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86神仙打架小鬼难缠(6000+)

186神仙打架小鬼难缠(6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霁轩还是去找了趟楚天凡。

    不过他是以拜年的名义,带着宋微和言言一起去的。

    宋微倒是觉着哪怕楚家内里知道很多.情况,可毕竟楚霁轩是楚家的老小,南城的几个哥.哥们还是要去拜访下的。当先拜访关系最好的楚天凡,宋微心里头也高兴铨。

    而且宋微自打对楚霁轩的身世有了兴致以后,总想着能在楚家内找到点蛛丝马迹,所以对于上.门拜年的事情,突然间自己热衷了起来毂。

    楚天凡一家自然是非常开心的,别人都以为这是四弟带着未婚妻上.门拜年,只有他心里头清楚,楚霁轩有时候真的非常聪明,会审时度势。

    一般的男人未必会接受这样的现实。

    楚霁轩接受了,还果断的通.过DNA测试,找上.门来。

    楚霁轩是什么心态,楚天凡很明白。

    楚家目前看似是李云英掌家,但自从上一回家宴,老.爷.子当面训斥了李云英后,所有楚家人都知道,恐怕李云英掌家的日子越来越短了。

    别看老.爷.子上次单独找了宋微和楚霁轩谈话,别人觉着说不定是老.爷.子给李云英一棍.子,但是转头还卖给她个甜枣,就是善待她的儿子和儿.媳.妇。

    可楚天凡却心知肚明,老.爷.子这是在为宋微和楚霁轩的事情头疼。

    而眼下,楚家最有势力也最有威望,当然也最有说话权的人,自然是楚天凡。

    无论将来楚霁轩怎样,只要楚天凡发话,那就已经有了老.爷.子一半的威慑力,其他兄弟就算想欺负宋微,也得看楚天凡愿意不愿意。

    楚霁轩没有对楚天凡摆脸,而是开始频繁走动,这种示好的行径,楚天凡看在眼里,自然是记在心里。

    他这个看着长大的“四弟”,做事情的确是深谋远虑,不拘一格。

    “微微,你和怀澜在这里聊着,我和大哥上去说会话。”坐下寒暄没多久,楚霁轩就转头和宋微说。

    楚天凡正抱着言言笑的开怀,这会还不大愿意走。

    楚霁轩连使了几个眼色他才领会到,不情不愿的把言言放开,站起身又对宋微说了几句。

    宋微好奇怪,以前楚霁轩就防着她和楚怀澜单独相处了,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不过她想想,却也能明白,自己好歹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楚怀澜年后也要结婚,还能怎样?

    见楚霁轩和楚天凡陆续上楼后,宋微才转头问楚怀澜,“灵犀妹妹已经走了么?”

    “嗯。她在家闲不住,闹着要回海市。”楚怀澜听见宋微张口就是“灵犀妹妹”,眼底滑过一丝温柔,倒是楚霁轩,以前没事就拿着辈分说话,搞的他很是尴尬。

    反而宋微,怀澜大哥,灵犀妹妹,这称呼,是从来都没有叫错过的。

    楚天凡带着楚霁轩进了自己的书房,顺便摸了把钥匙从柜子里掏出一盒红色的木盒,木盒很精致,看起来有些年头。

    “这是……”楚霁轩微微挑眉,随手打开木盒,见里面是一包茶叶,不觉笑出了声,“感情这是大哥你私藏许多年的茶叶?”

    “大红袍。”楚天凡冷哼了声,“这可是那三棵树上下来的,你家老.爷.子没舍得喝,给我了,我没舍得喝,给你了。我说你小子能不能私底下能不能别再大哥大哥,你都不嫌弃渗的慌。”

    这楚天凡感情是把他当女婿待了,出手给的礼物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楚霁轩没照着楚天凡的意思来,而是淡淡的说了句,“三十多年了,你习惯了我还没习惯。”

    楚天凡噎了下,按理说这家里长辈的事情还真不能怨楚霁轩,楚霁轩这个做四儿子的,比他那两个哥.哥有出息的多,虽然往日他不赞同楚霁轩的做法,甚至觉着他对人有点过狠,可这不也在自己女儿身边慢慢改变了,很多事情都开始收手不做。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楚天凡认的可没那么快。

    他把那大红袍有些心疼的推给楚霁轩后,这才坐下问:“你别告诉我,今天就只是来拜年的啊。”

    楚霁轩悠闲自在的抱着手,“我在考虑,把你是微微父亲的事情说给她听。”

    “嗯?她不是不愿意认么?”

