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变萌记 > 第一章 我真的很讨厌女人

第一章 我真的很讨厌女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名字叫欧阳夏,男,18岁,是英格丽国际高校的学生。身高,1.7米,平平常常。身材,不肥不瘦,平平庸庸。好吧,我就承认了,我就是该死的万千普通高中生中的其中一个大众脸,即使那种广告牌砸下来都轮不上我的超平常的那种类型。有些朋友说过我有特色,也许就是那个该死的死鱼眼,这真心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习惯了看东西都保持着我一贯的理智和冷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进化过程中,不,是成长过程中出了某些差错而将我迷人的眯眯眼变成了死鱼眼。

    如果说我还有什么特色的话:那就是我超讨厌女人。但是············

    今天我瞪着镜子,用几乎要将镜子里的自己瞪死一样的气势瞪着他,不,是她!相当标致的瓜子脸,彷佛一出生就只在室内活动过的雪白的肌肤,那双虽然震惊,却水灵灵般可爱的瞳仁,还有一头软趴趴搭在肩膀上香气喷喷如丝般的黑色秀发。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素质相当高的美少女。

    最重要的是!!!!我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像两个刚做出来的菠萝包一样柔软的隆起·············老子怎么他妈变成了个女人啊!!!!!!!!!!!!!!!!!!!!!!!!!!!

    在我继续这种混乱的状况之前,首先声明,我不是基佬,是的,你得相信我的眼睛。我可以接受你说我是个死鱼眼,但是我绝对不接受你说我是基佬,尽管我对女人这种生物相当厌恶,但是不代表我就要去搞基。正如我不喜欢可乐不代表我需要喜欢七喜。

    我对女性出于人类繁衍方面的****是有的,但是就仅此而已了,女人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的价值了。说到这里,你一定在问候我的母亲了,请随意,这对我来说这真不算什么东西。

    因为那个女人的确就是如此的让人厌恶和憎恨。

    那个生我出来的女人,她就是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仅此而已。她在17岁的时候生下了我,然后爸爸不知道是谁,然后她就消失了。是生是死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养我长大的是外公,他曾经尝试过一段时间让我接受那个女人,但是很可惜他失败了。甚至那个女人的照片我都不曾细看,是的,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基于我没有爸爸,我的姓氏原本应该是跟她一样姓程,但是在我懂事后,我就改为了欧阳,为什么改这个,估计只是随便改的,只要不是姓程就可以了,而夏这个名字是外公改的,所以我保留了,夏这个名字,可以说是我对这个家庭的所有。

    所以,你觉得用问候母亲那种骂人方式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么?你帮我骂了一个我平常不好开口骂出来的人,想起来还有点小激动,大概骂的到位我还得给你写个感谢信。

    熟悉我的朋友会说我讨厌女人那是我母亲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但是我总觉得那个女人给我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尽管是的,那个女人的存在让我明白了什么叫不负责任,但是我讨厌女人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这样。女人总是自私,斤斤计较,自以为是,恶毒····古人说过最毒妇人心,这个真的是有科学依据的。

    关于这个我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些案例,我初中是在男校读的(感谢上帝,这是外公在他人生中做的为数不多的正确决定。)然后男校很多男生都喜欢玩网游,如果逮到一个女的,就跟碰到了国宝一样,带刷副本,送装备,送时装,送喇叭·····然后呢,就造就了网游里面很大一群现实找不到存在感的妖孽在YY变成了公主。

    左一句“本宫”,右一句“大姐我”,或者干脆装嫩“哎呀,我胆子小啊”,“哥哥,保护我好不好”。

    然后那群男人还得跟像奴隶一样服侍这群妖孽。让男人变成了奴隶,这还不恶毒么?如果碰上了某些自信的妖孽,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有时候公会搞活动,不小心走进了房间,就会毅然发现有个穿的像个芭比娃娃,粉底比地壳还要厚的生物在表演唱歌。

    到底中国的城管什么时候才能横扫网络?在那次造成心理阴影后,我一直思考这个国家大事,甚至考虑过要不要认真写一封建议信递交上去,当然后来觉得写100字作文实在太为难自己了所以作罢。

    男人原本是战场的英雄,是为成就大事而活的。根本不是为了给这些臭婆娘们脱鞋子的。而更加该死的是,现在那个行为还被附上了一个褒义词:绅士风度。

    我心里面只想说我去年买了个表。

    总之,我从不想过跟任何女人打交道,无论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的天真烂漫的萝莉,青春无敌的少女,性感迷人的女白领,娇嫩可人的人妻,对于我来说都不是想接近的对象。我这种行为也曾经让一堆宅男说成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他们说的还真的对极了,所以为了惩罚我,请让我远离葡萄。

