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之倾城天下 > 第二十八章 真情(下)

第二十八章 真情(下)

作者:o倾城雪儿o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十八章 真情(下)

    信都城郊外荒废多年的民居中,张天阳温柔地搂着赵雪寻,从一口枯井中翻身跃出。

    秘道外阳光正好,二人站定后,雪寻低头看了看蔓延了一整口井的常青藤,生得正是繁茂。

    然后再入眼的,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农家小院,有房间、正堂、厨房,和一个小小的院子。

    院子里的井正是刚刚上来的出口,院子周围还有用常青藤做的栅栏……

    雪寻缓缓挪动脚步,向屋内走去,巡视着布满灰尘的厨房,视线越过这里的每一物,虽然布满灰尘,却给人十分温馨的感觉。

    这就是母妃密道的终点——自由。

    不知不觉间,雪寻清丽无暇的面容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母妃当年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为什么还要留在宫中受苦?为什么不通过密道得到自由?

    忽然她又想起梦中母妃说过的话:“孩子,其实人这一生,重要的不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也不是倾国倾城的容颜,而是能一生都活在夫君的宠爱中……”

    那么母妃,你到底有没有一生都活在你夫君的宠爱中呢?

    看着眼前的小院,张天阳心中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密道会有封闭的机关。

    想必当初嘉夫人修建密道,是为了有朝一日从赵王宫中离开,而那个封闭机关,一面是为了让他人难寻踪迹,一面,则是为了让自己再也不能回去……

    可是,她却终究没有用这条密道求生,而是选择了死在赵宫中!

    天阳微微叹了一口气,温柔地抚着雪寻的发丝,忽的开口道:“既然已经出来了,不如我们去信都城游玩一番吧!”

    闻言,雪寻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也明白表兄是想安慰自己,眼看天色尚早,便点点头,拭干了眼泪。

    想到一路上表兄的细心照顾与陪伴,雪寻对天阳十分感激,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许多。

    ……

    两人一路行至信都城门,望着前方高大巍峨的城墙,有些古旧的“信都”二字,在冬日的寒风中竟平添了几分肃穆,赵雪寻不禁微微出了神。

    不过,看着城内来往的人群与不断吆喝着的商贩,雪寻心中却是有些雀跃的。

    她忽然想起,上次出宫游玩信都城,还是和表兄、项大哥初见的时候……

    那时正值春天,此时却是白雪皑皑,回忆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雪寻一面在心中感叹着,一面随着天阳信步走着,还未看清眼前的景色,就被他拉进了一家城中有名的成衣铺。

    只见店内各处都是做工精美的锦衣华服,琳琅满目,格式服装花样繁多,应有尽有。

    “上来时衣服都被井中的藤蔓划破了,先在这里换一身吧!”

    听表兄这么一说,雪寻才发现自己的裙摆的却有些破损,加上这身衣服也是公主制式的深衣,穿在街上实在惹眼……

    “还是表兄想得周到!”宫中的服饰穿着向来繁重,此时能换上民间老百姓的衣裳,雪寻的心里倒像是乐开了花。

    这时张天阳已经看中了一袭水蓝色叠纹穿花锦裙,拿到雪寻的面前比了比,与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正好相称。

    店铺掌柜迎上前来,笑着说:“公子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铺的镇店之宝,这叠纹绸可是赵国最好的绣娘用三年才能制出一匹来!我们也是花了重金才得有幸得到!”

    雪寻也好奇地抚摸着去看,只见那叠纹绸果真是精妙无双,就连在王宫中见惯了绫罗绸缎的她,也忍不住惊叹。

    特别是那自腰部一侧下方,扩散到裙角的淡粉色桃花秀纹,不但绣工精致,连绣纹也是别出心裁!

