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59我要保护他的信仰(8000+)

159我要保护他的信仰(8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既然楚怀澜已经答应了她,宋微这才略有点安心,她刚要和他说再见,就听见他忽然间问:“宋微你现在介意出来下么?”

    “嗯?怀澜大哥你什么意思……”宋微哭的眼睛红红的,她下意识的起身打开卧室的门,整个南城的夜空看起来沉静而又深邃,冬季的星空很清澈,上面悬挂着的几颗星星显得那么清晰。

    楚怀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他犹豫了下还是说:“我在你们院子外。毂”

    宋微没想到楚怀澜居然就在自己这四合院外头,她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言言正抱着小熊睡的憨实,便也放下心来随手取了件外套,说:“怀澜大哥你等下。”

    她应该相信楚怀澜的,这个楚家她能相信的人不多,但光风霁月、朗朗乾坤的男人,是不会做出什么龌龊下.流的事情,他即便不喜欢楚霁轩,也不会对自己不利铨。

    院子里的白锦然意外看了眼宋微,宋微却说了句,“我找楚怀澜谈谈,看能不能把四爷救出来。”

    这个理由很正当,正当的白锦然愣了下,“你去找他救?你不怕四爷生气?”

    白锦然突然间和她说了好多个字,宋微居然没适应,她犹豫了下还是回答:“那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白锦然默。

    本身他就不是脑力型选手,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诉他怎么做,然后他再去做,这才是他特长发挥极致的最佳选择。

    宋微苦笑了下,“反正外面都是我们的人,我不会有事,去去就来。哦对了,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嗯。”白锦然知道宋微现在也算是代替楚霁轩发号施令,并没有表示反.对。

    “之前我和四爷商量着,放傅无双出来,不要再看着她了。”宋微特地把这件事交给白锦然,还是希望能帮傅无双一把,至于这两个人以后会怎样,她是没有心思再去管的。

    “好我知道了。”白锦然郑重的回了句,宋微这才放心,推开大门。

    门外非常安静,两头石狮子伫立在门的两侧,还有数棵犹自绿色的大树,那些树叶在风里漫卷,纷纷洒洒,居然有点缠.绵悱恻的味道。

    宋微张望了下,她知道这屋子四处都有安插的自己人,所以并不算太害怕。

    一辆车的车灯闪烁了几下,车窗打开,楚怀澜对她招了招手。

    宋微赶紧走了过去,打开副驾驶的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怀澜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霁轩的事情出来后,我父亲怕你这边会有危险,就让我带人过来守着。”楚怀澜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神情之中有些倦意,他笑了笑后看向宋微,“老.爷.子和我们关照过,一定要照顾好你,看来老.爷.子还是满喜欢你的。”

    宋微愣了下,倒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老.爷.子的交代,她咬了咬唇,轻声问:“那老.爷.子既然喜欢我的话,你说他会不会帮我。”

    “这可不知道。”楚怀澜摇了摇头,“要知道以前只有霁轩母.子两最容易见到他,这次你说想见老.爷.子,我父亲正在想办法。”

    “谢谢你……”宋微知道除却谢谢,她暂时也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或者面对楚怀澜的时候她不需要有太多的心机诡算,不知不觉的眼泪又要掉了下来,她慌忙用手背擦去,“我不知道这次自己能怎么做,除了老.爷.子我想不出第二个能帮我们的人,虽然老.爷.子也未必会听我的,可只要有希望我还是想去试试……我不想言言和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这样错过自己的父亲……”

    “又有了?”楚怀澜神情颇为震.惊,握着方向盘的手也跟着紧了紧。

    宋微点头,“嗯。我刚和他说完这件事,他就被太太给关了起来。今天看见他要和李敏结婚的消息,我就想起了走之前,他和我说的,说想复婚的事情……这几天我其实很害怕,害怕他有一天会牵着李敏的手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告诉我,他不会再要我,甚至因为担心出现这样的场面而夜夜惊醒。怀澜大哥,我这辈子还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用自己的力量去维护一次我们的婚姻,就算结果是失败的,那我也、也毫无遗憾了。”

    楚怀澜陷入长久的静默之中。

    宋微也不晓得自己怎么会对着楚怀澜,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

    楚天凡和楚怀澜这父子俩虽然和楚霁轩对.着.干,可他们其实一直也在帮自己,她不清楚这样的关系,算敌对还是友好。

    “宋微……”楚怀澜忽然间开口,“你知道你面对我说这种话,其实蛮……”