    我虽然玩网游,但是也不是很经常。更多的时候,初中是跟一群男生去操场打篮球,经常弄的手指肿好几根,架比较少打,嘛,的确撒谎不太好,打的架可能会多一点点吧。外公为了治愈我的暴力倾向,经常带我去佛庙或者基督教堂,我除了想将一直对我念经的那个家伙揍一顿后没太多想法,能不能别一看到我就忙着超度我?

    在篮球场上,女人也很不幸的在这个领域继续高度敬业的为祸人间,到底多少男生在女生面前装乔丹,装詹姆斯,装姚明我都懒得说了,我只知道那群家伙在肾上激素爆发后我们队伍就会惨败得一塌涂地:他们都忘记篮球是团体战而不是个人表演了,他们一拿到球就跟发情的公牛一样一个人冲锋陷阵,前仆后继的将得分机会还给对手。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老打架了吧?

    初中的生活,让我结识了两个玩的很开的好兄弟,一个是阿峰,他1.9米,玩篮球的时候他帮我抢下了不少的篮板球。一个是石头,这个家伙是个宅男,也是我玩的那个奇葩的网游游戏《魂武纪》的公会会长。阿峰这家伙从来不缺女朋友,长得高也很帅。而石头这个宅男,我很担心他会成为基佬,尤其是他经常看着我看不懂的一堆肌肉佬在穿着***摔跤还呵呵一直笑的视频。

    说起石头,跟他的孽缘是因为初一的时候,我刚进教室没找到位置坐,那个坐在最后的家伙相当开朗的向我挥手让我坐那里。石头其实长得很帅,只要他不流鼻涕不说话别人就不会发现他是个傻子,好吧,怎么说呢,老实?他对人相当的和善,很多东西都愿意和人分享,笔,早餐,甚至钱。所以石头很快就找到了一堆玩的熟的宅男朋友一起玩游戏,包括我。

    他经常会买很贵的游戏杂志,一本都几十元(相比起我那空空如也的口袋,这绝对不是一笔小钱),里面的纸张都是彩印的。他总是很慷慨的借给别人看,虽然每次别人还给他时,页数起码被撕了一半以上,他还是会笑呵呵的继续借出去。而他的游戏机,例如PSP或者PSV之类的,我总是看到他需要买两台,为什么?其中一台是专门外借用的。还好,他父母都是公务员,所以并不缺钱,我也懒得过问了。

    他很善良,却也容易被人欺负。好吧,因为他,我对女人的厌恶度再次提升了几个等级。不知道说这个家伙好色还是善良,还是软弱,而且口味还真的相当不怎样,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提出要求他都几乎不会拒绝,他不是在男校吗?你真是看小他了,不是有网游么?例如,帮公会那群妖孽充值,帮她们练级刷副本,借钱······为什么女人就是这样的不知廉耻?尽管我已经跟他说了无数次要学会拒绝,但是这个家伙似乎生来就是当女人奴隶的料,好吧,我只能安慰自己他真的真的很有绅士风度。

    而阿峰,这个家伙就是在篮球场上认识的。初次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在女人面前装詹姆斯害我们队丢了几十分,我将这个家伙的头按进了臭水沟里,然后他将我扔进了垃圾桶。在打架和打篮球方面,我们两个居然难得棋逢敌手,再打了几次篮球和架后,然后成为了好朋友。

    他知道我很讨厌女人,所以再也不在篮球场上看到女孩尖叫就装詹姆斯了。我们之间会聊很多话题,唯独不聊女人,尽管他有很多的女朋友,他也不会不识趣的介绍给我或者在我面前炫耀。

    他很高,而且很强壮,这货难得的不欺凌弱小。后来跟石头也混熟了,现在他还是石头那个破游戏《魂武纪》网游里面“邪恶的馄饨面”公会的副会长,顺便有意无意间勾搭了公会里面几乎所有的妖孽。

