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攻打京都(三)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攻打京都(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枉死?不见得罢!”蔚凌羽不为所动,眼中带着嘲讽和怜悯直直看着森吉千阴骘的双眼,森然道:“你倭国公主胆敢强掳了我炎麟国的长宁侯去,就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一派胡言!”森吉千气急败坏地高声反驳,先前他也有所怀疑,不但彻底搜查了森丽娜的府邸,还派了人日夜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根本连叶睿晨的一片衣角都没有发现,不然他早就将人捉了来,以此为要挟,换取倭国暂时的喘息之机,还岂能让这个毛头小子杀上门来与他平起平坐地对决!

    “是不是胡言,你,还有你那个不要脸的宝贝女儿心中清楚。现下你若是主动交出我炎麟国的长宁侯,本大将军便立即退出倭国京都,如若不然,就是本大将军不想多造杀孽,咱们炎麟国的兵士们也咽不下这口气,必要血洗倭国京都!”提起森丽娜,蔚凌羽、赵兴,乃至所有炎麟国兵士的眼中俱是一片鄙夷,叶泰更是双眼冒火,自己儿子的名声竟被那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糟蹋了,真真是罪该万死!

    森吉千被蔚凌羽那样轻蔑的态度都快气疯了,摆手止住随后跟上来,跃跃欲试想要冲杀上去的兵士们,勉力压住心中直往上冲的邪火,沉声道:“朕再说一次,你们那什么长宁侯根本不在我倭国之中,你们想吞并我倭国就大大方方地说将出来,何必要往一个女子身上泼脏水,借题发挥!炎麟国这种行径,真真是无耻之极!”森吉千固然想将蔚凌羽等人尽数斩杀于此,然后狠狠折辱,以泄心头之忿,但他明白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因为方才他透过洞开的城门,看见那黑压压不见边际的炎麟**队,远远不止他所知的十来万人,这怕是炎麟国的增兵到了,他们才敢堂而皇之地来攻打京都呐!心中无比地惊骇、悔恨,他却不得不隐忍辩解,争取那微乎其微的一点点机会,希望能说服炎麟国暂时退去。他甚至有些小小的庆幸,自己没有冲动之下立即与蔚凌羽交手,使事情发展到不可转圜的地步。

    “森吉千呐森吉千!真正无耻之极的人是你才对!当年若不是你野心甚大,觊觎我炎麟国,并在幕后指使操纵,我长宁侯府如何会落得个宅毁家散的下场?如今你倭国公主又掳走我的儿子,却还敢反咬一口!”叶泰策马踏前几步,与蔚凌羽并辔而立,一双满含怒火和恨意的双眸直直看向森吉千,右手紧紧握着的一柄阔背长刀已蓄势待发,准备随时破风而至,砍下森吉千的头。

    “不、不,胡说!朕何曾做过加害长宁侯府之事?你莫要信口开河!”森吉千闻声看向叶泰,瞳孔狠狠一缩,心脏如擂鼓般剧烈地跳动着,此人竟说叶睿晨是他的儿子,那他岂不就是叶泰!可是这怎么可能,当年萧鸿郎亲自确认了叶泰的死讯,他怎么可能再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双阴骘的双眼慌乱地转着,当着蔚凌羽还有这么多炎麟国兵士的面,这人怎么敢冒充叶泰?莫非当年萧鸿郎传递给自己的消息都是不尽不实的么?

    叶泰死死盯住了森吉千,见他眼珠乱转的慌张模样,冷冷一笑,讽刺道:“怎么?没想到我叶泰能逃脱你那些暗卫的追捕罢?当年你派出了多少暗卫,又回来多少人?废物练出的手下不过也是一帮废物罢了!”