    楚怀澜欲言又止,宋微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是低头轻声啜泣着。

    “好吧。看在你肚子里这孩子的份上,明天,明天一定让你见到老.爷.子,你等我电.话。”

    楚怀澜总算是被宋微说服了,哪怕之前他的确只是应付着答应让她见老.爷.子,可现在,是笃定了要帮她这个忙。

    宋微终于扬起了一个释怀的笑容,“谢谢你怀澜大哥。”

    “嗯。就这样笑着,挺好。”楚怀澜伸手想要去帮她擦眼泪,临到脸旁却又停了下来,他尴尬的收回手来,“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了身孕就照顾好自己。”

    “四爷这边有人照看着院子。”宋微打开车门下车,回身看楚怀澜,“怀澜大哥你自己就别在这劳累了。”

    楚怀澜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回去。

    宋微无奈,知道自己说了也没什么用处,只好悻悻的回到院子里。

    背靠在门上,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总算是有机会见到老.爷.子了,其实之前她就很想见见老.爷.子,原本还想等到家宴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央求楚霁轩带自己去,没想到见面的机会会提前。

    不过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去见老.爷.子,她会是去求他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成为他的儿.媳.妇的机会……

    宋微啊,你想要个平凡普通的婚姻还真是不可能,你这辈子,可就栽在楚霁轩的手上了。

    宋微无奈的看了眼天上那若隐若现的月亮,唇畔扬起异常无奈的苦笑。

    第二天一早,宋微给言言换好衣服,送他出了门后,才回房开始收拾自己,她要见老.爷.子,总得打扮的得体而又大方,她选了件白色的裙装,配搭驼色外套,脖子上围着浅色围巾,然后将头发松松的挽起,忙碌好这一切后她推开门走出房间。

    黎曼这两天搬过来住陪宋微,见她已经打扮的俏生生的,好奇问了句,“你要去哪儿啊。”

    “和怀澜大哥联.系了下,今天去见一趟老.爷.子。”

    “啊。你的意思是,打算采取迂回战术?”黎曼赶紧走过来,“现在整个楚家能压住那个太太的也就老.爷.子了,你倒是想的对。”

    “无论如何试试吧。”宋微皱了皱眉,“希望他能看在我这两个孩子的份上……”

    “那你看看,记得带个礼物过去见人,别空手。”黎曼提醒了句。

    宋微恍然间拍了下手,“对,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有个重要的东西要给他。”

    宋微又匆匆忙忙的跑回到卧室,打开自己的柜子,在里面翻找了半天,最后找出曜变天目茶碗的盒子,她又去地.下室翻了个更精美的装饰盒,将这茶碗放进去,这才微微安下心来。

    大概两个小时后楚怀澜就联.系了她,说是中午老.爷.子吃过饭会休息半个小时,她可以在这半小时时间内去见老.爷.子,但他也仅仅能做到这些,剩余的只能让宋微自己把握了。

    宋微对楚怀澜只有感谢,哪里还能有别的要求。

    车子抵达楚南将住的院子外面,宋微推门下车,楚怀澜在她身后问了句,“其实我一直很后悔这样帮你,因为迟早有一天,我们和霁轩会当面对敌。”

    宋微愣了下,她在关车门前最后一刻回答了楚怀澜自己的选择,“我已经决定做他的妻子,而且我想和他过一辈子,他曾经和我说过,他已经回不去了,其实我也一样。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们为难的,谢谢。”

    老.爷.子正如同上次一样,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这个时间的太阳是全天最好也最暖和的,按楚怀澜所说,老.爷.子一般晒个半小时就会回去休息。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让宋微觉着太过棘手和惶恐,她也不会想来打扰这位年已近百的老人家,也幸而这老人家身.子骨始终不错,宋微走到近旁,那随行大夫才低声喊了句,“楚老.爷.子,今天要来见你的宋小.姐已经到了。”

    楚南将微微睁开眼,那双略有混沌的眸子在看见宋微的时候,乍现清明,而后他摆了摆手,让那随行大夫去屋子里取棋盘和茶水,随口问宋微,“小宋啊,你会下棋么?”</p

    宋微先是愣了下,而后轻轻点了点头,“只会一点点基础而已……”

