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之倾城天下 > 第九章 定情(上)

第九章 定情(上)

作者:o倾城雪儿o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章节内容开始-->    第九章 定情(上)

    晨曦时分,缕缕阳光刚洒落在赵王宫内,张珥便带着太子殿下赵柯启的令牌出了宫门。

    他动身前往将军府去找项羽,势必要彻查黑衣人一事,为雪寻解除后患。

    这几日项羽都在将军府上养伤,对于养尊处优的日子十分不习惯,时时在院中练武,马文源将军见了忍不住与他对剑,二人如将遇良才,愈斗愈烈,不分上下!

    马文源对项羽欣赏不已,想让项羽跟着他入宫当禁卫军将领。

    项羽抱着拳,恭敬地拜了谢,“其实我只想行侠仗义,并不想和宫围扯上关系,可是我很担心寻儿的安全,所以在下便领了将军的好意。”

    马文源大笑起来,只道:“我遇到过很多像你这样的江湖人士,他们武艺高强,却不思官场,实在让我叹息。但你为了一个女子,甘愿放弃你的江湖,这说明她对你很重要!

    他顿了顿,又说:“不过我要提醒你,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项羽睁大了重瞳,英俊的脸上布满了疑惑,“我不明白马将军的意思?”

    马文源拍了拍项羽的肩膀,“你以后会明白的。”

    二人正说着,一袭黑衣的张珥就进来了,“项兄弟,马将军你们都在!”

    项羽微微一笑,高兴地说:“珥兄弟你怎么来了?”

    “我手上有令牌,于是出宫来查黑衣人的线索。”

    张珥扬起嘴角,心中早已有诱敌良策,“你伤好些了吗?寻儿也很关心你。”

    项羽笑着说:“行走江湖时难免受伤,休息几天就好,你和寻儿太大惊小怪了。黑衣人之事,我必助你一臂之力!”

    一旁的马文源抱拳说:“既然如此,我把手下的一波人给你们差使,我还有军务在身,恕不能陪二位了。”

    张珥和项羽拜谢道:“多谢将军!”

    ……

    信都城的和风酒楼素有“城中第一楼”之称,然而此时却生意惨淡,桌椅都残损不全,百姓们见了无不惊讶。

    路过两名鬼鬼祟祟的男子,见状后大吃一惊,找上门来问:“老板,和风酒楼为何这般模样?”

    老板连连低头叹气,无奈地说:“前几日有一群黑衣人过来闹事,公子张珥与他们大打出手,结果酒楼就成了这样子。”

    二人一听就脱下外衣,露出黑衣人的装扮来,“是我们,我让你事后立即把酒楼恢复原样,不准对任何人说,为什么不办?你不想要命了吗?”

    老板缓缓抬头,宛若寒星的眼眸透出针一般冰冷的光来,“不想要命的是你们!”

    黑衣人定睛一看,老板双目瞻瞻,剑眉飞扬,古铜色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居然是张珥假扮的。

    “糟了!”黑衣人说着便要跑,旁边扮伙计的项羽上前一脚踹倒他们,得意地道:“统统给我抓起来!”

    小二们纷纷从桌下抽出剑来抓住黑衣人,原来这些小二都是阿信带着马文源的士兵们扮的。

    张珥俊秀的容颜上是一片冰冷肃杀,削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冷笑道:“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带走!”

    ……

    解决了黑衣人一事后,大将军马文源以项羽有功的名义,推荐他进宫做了禁卫军将领。

    入军营第一天,赵雪寻和张珥就前去庆贺,只见项羽身披软毛织锦披风,统帅禁卫,颇为威风!

    雪寻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从小鱼儿那儿寻了件翠蓝烟罗裙,扮成了宫女模样。

    项羽看见雪寻这般打扮,忍不住直笑,“寻丫头,你扮成这样,我都差点认不出你了!”

    张珥却道:“要我说,不管寻儿扮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来。”

    雪寻眨了眨清澈如水的眸子,奇怪地问道:“表兄为何这样说?”

    张珥看着眼前这个莹然如玉的女孩,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含着温柔的笑意,发自内心地说:“如此佳人,在哪都会耀眼无比!”

    雪寻顿时害羞地低下头去,脸颊上的红晕更衬得人儿娇媚可人,风姿绰约。

    三人玩笑之间,马文源正好走了过来。

    项羽拜谢道:“谢谢马将军把我安排入宫,这样一来我和珥兄弟、寻丫头见面就方便多了。”

    马文源说:“千万别说什么感谢,你武艺高强,为人正直仗义,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宫里不比江湖,若是有什么差错恐怕我也保不了你。”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雪寻也颇为担忧地看着项羽,只道:“项大哥来自江湖,不懂宫里的规矩,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张珥劝解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都能迎刃而解。”

    项羽听闻之后,爽朗一笑说:“珥兄弟说得没错,这宫里有你们在真好!”