    初中就这样,我漫无目的的在学校混着,打架,堕落,情况越来越严重导致我在这个小城市还混出了个叫“疯狗”的名号,连警察和道上混的人都知道。你们别以为打架是一件很帅的事情,实际上,打架跟吸毒一样令人不堪。身体受伤固然不提,周围的人都不愿意靠近你,很多时候不是畏惧你,而是讨厌你。跟你站在同一个过道觉得身份好像低了一级,躲你跟躲老鼠一样,整个初中,我只有跟石头跟阿峰两个人算得上是真正的朋友。

    不过真正改变我的,并非是周围人的目光,是我的外公。而是有一次初三的时候,打了一场几乎没命的架。那次我也忘记是怎样开始的了,反正应该是小事吧,我将一个有背景的小混混当众打翻在足球场,然后那个家伙足足叫了二十个人来,其中有五个还是社会上混的那些流氓,他们拿着铁管,刀,砖头,单车链,还有气枪在门口围堵我。那次怎么挺过来的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反正那时候我肋骨断了好几根,身上好多处都受了不少的伤,气枪的子弹划过我的额头,留下的伤疤到现在都没好。而他们?几个逃跑了,多数都在医院里面躺了三个月才出来。

    我在病床上,一边手打点滴,一边手是警察的手铐。我永远忘记不了那时候外公看我的表情,那不是愤怒,而是悲伤。他没有喋喋不休的说教,他看了我好半天,对我说。

    【欧阳夏,因为你我女儿没了,你还想将我唯一的孙子也带走么?】

    外公是个退伍军人,挨子弹他都没流过一滴泪,但是那天他却流下了眼泪。看到他的眼泪,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太窝囊,太难看了。

    【对不起。】

    我宁愿外公拿着铁管再断我几根肋骨,我也不想看到他的眼泪,绝对不想。那次以后,我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打过架,也没招惹过是非,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哦,不对,是一个讨厌女人的普通人。“疯狗”就这样消失在这个城市了。

    英格丽国际高校的学费很贵,你要明白这里就跟漫画里面那些所谓的大小姐小少爷学校一样,好几万平方米的校区真不是盖的,这里居然还有直升机停机坪。但是却很讽刺,这是离我外公住的地方最近的一所学校,我利用了体育分和文科成绩,最后靠奖学金免费入学。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不是么,有时候你不尝试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到什么程度。

    其实读什么学校不是重点,我只是想离这个老家伙近一点,至少他死的时候我还能给他收收尸什么的。为了这点,我不惜摇身一变变成体育高材生,还得忍受这个学校是混合型学校,是的,这不是男校,里面有很多很多装模作样的女人,很多很多我所讨厌的人。所幸的是阿峰和石头都在这里读,石头家里是公务员,所以还是不担心学费。而阿峰,他老爸是企业老板,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天开一辆不同款式的保时捷来上课。有时候我想起来初中跟阿峰这样认识过来,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学校依山而建,离外公住的那个小街很近。学校里面也有为工读生准备的小兼职,对于我来说是相当完美的生活地点,虽然这里有女人让我很不爽,但是并非不能忍受——这个想法直到我到新班级的时候才发现,真是幼稚得想揍自己一顿。

    我读的是历史班,对于只有运动比较擅长的我,请别问为什么不报理科班的说话,我不爱听,本来应该去体育班,可是那里的编制早满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班里面的女生也真太多了,一班就只有30个人,居然有25个女人!上帝,到底这是什么拷问室?为什么你们这些女人对文科特别是历史这么感兴趣,这甚至已经让我质疑我选择历史的品味了好不好!理科班和体育班的男女生比例跟这里相反,真是该死,我初中的时候就不该荒废理科!或者哪怕早一点下定决心报这里的体育班也不会有如此下场,我发誓如果我知道我有这么一天,我绝对会成为中国理科生里面的领头羊,研究时光机的先驱。

    OK,无论怎样,既来之则安之,我一个大男人总不会被你们这群女人吓到。于是我走了进去,该死,实在不该大口深呼吸,我都闻到了各种各样香波和香水的味道了,真糟糕。光闻到这些东西我就感觉自己被娘化了。

    石头和阿峰都不在我的班,石头去了政治班,这个死叛徒。然后阿峰去了物理,倒是他准备代替我实现研究时光机的梦想,等下课再找找那些家伙算了。

    站在门口,新同学都好奇的看着门口。别看了,我不是帅哥。我就这么想着,开始寻找我自己的位置。双眼主要高速的搜索那四个男生的座位在哪里,我来的有些晚已经很多人坐在教室里面了,最重要的居然那4个男的混蛋已经跟其他女的坐在一起。你们这4个男人都没经历过小学时期男女三八线的军事战争么,这么急切在高中的时候重温?男与男的坐,女与女的坐,那才是礼仪!那才是预防早恋的好方法好不好!老师,我要表示强烈的抗议!

