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八十七章 第一击(一)

第八十七章 第一击(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睿晨只看面前之人的眼神,便猜到了他的身份,向前斜跨一步,牢牢地将叶婉挡在身后,犀利的眸光直射刘博达瞳孔。

    刘博达被叶睿晨的眼神吓得浑身一凛,低垂了眼眸,“既然远弟还有事,为兄便不多做打扰了。”刘博达擦着刘博远的肩膀,大跨步而去,身旁的小厮匆匆对着刘博远行了一礼,一溜小跑地追了上去。

    “叶兄请息怒,此事我定会与父亲说,让父亲给你个交代。”刘博远深感脸上无光,满是愧疚地给叶睿晨道着歉。

    刘博达走出几步,回头阴狠地看了叶婉一眼,却发现她正眉目含情地望着自己,忙收敛了眼中的厉色,换上一副风流潇洒的模样,礼貌地对她点点头,这才转身真的离去了。出了别院,刘博达眼中阴鸷更盛,低声对小厮道:“爷改主意了。看那小妞似乎对爷颇有几分情意,你叫人留心着些,爷要先把她弄到手,再慢慢儿地折磨死她!”

    刘博达心中暴戾的情绪不断翻涌,想起当日他被叶婉一番戏耍,回到刘府又被父亲训斥,还关了他的禁闭,让他整整两个月不能出门,连大年夜的全家宴都没让自己出席。他就觉得心头像是扎了一根名为“耻辱”的刺,刺得他日日气闷,夜夜揪心。要想拔掉这根刺,只有让叶婉在他身下臣服,然后亲手折辱死她!

    叶睿晨将叶婉的神色尽收眼底,浅笑出声,看来若是不让刘博达悲惨地死去,妹妹是不会开心的。“交代倒是不用了,只要刘兄能提供给我一些那人的行踪,我就感激不尽了。”他看得出来,刘博远对刘博达不但没有半分的兄弟之情,似乎还有着若有若无的恨意。他相信,若是自己能杀了刘博达,刘博远必是乐意之至。

    刘博远不是傻瓜,叶睿晨要刘博达的行踪,定不是去结交的,打他的闷棍倒是极有可能。“这个好说,我会让下人留意的。”

    告别叶婉兄妹,出了别院后,刘博远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看来刘博达这一顿打是必不可免了。这样也好,受点教训,他也许会有所收敛吧。吩咐身边的小厮道:“你去让秦四留意下二少爷的行踪,由你随时通报给叶公子。”刘博远还太年轻,没有看懂叶睿晨眼中的杀意,只当他是想给刘博达点教训而已。这也使得叶睿晨的行动更为顺利。

    叶婉让天机带着溪水村的人下去休息,这一路他们不但赶路累,还受了两次惊吓。那是他们才出平安镇不过半日的路程,一伙山贼冲了出来,喊打喊杀的场面很是凶狠。把这些从没出过镇子的年轻人吓得够呛。多亏有阎罗殿的人随行,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群人给撂倒了。

    “妹子想怎么料理刘博达?”叶睿晨在回房前,扭过头来看了叶婉一眼,他很好奇,看那会叶婉那似模似样的“眉目传情”,他就在猜叶婉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

    “当然是怎么惨怎么来。”叶婉冷冷地笑着,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刘博达。而看刘博达的样子,也是没打算放过自己啊。那就来看看,谁下手更快、更狠吧。

    第二日,刘博远果然一早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个伙计模样的人。“这是牙行的伙计,叶兄先说说想要座什么样的宅子,定下来咱们再去看。”

    “好。”叶睿晨叫了破军去请叶婉,然后与刘博远随意地闲聊着。

    “刘公子早啊。”叶婉来到偏厅,见叶睿晨二人在闲聊,却是连杯茶都没给人家上。“雪梅,快去泡茶。”转头对叶睿晨嗔道:“哥哥也真是的,也不说给人家上杯茶,就这么干坐着。”

    叶睿晨摸了摸鼻子,他身边这几个大小伙子哪会泡茶啊。“我身边这几个木头疙瘩可不像你那梅兰竹菊心灵手巧的。再说也没干坐着,我这不是在陪刘兄说话呢么。是吧,刘兄?”

