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三国魂 > 第397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397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报~”

    平原上,一匹快马飞驰而过,骑在马上的人头裹黄巾,一看就是黄巾军的人。

    马上的人是黄巾军的探子,是人公将军张梁的手下,而此时张梁正带着大军埋伏在平凌城外的丘陵上,静等着探马回报。

    “将军,快看,老四回来了。”

    站在张梁身边,韩忠指着疾驰而归的探马,略显兴奋的喊着。

    张梁手下有两员虎将,一名韩忠,一名赵弘,但这两员虎将平时只有赵弘跟在张梁身边,韩忠则奉命率领归属在张梁麾下的一万精锐暗藏在冀州虞山中,这也是为什么张梁调兵来断张毅的粮草,而张毅麾下的四个情报部门一个都探查出来的原因,也是为什么韩忠仅仅是看到探马回报就兴奋成这个样了,因为他在深山老林里闷的实在是太久了。

    扭头看到韩忠面露喜色,张梁笑着说:“怎么,手痒痒想宰人了?放心,今天让你杀个够,看老四那一脸兴奋的样子,应该是定平军的押粮大军快到了。”

    “报~”

    张梁话音刚落,探马老四就奔到了近前。

    “启禀将军,定平军的押粮大军马上就要达到伏击点了。”

    “定平军总共有多少人马?”

    “大约在五千人左右。”

    “统兵将领是谁?”

    “未见旗号。”

    “未见旗号?”

    听到探马说未见旗号,张梁笑着说:“看来我这个侄女婿是把手下的强将都调到平凌城了,这样也好,他的这些粮草,我这个当叔叔的就笑纳了,兄弟们,随我一起冲杀!”

    “呦呼~”

    随着张梁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一万精骑,立刻呼啸着冲了出去,而此时三里之外,一支押运粮草的定平军,正沿着官道缓缓而行,从押运大军的规模来看,押运的粮草应该不少于三十万石,也就是说这些粮草几乎相当于张毅麾下大军一月左右的消耗了,难怪张毅听到张梁要劫粮,整个人的脸色会变得狰狞可怖,也难怪张毅要急急忙忙的进攻平凌城了,原来他心里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

    “轰隆隆,轰隆隆……”

    押粮大军正在路上走着,突然有雷鸣之声从侧后传来。

    “不好!有敌骑从后赶来!传令全军停止前进,摆开阵势,准备迎战!”

    定平军毕竟是以骑兵为精锐的,因此对于骑兵突袭也是很有经验的,听到雷鸣之声后,队尾的军官当即下令摆开阵势,准备迎战,同时还下令命人将敌军偷袭的消息报告给主将。

    果然,定平军这边刚刚摆开阵势,西北方便有一大队骑兵卷杀而来,看到那队骑兵之后,领兵的定平军军官冷冷一笑,就要下令迎击,但这时候一员头戴三岔紫金冠,手持方天画戟,极其英武的武将,却率先杀了出去。

    没错,这次负责押运粮草的定平军武将正是吕布,那个身处队尾的军官就是吕布的副将方程,而且吕布这次率领的押粮队伍也非比寻常,除了有他麾下的五百百兽营勇士之外,还有三千铁浮屠,剩余的一千五百人则是之前负责押运粮草的善扑营战士,可以说都是精锐里的精锐,这次张梁可是踢到铁板了。

    张毅不是命令吕布养伤,并负责高阳城的大小事宜吗?为什么他会亲自负责押运粮草呢?这当然是因为吕布在高阳待烦了,这才想趁着押粮的机会到前线参战,当然,这个主意并不是吕布想到的,而是审配帮他出的主意。

    审配帮吕布想这个主意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吕布在高阳成天什么事儿都不干,就是跟审配和田丰抱怨张毅把他丢在了后面,不让他去前线,让审配和田丰烦不胜烦,刚好前几天从并州转道涿郡的粮食运来了,而且张毅又要调铁浮屠去平凌渡,审配这才想到,让吕布来负责押运粮草,因为这样好解释,毕竟押运粮草不是小事,吕布率麾下精锐和铁浮屠一起来押运,张毅即便不满也不能怪罪吕布,审配也是把这些盘算好了的。

    铁浮屠这种精锐中的精锐,张毅最爱的主力没有跟随张毅一起行动吗?是的,张毅这次领兵征讨黄巾军,并没有带上铁浮屠,因为铁浮屠扩军了,前一阵子一直在整合训练,故而张毅没有一开始就让铁浮屠随军出征,而是借着这次为大军押运物资才追上了主力部队。

    话说回来,吕布领兵押运粮草,为什么没打旗号呢?这当然是因为他的将旗被小舞强行要走的原因了,不过也还好吕布没打旗号,不然张梁哪里敢率军来劫吕布押运的粮草呢。

    吕布善于指挥骑兵作战,自然对骑兵突袭时那奔若雷霆的响动格外敏感,他早在方程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有骑兵要偷袭己方,所以提前便从对首转到了队尾。

    转到队尾后,吕布抬眼一看,发现了敌方打的是“人公将军”的大旗,吕布脸上登时露出了喜色,立刻便大吼着下令:“方程,率领百兽营和善扑营保护粮草,铁浮屠,随我冲阵!”

