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15人生的十字路口(评论满1000加更5000+)

115人生的十字路口(评论满1000加更5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霁轩脸上露出了点笑容,让宋微到自己身边来,她乖巧的抱着小白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后又问了句,“以后永霁麟这个牌子还会存在嘛?木家那边同意两家合作么?”

    刚才她在窗边,想了很多很多,想的心都瞬间空了一样,甚至有种直接推开窗户跳下去,带着小白去找言言,从此后远遁天涯,再不和这些人接触的心思毂。

    可是可能么?

    如果孑然一身,或者她可以全身而退,不过是拼的鱼死网破而已,大不了她就再进一趟监狱又能怎样?

    但她现在已经有了太多的牵挂,不说远在南城的儿子是她心心念念的宝贝,这小白也是她放不下的亲人铨。

    从木阑城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四大家族的过去,她又细细的理了一遍,大概也猜到,木香的离开应该不仅仅有木阑城的帮助,或者还有其他家族内部隐藏人的出手,否则母亲不会那么容易的离开。所以她才会问,在四大家族里,谁和母亲的关系比较好。

    按照木阑城的说法,楚家与母亲的敌对,恐怕来自于掌印被夺之争;而陆家,大概是因为母亲截流了他们出口海外的文物。这其中顾家,应该是与母亲关系最好的家族。

    但是木阑城记不住顾家那个人的名字,母亲的遗物恐怕有一部分在那个人手上。

    至于楚霁轩……

    宋微抬头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她放在心里深处根本拔不出来的男人,她恨他么?按理说她应该是要恨的,如果没有当年这些人对母亲的苦苦相逼,恐怕母亲也不会死的那么早。

    冤有头债有主,这桩事情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最后会落到楚霁轩身上。

    她肩上的担子陡然间好像沉重了起来,当知道母亲的过去,所以她更要帮助母亲平复名声,让不明就里的人们知道,自己的母亲木香,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小偷。

    而她曾经因为无知,甚至觉着母亲的事情并不重要,既然不知道,她就选择一直沉默下去。

    可现在,她真的没办法继续保持沉默了,她只能朝着已经订好的路线往前走,眼下她才是真正的站在悬崖峭壁边上,哪怕那路只有一条曲径蜿蜒没有依靠的路,她也只能战战兢兢的往前走着。

    楚霁轩见她问关于合作的事情,只是点了点头,“注资产生共有珠宝品牌,这样就不会出现品牌上的分歧问题,永霁麟是门店品牌,不碍事。”

    宋微淡淡的说了句,“那四爷现在和木家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

    楚霁轩让柴君先出门,顺手把门关好,这才低头看着宋微,“只有和木家来往紧密一点,才能知道更多你母亲的事情不是么?”

    宋微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种悲哀的情绪,以前楚霁轩哄着她的时候,无论怎样她至少会觉着很窝心,毕竟她那么喜欢对方,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当楚霁轩这样说着,她只觉着有一种虚伪的味道。

    其实他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么?蒙着虚伪的假面,对她虚与委蛇的关心爱护,诱着她一步步踏入到他的陷阱里去,让她丧失了判断力,甘愿付出一切。

    如果她要复仇的话,她是不是应该也虚假的去面对楚霁轩,帮着楚怀澜楚天凡去对付楚霁轩,可是复仇这二字对于宋微来说太陌生,她哪怕恨过楚未华,都未曾让楚霁轩为自己做什么伤筋动骨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女人。

    她唯一想的,不过是脱离楚家,带着言言离开这些人,再想办法去找那位顾家的长者,寻找母亲遗留下来的足迹。

    想是这么想,可真要达成这样的目的,也不容易。

    不过……

    一旦她身上没有了利用价值,楚霁轩本身就不会再留恋她了不是么?

    “饿不饿?出去吃点东西,明天准备回南城。”楚霁轩拍了拍她的肩膀,收回手来说。

    “四爷你去吧,我不是很饿。”

    宋微的话让楚霁轩愣了下,倒是起身和柴君打了个电.话,让他在酒店里订上餐,直接送到房间里来。

    宋微莫名的时候,楚霁轩又走回到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生病了?”