    围棋还是木香教过些基本的套路,但论到纯.熟肯定是远不如这些老人家,但是宋微说会就已经让楚南将笑了出来,“很好很好,现在已经很少有年轻人会围棋,来你坐下,就当陪我这老头.子一会。”

    棋盘桌和茶具都被几个年轻警卫送了过来,他们规规矩矩的在树下摆好,还给楚南将盖上了一.床.毛毯。

    本来想直接把事情说出来,这楚南将三言两语就让她不得不先把话塞回肚子里,讷讷的坐到了楚南将对面。

    “你持白棋。”

    “好。”

    宋微原本觉着自己不应该这样浪费时间,可她转念一想,楚南将是楚霁轩的父亲,按理说她也是楚南将的儿.媳.妇,虽然这名分没有定下,她内心是应该将对方当做自己公公来讨好的,即便没什么请求,她也应该好好侍奉着。

    想到这里,宋微的心也安静了下来,她把自己的包放到一边,落子比一开始稳重的多。

    楚南将一面持棋落子,一面评价着,“嗯不错,虽然开始心绪有些乱,现在倒是调整回来了。”

    宋微苦笑了下。

    这棋走到一半,宋微的白棋就已经呈落败之势,楚南将年纪毕竟已经大了,他走一步都需要想蛮久,而且时常还需要闭目养神,宋微就只能默默的候着。

    她在等楚南将主动和自己开口,和这种曾经位高权重的人打交道,宋微还算是知道分寸。

    “小宋啊,虽然我已经不怎么去管楚家的事情,但这楚家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的情况我还是了解的。”楚南将闭目了片刻,良久后才缓缓开口。

    所以楚南将是知道楚霁轩和她之间……

    宋微轻轻点头,“您是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么?我并不是想为自己求情,只是不希望两个孩子不能和亲生父亲在一起。”

    想也知道楚南将不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看这件事是不是足以让他去动作而已。

    现在看来,李敏也好还是她宋微也罢,谁做他的第四个儿.媳.妇,他都不会太过在意。

    宋微唯一能依仗的,无非就是自己肚子里又有了一个楚家的孙.子。

    楚南将虽然已经近百年岁,好在一直在这后山的风水灵枢的地方调养,身.子还算矍铄,也就是耳力不大好,他对着宋微笑了笑,“小宋啊,你就这件事和老头.子说?”

    宋微有点不明白的看了眼楚南将,但她还是非常机智的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那个包装的极好的盒子,摆在楚南将的面前。

    “其实这物件,我思来想去,当初霁轩应该图的就是这个。”

    宋微这几天一直都在思量很多事情,包括每一个曾经对自己有所图谋的人,都需求什么,比如说楚未华,他很明显图谋手头的这件曜变天目茶碗,却也图谋四大家族的掌印,木家想要恢复当年的荣光,同样是需要掌印,而楚霁轩,似乎对掌印保持着可有可没有的状态。

    那楚霁轩想要什么。

    当时他娶自己的时候,应该已经侧面从楚未华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想要的,不是掌印,不是《珍阁》,那就是……这个曜变天目茶碗。

    宋微有时候是不懂楚霁轩的,他的形象在自己的心里甚至是有些模糊的。

    但是她不断的站在楚霁轩的角度去看他过去所做的很多事情,有些能够明白,有些却不足明白,可是再联.系到这个茶碗,她似乎有点理解他了。

    楚南将有点疑惑,他身边的警卫赶紧过来打开盒子,又小心的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放在楚南将的腿.间。

    “这是……”

    “这是当年流传到国外的曜变天目茶碗。”宋微肯定的说了句,“我母亲就是从岛国人手上截流了这款茶碗,没有让这本该属于我.国的瑰宝离开故土。霁轩很爱楚家,他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为了楚家,虽然他有时候也做错事情,可是他背负的很多东西,就是为了楚家而背负的。”

    宋微见楚南将颇有点激动的拿着那茶碗,对着斑驳的日光查看起来,她也就继续说着,“我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他要背负那么多的事情,甚至还因此和自己的其他三兄弟站在了对立面上,可就算这样,他当初娶我,恐怕也是想要拿到这件流失的国宝,为楚家再增光添彩一次。”