    楚霁轩皱了下眉,“她不认是为了我,你不认是为了谁?光.明正大的你们可以不来往,但私底下为什么就不能父女相认。”

    楚霁轩真心不愿意宋微为了自己受这种委屈,所以只能敲打敲打楚天凡,“你这个做父亲的,多少年都没尽过父亲的责任,你女儿想成全自己的家,你就不能想办法成全下她的心愿?你不知道昨天她见到木香时候的可怜劲。”

    楚天凡瞬间内疚了,不由自主长叹口气,“你是不知道,我当然想认,可老.爷.子痛恨微微为了你,连楚家门都不肯认,他也不许我认。所以我只能嘱咐着人,明里暗里的护着。”

    “喔,说起来有件事得和你说。”既然有亲爹那么护着,楚霁轩当然乐得自己清闲,也放心宋微的安全。

    “什么事?”

    “前些日子,有个不长眼的合作方,先去拜访了李云英,估计以为她是我母亲,所以想着从她那里捞点好处,结果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又告诉他微微是我情人,所以那合作方就领着个女人上了门,险些把微微气到流.产。”楚霁轩话不说重点,还真引不起楚天凡的注意。

    果然楚天凡就也跟着发了怒,“什么东西?李云英现在自身难保,还找着机会挑你们的理呢?”

    “她大概……是觉着自己尚有依仗,不必要担心自己马上会跌落谷底。我呢,就算我知道了事实我也不敢吭气,谁不在乎楚家四少爷这名号呢?但是她大概不满我还把宋微捏在手上,哪怕最后出了事情,我还有宋微这个靠.山。”楚霁轩苦笑了下,到头来宋微居然成了他的靠.山,这真是个讽刺至极的事情。

    “这个女人啊……”楚天凡摇头,“老.爷.子最近看在过年的份上,没对她有什么动静,但是你上次交代怀澜的事情,我们已经开始加倍防守。”

    “老.爷.子年岁大了,的确要万事小心,楚家现在还需要他的声名。”楚霁轩现在对楚家的事情不会过多插手,无非也是随便提点两句。

    楚家家大业大,几个儿孙如果都不成器,老.爷.子支撑的也很辛苦,所以楚霁轩明白他不愿意在自己有生之年闹出事情来,他也很给面子的没有动作。

    只是李云英那边,恐怕老.爷.子已经忍不了了,他估计是想在自己归西前,亲自收拾了李云英。

    楚霁轩略微沉吟了下,“所以你不觉着,我和微微现在没名没分的,根本不是个事情,我打算过完年就和宋微先把证领了,好歹不让别人拿话柄。”

    楚天凡自然知道楚霁轩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他这样做,也是想保护宋微。

    只是他略有点犯难的嘀咕了句,“可是老.爷.子……”

    “大哥,说句实话。”楚霁轩这次真的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总是老.爷.子长老.爷.子短,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因为这个老.爷.子,你负了木香多少年。”

    楚霁轩在楚天凡面前,暂时还没有把木香喊做“妈”的打算,一来比较别扭,二来怕楚天凡理解不了。

    楚天凡愣了下,眼神陡然间暗淡下来。

    “当年你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前程,非要去藏边,木香怎么会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云省生下微微和怀澜。”楚霁轩端起桌上的杯子啜了口,只觉着自己这大哥,忠厚有余,威严有余,可那心机不足,楚怀澜和他真是亲父子两,“你这辈子唯一没听老.爷.子的,就是没娶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可是说老实话,如果当初木香没有把怀澜送到你身边,你没有子嗣这个依仗,你会不会听老.爷.子的话,再娶一个呢?”

    楚天凡憋红了脸回了句,“不会。”

    “这可不一定,那时候真是由不得你。”楚霁轩冷笑了下,他可太懂老.爷.子的手段。

    “至于当年老.爷.子为什么不让你见木香,不让你知道木香的下落。”楚霁轩哼了声,“还不是因为她干了件很多男人想.做,最后都没做的事情。你得了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珍惜,还口口声声老.爷.子,哎。”

    楚天凡知道楚霁轩提这事情,已经开始朝着木香靠拢,“你怨我。”

    “我哪里有这个权.利怨你。我是替宋微母.子怨你。”楚霁轩声音冷冷的,小声嘀咕了句,“如果不是为了宋微,我才懒得管这摊子事。”‘

    他顺手把木香的日记递给楚天凡,“你自己找时间好好看看,看看自己到底亏欠了她多少,不是说把她接到别墅里颐养天.年就是够的,她身上那些冤.屈一天不摘除,她就一天不能迈出那别墅。你以为你是养着个宠物呢?”

    “放肆!”楚天凡对楚霁轩的胡说八道很没有办法,“什么宠物不宠物的,她是宋微的妈。”

    “你也知道.人家是微微的妈。”楚霁轩讥笑了声,“做父亲做成你这样子的,真是世间罕有!”