    “正是。叶小姐不必介怀,在下并不十分口渴。”刘博远从叶婉进来起,就在暗暗观察这对兄妹,他注意到叶睿晨先是打量叶婉一眼,见她气色尚好,脸上的笑意愈发舒展开来;而叶婉则是看叶睿晨旁边的小几上空无一物,眉头微颦,马上就叫了丫头去泡茶。看来他们兄妹感情甚笃。想起自己已逝的兄长,刘博远眼中浮现一抹追思、一抹沉痛,当年父亲生意忙,常年在外奔波,都是大哥对自己无处不照看经心,当真可说是长兄为父了。

    “刘公子请用茶。”雪梅端着茶托,将茶杯放在刘博远身旁的小几上。

    “哦,好。”刘博远从回忆中拉回心神,看着雪梅拿着空托盘下去的袅娜身影,忽然想起小宝来,话几乎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叶小姐,那日在银楼奉茶的小姑娘怎没跟你一起来?”问完,刘博远才觉太过唐突,忙又加了一句:“那小姑娘实在很像在下一位故人,所以才多留意了下。”

    叶婉阻住叶睿晨去拿点心的手,将茶杯往他手边推了推,末了还轻瞪了哥哥一眼。听到刘博远的问话,随口答道:“小宝年纪还小,不适合跟着我们出门颠簸,就留她在家了。这人有相似,刘公子不必这般念念不忘的。”

    “她也叫小宝么?”刘博远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碰翻了手边的茶盏。顾不得失礼,刘博远不自觉踏前两步,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婉。

    见刘博远这样失常,叶婉也不得不郑重起来,难道小宝真的跟刘博远的那位“故人”有关联?若真是这样,也许小宝和天府能就此找到他们的家人。不过她倒是很想问问他们的父母,缘何对那兄妹俩不闻不问,致使他们流落街头多年?“不错。她的确叫小宝。”

    “太好啦、太好啦!一定不会错的,一定是她。”刘博远喜得在原地转了两圈,右手握拳,在左手掌上重重捶了一下,激动之色溢于言表。忽地他顿住身子,转向叶婉,急急问道:“她应是还有个哥哥,她哥哥呢?”

    叶婉挑眉,看来是*不离十了,刘博远连天府都知道,认识他们的几率更大了。“她哥哥也在我家。”

    闻听此言,刘博远更为激动,那架势恨不能上前抓住叶婉摇晃,让她快快将兄妹俩变出来似的。好在他还有一丝理智尚存,生生顿住上前的步子,深深给叶婉抱拳施了一礼,语气诚恳地道:“求叶小姐务必让在下见他们一面!”

    天府兄妹能找到家人,叶婉也替他们高兴。只是又怕会让那两个苦命的孩子空欢喜一场,所以她必须慎重些。凝眉沉思一会,叶婉问道:“不知你那位‘故人’是谁?”

    刘博达生恐叶婉不让自己面见小宝兄妹,忙不迭答道:“是我大哥大嫂。那日我见小宝时就觉得她的样貌有七分像我大嫂。而她也名唤小宝,定是我那走丢的侄女儿无疑了。”说到大哥大嫂,刘博远的眼中湿润了,他寻了那双兄妹多年,如今终于有了音讯。大哥大嫂在天有灵,也可安息了。

    “我能理解刘公子的心情,只是事关重大,草率不得。那两个孩子连沛流离这许多年,最渴望的就是家人。若是让他们得知寻到了他们的家人,最后又发现是搞错了,对他们的打击太沉重。”叶婉手指轻叩桌面,脑中迅速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这样,刘公子说说你侄子侄女儿身上可有什么胎记?咱们先对一对,若是对得上,我就派人接他们来。”

    “好、好!”刘博远连连点头,他真怕叶婉不让自己与小宝相认,听得这话,心才终于放下了。“我那侄女儿左耳后有一颗红痣;侄子后臀处有一块青色的胎记。”