    任他叶泰说出的话有多么难听不客气,森吉千都已没了计较的心思,现在他的一颗心乱糟糟的,渐渐滋生出了莫大的恐惧。当年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置叶泰于死地,就是因为惧怕了他战神的名头,叶泰当年创下的种种战绩,令森吉千心生忌惮,若他活着,倭国对上炎麟国半点胜算都不可能有了,是以他与萧鸿郎狼狈为奸,遥控指挥萧鸿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掉叶泰这个心腹大患。

    炎麟国兵士们同仇敌忾的情绪愈发高昂、倭国兵士们的窃窃私语和那怀疑的眼神,森吉千统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会,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叶泰身上,他知道了那一切都是自己在幕后主使的,那么他是必然不会放过自己的了。真真是该死,现下回首才发现,他用去了十几年时间一点一滴在炎麟国布下的网,却原来全都做了无用功!叶泰没有死、萧鸿郎倒台了、那些花费了无数心血的细作们接连被拔除,最可恶的是向来讲究所谓“礼教”的炎麟国,竟揪着一个莫须有的名头都打到了他的家门口。但凡荡寇大军中还能留下一个半个细作,他也不至落到如此被动的境况。而且瞧着蔚凌羽和那些已经冲进城来的,炎麟国兵士的神情,并没有因着城中那远远多于倭国明面上数量的兵力,而有半点讶异的神色,难道就连自己最为隐秘的底牌他们事先都已洞悉?那自己再一意孤行去硬拼,还能有丝毫的胜算么?可是不硬拼又能怎样,低头求饶么?他的尊严不允许自己这样做!更何况叶泰与他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就算自己可以放下身段认输,首先叶泰就不会答应接受,最后还是免不了一场殊死搏斗。那就这样罢,就算今日没有了生路,也要让炎麟国付出相应的代价!

    森吉千脑中各种杂乱的思绪一一闪过,最后目中阴骘一凝,抬手背对着倭国兵士喝道:“儿郎们,炎麟国欺人太甚,竟如此颠倒黑白,冤枉我倭国尊贵的公主、占我倭国国土,且随朕将这帮贼子斩于马下!”

    高高举起的手还不待放下,忽听不远处传来嘈杂之声,森吉千心中毒火更盛,是谁在这样的时刻还有胆子捣乱?!大战将起,倭国京都中的百姓俱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在这京都主街,几丈宽的街道两旁的屋舍中,也有胆子大些的百姓趴在窗边、门缝处向外巴望着,忽见不知从哪个旮旯胡同中冲出一衣着破烂、头发糟乱的男子,急切慌张地飞速奔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护卫模样的人追赶着。

    来人正是叶睿晨,他算计好了时候,故意到森丽娜府上晃了一圈,引得她府上的护卫来追捕自己,这一路他若即若离,像是钓鱼一般,既不将那几名护卫甩开太远,也不叫他们有机会逮到自己,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再使把力就能抓住他的错觉,兜兜转转费了好些心思终于将这些人引到了此处。远远瞧见蔚凌羽与森吉千对持而立,叶睿晨心中大定,微微一笑,忽然加速,几个纵跃之间落到了炎麟国的阵营之中,边惊慌失措地高声呼喊起来:“阿羽快快救我,我方才伺机逃出森丽娜的府邸,奈何她的护卫们不肯放过我,已然追了上来啦!”

    整条街像是骤然按下了静音键,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如何发出声响,视线却是齐齐转向叶睿晨,只见他形容极为狼狈,一身青衫上面遍布鞭痕,满是尘土血渍,想是受到了不少的虐待。再看那几个追赶上来,见情形不对慌乱转身欲逃的人,已有为数不少的人认出那几人确是森丽娜公主府的侍卫不假。那么眼下的情形就不消多说了,炎麟国所言果然不假,他们出兵攻打倭国,竟真的是因为森丽娜掳走了炎麟国的长宁侯!

    倭国京都原本的驻军见此情形顿时乱了,原来他们现下的艰难处境,都是因为森吉千堂堂一国之主欺骗了他们!方才不是还口口声声说是炎麟国“颠倒黑白、冤枉森丽娜”,还想指使着他们去与炎麟国的兵士殊死搏斗么?想不到转眼间就被狠狠打了脸!他们凭什么要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替森丽娜收拾这个烂摊子?

