,是以有些好奇。

    “男女授受不清,请公子避嫌。”叶婉翻了个白眼,这人可真能自说自话,谁愿意跟他结交来着。

    楚毅轻笑出声:“你我同为江湖儿女,何须那般迂腐?”

    叶婉闻言眸中一紧,他看出自己身怀内力了?看来他的功夫也不赖。如此一来,叶婉更加不愿意理会他,鼻中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转身继续往前走。

    进到酒楼,叶婉直奔后院,来到叶睿晨的房间,此时叶睿辰刚刚练完内功,正坐在桌边喝茶。见到叶婉来了,撂下茶杯,调侃着道:“大忙人来了?”

    叶婉轻瞪叶睿晨一眼,将手中的东西搁在桌上:“蔚凌羽给你的。”

    叶睿晨嘴角勾起淡笑,随手拿过那狭长的木匣,打开来一看,是一把宝剑。笑道:“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不想他竟真寻了一把宝剑给我。”

    “我说哥,”叶婉凑到叶睿晨身边坐了,有些八卦有些紧张地问道:“你跟蔚凌羽…你俩不会是有什么,咳,基情?”最后两个字叶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虽然叶婉说得含糊不清,叶睿晨还是听明白了,幸亏他没有在喝水,不然非一口都喷叶婉头上。抬手弹了叶婉一记脑门,假意训斥:“说什么胡话呢?你哥我可是个纯直男。”歪头思索一瞬,又道:“至于蔚凌羽,我就不知道了。”

    叶婉黑线,撇清了自己,却黑人家一把,人蔚凌羽送的礼他可还没离了手呢。“对了,客栈里住进一个叫楚毅的,我看他不简单,你也要小心些。”

    “楚毅?翠漪山庄的少庄主?”叶睿晨剑眉一扬,眼中精光闪烁,传闻楚毅其人很是侠肝义胆,武功更是卓尔不群。在他十三岁那年,翠漪山庄的仇家杀上门来,他与他父亲楚天华二人一枪一剑,将来犯者杀得个血流成河,自此在江湖上名声大噪。“听说此人一身浩然正气,我倒想会会他。”

    “恩,看起来确实不像邪佞小人。”虽然叶婉对楚毅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却也不屑刻意诋毁他人。

    “你见过他了?”

    “恩。他说想见见客栈的东家,我没理他。才刚出门正碰上了。”叶婉拈起桌上的糕点咬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道。心里想着眼看快要过年了,前世整日里忙碌,几乎没有好好过过一个年,如今他们来了古代,时间和银子都有了,她定要热热闹闹地过个年。

    与叶睿晨吃过午饭,叶婉分别去了银楼和客栈转了一圈,见都井然有序,便领了几个丫头去街上逛逛,买些年货。筠竹的脚还没好利索,叶婉一把按住她欲站起的身子,道:“等你好了再出门,往后随你想去哪逛都行。”

    看着筠竹一脸的不甘愿,幽兰主动留下陪筠竹,免得她一个人无聊。看她们小姐妹之间感情好,叶婉也很是高兴,总比整天吵吵闹闹要好。

    几人先来到布庄,叶婉挑了一匹大红色的绸缎,打算回头给林茹月送去。又选了几匹诸如黑色、鸦青色、石青色、藏蓝色的丝绸布料,给陈大叔家、赵兴和叶睿晨。叶婉在一排码放得十分整齐的布料中慢慢走着,薛掌柜、徐掌柜还有那些伙计们也不能落下,辛苦了几个月,她总要表示表示的。

    又点了几匹褚褐色的棉布布料,这是给伙计们的。布庄的伙计见叶婉一次买这么多匹布料,笑得见牙不见眼,麻利地将叶婉点的料子都拿出来单独放在一边。他是认识叶婉的,知道她家开着好几家铺子,是以压根不担心她付不起银子。

    “小姐你看,这料子颜色多鲜亮,摸着滑滑的,让幽兰姐姐给你做身衣裳,保准好看。”墨菊捧着一匹绯色织兰花蝴蝶纹的布料,笑嘻嘻地对叶婉道。

    叶婉将手中拿着的一匹鹅黄色的妆花缎放到打算买的那堆布料上,走过去看墨菊相中的布料。那是一匹云绫锦。墨菊倒是好眼光,这匹布怕是这布庄最贵的了。叶婉摩挲了布料几下,手感确实不错,点头买下了。