    叶婉闻言心中更肯定了几分,小宝左耳后确实有一颗红痣。转眼望向叶睿晨,见他朝自己微微点了点头,叶婉心下有九成确定了。与叶睿晨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叶睿晨回头对七杀道:“你回去接天府和小宝过来。先不要与他们说是什么事,尽快赶来就是。”

    “是。”七杀应了一声就下去了。天府和他还是小乞丐时就相熟要好,后来跟着叶睿晨,吃、住、训练都在一起,感情很是深厚。如今他们兄妹可能找到家人了,他也替他们欢喜不已。

    “多谢叶兄、多谢叶小姐成全。”刘博远又是深深一礼,叶家兄妹不但没有阻止他与小宝兄妹相认,还处处为他们着想,他感激不已。

    “哼!你先别忙着谢。我问你,你大哥大嫂为何丢了小宝兄妹?你可知他们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小宝当年几度差点被拐骗了去,要不是她哥哥谨慎,如今她还不知道在哪呢。小宝那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儿,不得不装扮成男孩子四处行乞,可想而知受了多少委屈苦楚。且不说他们是否真是你大哥的孩子,就算是,也休想轻易将他们认了去!”叶婉越说越气,“啪”地一拍小几,震得茶盏跳起又落下,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她在小宝的身上,好似看到自己前世的影子,自小不知父母是何人,小小年纪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其中的苦楚只有自己知晓罢了。

    “听听刘兄如何说,你先别激动。”叶睿晨读懂了叶婉眼中的悲伤愤怒,大手抚上叶婉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她。

    感觉到叶睿晨宽厚有力的大手,在自己背上一下一下的抚着,叶婉心中回暖,她也不是独自一人,她有哥哥在。

    “我大哥并不是有意丢掉小宝他们,实在是世事无常!”刘博远哀叹一声,转身颓然地坐回椅中,艰难地开口:“当年我大哥带着大嫂回曲城的娘家,在半路遇上了山匪,夫妇二人双双殒命。连我那双侄儿侄女儿也不知所踪。那年浩儿六岁,双儿更是才只有三岁。我刘家接到消息赶到栖凰岭时,大哥大嫂的尸身都已发臭了。”刘博远狠狠一抹脸,抹掉眼中的湿意,那一年他也只有十八岁啊,骤然接到从小庇护自己的大哥的死讯,又看到大哥大嫂的凄惨死相,他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一直以来,他都是靠着“一定要找到孩子”的信念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颓废下去。

    叶睿晨默然,刘博远那痛苦隐忍的心情,他也曾有过。

    “好吧。一切等小宝他们到了再说吧。到时你先不要说些有的没的,等完全确定下来才能告诉他们真相。”叶婉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连她和叶睿晨能穿越到一对兄妹的身上都能发生,还有什么巧合是不能出现的呢?万一小宝和天府只是碰巧与刘博远的侄子侄女有一样的胎记,也不是不可能。

    “好。”刘博远很是感激,叶婉能如此为他的侄儿们着想,想来他们在叶家的生活并不算艰难。

    “咳,刘兄的事情不急于一时,我们买宅子的事却是就在眼前的。刘兄,你看?”叶睿晨轻咳一声,将话题拉了回来。

    “是是是。瞧我,这一激动竟是忘了这事。”唤来小厮将牙行的伙计叫进来,他现在为叶睿晨的事更为上心了。

    “这位公子,想要座什么样的宅子?小的给公子推荐几个。”伙计躬身行礼,殷勤地问道。

    “妹妹看呢?”叶睿晨转向叶婉,问她的意见。

    “恩,首先要大。”叶婉说了这半天话,口都干了,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缓缓道:“最好是三进的,实在不行,最小也要两进。”叶婉通过给林茹月买宅子的事,对很难能买到合心意的宅子之事深有感触了。是以她也不多做要求,买回来自己再收拾就是了。

    “咱们牙行手里有十多处三进的宅子呢,小姐喜欢什么样的?先挑出来再去看,省得小姐多劳累。”伙计很有眼色,看叶睿晨的态度是要叶婉做主,话也就都对着叶婉说了。

    “啊,有这么多么?我还当这宅子不好买呢。”随即叶婉自己也笑了,她都忘了,他们这是在泽城,平安镇那样的小地方自是比不上的。盘算了一下手里的银子,他们这次出来一共带了三千多两的银票,开一家铺子怎么也得两千多两,这样他们手里的余钱也就是一千两左右。“那你说说这三进的院子最便宜的是多少银子,最贵的又是多少银子?”