    恰在这时,雪寻忽的从腰间拿出了一块雪白的玉佩,递到项羽眼前,柔声道:“项大哥你收好这个,关键时刻它能救你一命!”

    项羽看那玉佩色泽温润、样式别致,心里想这大概是寻丫头的心爱之物,可是推脱不掉,只好收起来。

    那玉佩一看就并非俗物,正是嘉夫人的传家之宝,乃是用和氏璧上的璞玉打造,世间只有两件,张珥身上也有一件。

    这是雪寻第一次拿出来,却是送给了项羽。

    马文源若有所思,张珥看在眼里,心里却有一股无名的痛,

    脸上的苦涩一览无余。

    ……

    此时赵国的后宫之中,各宫妃嫔们正聚在王后的寝宫里问安,而王后,则仪态雍容地坐在正主的座儿上,睥睨着这一切。

    “赵王的寿辰就快到了,各位妹妹有什么想法?”

    丽美人有意迎合王后的心思,便说:“这往年都是由王后娘娘主办的,娘娘身为办事周全,今年也应由娘娘主持。”

    王后听了这席话,红艳的唇角得意地上扬,很是满意。

    一旁的惠夫人突然嗤笑道:“妹妹这话可就错了,在这之前,赵王的寿辰可都是嘉夫人办的,赵王很是喜欢。”

    一提到嘉夫人,众妃嫔都楞住了,当年嘉夫人容貌倾城,宠冠后宫,谁能不恨?

    王后听闻,脸色青得可怕,怒意一时间全都涌了上来,恶狠狠地说:“可惜她现在死了,本宫一定会比她办得更好!更讨赵王的喜欢!

    恰在这时,赵妙兰正好进了屋来,“兰儿给母后请安,我从宫外特意为父王寿辰请的戏班子已经入宫,还请母后前去查看。”

    “好!本宫一定会让赵王高兴!”

    ……

    赵宫中上下忙着为赵王寿辰庆祝的事儿,到处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王后和赵妙兰正在院子里看戏班子表演,平日里看惯了宫里的歌舞升平,民间的戏班杂耍果然有趣得多。

    “母后,兰儿找来的戏班子表演如何?”

    王后十分满意,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不错,想来你父王大寿那天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远处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赵雪寻与小鱼儿捧着一个偌大的木盒过来问安。

    王后看到她,心中不免泛起一丝厌恶,“赵雪寻?你来干什么!”

    妙兰见状,假意劝解道:“母后你别这样,寻姐姐难得来看望母后,也是一番孝心呢。”

    雪寻稍稍镇定下来,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知道王后娘娘不想见到我,但我此次前来,是要送给娘娘一份礼物!”

    小鱼儿将盒子呈给了王后,打开来一看,竟是一件极其眼熟的黑衣,王后和妙兰都心下一惊。

    王后虽心神不安,仍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是要提醒娘娘,娘娘是聪明人,不要再做一些无关关心父王的傻事,免得到最后害人害己。”

    雪寻说完,向王后行了个礼,便带着小鱼儿转身离去。

    妙兰下意识的攥紧了裙裾,惊慌地问:“母后,她都知道了!要是她在父王面前告状该怎么办?”

    王后盖上了盒子,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嘲弄,“哼,她不会的!本宫现在正为赵王办寿辰,她要是真想说的话,就不会来见我了。”

    ……

    军营的上方,今夜的月亮也不知是怎的,竟然格外的皎洁明亮。

    营内的侍卫们正懒懒散散地守着岗,大抵是因为疲累,都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一个禁卫军将领带来一壶好酒,便招呼大家说:“兄弟们,这是我娘子自酿的美酒,都过来尝尝罢!”

    侍卫们常年守岗,此时闻着酒香,大多酒瘾犯了,都争着过去尝一口。

    那将领见唯有项羽在那儿无动于衷,便喊了句:“项羽兄弟,你怎么还站在那儿呀?一起过来尝尝。”

    项羽皱了皱眉头,不满道:“军中严禁喝酒,你们这不是犯了宫规吗?”

    军营中设禁卫军将领多职,然而侍卫们大多对这位将领言听计从,何曾受过这种质疑?

    那禁卫军将领便不高兴地说:“只是喝一口又不会怎样?宫中戒卫森严没事的。”

    项羽却是摇摇头,一板正经地说:“这话错了,宫中侍卫都如此懒散,赵王他们又靠谁来保护?”