    光是在布庄逛游一圈,就花掉了叶婉七十多两银子。虽是花了不少银子,看着两个丫头开心的样子,叶婉也觉心情舒畅。自打两个丫头被卖身给人牙子起,几乎就再没这么惬意地逛过街了。如今正值年底,镇上的人都在忙着置办年货,街上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她们流连在街边的摊位前,嗅嗅胭脂,摸摸钗环,看什么都新奇,见什么都想要。

    因着叶婉每个月都有给她们发月钱,两个丫头又不常出门,手里很有些余钱,凑着头嘀嘀咕咕地商量着,买了不少小玩意。有给幽兰的朱钗、给筠竹的手串,她们各自买了香囊和小零食,这才意犹未尽地回到叶婉身边。

    雪梅将一条用料不是很好的莲花扇坠送给了叶婉,这是她和墨菊一起出钱买给她的。叶婉收到礼物自是很高兴,拿在手上把玩着,寻思等到了夏天,寻一把精致的檀香木小扇,坠上这个扇坠,在明媚的夏日拿在手上轻摇,她也成了大家闺秀呢。

    而后她们又买了炒货、糖块、爆竹、灯笼、春联、窗花等。至于米面粮油一类,龙门酒楼有专人供应,不必她再费心另买。

    直到日头西斜,叶婉和两个丫头满载而归。回到酒楼,叶婉将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布料一一分配好,藏蓝色的给薛掌柜和徐掌柜,石青色的给赵兴,鸦青色的给陈大叔一家,而褚褐色的则是要送去裁缝铺子,给伙计们各做一套新衣。如今叶婉手下有十五个伙计,算上蔚凌羽借给她的十四个人,将近三十号的人,单靠她这几个丫头,还不知道要缝到猴年马月去呢。况且阎王殿的成员和预备成员也要做新衣,这么一大批衣裳不如送去裁缝铺子做,省时又省力,不过是多花几两银子罢了。转念想到不过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这百八十套衣服,裁缝铺也不一定能都赶出来,看来还是得买一批成衣。

    至于叶睿晨和她自己的衣裳,还有四个丫头自己的,就都交给她们去做了。一边打包布料,叶婉一边在心里核对着人数,忽地想起落了桩子娘和小宝。一拍头,叶婉赶紧去翻布料,竟忘了买她俩这“半个伙计”的布料。小宝的衣裳好说,就用她那匹绯色的,桩子娘却不适合穿太艳的。无法,叶婉只得又去了一趟布庄,买回来一匹松花色的布料。

    收拾完布料,天色都已暗沉下来,草草吃了饭,叶婉拿出蔚凌羽给她送来的那本册子,翻开来细读一遍,对那十四个人有了大致的了解。昨日出言反驳叶婉的老者叫陈庭,原先是诚王府别院的官家,让他做龙门客栈的掌柜倒也合适。只是能把这样得力的人手借给她,想来单凭蔚凌羽做主恐怕还做不到。难道是诚王的意思?叶婉凤眸微眯,若是诚王敢打她的主意,她可也不是吃素的,也许明火执仗的,她们还远不是诚王的对手,但若论暗杀,她有信心定能一击必杀。

    看完了这些人的资料,叶婉心中有了数,看来过了年,她也可以考虑向外发展了。只是总用借来的人,她心里不是很踏实,到底还是要培养自己的人才行。叶婉想到了溪水村的人,颇有几户人品不错的人家,回头找个机会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来她这里做工。也不必他们卖身,只需如福隆的伙计那般,签个长期契约就行。

    将琐事都交给三个丫头去料理,借此来锻炼锻炼她们的办事能力,她也好脱开身来,给蔚凌羽借给她的人培训一下。

    古人那种卑躬屈膝式的接待顾客,让叶婉很是看不上眼,这天她正在给这些新来的讲一些接待客人的礼仪,一个衙役来传话,林茹月想让叶睿晨和她一起去衙门过年。叶婉将准备好的布料交给衙役,道:“你回去跟月姨说,她跟赵大人才是新婚,今年我和哥就不过去叨扰了。这是我给她和赵大人买的布料,让春雨和冬雪给他们做身新衣裳。”