    蔚凌羽眼疾手快,跃下马来一把将飞快奔逃过来的蔚凌羽护在身后,反手几把飞刀掷出,当着森吉千的面将那几个护卫射死当场。叶泰乍然见到儿子,大脑突地一片空白,呆愣一瞬后紧跟着也下得马来,拉过叶睿晨上上下下地看了几遍,叨念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真是侥天之幸!他的儿子在这样紧急的时刻逃出来了。那么他就再无所顾忌了,放手杀敌就是!

    森吉千目眦欲裂地看看叶睿晨,又看看那几个直挺挺倒在地上的护卫,只觉天雷滚滚而下,他不能、却又不得不相信,他最为宠爱的女儿竟然蒙骗了他!蒙骗他也就罢了,她怎么就不拿出欺瞒自己时的那个聪明劲儿,将叶睿晨看牢了呢,偏偏让他在这样的时候给逃了出来,出现在这里活活打他的脸!心中虽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似乎这一切太过巧合,但他已经没时间细思,他被逼到了死胡同里,唯有拼死一搏了!

    “儿郎们,给朕杀!”森吉千双目喷火,一把抽出佩刀,直直指向炎麟国大军,声嘶力竭地怒吼一声。

    蔚凌羽心知叶睿晨身上的“伤痕”都是伪造出来的,并不十分担忧,再次跃上马背,同样高喝一声:“杀!”率领着兵士们迎面对上了来势汹汹的倭国兵士。叶泰则是同时飞身上马,一把将叶睿晨拉上自己的马背,一扯缰绳自军队不大的空隙之间钻了出去,他此时顾不上别的了,一心要先带了叶睿晨去治伤。叶睿晨早已从阎罗殿成员的口中得知了叶泰的事,是以见到他也不觉惊讶,听之任之带着自己离开。

    倭国的京都主街并不算窄小,但也无法容纳几十万人在这里大战,两兵相接不多时,就不得不变成了混乱的巷战。京都中原本的驻军经过叶睿晨那么一闹,本就不高的士气更加低迷,与炎麟国兵士厮杀片刻便纷纷寻隙投降,真正顽强抵抗的只有森吉千秘密组建的那五十万兵士而已。

    这一战从白天打到黑夜,倭国兵士占据地利、炎麟国兵士胜在士气高昂,双方势均力敌,死伤都不小,炎麟国兵士牢牢守住京都城东头,渐渐将倭国兵士逼到了城西,直打到夜幕降临,才不得不暂时罢战。即使炎麟国兵士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攻下倭国的皇宫,韩仕亲自带人镇守在皇宫四周,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叶泰带着叶睿晨出了倭国京都,回到东佃城后才知道叶睿晨身上的伤痕都是假的,稍稍安心的叶泰不顾叶睿晨和叶婉的劝阻,又马不停蹄地返回倭国京都,不管旁人说什么,他都誓要亲手斩了森吉千报仇!这一战他只参与了一半,杀敌数量却丝毫不比旁人少,赵兴紧紧跟随在叶泰身边,本意是想保护他,最后发现他根本不必如此,叶泰身手勇猛不减当年,还是他印象中那个战无不胜的战神。

    当夜,天机等十来名阎罗殿成员,按照叶睿晨事先的吩咐,悄悄潜进了倭国大军驻扎的军营,到底是被森吉千作为底牌训练出来的,有好几次他们的行踪差点就被发现了,好在阎罗殿的人也不是吃白饭的,俱都有惊无险地化解了去。待潜到临时扎起,最大的那个帐篷后面,天机侧耳贴在帐壁听了片刻,脸色凝重了起来,原来韩仕正在组织人手、分派任务,打着跟他们一样的主意:夜袭对方的营地。既知道了对方没安好心,天机更加不会手下留情,将背在背后的炸药包解下,悄悄贴着帐壁安置好,拉出长长的引线,取出火折子点燃,然后迅速翻身离开现场。

    倭国营地上还有另外十一处上演着同样的戏码,阎罗殿成员熟练地放置炸药包、点燃引线、火速离开,动作敏捷一气呵成。短短几十息的功夫,就听营地上此起彼伏地响起爆炸声,天机边跑边在心中飞快地数着数,那爆炸声不多不少正好十二声。唇边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回头看看霎时沸反盈天起来的营地,借着夜幕的掩护,飞快地向着炎麟国的营地奔去。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枉死?不见得罢!”蔚凌羽不为所动,眼中带着嘲讽和怜悯直直看着森吉千阴骘的双眼,森然道:“你倭国公主胆敢强掳了我炎麟国的长宁侯去,就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一派胡言!”森吉千气急败坏地高声反驳,先前他也有所怀疑,不但彻底搜查了森丽娜的府邸,还派了人日夜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根本连叶睿晨的一片衣角都没有发现,不然他早就将人捉了来,以此为要挟,换取倭国暂时的喘息之机,还岂能让这个毛头小子杀上门来与他平起平坐地对决!