    【咳咳!】

    如同听到了我的心声,班主任在我身后干咳了几声,看来我站在门口的时间略微长了一些。因为我初中已经习惯了无视别人的目光,所以那群家伙在我身上来回观察了好几分钟我都根本懒得理会他们。

    我回过头,谢天谢地,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老师,看上去大约就三十出头。男班主任一般都知情达理,很明白学生的逃课需要。而女老师总是好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四百天是生理期一样的令人厌烦。

    【老师,我该坐哪里?】

    【同学,后面不是有空位置么?】

    【是的,但是目前这个状态,我估计会跟女同学一起坐。】

    【所以?】

    【老师,为了预防早恋·······】

    我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到。

    【我强烈建议男生应该坐在一起。】

    没想到的是这个可靠的男班主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通情达理,他反而以极为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如同看到了ET外星人。

    【呃、呃这个同学,我觉得在你这个年纪的男生······正常来说都不会这么想吧。莫非你的性取向有点?】

    【不,老师,看起来你对我有奇怪的误会······】

    但是那个男老师已经远离我3米远了,他带着尴尬的笑容看着我。

    【这也是个矫正你性取向的好机会啊。】

    我的性取向好正常好不好!不需要矫正好不好!你一脸抱歉的看着我干嘛!干嘛眼神在对我道歉啊!

    【咳咳,总之班会很快开始了。呃,这位同学请找好你的位置。】

    好吧,我新学期给老师的第一个印象我是一个基佬,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开始了。接受了这个事实的我,找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至少在这里打盹不会有很多人关注。另外我也挺幸运的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虽然我的右手边将会是噩梦,但是至少我的左手边不会有女人。另外我也想过这并非没有解决办法的,毕竟这里都是大小姐和小少爷们的多,只要我表现得很冷漠,很不良,说不定坐我旁边的那个女生就会跟老师投诉,然后我就可以一个人坐或者跟一个男生坐了。

    是的,这个计划可以行得通!

    我放下书包,开始将书扔进桌子肚里面。我注意到有几个人看着我的方向窃窃私语,肯定是因为我的动作和神态和这里优雅大方的小姐少爷们不一样吧,哈哈,你对了,所以想都别想来跟我说话或者打招呼。

    我放弃了似的坐了下来,右手托着腮,无聊的看着窗外校庭的郁郁葱葱的凤凰树,这里似乎都被凤凰树占领了,不过感觉也不坏,庭院站满凤凰树都总比站满女人好得多。我宁愿这个教室里面的女生都变成凤凰树。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股清香从旁边传了过来。如同等待打针的小孩,突然在没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护士扎进了屁股,这股幽香也给了我相当不好的感觉。然后就感受到桌子晃动了一下,一个人坐在了旁边。

    该死,就必须得来这里?明明都还有其他的位置,就不能来个什么出了车祸的同学要休学一个学期的设定?

    这股香水的味道相当特别,淡淡的似有若无,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我的本能却不想转过脸,该死,我的旁边坐着一个女生!这到底是什么地狱!神啊,你就从来不听我祷告?!好吧,虽然我就在这个时候才祷告,也不算太迟吧,补个票行不大哥!

    我看着窗外叹了口气,然后听到了教室里面传来了更大的议论声。奇怪,怎么回事?这个家伙来了以后,似乎骚乱更大了,而那个男教师坐在讲台上也没有制止那些议论纷纷的同学,嘛毕竟新学期,总不能一开始就板着脸教训这群小财主。

    但是骚动却越来越大,我甚至感觉到好像有人开始往这边走过来。我只好回过头看看发生什么事,看到我的同桌我愣住了:她有着一头如同流水一样的长直黑发,柔美的倾泻下来。标志的五官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如同一首流畅的古筝曲高山流水,双瞳则像这个世界最珍贵而美丽的和田玉,柔润的嘴唇在阳光下显得娇嫩欲滴。难怪上帝这个家伙从来不听我祷告,这货都忙着去雕刻美少女去了,至少这个家伙一定是他的代表作:一个古典东方美少女。

    完美,彷佛是远古神话里面走出来倾国倾城的美女,如果红颜祸水的说法是正确的话,这样的美少女已经注定她可以挑起各种战争。我一向都觉得美女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恐怖的生物,因为她们就是除了脸什么都没有了的人了:自私,恶毒,黑心,自大,公主病。外貌一般的女孩都已经相当麻烦了,何况这个家伙?被无数帅哥,鲜花,赞美捧起来的家伙,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自大集合体里面魔王级人物了。

    明白到这一点,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相当聪明的决定:撤退!