    送走了衙役,叶婉心里一盘算,再有六日就要过年了,如今镇上的人都在为过年做最后的准备,家里还缺什么都趁着这最后的几天买齐。她所开的几间铺子近两天几乎没什么人了,她打算明儿个起就歇业。龙门酒楼接了几桌年夜饭的预定,他们可以休息到二十九再去上工。

    楚毅接到家里的飞鸽传书,要他尽快回家,他娘亲十分挂念他,想与他过个团圆年。临走之前,楚毅与叶睿晨见了一面,具体是何种场面,叶婉不清楚,只知道他们两个人颇有相见恨晚之感,把酒到深夜,相谈甚欢。

    几天时间转眼即逝,二十九这日,叶婉起了个大早,嘱咐薛驰看好酒楼。她则是和叶睿晨一道,带着四个丫头和一个厨娘,由大妞爹赶着车回了溪水村。

    薛驰很有做大厨的天分,叶婉只将她誊写出的一本菜谱和一些调料一并交给他,让他自己琢磨,不过个把月时间,他就做得像模像样了。再加上他确实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叶婉也就放心地将酒楼交给他照看。

    回到溪水村,叶婉让厨娘自去厨房做饭,又指挥阎罗殿诸人里里外外地将屋子打扫了一遍,然后取出对联、窗花去贴。不提几个丫头不顾寒冷,边贴边打闹玩笑,就是叶婉也不禁玩心大起,不时用手指沾了浆糊往雪梅脸上抹,或是突然拍一下站在凳子上贴春联的幽兰的屁股,吓得幽兰不住尖叫,逗得叶婉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不止。

    忙乱了一大早上,终于都收拾停当。再看叶家的院子,大门前挂了一对大红的灯笼、门楣上贴着对联,各个屋子门上也贴了对联,窗户上贴着窗花,红彤彤一片喜气。院子前被叶睿晨清理出一大片空地,用来晚上放炮竹。不论是叶睿晨还是阎罗殿的其他人,都对此很是期待。男孩子好像天生就对炮竹这东西,充满了不可抗拒的热衷。叶婉表示很不能理解,不就是点着了火捻跑开,然后听个响儿么,真不知道有什么乐趣可言的。

    不过见他们一个个都是兴致高昂的样子,叶婉想到陈婶子一家,她们家三个大小伙子,想必也会很喜欢这玩意。叫来小宝,取出十来个二踢脚,又拿上小半扇排骨,让她给陈婶子家送去。

    快到晌午时,门外传来马蹄和车轱辘压过地面的声音,守在大门门房处的大妞爹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赵兴夫妇。忙上前行了一礼,道:“赵大人和夫人怎么来了?这天忒冷了,快里边请。”帮着搬下马车上的东西,大妞爹一溜儿小跑着去给叶婉报信。

    叶婉听闻林茹月来了,赶紧穿鞋下炕迎了出来。赵兴小心地搀扶着小腹微微隆起的林茹月,哈哈一笑,道:“我们自己过年着实没什么趣味,干脆就来你家蹭顿年夜饭。”话是这么说,赵兴心里其实是不想来的,不为别的,林茹月怀着身孕呢,他真怕坐马车再颠着她。不过还好,提心吊胆了一路,他一再叮嘱车夫慢点、慢点,总算是平安到达了。

    将赵兴夫妇请进屋,叶婉扶着林茹月上炕,给她倒了杯白开水喝,又端了水果瓜子糕点给她吃。林茹月捧着杯子暖手,眼睛有些潮湿地四处打量着屋子,这是应叶婉的要求,特意盖的一间偏房,房间很大,炕也很大。叶婉说到了冬天,把屋子烧得暖暖的,大伙一起在这吃饭喝酒聊天,会很惬意。真是呢,炕那边小宝和几个丫头一人手里拿着几张卡片嘻嘻哈哈地玩闹;地上男孩子们聚作一堆,在比赛射飞镖。这样热闹的场景,她有多久没见到过了?整个屋子里笑声不断,让人觉得更是温馨无比。