    “是不是胡言,你,还有你那个不要脸的宝贝女儿心中清楚。现下你若是主动交出我炎麟国的长宁侯,本大将军便立即退出倭国京都,如若不然,就是本大将军不想多造杀孽,咱们炎麟国的兵士们也咽不下这口气,必要血洗倭国京都!”提起森丽娜,蔚凌羽、赵兴,乃至所有炎麟国兵士的眼中俱是一片鄙夷,叶泰更是双眼冒火,自己儿子的名声竟被那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糟蹋了,真真是罪该万死!

    森吉千被蔚凌羽那样轻蔑的态度都快气疯了,摆手止住随后跟上来,跃跃欲试想要冲杀上去的兵士们,勉力压住心中直往上冲的邪火,沉声道:“朕再说一次,你们那什么长宁侯根本不在我倭国之中,你们想吞并我倭国就大大方方地说将出来,何必要往一个女子身上泼脏水,借题发挥!炎麟国这种行径,真真是无耻之极!”森吉千固然想将蔚凌羽等人尽数斩杀于此,然后狠狠折辱,以泄心头之忿,但他明白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因为方才他透过洞开的城门,看见那黑压压不见边际的炎麟**队,远远不止他所知的十来万人,这怕是炎麟国的增兵到了,他们才敢堂而皇之地来攻打京都呐!心中无比地惊骇、悔恨,他却不得不隐忍辩解,争取那微乎其微的一点点机会,希望能说服炎麟国暂时退去。他甚至有些小小的庆幸,自己没有冲动之下立即与蔚凌羽交手,使事情发展到不可转圜的地步。

    “森吉千呐森吉千!真正无耻之极的人是你才对!当年若不是你野心甚大,觊觎我炎麟国,并在幕后指使操纵,我长宁侯府如何会落得个宅毁家散的下场?如今你倭国公主又掳走我的儿子,却还敢反咬一口!”叶泰策马踏前几步,与蔚凌羽并辔而立,一双满含怒火和恨意的双眸直直看向森吉千,右手紧紧握着的一柄阔背长刀已蓄势待发,准备随时破风而至,砍下森吉千的头。

    “不、不,胡说!朕何曾做过加害长宁侯府之事?你莫要信口开河!”森吉千闻声看向叶泰,瞳孔狠狠一缩,心脏如擂鼓般剧烈地跳动着,此人竟说叶睿晨是他的儿子,那他岂不就是叶泰!可是这怎么可能,当年萧鸿郎亲自确认了叶泰的死讯,他怎么可能再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双阴骘的双眼慌乱地转着,当着蔚凌羽还有这么多炎麟国兵士的面,这人怎么敢冒充叶泰?莫非当年萧鸿郎传递给自己的消息都是不尽不实的么?

    叶泰死死盯住了森吉千,见他眼珠乱转的慌张模样,冷冷一笑,讽刺道:“怎么?没想到我叶泰能逃脱你那些暗卫的追捕罢?当年你派出了多少暗卫,又回来多少人?废物练出的手下不过也是一帮废物罢了!”