    教室还有其他的位置!趁那个家伙被缠着的时候,我马上换位置。上帝保佑,我可不想跟这个妲己坐在一起。

    我马上当机立断,虽然这样会导致我失去了宝贵的凤凰树,但是我的右手已经坐着一个妲己了。

    【你想去哪里,欧阳夏。】

    我正想将我扔到桌子肚里面的东西捡出来,妲己却跟我说话了。我看了她一眼,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很必要,我都懒得跟女人说话,更别说这个家伙。所以,我继续收拾我的东西,反正我扔到书包里面就可以走人了。

    她笑了笑,然后偷偷跟我说到。

    【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后悔跟我同桌的。】

    她不慌不忙,手托着腮假装看着黑板。哈,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说的自大,这个妲己真的以为我很喜欢跟她坐?这个时候我有点不能保持沉默了。我冷笑了一声。

    【哈?为什么?】

    【因为我的名字叫寒如雪。】

    那又怎样,我正想抛出这句话。然后我却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寒如雪,是的,她是这个学校新生里面的名人,她是国外很有名的杂志《Girls》的御用模特。为什么我那么清楚?因为这个家伙的名字都被放上了广告KT板放在校庭呢,难怪刚才开始教室里面的家伙就不安分了,你果然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妲己!可惜我不是纣王。

    【那有怎样?我对你又没兴趣。倒不如说跟你坐在一起我会很麻烦!】

    迟疑了一会,我继续将我的台词完美送出,哼。她再次微微笑了笑,毫无防备的人可能早就被这笑容电死了。

    【我正是知道你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而我,则是对任何男人都不感兴趣。你不觉得我们坐在一起是共赢么?】

    什么?!你这个家伙居然是个百合?!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似乎有点愠怒的看着我。

    【别那样看着我,我不是百合。你也不是基佬不是么?我只是单纯的讨厌你们这些男人,比蟑螂还要讨厌。但是同时,即使是女生有时候也太烦人了。我只想要清净。】

    居然知道我不是基佬!有生以来完全同意一个女人说的话,好吧,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可以继续跟你对话。

    【听起来不错。那么我们就遵守一个协议:互相当对方透明,OK?】

    【非常公平。但是我想要你的位置。】

    【很有眼光,但我先到先得。】

    【你就从来没想过任何风度的问题?】

    【哈哈哈哈,你这句话还是留给你的脑残粉吧。】

    寒如雪不悦的瞪了我一眼,就像看到老鼠一样讨厌。知道这个家伙讨厌男人后,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哈哈,太棒了,上帝你还是听到我的祷告的,这个家伙当我透明,我也当她透明,我还能避免了成为基佬的嫌疑。非常好,如果非得找一个女生来当同桌,这个寒如雪绝对是不二人选。

    我将书放回到桌子肚里面,然后继续看我的风景。周围的人明显议论纷纷,但是因为寒如雪明显是认识我的,这样我会不会成为议论的焦点?哈哈哈哈,这是你们经验太少的人的想法。作为一个对存在感苦苦思索了几年的我,早已经练就了让自己悄然无声的远离别人注意力的方法,就是沉默!

    没错,只要你一直沉默,别人就不好拿你开涮了。而且寒如雪这种名人在旁边,她会帮我吸走大量的注意力。

    【我觉得真不公平,我帮你吸走了大量的注意力,你却享受着最好的位置?】

    寒如雪用她那双举世无双的瞳仁看着我,看起来相当不满意。

    【嘿,我们不是约法三章彼此透明的么,你怎么还跟我说话,你就这么喜欢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你个头啊,将位置让给我我马上当你透明!】

    【嘘,大明星你就从来不考虑先到先得的问题?你那招大小姐的任性模式在我面前简直就是渣。】

    【你这个家伙,要多少钱,你说,我就要那个位置。】

    我转过脸,故意抬起头看着她精致的脸蛋,一边欣赏着她不爽的样子,一边说到。

    【这个位置就跟我的灵魂一样,是无价之宝。钱买不到封神榜的位置,妲己。】

    她顿时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看着前面。没想到我们刚刚的争吵,已经完全吸引了班上的人注意了。