    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快成亲的,林茹月朝着赵兴飞了个白眼,怪他怎么那么着急,急匆匆地就将自己娶了回去,到现在她还时不时有种不知所措之感。赵兴被林茹月一瞪,虽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到她了,却还是笑嘻嘻地凑上前,十分体贴地给她剥瓜子吃。他现在可是半点不敢惹林茹月生气,生怕会伤着孩子了。

    叶睿晨捧出一个大木盒,里面装满了打磨光滑了的木块,哗啦一下倒在了炕桌上,对赵兴道:“赵大人来得正好,一起打麻将吧。”

    “麻将?”那是什么?赵兴一脸的茫然。

    古代没有诸如麻将、扑克之类的棋牌,这幅木质的麻将是叶婉让杨大山用打家具剩下的边角料做的,就等着过年时跟大家一起玩两把。

    林茹月怀着身子,不适合打麻将,叶婉便陪着她聊天解闷。叶睿晨则是叫来天同和七杀,陪着赵兴一起打麻将。叶睿晨将规则详细地讲解给众人,然后就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随后,不时有“碰”、“等一下,我先看看”、“诶你看我这是不是胡了”的声音传来。其他三人都玩得兴致盎然,只有叶睿晨很是郁闷,这些刚入门的菜鸟打牌太慢了,光是等着轮到自己摸牌,都要等的他睡着了。

    “小姐,菜都做好了,现在上桌么?”厨娘做好菜,看已经晌午了,就过来向叶婉请示。

    不待叶婉答话,那边叶睿晨急不可待地一连声说:“上菜吧,想来大伙都饿了。”这两圈麻将打得,比他跑五千公里还累。最让他郁闷的是,最后一点算银子,他这个比旁人还会玩的人,竟输给赵兴那个菜鸟了,真是让他老脸无光。

    赵兴高兴得像个孩子,拿着赢来的一吊大钱跟林茹月显摆:“茹月看看,你夫君我厉害吧?明儿个用这钱给你买点心吃。”

    叶睿晨一听这话,更觉堵心,忍不住开口泼赵兴的凉水:“一吊大钱能买来什么好点心?买几个窝窝头倒是尽够了的。”

    话音刚落,叶婉带头大笑起来,不过是个游戏,哥哥竟然还较起真来。其他人都是想笑不敢笑,一个个憋得脸色通红。叶睿晨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揉揉叶婉的脑袋,道:“快别笑了,吃饭。”

    厨娘一个人要做这一大帮人的饭,虽说在酒楼带回来不少现成的菜,只要热一热就可以上桌,却也着实有点忙。幸好林茹月想得周到,带了曾厨娘一起来,这才让她轻松不少。

    一盘盘香气扑鼻的菜端上桌,叶睿晨作为主人,倒了一杯酒,起身敬了大伙一杯,然后才坐下吃饭。今天的菜肴很是丰盛,鸡鸭鱼鹅样样俱全。只是冬天青菜极少,林茹月只略略动了两筷子就吃不下了。叶婉见状忙叫厨娘将煨好的汤端上来,晚上还要守岁,直到子时才吃饭,她怕林茹月饿着了。

    今儿个厨娘炖了一大锅排骨汤,清亮亮的汤里沉着几块小排,汤面上飘了几根叶婉发起的蒜苗,嫩黄嫩黄的颜色很是喜人,一看就叫人有食欲。喝了一小碗汤,又吃了几块咸香适中的排骨,林茹月觉得这下是真的饱了,可再吃不下了。

    饭后,叶睿晨大手一挥,让阎罗殿新来的孩子们去厨房帮忙刷碗,他则是拉着赵兴继续打麻将,他就不信他赢不了赵兴。

    丫头小子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玩闹着,叶睿晨和赵兴他们“哗啦哗啦”地搓着麻将,林茹月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着实高兴,如今叶婉、叶睿晨都长大了、有出息了,叶家的兴盛就在眼前了。老爷夫人在天有灵,也可含笑九泉了。