    楚霁轩的认知里,宋微还很少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她平日就算不高兴也不会露出这种近乎茫然的神情,结果手刚触到她的额头就发觉有些烫。

    <宋微摇了摇头,“我没生病,我就是心里头乱糟糟的。”

    忽然间她被楚霁轩拦腰抱了起来,直接送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他掀开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你发烧了。我出去买点药。睡会吧。”

    宋微愈加茫然起来,她明明是心里头难受,怎么还会发烧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像还真的有点烫,难道是今天在湖边吹风吹的有点久受凉的关系……

    楚霁轩走出卧室的时候,宋微翻了个身,看着地上露出担忧眼神的小白,扯了扯唇说:“我没事。”

    我真的没事,我就是陷入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抉择中。

    这甚至比当初楚未华要送她入监狱时候的选择,还要艰难。

    …………

    楚霁轩接过柴君下楼去买的退烧药,卧室里还隐隐传来宋微的啜泣声,他略有点焦虑的皱了皱眉,“女人生病了都这样?”

    柴君愣了愣,“呃,四爷,女人生病了总是需要男人多心疼一些,多陪陪?您不会一直在客厅里待着的吧?”

    “因为不知道……”楚霁轩话刚出口便又停了下来,他还不愿意和柴君说的太明白。

    不过柴君大概也能明白楚霁轩的意思,像楚霁轩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人,别说照顾女人的经验完全没有,甚至都不愿意哄女人的,所以他宁肯在客厅里待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现在这个样子的宋微。

    柴君握拳咳嗽了声,“但是四爷,女人生病的时候一般都比较脆弱的……”

    他还拿眼神示意了下卧室里头,那时不时泛出的抽泣声,都能令人想到宋微现在这个可怜样子。

    “四爷,您病了的时候宋小姐可是衣不解带的一直在旁边照顾着呀……”柴君好心的提醒了句,楚霁轩皱了皱眉,拿着药就走进了卧室。

    宋微见楚霁轩进来,慌忙伸手擦干净眼泪。

    楚霁轩在桌上找了杯子,起身倒了杯热水过来递给宋微,“吃药。”

    宋微勉力坐起身来,楚霁轩低头看了眼上面写着一次两粒,倒出来后刚要递给宋微,见她端着水还是一脸苍白的样子,便又收了回来,坐到床边,臂弯绕过她的肩膀,将药片塞到她口中后,水杯刚触到宋微的唇,她就皱了皱眉,“太……”

    “太什么?”

    “太烫……”直接倒了半杯开水,这让她怎么吃药。

    楚霁轩愣了下,索性直接喊了声柴君,让他再倒杯温水过来。

    柴君憋着笑拎着杯子走后,宋微无力的靠在楚霁轩肩头,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其实他对自己真的蛮好的,至少可以说是很温柔体贴。虽然她也能看出来他明显不大会照顾人,可是单仅仅是一个动作却还是会令她心生涟漪。

    这种情感波动她完全控制不住,憋在心里的烦躁令她面色也郁结了起来。

    “行了。我今天一直陪着你好不好?别再哭了。”楚霁轩妥协的和宋微说了一句。

    宋微哽咽了声,将头埋在楚霁轩的心口处,反而哭的更加难受。这让楚霁轩越发的莫名,正好柴君端着水走进来,他用眼神示意了下到底怎么回事。

    柴君只是作势说了一个字“哄”。

    柴君将水杯递给楚霁轩后,便悄悄的撤了出去,刚溜到门口就撞到正在门边逗小白的白锦然,吓了一跳,压低了声音问:“我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白锦然看了眼安静的卧室,“怎么?”