    任他叶泰说出的话有多么难听不客气,森吉千都已没了计较的心思,现在他的一颗心乱糟糟的,渐渐滋生出了莫大的恐惧。当年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置叶泰于死地,就是因为惧怕了他战神的名头,叶泰当年创下的种种战绩,令森吉千心生忌惮,若他活着,倭国对上炎麟国半点胜算都不可能有了,是以他与萧鸿郎狼狈为奸,遥控指挥萧鸿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掉叶泰这个心腹大患。

    炎麟国兵士们同仇敌忾的情绪愈发高昂、倭国兵士们的窃窃私语和那怀疑的眼神,森吉千统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会,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叶泰身上,他知道了那一切都是自己在幕后主使的,那么他是必然不会放过自己的了。真真是该死,现下回首才发现,他用去了十几年时间一点一滴在炎麟国布下的网,却原来全都做了无用功!叶泰没有死、萧鸿郎倒台了、那些花费了无数心血的细作们接连被拔除,最可恶的是向来讲究所谓“礼教”的炎麟国,竟揪着一个莫须有的名头都打到了他的家门口。但凡荡寇大军中还能留下一个半个细作,他也不至落到如此被动的境况。而且瞧着蔚凌羽和那些已经冲进城来的,炎麟国兵士的神情,并没有因着城中那远远多于倭国明面上数量的兵力,而有半点讶异的神色,难道就连自己最为隐秘的底牌他们事先都已洞悉?那自己再一意孤行去硬拼,还能有丝毫的胜算么?可是不硬拼又能怎样,低头求饶么?他的尊严不允许自己这样做!更何况叶泰与他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就算自己可以放下身段认输,首先叶泰就不会答应接受,最后还是免不了一场殊死搏斗。那就这样罢,就算今日没有了生路,也要让炎麟国付出相应的代价!

    森吉千脑中各种杂乱的思绪一一闪过,最后目中阴骘一凝,抬手背对着倭国兵士喝道:“儿郎们,炎麟国欺人太甚,竟如此颠倒黑白,冤枉我倭国尊贵的公主、占我倭国国土,且随朕将这帮贼子斩于马下!”

    高高举起的手还不待放下,忽听不远处传来嘈杂之声,森吉千心中毒火更盛,是谁在这样的时刻还有胆子捣乱?!大战将起,倭国京都中的百姓俱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在这京都主街,几丈宽的街道两旁的屋舍中,也有胆子大些的百姓趴在窗边、门缝处向外巴望着,忽见不知从哪个旮旯胡同中冲出一衣着破烂、头发糟乱的男子,急切慌张地飞速奔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护卫模样的人追赶着。

    来人正是叶睿晨,他算计好了时候,故意到森丽娜府上晃了一圈,引得她府上的护卫来追捕自己,这一路他若即若离,像是钓鱼一般,既不将那几名护卫甩开太远,也不叫他们有机会逮到自己,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再使把力就能抓住他的错觉,兜兜转转费了好些心思终于将这些人引到了此处。远远瞧见蔚凌羽与森吉千对持而立,叶睿晨心中大定,微微一笑,忽然加速,几个纵跃之间落到了炎麟国的阵营之中,边惊慌失措地高声呼喊起来:“阿羽快快救我,我方才伺机逃出森丽娜的府邸,奈何她的护卫们不肯放过我,已然追了上来啦!”

    整条街像是骤然按下了静音键,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如何发出声响,视线却是齐齐转向叶睿晨,只见他形容极为狼狈,一身青衫上面遍布鞭痕,满是尘土血渍,想是受到了不少的虐待。再看那几个追赶上来,见情形不对慌乱转身欲逃的人,已有为数不少的人认出那几人确是森丽娜公主府的侍卫不假。那么眼下的情形就不消多说了,炎麟国所言果然不假,他们出兵攻打倭国,竟真的是因为森丽娜掳走了炎麟国的长宁侯!

    倭国京都原本的驻军见此情形顿时乱了,原来他们现下的艰难处境,都是因为森吉千堂堂一国之主欺骗了他们!方才不是还口口声声说是炎麟国“颠倒黑白、冤枉森丽娜”,还想指使着他们去与炎麟国的兵士殊死搏斗么?想不到转眼间就被狠狠打了脸!他们凭什么要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替森丽娜收拾这个烂摊子?

    蔚凌羽眼疾手快,跃下马来一把将飞快奔逃过来的蔚凌羽护在身后,反手几把飞刀掷出,当着森吉千的面将那几个护卫射死当场。叶泰乍然见到儿子,大脑突地一片空白,呆愣一瞬后紧跟着也下得马来,拉过叶睿晨上上下下地看了几遍,叨念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真是侥天之幸!他的儿子在这样紧急的时刻逃出来了。那么他就再无所顾忌了,放手杀敌就是!