    林茹月身子愈发沉了,也日渐有了嗜睡的感觉。吃完午饭没多久就觉得乏得慌,叶婉给她拿了枕头,让她躺下先睡两个时辰。即使屋子里有些吵闹,林茹月却睡得出奇地安稳。叶婉抻开被子给她盖了,悄声下地去看小宝她们打扑克。

    快到亥时了,厨娘端了一大盆和好的面进来,曾厨娘端了一大盆馅料跟在后面,天府抱了一块大案板,招呼众人洗手包饺子。三十多人一起动手,一个多时辰就包了近千个饺子。估摸着也够大伙吃一顿了,厨娘将最后几个饺子皮也包了,这才停了手。

    等到快子时了,几口大锅一齐开火,将一个个白白胖胖的饺子纷纷倒进泛着水花的锅里煮着。赵兴和叶睿晨搬了张条案放在院子当中,摆上叶泰、林岚的排位和香烛酒肉,等着时辰到了祭奠他们夫妇。

    饺子一出锅,厨娘率先盛了两碗拿出来,叶睿晨接过摆放在条案上,然后屈膝跪在牌位前,赵兴落后叶睿晨半个身位,也跪下,两人郑重地祝祷一番,扣了三个头后才站起身来。

    叶婉叫醒林茹月,“月姨起来吧,该吃饺子了。”林茹月睁开迷蒙的眼睛,见饺子已经上桌了,撑着腰缓缓坐起身,嗔怪道:“包饺子怎么不叫我?竟让我睡了这许久,不干活的吃白食,我这心里多过意不去?”

    “月姨不是有了身子嘛,再说也不是外人,还缺了你一个孕妇干活不成?”扶着林茹月起身,叶婉又去端来一盆温水给她洗手。扶着林茹月坐下,叶婉随后也入了席。热腾腾的饺子吃得众人都是一本满足,赵兴拍拍吃撑了的肚子,感慨不已:“我都多少年没吃到这么香的饺子啦。这才像过年嘛!”一句话说得众人都有些心酸,尤其是阎罗殿诸人,他们无依无靠地到处漂泊,何曾正经地吃过哪怕一顿年夜饭?

    见气氛有些低迷,叶婉站起身来,道:“不放炮竹去了?你们不去我可去了。”

    叶睿晨一听,也跟着站起来:“小的们走啦!咱们可得快些,不然都被这丫头放了,可不是浪费么?”

    想起上午叶婉对他们期待放炮竹的事,那一脸的不以为然,如今却又抢在他们前头去了。大家又都笑起来,争先恐后地涌到外面,纷纷拿了炮竹,一个接一个地在空地上燃放起来。巨大的爆破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溪水村,村民们在家中静静听着,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这叶家半年前还住在漏风的房子里愁着三餐;再看看如今,大房子住着,铺子一个接一个的开,过年了还有炮竹放。她家可真真是熬出头了。

    听着叶婉家这边放起了炮竹,陈婶子家也拿出叶婉给的炮竹。她家的三个儿子中,属小墩子最积极,拿上炮竹在院子里寻了个合适的地方,搬来两块石头将炮竹夹牢,拈了根香点着,凑近火捻挨了下就转头跑开了。在远处等了半晌也没见响,疑惑地望向出来看热闹的陈大叔:“爹,这咋不响啊?”

    陈大叔哈哈一笑,道:“你个傻小子啊,白白去镇上见了回世面。还没点着呢,你就跑了,它能响可就怪咧。”说着走上前,接过香,到炮竹旁将火捻点燃,然后躲到一边。只听“嗖”的一声,炮竹飞上了半空,伴着耀目的光亮,“嘭”地一声大响,仿佛连房子都跟着颤了一颤。

    二柱和小墩子年纪小,乐不可支地各自又取了一支炮竹,在院子里燃放起来。大奎见状,也有些心痒,也去摸了一支,与弟弟们一处玩闹着。

    春花收拾完碗筷,也出来瞧稀奇,见兄弟几个不分年龄大小,俱是在一处玩闹,与陈婶子两人笑得见牙不见眼,这才像过年啊。

    ------题外话------

    恩,这章之后会加快脚步了,但愿亲们别觉得太突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