    楚南将摩挲着茶碗的表面,那碗中宇宙似是令他的心都变得年轻许多,他感慨的点点头,“老四曾经和我提过,知道我这老头.子在世一天,楚家就肯定会安然无恙,但迟早有一天,楚家会因为我的去世而遭受全方位的打击。但如果能迎回流失的国宝,并以楚家的名义上交国.家,这对楚家而言,无异于一次新的塑造。这孩子,想的果然周到。”

    “霁轩已经被.关起来了,所以我替他把这国宝送到老.爷.子您这里。”

    宋微的话被楚南将轻轻摇摆的手给打断,他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她,“不是你替他,而是你自己就应该这样做。”

    不是你替他,而是你自己就应该……

    宋微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忽然间心惊了一下,难不成这老.爷.子真的什么都知道,居然甚至知道她的父亲,就是楚家的人?再联想起之前楚怀澜受楚南将的嘱托,频频照顾她的举动,宋微的眼睛瞬间瞪大,结结巴巴的问了出来,“难、难道您……您知道我父亲……”

    楚南将有点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示意警卫将那茶碗放进锦盒中,并低声交代他必须要小心看.管,警卫严肃的捧着这锦盒向着地.下室走去,宋微这才惊觉,自己拿出这茶碗来,居然也没讨到什么好。

    她的背后瞬间凉了一片,这老.爷.子和上次那老顽童的感觉居然相差甚远,姜不愧是老的辣,今天她是有求于他,可她也是手中有所依仗,但她连这国宝都取了出来,却还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宋微颤声说道,“所以您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帮我的,对么?”

    “小宋啊,我虽然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你很在乎你那位父亲,就不能嫁给老四。你还不懂这个道理么?”

    楚南将绕着弯的话让宋微听的很艰难,她的父亲是楚家人这已经毋庸置疑,难道说她父亲和楚霁轩不对付?又或者他们担心会近亲联姻?还是辈分上的问题……

    宋微每问一次,楚南将都摇头。

    宋微忽然间面色惨白下来,不是辈分问题,不是对敌的问题,也不是近亲的问题,她是楚家人,她的孩子也很健康,那、那症结是在楚霁轩身上。

    她甚至不敢想楚南将是不是在引导她往那个方向去想,就是楚霁轩不是楚家人。

    但楚霁轩如果不是楚家人,楚南将为什么会那么.宠.爱他,甚至在整个楚家,楚四的权力远远大于自己的其他三个兄弟。

    可他如果真的是楚家人,为什么楚霁轩做的事情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那一面,而他的三个兄弟反而高枕无忧一路凯歌。到最后兄弟之间反目成仇,拿的却是楚霁轩为楚家立下的汗马功劳为理由,将他压.制的几乎退出楚家的那片战场,而去开辟自己的事业。

    宋微想的额上都已经渗出了冷汗,她不敢置信的问了句,“你的意思是……”

    “小宋你那么聪明,何必让老头.子说那么清楚呢。”

    “可是你既然知道,怎么会那么纵容?”

    楚南将沉默良久,终于是叹了口气,“因为老四是个好孩子,是这四个孩子里我最欣赏也最喜欢的孩子。如果他没有犯错,我还是愿意当他是自己的孩子。”

    宋微只觉着自己越发看不透眼前的这个老人家,甚至因为这个突然而来的事实,几乎要站不住脚。

    如果楚霁轩不是楚南将的儿子,那李云英逼.迫楚霁轩娶李敏的原因也不言而喻了。

    “既然……你什么都清楚……你还要坐视不理下去么?”宋微连自己问出这句话的声音都开始虚弱无力起来,她开始害怕,害怕楚南将放任不管的真.实理由。

    楚南将嘿嘿笑了笑,捧着手中的搪瓷杯喝了口茶,“怎么,舍不得那小子?”

    宋微含.着眼泪点头,“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是我最爱的男人,我不能看着他这样下去……去娶别的女人,他对楚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这样对他。”

    楚南将皱了皱眉,“我有说要对他怎样么?”

    “我不知道……可是我感觉很不好。”宋微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但是她就是觉着楚南将这么老奸巨猾的主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哎。既然你把那国宝已经放在我面前,小宋,我和你做个交易,公平的。”楚南将把那老的搪瓷缸给放回原位,说话时间有点久他还喘了几声,随行医生要过来查看,楚南将随手挥开。

    “您说!”