    “最便宜的也就五百两左右,最贵的要两千八百两。”

    “恩?怎的相差这么多?”叶婉不解,同为三进的院子,即使装潢有些差异,也不该相差这许多。

    “不敢欺瞒小姐,实际上在咱们泽城,三进的宅子最少也得*百两。只是这五百两的宅子…它不干净。”伙计有些忐忑地看了叶婉一眼,暗悔自己嘴快,他因着那五百两的宅子一直卖不出去有些着急,叶婉那么一问,他下意识就连这个宅子也说了出来。

    叶婉听了倒来了兴趣:“怎么个不干净法?”

    “这、这…”伙计不知所措地拿眼去瞧刘博远,这事儿让他怎么跟人家一个小姑娘说啊?

    “你说的宅子可是兴隆大街徐家的?”刘博远皱着眉头,脸上也现出不悦来,那样没人愿意要的宅子怎么能说给叶睿晨兄妹?

    “正、正是。”伙计一脸的苦相,他也后悔啊,真想跟自己一巴掌,这嘴咋就这么快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睿晨见刘博远和伙计俱是脸色难看,也好奇起来。

    瞟了叶婉一眼,见她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犹豫了一下,刘博远还是开口解释了一句:“那宅子死过人。”

    宅子里死过人有什么稀奇的,除非是新盖的宅子,不然怎么可能家家儿一个生老病死的人都没有的?应是还有内情。叶婉继续盯着刘博远,等着他详细说明。

    “死的是个女人。嗨!就是徐家那二世祖不干好事,强抢了一个民女,把人家给折磨死了。”刘博远一咬牙,索性全说了出来。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叶婉撇撇嘴,这些人真是矫情,就因为非正常的死了个人,就忌讳成那样。

    “后边还有事呢。”刘博远叹息一声,“徐家的当家人一辈子宅心仁厚,哪想到他那唯一的儿子竟是那般十恶不赦的,什么坏事没干过?那次强抢民女不说,还弄出了人命。徐老爷子舍出老脸四处求人,保下儿子一命,后面却是家中祸事连连。”

    刘博远喝了一口茶,继续道:“那二世祖染上了赌瘾,不过一年半载,就将家业输了大半。”

    “这倒也怨不得旁人,子不教父之过。”叶婉嗤了一声,但凡做父母的用一二分心力教导,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怎么没教导?闹出人命那次,徐老爷子就狠狠揍了他一顿,根本不管用。气得徐老爷子一病不起,他倒是没事人一样,日日出去赌钱。”刘博远摇头叹息,老人常说儿女都是来讨债的,放在那对父子身上倒真是说着了。

    叶婉不以为然,若是她有这样的儿子,她宁愿打断了腿养一辈子,也不能让他成日里只知道喝酒赌钱,败坏家业。

    “教育的太晚罢了。”叶睿晨摇头,定是那徐老爷子因着膝下只有一子,过于溺爱造成的。

    “再后来那二世祖愈发过分,成日里待在赌坊不回家,三两月功夫将徐家的田地房产输了个一干二净,还欠人家好几千两还不上,被人打断了腿扔在城外的乱葬岗,徐老爷子连气带病的,一口气没上来,死了。就此徐家一败涂地。人都说是二世祖作孽,那女子的冤魂来索命,才致使徐家败落。所以人们连带的觉得徐家的宅子不干净,就一直就卖不出去,价钱低成这样都没人要。”

    伙计在一旁不住点头,正是为这,徐家那宅子砸在他们手里三五年了也没卖出去。听说夜里时不常还能听见有女人的哭泣声传来呢。不过这话他是万万不敢再说了,叶婉是个小姑娘家的,胆子小,再吓着她。

    ------题外话------

    今天更五千,明天也是五千,后天再继续万更。谢谢亲们支持~求点鲜花钻石打赏啥的,捂脸…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