    禁卫军将领被扫了兴头,当场砸掉酒碗,怒道:“我请你喝酒是抬举你!你居然还敢说我的不是?我告诉你,我们家世袭禁卫军将领,这块地盘我说的算!你一个新来的将领就算有多尽忠赵王,得罪我照样不好过,今晚不许你吃饭!”

    项羽见此人如此嚣张,不禁紧握拳头,横眉立目,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把那禁卫军将领打翻在地!

    但项羽一想到雪寻之前对他的嘱托,担心宫中的风言风语,竟将心中的怒气硬生生地给压了下去。

    ……

    夜幕,萦梦居里烛火摇曳,金炉里的安凝香扑面而来。

    赵雪寻心情烦躁地趴在桌前,清秀的眉头轻轻一蹙,不知在想什么。

    小鱼儿在旁边劝道:“公主心情如此不好,要不要找个能让你开心的人陪陪你?”

    “我都被刘交的事烦死了,哪有人能让我开心……”

    想到父王要把自己赐婚给刘交,雪寻心中不免苦闷。

    小鱼儿陷入了沉思,不过一会儿又抿着唇笑道:“公子张珥呀!你们在一起时,公主总是笑的。”

    雪寻漫不经心地应着:“是吗?”

    她脑海中回想起与项羽相遇的过往,心里有种莫名的快乐。

    项大哥第一次在树林里救了自己,他们在和风酒楼上畅谈,以及项大哥为保护自己而受伤的场景……

    少女都爱英雄,雪寻也不例外,她灵机一动说:“小鱼儿,快把我的宫女服拿来!”

    小鱼儿疑惑地问:“公主又要宫女服做什么?”

    雪寻莞尔一笑,欢呼雀跃道:“我要去看项大哥,把表兄也叫上。”

    小鱼儿乖巧地应了喏。

    ……

    然而此时,张珥一个人在赵宫花园中饮酒,却收到远方的飞鸽传书。

    “常山王此去已有多日,请速回常山,处理要务!”

    其实这些天以来,张珥一直以飞鸽传书的方式,交代自己的心腹易凡打理常山,然而心腹见他迟迟未归,也不免催促。

    公子张珥向来勤政爱民,才会美誉远播。

    如今张珥在赵国的这段日子,和表妹赵雪寻朝夕相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居然舍不得离开。

    张珥不经沉思,自己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自从父母把常山丢给自己,他的身上就像压了一座大山,疲惫至极……

    但他还是勇敢的扛了起来,让常山繁荣昌盛,百姓们无不爱戴他。

    这么多年,从没有人陪他笑过,可是雪寻的出现让他一下子感觉,原来人生可以这样多彩……

    张珥心中很是纠结,痛饮中已然醉了,恍惚中只看到一红衣似火的女子走近了他。

    “寻儿?”张珥试探性的喊道。

    然而那女子却是赵妙兰,她沉下脸色,声音冷冽如冰,“我很欣赏你,而你心里只有赵雪寻,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妙兰转身离开之时,张珥仍在无助的喊着:“寻儿,不要离开我……”

    一些刀光剑影向醉倒的张珥逼近,如若不是他恰恰醉饮,又支走了随从阿信,这些杀手是万万近不了他身的!

    恰在这时,小鱼儿带人找公子张珥,却发现张珥醉倒在石桌边,一群黑影欲图不轨,急忙喝道:“谁在那?!”

    然而走近一看,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一些风吹草动,仿佛那些黑影在瞬间消失了一般。

    小鱼儿急忙扶起醉熏熏的张珥,回了萦梦居。

    ……

    这时赵雪寻早已在萦梦居中换好了宫女服,看见表兄醉成这样,心下也吃了一惊。

    雪寻急忙上前帮忙搀扶,一边扶他至榻上,一边埋怨道:“酒量不好还喝这么多……”

    小鱼儿说:“眼下公子醉成这样,要是被赵王知道,肯定要追究其罪,他暂时不能回陶然阁。”

    “你先照顾好表兄,我出去下,一会就回来!”

    话音刚落,雪寻就从小鱼儿的眼皮底下溜走了,独自离开了萦梦居。

    小鱼儿担心着自家公子,却又要照顾公子没法跟去,只好无奈作罢。

    她端来水盆,为公子张珥细心地擦着手时,却发现了他手上握的字条。

    打开来一看,锦帛上面尽写着催促公子回常山的事宜,想必应是常山的大臣们传来的。

    此时的张珥已然醉得不省人事,嘴里仍在念叨着雪寻:“寻儿,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

    小鱼儿微微愣怔,好奇地心想,难道公子醉酒是因为公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乱世之倾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o倾城雪儿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倾城雪儿o并收藏乱世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