    森吉千目眦欲裂地看看叶睿晨,又看看那几个直挺挺倒在地上的护卫,只觉天雷滚滚而下,他不能、却又不得不相信,他最为宠爱的女儿竟然蒙骗了他!蒙骗他也就罢了,她怎么就不拿出欺瞒自己时的那个聪明劲儿,将叶睿晨看牢了呢,偏偏让他在这样的时候给逃了出来,出现在这里活活打他的脸!心中虽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似乎这一切太过巧合,但他已经没时间细思,他被逼到了死胡同里,唯有拼死一搏了!

    “儿郎们,给朕杀!”森吉千双目喷火,一把抽出佩刀,直直指向炎麟国大军,声嘶力竭地怒吼一声。

    蔚凌羽心知叶睿晨身上的“伤痕”都是伪造出来的,并不十分担忧,再次跃上马背,同样高喝一声:“杀!”率领着兵士们迎面对上了来势汹汹的倭国兵士。叶泰则是同时飞身上马,一把将叶睿晨拉上自己的马背,一扯缰绳自军队不大的空隙之间钻了出去,他此时顾不上别的了,一心要先带了叶睿晨去治伤。叶睿晨早已从阎罗殿成员的口中得知了叶泰的事,是以见到他也不觉惊讶,听之任之带着自己离开。

    倭国的京都主街并不算窄小,但也无法容纳几十万人在这里大战,两兵相接不多时,就不得不变成了混乱的巷战。京都中原本的驻军经过叶睿晨那么一闹,本就不高的士气更加低迷,与炎麟国兵士厮杀片刻便纷纷寻隙投降,真正顽强抵抗的只有森吉千秘密组建的那五十万兵士而已。

    这一战从白天打到黑夜,倭国兵士占据地利、炎麟国兵士胜在士气高昂,双方势均力敌,死伤都不小,炎麟国兵士牢牢守住京都城东头,渐渐将倭国兵士逼到了城西,直打到夜幕降临,才不得不暂时罢战。即使炎麟国兵士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攻下倭国的皇宫,韩仕亲自带人镇守在皇宫四周,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叶泰带着叶睿晨出了倭国京都,回到东佃城后才知道叶睿晨身上的伤痕都是假的,稍稍安心的叶泰不顾叶睿晨和叶婉的劝阻,又马不停蹄地返回倭国京都,不管旁人说什么,他都誓要亲手斩了森吉千报仇!这一战他只参与了一半,杀敌数量却丝毫不比旁人少,赵兴紧紧跟随在叶泰身边,本意是想保护他,最后发现他根本不必如此,叶泰身手勇猛不减当年,还是他印象中那个战无不胜的战神。

    当夜,天机等十来名阎罗殿成员,按照叶睿晨事先的吩咐,悄悄潜进了倭国大军驻扎的军营,到底是被森吉千作为底牌训练出来的,有好几次他们的行踪差点就被发现了,好在阎罗殿的人也不是吃白饭的,俱都有惊无险地化解了去。待潜到临时扎起,最大的那个帐篷后面,天机侧耳贴在帐壁听了片刻,脸色凝重了起来,原来韩仕正在组织人手、分派任务,打着跟他们一样的主意:夜袭对方的营地。既知道了对方没安好心,天机更加不会手下留情,将背在背后的炸药包解下,悄悄贴着帐壁安置好,拉出长长的引线,取出火折子点燃,然后迅速翻身离开现场。

    倭国营地上还有另外十一处上演着同样的戏码,阎罗殿成员熟练地放置炸药包、点燃引线、火速离开,动作敏捷一气呵成。短短几十息的功夫,就听营地上此起彼伏地响起爆炸声,天机边跑边在心中飞快地数着数,那爆炸声不多不少正好十二声。唇边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回头看看霎时沸反盈天起来的营地,借着夜幕的掩护,飞快地向着炎麟国的营地奔去。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