    张天阳见雪寻喜欢,便从袖中拿出了一把钱币,交代掌柜道:“再去寻一套男装来。”

    掌柜看了看二人的神色,心下了然,欣喜地说了一句“公子稍等”,就去内间为天阳找合适的衣服了。

    雪寻这边呢,自然有丫头招呼她去更衣。

    待雪寻穿戴完毕出来,就见成衣铺中立着一个男子,身穿一袭黑色底纹的锦衣,腰间束了一条宝蓝色绣了祥云图样的腰带。

    那男子闻声转过身来后,只见衣襟袖口处也都用宝蓝色的丝线绣有祥云,腰间的束带更是在正中精心镶嵌了白玉宝石,整个人虽显冷峻,却又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此人正是换装后的张天阳。

    天阳侧过头来,微微扬起嘴角,对掌柜选的这身衣服也是十分满意的。

    据说这件和雪寻那件衣服一起制作的,虽然用料不一样,但此刻二人站在一起,更是能通过衣服的绣工、纹路找到些关联。

    雪寻仔细端详了张天阳,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即便是她没听见掌柜与张天阳推荐衣服时说的话,却也看出了端倪来,脸不由得红了几分。

    “走罢!”此时张天阳心中格外舒畅,竟然笑着睨了掌柜一眼。

    “嗯……”雪寻平复了心情,乖巧地点点头。

    雪寻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总是因为表兄的举止而牵动心弦,这样的感觉,即使是和项大哥在一起也不曾有过的。

    想起幼时与表兄一起生活在赵王宫的情形,又想起两人相似的凄苦,雪寻心想,也许这就是亲情的羁绊,她才会对表兄有这样的依赖!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见到赵雪寻和张天阳都不禁瞩目,二人本就生得俊美,此刻穿着这样的衣服在人群中,更是衬托出气质不同来。

    不知不觉又经过了信都城中著名的和风酒楼,张天阳想起雪寻今日还未进食,便领着她上了酒楼的二楼。

    雪寻这才发觉出自己又饿又累,在密道里待了小半日,行至信都城又走了那么久,此刻终于能歇一歇,然后吃饱喝足了。

    当下雪寻也不再顾忌礼仪,自己先落了座儿。

    张天阳看见雪寻的这副姿态,只是宠溺的笑了笑,接着对小二吩咐着菜色,什么单笼金乳酥、翡翠芹香虾饺皇、绣球乾贝……

    而这些,恰好是雪寻最爱吃的!

    不过雪寻并未在意这些,她落座后,就看向窗外的街道行人。

    这个位置非常的好,信都城最繁华地段的风光都尽收眼底。

    雪寻看着商贩们的努力叫卖,看着少女与情郎的羞怯,看着达官贵人的趾高气扬,心中若有所思……

    从前,她只知道宫外有自由和快乐,却没想过,脱离了王宫,她要面临些什么。

    她生来就是公主,平常也只是看书、跳舞,却从未尝过民间疾苦。

    “在看什么?”张天阳看见雪寻呆呆地望着窗外,不由得出声询问道。

    雪寻回头看着他,忽然想知道,眼前这个人,他从小在乱世和战争中长大,那么,他的世界又是怎样的?

    “表兄,战场是什么样的?”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张天阳轻蹙起眉头,仔细地观察了雪寻的神色,有些不明所以。

    “寻儿从未经历过这些,只是想知道。”

    战场……几番枯荣,生死一线!

    张天阳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起那些在他眼前战死的将领和士兵,想起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百姓,心中一时千回百转。

    然而天阳却不愿让雪寻知晓,只是淡淡一笑道:“战场是英雄出生的地方。”

    闻言,雪寻垂下了眼帘,细细琢磨着“英雄”两个字的含义。

    许久,雪寻又看着窗外说:“你看,这些百姓,虽然生活的很普通,但也是活得自在安然。若是各国之间不再有纷争,若是这天下永远都这样,简单却幸福该多好!”

    “这天下,总会太平的!”

    张天阳知道雪寻心善,在看到了母妃的决绝和不舍后,难免有些多愁善感,心中也不禁为她柔暖了几分。

    只是他没有告诉雪寻,边境的狼烟很快就要再起,秦国,从来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密道出口的机关在那里的?”张天阳望向她雪白无暇的面容,故意转移话题道。

    “表兄可曾听闻过,倾城舞?”