    “看在你那么喜欢他的份上,只要他不做伤害楚家的事情,他的事情,我不会去管。”

    宋微怔住,她原本以为楚南将会答应她放出楚霁轩,没想到却是放过他不是自己儿子的那件事,可是相比较后者,前者似乎突然间变得微不足道了。

    如果其他人知道楚霁轩不是楚南将的亲生儿子,或者整个南城都会哗然,而楚家的其他兄弟根本不需要宋微什么旧情,对楚霁轩放开手脚的碾压,那么楚霁轩的未来的确会非常艰难。

    宋微知道后者的重要性,能得到楚南将的保证,她应该满足的,至少她帮楚霁轩保住了他楚家四少的身份。

    “好……谢谢您。”宋微颇为黯然的点点头。

    “而你想和他在一起的话,我不会反.对。”楚南将继续说着,“但你就要放弃知道自己父亲的真.实身份,而且,不许和他复婚,你愿意么?”

    宋微本来想说,自己连能不能救出他都没找到办法,楚南将即便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或者都没机会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子倔强的气瞬间袭向自己的大脑,连心底都被那种冷意覆盖——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楚家的恩.惠,虽然母亲的确是被楚家保护,可如果那个人真的爱她,为什么不将她接到他身边,却让她屈尊嫁给宋明?而她宋微替楚霁轩生下言言,却也是被楚家人给逼到监狱三年,她这辈子和姓楚的的确纠缠不清,可不欠楚南将的。

    她也清楚楚南将这样说,也许是为了他们好。

    假如她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那随之而来的很多麻烦,都会直逼楚霁轩的身份问题。

    她现在可以受所有的委屈,为了楚霁轩,因为她不希望他的身份被揭.露。

    “好,我答应您,我对我父亲到底是谁一点兴趣也没有,您不告诉我我一点也不遗憾。”宋微用.力的点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您,我不希望霁轩失去自己的信.仰。”

    他的信.仰,就是楚家,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这个家,他为了楚家已经放弃太多也付出太多,她必须要保护他。

    楚南将眸中闪过一丝动容,他提出的要求其实已经足够苛刻,可宋微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对多少人来说,楚家这南城第一贵.族,都是显赫而又令人敬仰的,能进楚家更是件荣耀的事情。

    她在已经知道自己是楚家人的事实上,却宁肯放弃自己本来尊贵的身份,这是个多么艰难的抉择。

    楚南将忽然间闭上眼,朝宋微摆摆手,“行了,那你回去吧,我也累了。”

    宋微站在原地看着这位楚家最有话语权也最有威慑力的老人,她清楚有些事情他不去干涉也许是力不从心,有些事情即便干涉了反而会掀起惊涛骇浪,索性他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李云英这次操办的事情,他也许单纯是不想管而已。

    宋微没有预料到这次自己过来,却换取到这么核心的秘密,而她不得不用那件国宝,却抵押这件惊世骇俗的秘密,万般无奈,宋微只能轻声说了句,“谢谢您,那我先回去了。”

    宋微刚刚转身,楚南将倒是又开了口,“我能保证的是,在我这老头.子有生之年,把所有的事情给压下去,一旦入土,这楚家,就要变天咯。”

    宋微愣了下,“您的意思是,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其实我一直很后悔这样帮你,因为迟早有一天,我们和霁轩会当面对敌。

    这是楚怀澜和她说的话。

    难道说,楚怀澜父子是知道楚霁轩真.实情况的,所以才会对楚霁轩咄咄相逼,而另外两个兄弟也未必是省油的灯。

    只是如今,这些事情被楚南将给压了下去而已,但是他一旦入土,就再没有人会管谁对楚家有那么大的贡献,谁又为楚家做牛做马过,谁还谋夺国宝为楚家尽心尽力。

    宋微想,她哪里顾及得了那么长远的事情,她现在只想把楚霁轩救出来,这才会有和他并肩面对困难和挑战的时候,可她,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PS:这章自我感觉写的一般,但目前想不到更好的对谈方式。先这样吧_(:з」∠)_日更真是个煎熬的事情,无法细致推敲每一句对白。楚南将知道楚霁轩的事情,但他一直按兵不动是有原因的,大家可以猜猜看,我就先不详细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