    得到吕布的命令后,三千铁浮屠立刻出列,迅速的在吕布身后正好队形,此刻,三千铁浮屠战士里,燃烧的尽是熊熊战意。

    “铁浮屠!”

    “敢于天争锋!杀!”

    “杀!”

    面对眼前的一万黄巾军,吕布没有犹豫片刻,立刻就带头冲了过去,三千铁浮屠紧随其后,卷起漫天烟尘如同洪流一般。

    排在前排的一千黄巾军还没做好准备,吕布便率领铁骑杀到,而随着铁骑杀到,黄巾军的阵线就如同被浪涌冲击的沙堤一般,瞬间就崩溃了。

    冲在最前面的吕布挥舞着方天画戟,大开大合,左右扫杀斩击,凡是近身的黄巾军,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没有一个人能挡住一招,此时的吕布活脱脱就像个杀人机器一样。

    紧随在吕布身后,排成三列组成游龙阵的铁浮屠,提着大号斩马刀见人就砍,而且丝毫不顾及敌人砍向自己的兵刃,一时间黄巾军被撞飞的,被砍杀的,还有被铁蹄踏碎的,总之一个个死的是惨不忍睹。

    面对吕布和杀气腾腾的铁骑冲阵,那些号称精锐的黄巾军根本就抵敌不住,一排一排的黄巾军被杀的四下奔逃。

    不过,黄巾军的数量还是很多的,当吕布率领的铁浮屠击溃第五个千人队时,骑兵的冲击力也耗尽了,而此时在他们前面不足三十米的地方,张梁剩余的五千人已经摆好了严密的战阵,此时冲锋距离已经不够,如果吕布再贸然冲击的话,恐怕会得不偿失。

    若是一千,吕布已经杀红眼的吕布,才不会管那么多,直接就会带兵冲上去,但现在吕布已经不是之前的吕布了,眼前这么明显的形势他看的很明白,于是吕布一扯马缰一挥方天画戟,三千铁骑跟着吕布在黄巾军军阵之前画了一个圆弧,回到黄巾军军阵之前约两百米处立定。

    眼见这支可怕的骑兵没再继续冲锋了,包括张梁在内的所有黄巾将士均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吕布单骑策马来到两阵之间,高扬着下巴,以非常轻视的口吻骂道:“黄巾逆贼,可有人敢你家爷爷决一死战吗!”

    看着对方的狂傲姿态,张梁顿时怒火上涌,于是对身边众将道:“敌将狂傲可恨!可有人敢应战!”

    “我愿斩此人献于人公将军。”

    一名部将一脸激昂地应诺,随即策马出阵。

    “狂妄匹夫,看我来斩你!”

    这员将领大喝一声便挥舞着长枪朝吕布冲了过来。

    “哼!”

    不屑哼了一声后,吕布并没有催动战马,而是斜提着方天画戟立在原地。

    当那员黄巾将领冲到近前时,吕布甩手就是一戟,让黄巾将领那正在大叫的声音嘎然而止,几乎同时,所有人都看到,那员黄巾将领的头颅冲天飞起,失去头颅的尸身也被一股大力甩上半空,然后重重地摔下。

    “哼哼,不堪一击的废物!”

    吕布斜着眼瞥了那具尸身一眼,冷笑一声后举起方天画戟遥指着张梁大喝道:“张梁狗贼,如果不想身首异处,就立刻下马受降!”

    “混账!”

    此刻张梁是气得要死,但同时又害怕的不敢上前。

    “谁可斩他!?”

    张梁指着叫阵的吕布问身边众将。

    “我!”

    听到张梁的喊声后,立刻又有一员黄巾将领从战阵中驰出,然而这人与之前的那员将领一样,在吕布的手下没走过一招。

    随后,从黄巾军阵中又接连奔出十一员战将,不过全都被吕布一招阵斩。

    眼见己方连出十一员战将均被那手持方天画戟的英伟战将一招阵斩,黄巾军上下震骇莫名,人人面色煞白。对方仍在叫阵,张角环视身边将领,人人都低垂着头,无人再敢应战。

    “黄巾鼠辈,速速来你家吕爷爷这里受死,你们再不过来,老子可要过去了!”