    【那个男的是谁?居然跟寒如雪这么亲密?】

    【没道理啊,她一直都是冰山美人,从来不跟男人说话的啊!】

    我马上意识到事态严重了起来,看来我们两个人都变得松懈了,我马上扭转头,继续看着窗外。而寒如雪也不想再被人议论纷纷,只好压低声音说道。

    【你等着瞧。】

    语气里面充满着憎恨,愤愤不平——我很满意。

    好不容易撑到了班会结束,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了一轮,我跟寒如雪都是站起来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叫什么就坐了下来,弄的又被说了一会怎么这么有默契。

    一下课,我马上准备去找石头和阿峰,看看他们在哪里混,寒如雪却突然叫住了我。

    【喂!】

    【又干嘛?】

    她用很严厉的眼神看着我。

    【我跟你说过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许泄露出去。】

    我想你这不是废话么,点点头就走了。可以的话,我不想浪费一个音节在这个女生身上。

    下课了找到了那两个混蛋,然后一起去了饭堂。阿峰依旧春风得意,看上去似乎勾搭了不少的女生了,他的班男女比例跟我的班刚好相反。而石头的政治班男女比例均衡,但是对于他来说都没差,也许男校他还更加适合。

    阿峰吸可乐吸得很响,然后他笑着问我。

    【你听说了么,寒如雪居然跟我们读同一间学校。】

    我苦笑了一下,我已经不是听说的地步了。阿峰看到我的苦瓜脸,以为触到了我的逆鳞。

    【嘿,伙计,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怎么说呢,在说一个名人在读我们的学校耶!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生我才说,而是她是个名人,你明白的吧?】

    在一旁吃着日本地狱拉面的石头辣的满脸通红,他一边流鼻涕然后一边喘着粗气的问。

    【真、真的?!】

    我不动声色的递上了纸巾,石头马上捏着用力就是一抿。

    【无论是不是真的,都与我无关。我一点都不想跟那个家伙扯上关系。】

    阿峰笑了笑,手指上下晃动着。

    【你不知道啊,那个家伙真的相当漂亮啊,已经是绝迹的东方古典美女啊。神啊,这个时代居然还有这样古典气质的美少女。】

    好吧,如果光从外貌来看,那的确是很少见的品种了。但是有一个真理是不变的。

    【红颜祸水啊,阿峰,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这个女人是稀有品种,绝对就是妲己级别的祸水了,不是姜子牙不要靠近啊。】

    【哈哈,你这个家伙无论什么级别的都不会靠近吧。有机会真想看上她一眼啊,传闻只要看上她一眼,是男的都逃不掉了。】

    除了对【是男的都逃不掉】这句话外,其他部分我基本同意。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女生身上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的眼神,总给人一种满腹心事的感觉。

    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对那样的眼神并不陌生。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去理会她的事情,不用说她是个女生,还要是个有光环的名人,历史提示我们,跟名人在一起总是有代价的,我不想要那些代价。

    跟他们吃完饭,就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去饭堂洗碗,工作环境比起之前的学校好的多,起码还有热水,跟我一起工作的学生很少,他们都苦头苦脸的,一副被压榨的奴隶的感觉,我几次跟他们搭话也不太顺利。

    人有时候自卑感真是自己给的,总是一副很惨的样子,结果别人也就接受你很惨的事实了,哪怕其实并非那么坏?

    中午的工作结束后,我就喜欢到教学楼下满是凤凰树的中庭坐下,看着那些郁郁葱葱的枝叶发呆,我感觉这样很幸福,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而很多人忙一天都没有这样的奢侈。

    下午回到教室,已经看到寒如雪坐在那里了,她一直看着窗外。看来她也很喜欢看外面,难怪她总想跟我争那个位置,但是很可惜,我没有退让的理由。

    我坐下来,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寒如雪也不再看外面,转而无聊的看着前面。她还真的不会跟别人说话,搭话的人很多,她却统统不理睬,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别人说她架子很大,在我看来只是她不爱说话罢了。

    作为不喜欢说话的我,很理解不爱说话的她。但是怎么说呢,既然当得了名人,被人说架子大这点苦也理所当然的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她都没再说过话,连招呼都没有打,我很庆幸我们终于有默契了起来,日子应该就这样下去,直到——直到一个星期后,我遇到了那个该死的诅咒,那个我完全无法相信的诅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变萌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听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听海并收藏变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