    “宋小姐发烧了,四爷正陪着她呢。”柴君蹲下身子感慨的想要摸摸小白的毛,结果小白凶狠的对他龇了下牙,让他吓的又缩回了手,特别八卦的和白锦然小声嘀咕了句,“四爷这些年对哪个女人这么投入过感情。”

    “呵呵。”这就是白锦然的回应。

    柴君特无趣的看了眼白锦然,这个闷葫芦还真是三句话打不出一个屁来,和白锦然聊天他还不如找这只小白呢。

    结果小白居然完全不理他,只顾着和白锦然掏爪子,精神受挫的柴君只好站起身来,去解决下今天晚上这几个人的温饱问题,包括那只小白眼狼。

    晚上睡觉的时候宋微感觉到时而冷时而热,时不时的还想把盖在身外的被子给踢掉,只是总是似乎有种温暖的力量将她包围着,令她根本动弹不了。

    从监狱出来她原本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山下,步履维艰的走着的时候,是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了她一隅安身之地;三年的荒废,让她对自己越发没有信心的时候,也是他给了自己工作,带她出去参加拍卖会,让她逐渐的找回自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是每一天似乎都能在脑海中找到回忆。

    她为他准备第二天的衣服,为他做喜欢吃的饭菜,还会在书房里静静的等着他回家。

    他是她最亲密的那个人,任何意义上的。

    他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是她的上级领导,甚至还是她心里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他还是曾经陷害过自己母亲的人,让她的母亲四海飘零,最后红颜白骨于南城这片沃土上。

    宋微只觉着xiong口无比煎熬,画面也在脑中越转越快,其实她何必贪恋,他对她的温柔根本就是诓骗她心的战术,如果不是战术,他恐怕连抱着她的心情都没有不是么?

    忽然间她急喘了声,满头大汗的睁开眼睛,伸手在额上抹了把,全身上下简直都像从水里洗出来过一样。

    楚霁轩伸手又探了下,感觉温度好像没有昨天那么高了,就也坐起身来,“醒了?那我去洗个澡。”

    这一晚上他也没怎么睡好,且不说的确不大习惯身边有个别人,单就是宋微来回折腾还浑身是汗的状态,他也时不时的会醒过来看看情况。

    宋微怔怔的看着楚霁轩从身边坐起,走到半路却又折了回来,“先把桌上的药吃了。”

    他昨天晚上居然……

    宋微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小白被吵醒了跑过来趴在她床边舔着她的手背才打了个冷战,特别憋屈的和小白说了句,“我该怎么办……为什么非要赶着这个档口生病……”

    楚霁轩平日里根本不会这样待她,到了这关头的体贴令她险些又堕入他的温柔乡里,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原谅这种词,只有内心越发无法割舍的感情,令她越发看不清明眼前的十字路口。

    忽然间楚霁轩又裸着上身走了回来,宋微瞪大眼睛虚弱的问:“怎么了?”

    “你现在身上又臭又脏,还是一起洗吧。”楚霁轩索性又把宋微抱了起来,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宋微坐到已经放满水的浴缸旁,紧张的说:“我、我可以自己洗。”

    然后楚霁轩看着她慢速镜头的开始解自己的睡衣扣子,冷冷的问了句,“你自己?”

    宋微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我是饿的。”

    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上午,粒米未进,身上灼热的感觉总算是消失了,可是力气还没回复过来,她只能有这种解释。

    楚霁轩板着脸上前帮她把衣服脱掉,唇畔勾起一丝笑意,“做过多少次了害什么羞。这辈子我还没照顾过谁,你还不知福。”

    就是因为她不想再接受楚霁轩的这种好意,她怕自己做不出那样的决定,她更怕自己会一时心软。

    楚霁轩躺倒在浴缸里,又把宋微抱到身前,女人小病初愈后的脸色白白的,颇有种天然去雕饰的味道,哦不,暂时这汗湿湿的头发不大好闻,楚霁轩直接泼了点水在宋微的头上,又狠狠的揉了把。

    宋微拂开脸上的水,见楚霁轩的神情很轻松也很惬意,不觉奇怪的问了句,“四爷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和木家的合作谈成,君远的业务也可以迈上新轨,心情当然好。”楚霁轩说话间伸手在宋微的身上抚摸着,这柔若无骨的手感还真是好的没话说。