    吕布在阵前叫骂了一阵,见对方无人敢出阵应战,正在兴头上的吕布索性便策马直朝黄巾军军阵冲来,只见吕布一人一骑,人似猛虎马似游龙,气势如同烈火熊熊。

    黄巾军见状大骇,排在最前面的黄巾军纷纷后退。

    吕布大喝一声挥戟入阵,连挑对方八员战将后直朝张梁杀去。

    受吕布气势所摄,在张梁部将的护拥下仓皇后退,韩忠本想上去挡一挡吕布,可这时候吕布一声大喝,直接吓爬了围在他身边的数个黄巾士兵,韩忠登时吓得不敢再有匹敌之心,赶忙随着张梁一道向后逃窜。

    吕布单枪匹马冲到帅旗之下,一戟斩倒帅旗后大笑离去,而此时,黄巾军已经乱成了一团。

    看着吕布远去的背影,惊魂未定的张梁不禁感慨道:“这真是天下无双的猛将啊!”

    张梁心生胆怯,不想再与对方作战下去,便想撤军,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来报,说己方身后突然出现大队骑兵,张梁连忙向身后眺望,只见己方身后果然旌旗涌动,远远的边看到了一面的红底‘高’字战旗,张梁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当高顺率领陷阵营赶到时,张梁正准备撤军。

    “将军,我看敌军阵型已乱,似有撤兵之意,我军宜全面进攻。”

    说话的是高顺的副将甘未,跟随关羽许久的甘未,一眼便看出了黄巾军的动向。

    “嗯,的确,就是不知道是谁带的兵,”皱着卧蚕眉点了点头,关羽随即下令,“甘未你率领三连、四连攻左翼,五连、六连我攻右翼,一连、二连直攻中路,各路须奋力向前。”

    “诺。”

    洪声应诺之后,各路人马按照高顺了命令,立刻分列为三队,然后呼喊着向黄巾军掩杀而去。

    眼见定平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压来,本已军心动荡的黄巾军人人丧胆,定平军还未攻到,许多士卒便弃下兵刃想要逃跑,顿时黄巾军乱成了一锅粥。

    三千陷阵营杀入黄巾军中之后,黄巾军就如同见着狼的羊,未作抵抗便四下奔逃。

    高顺率领骑兵从右翼猛插,很快便深入到黄巾军腹地,而此时,黄巾军人人争相奔逃,张梁被裹在人流之中无法尽快逃离。

    在高顺发起冲锋的时候,吕布同时带人发起了猛攻,也杀入了黄巾军阵列,入阵之后,吕布策马冲上直取张梁,一路之上所遇之敌,无一不被吕布一戟挑杀,几无一合之敌。

    “哎呀~”

    眼见吕布冲向自己,张梁吓得惊呼一声,调转马头急忙逃走,而落在后面的韩忠,扭头看到吕布距离自己只有不到十米了,自知无路可逃,只得硬着头皮同吕布接战。

    “休得猖狂!”

    壮着胆子冲向吕布,韩忠挺起梨花枪直刺吕布。

    韩忠身为张梁手下爱将之一,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厮力道和反应都不算太差,能勉强和文聘匹敌,若是遇上高顺,他还能斗上一斗,可以他碰上的是吕布,吕布打文聘,即便是给文聘留着面子,文聘也走不过十招,更何况是比文聘还稍差一截的韩忠了。

    韩忠那一枪刺的挺猛,若是换了平时,吕布说不定还会试试他的力道,但此时吕布眼中只有张梁,自然不会与他多费时间,只见吕布长戟扫出,轻易的就荡开了韩忠的长枪,接着吕布往回一撤续儿往里一兜,方天戟的耳刃便带着“呼呼”的破风之声,扫向了韩忠的脖颈。

    被吕布的方天戟荡开长枪的瞬间,自知不妙的韩忠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待吕布往回兜的时候,韩忠自知无法闪躲,赶忙一矮神滚下了马背。

    “咦?”

    没料到韩忠会来这么一手的吕布,轻咦了一声,却看到韩忠这厮下马之后,双脚一点地还想跳回马背上,这要是被他跳回马背上了,吕布可就活脱脱被韩忠秀了一脸,这吕布是绝对忍不了的。

    韩忠自以为马术了得,他想下马之后在跳回到马背上,可这时候吕布在与他错马而过的时候,吕布抬脚踢在了韩忠的屁股上,直接把韩忠撩倒在了地上。

    “绑了!”