    原来,雪寻是通过倾城舞的美誉,“九转倾人城,十转倾天下”,和石壁上的十转斩情根结合起来,联想到也许这是母妃在示意她出口在第十转的位置。

    于是她估摸着从石壁处第一转,到第十转之间的方位,果然找到了机关。

    只是没想到母妃的心思如此缜密,通常人们都以为出口会在墙上,却没想到,她却设在了头顶。

    就算真的有人闯入密道,不论在石壁上花了多大功夫,也是出不去的……

    如果不懂倾城舞的舞步,根本找不到机关所在,就算碰巧在地上发现了蹊跷,没有那块祖传的玉佩,也打不开出口。

    幸好,虽然雪寻的玉佩送给了项大哥,可表兄身上还有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否则今日他们必定出不来。

    张天阳听着雪寻细细的分析,心中不由得对她的聪慧赞叹。

    而雪寻不知道,每每此时,她的周身都好像散发着夺目的光彩,深深地印在了张天阳的心里……

    ……

    二人吃完饭,又在信都城游玩了一阵,到了午后时分,张天阳才带着赵雪寻用轻功快速返回了郊外的小院。

    毕竟此时王宫中还有各国公子时常往来,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雪寻偷得了半日的逍遥,已经心满意足,有了这密道,来日方长,什么时候想出宫了,再通过密道出来便是!

    二人再次进入密道中,张天阳凭着对各处机关的记忆,带着雪寻很快地找到了密道的入口,回到王宫中。

    此时阿信在水井边正打着瞌睡,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扯自己,便猛然惊醒!才发现是绑在自己腰间的麻绳动了!

    终于动了!阿信看了看天色,他家公子当真让他等了快一天呐!

    阿信心中虽然哀怨,手下却是利索的用力将麻绳往上拉。

    ……

    从嘉夫人的住处离开后,张天阳便护送赵雪寻回了萦梦居。

    两人正谈笑着在城中看到的趣事时,却见项羽提着剑,急匆匆地走这边来。

    “寻丫头,今日赵国出现了凶兆,王后说是因为你才让赵国陷入危机,正下令要抓你!” 项羽英俊的面容上满是着急之色,刚刚站定便说了这样一番话。

    闻言,雪寻和张天阳两两相望,似乎还没明白事情的紧急程度。

    看着雪寻犹豫的神色,项羽急得拉起她就要走,“此刻王后的人应该正在来萦梦居的路上!你快跟我走,我带你杀出赵王宫!”

    雪寻思索了片刻,一双清澈眸子暗了暗,却说:“项大哥,我还是先去看看王后到底要如何陷害于我再做决定!”

    她看了看身后的张天阳,自知此时若是逃走反而无益,何况表兄也在,他定会为她声辩的!

    见雪寻不走,项羽正要劝说,却见远处一行侍卫快步跑来,正是王后派来抓雪寻的人!

    “大胆项羽!竟敢违抗王后娘娘的旨意!给我一起拿下!”为首的禁卫军将领正是当日被项羽得罪过的人,没想到此时却来公报私仇。

    见此情形,雪寻明白项羽是因为她抗旨得罪了王后,赶紧小声对他说:“项大哥,一会我去议事殿,你赶紧离开王宫,不要再回来!”

    说完,雪寻还担心项羽固执不听,又拉着他的手重重一握,秀美的脸色满是担忧,只说了一句:“放心!”

    “本公主跟你们走,你们莫要横生枝节,否则单凭你们,恐怕还抓不住我!”

    一旁的张天阳见项羽逃脱,当下也拦住了那一队禁卫军,“你们是要抓一个项羽回去,还是要抓一个寻公主回去?”

    闻言,那禁卫军将领犹豫了片刻,见常山王张天阳也在此,自知不是对手,只得放项羽出去。

    一众人等带着寻公主去王后那儿交差,张天阳则紧紧地跟在了雪寻身后。

    ……

    议事殿中,各国使臣、公子,赵国诸位大臣以及王室的成员纷纷到场。

    见寻公主来了,那些想要求娶雪寻的公子们都出声疑问王后,为何要抓来寻公主?为何说寻公主给赵国带来了灾难?……

    正待众人纷纷质疑时,王后忽然上前一步,指着赵雪寻扬声道:“你们怎知她是得天下?而不是亡天下的预言!”

    此言一出,比当初章邯说出那一句“得赵雪寻着得天下”的预言时,引起了众人更大的惊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乱世之倾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o倾城雪儿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倾城雪儿o并收藏乱世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