    可宋微一点都不高兴,同样是木家,出来后却恍若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但无论如何,恐怕回南城以后,她和楚霁轩之间,总要见个分晓。

    楚霁轩摸着摸着,手就向下滑去,他覆在她耳边低声说:“帮你洗洗这里。”

    宋微的脸陡然间红了,她几乎下意识的想要去握住楚霁轩的手,倒是被及时拦住。

    楚霁轩真的打了些泡沫,先是在她的xiong上画着圈,很认真的揉捏着,他表情专注的令她起不了反抗的心,可是骨盆处紧紧抵着的部位,已经能感觉到那喧嚣起来的昂扬。

    在昆市的这几天是没有做的,主要是楚霁轩的精力问题,见楚霁轩居然有了反应,宋微有点不适的往前挪了挪。</

    楚霁轩很快又将她给抓了回来,沾着泡沫的手直接滑到了水中,手指在那粉嫩的花瓣上来回抚摸着。

    “呃。”宋微低头看了眼这状态,心知不妙,可是腰部被楚霁轩桎梏的紧紧的,他忽然间便托住宋微的臀部,试图有要直接闯入的冲动。

    宋微慌忙拦住,“四爷,我现在身体没恢复,能不能不做?”

    她没办法接受刚刚知道很多事实,却继续和楚霁轩那么亲密的举措。

    楚霁轩低头吻着她的背部,拿开她的手,低声喃着:“不让你费力气。”

    宋微还是摇着头,“不行,我不想……真的不想……啊……”

    说话间,她牙一紧,感觉到那硬物居然直接要闯进来的趋势,扭动了下身体还是躲开了。

    楚霁轩的眼神黯沉了下来,宋微咬着唇瑟缩了下身体,似是能感觉到他有些不高兴了。

    楚霁轩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还有病怏怏的神情,上涌的情.欲也渐渐的平复了下去,又将她拉回到怀里,“行了,不折磨你了,等你病好。”

    宋微没想到楚霁轩居然这么快就妥协,最后哼了声如蚊虫般的道谢,“谢谢四爷。”

    如果没有木家的那些事情,她现在是有多幸福,楚霁轩会照顾她的情绪,也会照顾她的身体,甚至整个晚上都抱着她没有离开那张床。可惜很多事情都不会如想象中那么进展,即便她此刻沉溺在其中,或者哪天依旧会被狠狠的丢弃。早日清醒点,未必不是件好事。

    刚刚回到南城,楚霁轩就接到了李云英的电.话,他让柴君先送宋微回家,自己和白锦然坐着楚家来接的车一路往老宅去。

    李云英正坐在大堂中,面色铁青,手里头还拿着刚才的手.机,见楚霁轩进来,劈头盖脸的便问:“你说娶那女人是因为木香,现在都和木家沟通上了,看来是不是已经拿到东西,为什么还带着她跑,跟别人说这是你夫人?”

    楚霁轩默不作声的让白锦然到外面等着,自己进去后坐下来掸了掸袖子,随口回答:“木家有人给你电.话了?”

    “人家是来恭喜的。哼。”李云英冷哼了声,“目的达到了还不甩掉。当初我就不同意用娶这种方法,你这离了婚也是个二婚的身份,和以前没法比。”

    “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这种事情?”楚霁轩皱了皱眉,“我自己的事情自有主张,你还是别太多问。”

    “我是你妈!”李云英忍不住骂了句,“你的婚姻大事难道还能自己做主?”

    见楚霁轩脸色略有不耐,李云英说话又柔和了下来,“当然了,几年前是妈不对,不答应你和那女人的事情。但那女人比你大而且还是个佣人,你让我怎么丢的起这个脸。”

    楚霁轩眸光微微一变,“这都是过去的事情,那时候年少无知,以后别再提了。”

    “行行行。”李云英叹了口气,“妈含辛茹苦一辈子,不都是为了你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娶个让妈中意的女人?”

    “你说李敏?”楚霁轩抬唇,哂笑了下说:“这事你先问过老爷子的意思,他答应了再来劝我比较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