    冲后面喊了一嗓子后,吕布拍马,再次朝张梁的方向赶去。

    其实也不用吕布追赶,此时的张梁已经被高顺堵住了,面对前狼后虎的险境,张梁一咬牙,招出了五个红甲力士,前二后三分别迎向了吕布和高顺。

    红甲力士个头四米有余,比坐在马背上的吕布还要高出两头,但个头却不代表实力,张梁这边红甲力士刚一和吕布接触,其中一个就被吕布斩断了手臂。

    “嗷呜~”

    被斩断手臂的红甲力士好像是感觉到疼了,嘶吼一声吼,想用另一只拳头去砸吕布,但这时候,吕布的方天戟早已经刺穿了它的胸膛,接着吕布用力一扭,那红甲力士便在悲鸣声中化为了飞灰。

    红甲力士一死,与红甲力士心念想通的张梁登时大惊,当他转头看清吕布手里那寒光大放的长戟时,立刻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直视着方天画戟,张梁悲声道:“居然是神铁,真真是天亡我也!”

    原来,甲胄力士不光害怕黑狗血这种污秽之物,还怕削铁如泥吹毛及断的玄铁,手握玄铁的吕布,完全就是甲胄力士的克星,别说最差的红甲力士了,就算是张梁把自己压箱底的蓝甲力士招出来,也同样奈何不得吕布。

    不过张梁也不傻,虽然奈何不得吕布,但他依旧招出了蓝甲力士,并且还派过去对付吕布,为的就是用蓝甲力士来牵制吕布,实际上张梁注意力全放在了对付高顺的三个红甲力士上,只要能冲破了高顺的阻截,他一样能逃出升天。

    张梁的想法是对的,事发突然,张毅一时间也忘了让高顺带上黑狗血,高顺自己也忘了这个关键的东西,而在攻打平凌城的时候,身为骑兵的陷阵营一直处于待命状态,根本没有人带着黑狗血,所以在对上红甲力士之后,高顺他们立刻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嗷吼~”

    低吼一声,一个红甲力士抡起双拳,狠狠的砸向了一个陷阵营战士,那陷阵营战士本能的挺枪刺向红甲力士的胸口,但最终的结果却是那战士的头被砸的稀烂,而红甲力士却安然无恙。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了另外两处,猝不及防的陷阵营战士们,一下被掀翻了好几个,就连高顺本人都被逼的跳下了战马,因为此时三个红甲力士都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他再在马上坐着,不利于同它们缠斗。

    当张梁把注意力全部转向自己这边的时候,本来就难以招架红甲力士的高顺,立刻便手忙脚乱起来,不过高顺却没有慌张,因为张毅曾经告诉过他们,对付甲胄力士最好的办法,就是干掉召唤他们的人,所以发现红甲力士全在对付自己的时候,高顺果断下令,让陷阵营的兄弟不要管他,全力向张梁突进,务必要活捉张梁。

    活捉张家三兄弟,这是张毅给众将下的死命令,张毅的原话是,除非这三兄弟兵败自问,否则就必须要活的,谁要是弄死了这三兄弟,张毅便按军法,定斩不饶。

    陷阵营的战力那是相当彪悍的,即便是对上黄巾军的精锐主力,也是稳稳占着上风,此刻高顺一人对上三个红甲力士,随时都有可能阵亡,这更加激发了陷阵营将士们的狠劲儿,陷阵营这一刻真的变成了陷阵死士,每个人都不要命的往前冲,很多人甚至丝毫都不顾及迎面而来的刀锋,为的就是能尽快突进到张梁所在的位置。

    “陷阵死士!”

    “有我无敌!”

    怒吼着,陷阵死士们用以命搏命的方式,快速的向张梁逼近,一路上所遇到的敌人,尽数被斩落马下,正所谓一人拼命万夫莫敌,陷阵营将士那一往无前、英勇无畏的气势,深深的震撼了黄巾士卒,很多黄巾士卒看到陷阵营的将士冲杀过来,都会不自觉的后退,看到黄巾士卒脸上的血和狰狞的表情后,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心生恐惧,开始转头逃跑了。

    陷阵死士那种悍不畏死的气势,着实震撼了张梁,他恍然明白了,为什么打到现在,己方在对上定平军的时候会屡战屡败了,不过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了,陷阵营的前锋已经逼近他的亲兵了,无奈之下他只得指挥两个红甲力士回救,他这一回救,正被红甲力士逼的连滚带爬的高顺可算是解脱了。

    就在张梁指挥着两个红甲力士回救的时候,他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人便滚下了马背,待张梁落地后回头看时,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顶住了他的哽嗓咽喉。

    “再动一下,就要你的狗命!”

    冷冷的盯着张梁,吕布的脸上不带丝毫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这让张梁发自内心的产生了恐惧的感觉,手脚冰凉的他,真的一动都不敢动了。

    就在吕布这边生擒张梁大获全胜的时候,身在平凌城的张毅,却急的要亲自率众攻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乱世三国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对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勾并收藏乱世三国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