    楚天凡有点头疼的抚着太阳穴,神仙打架小.鬼难缠,可楚霁轩比神仙和小.鬼都要烦人,他难得的好脾气都被楚霁轩给磨坏了,“你到底想说什么,给我照直说!”

    “日记也给你了。”楚霁轩挑眉,“掌印呢?”

    “你要那东西做什么!”楚天凡现在也坦荡的很,“你不会现在还在图谋这些虚名吧。”

    楚霁轩眯了下眼睛,眼尾的细纹似有似无的抬起,“你没想过为木香沉冤昭.雪,那这件事就由她女儿去完成。我曾经图谋的,不过是楚家这百年家族开枝散叶,延续的久一些,后来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把刀,需要用的时候沾染一身血,不需要的时候随时随地可以丢弃。”

    楚天凡张着口沉默了良久。

    他知道楚霁轩说的是事实,楚霁轩曾经图谋的是那件国宝,只是那时候楚霁轩并不清楚,木香与楚家的渊源会那么深。

    楚南将对木香是没有想法的,让他对一个女人家伸手那未免有点难看。

    但宋微亲自交过去,可就完全不同了。

    楚霁轩,其实是个真性子啊……

    楚天凡这次的沉默不过顷刻,而后他挥了挥手,“你去把微微叫来,我和她在书房里认认。至于其他人,都避下嫌好了。至于你们结婚的事情,私下里把证先领了,将来我给你们补个典礼。木香的事情,你要懂,身在其位,并非我想.做就能做,我一旦有什么动静,很容易被对手挖一手。”

    楚天凡见楚霁轩没有做声,他也就说了自己的难处,“我和阿香这么多年走到现在,真的不容易,我现在的位置,除了有父亲的荫庇,自己也努力了很久。但我至少能说,哪怕父亲走了,有我在一天,我能护着阿香,也能护着微微,所以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出任何差错。你要知道,政.界比商界复杂的多。”

    楚霁轩当然明白,他其实也清楚楚天凡的难处,他之所以咄咄逼人,无非是要楚天凡的承诺和退让而已。

    而楚天凡已经退让了。

    这就是楚霁轩达到的目的。

    “我没有去为木香张罗那些,是因为她已经忘记过去的事情,我不在乎,她也不在乎,所以才没有去管。”楚天凡见楚霁轩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自己跟着笑了笑,“年纪大了,已经不是你们这种冲劲满天下的年岁,守成才是我们现在的目标,开拓才是你们这些人的走向。我们的心态不同决定了做事的不同。但是,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会护着微微,肯定会做到。”

    “那就好。”楚霁轩淡淡的抬眸,“我要的也就是这句话。”

    “掌印,今.晚我会让人送到你家。”楚天凡端茶送客,和楚霁轩说话实在是太心累,“你去把微微叫来。”

    楚霁轩点头起身,走了下楼。

    宋微被楚霁轩喊上去的时候还有点发懵,而且楚霁轩还让她带着言言。

    这感觉就跟当时老.爷.子轮流喊人去说话似的。

    楚霁轩下了楼,略有点舒坦的深吸口气,俗话说的话,拿了手软吃了嘴软,他一边拿了不易买到的大红袍,一边又要了楚天凡各种承诺,还真是有点乏。

    于是他端起楚怀澜面前的茶壶,给自己好好的倒了杯铁观音,舒坦的喝了一杯。

    楚怀澜睨着楚霁轩,总觉着以前和这个人几次交锋,都还是看不透他的行动。

    前些日子楚霁轩提醒他注意李云英这些人的动静,让他们保护好老.爷.子,他走后,才出了一身的汗。

    如果老.爷.子真出了点什么差错,恐怕楚怀澜也是难辞其咎。

    但他是绝对不会想到,家里头有人要对老.爷.子动手。

    “霁轩,你和我实话说了,对李云英,你不会一点想法也没有吧?”楚怀澜索性直接问了。

    楚霁轩抬眼,“老.爷.子自己要动手收拾,你还问我做什么?”

    </p“我只是觉着……”楚怀澜犹豫了下,“李云英伺候老.爷.子也有些年头了,老.爷.子现在岁数又大,难免会有偏心的时候,你让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那份.子清.醒,很难。”

    “我晓得。静观其变。”楚霁轩并没有马上和楚怀澜交底,他现在心里头有谱,但没打算大肆宣扬,依着楚天凡和楚怀澜那性格,未必会觉着他的行径光.明磊落。

    可与虎谋皮,光.明磊落未必是最好的行.事准则。

    楚霁轩放下茶盏,又说起楚怀澜的婚事给他添堵,“说起来,那个周桐到现在和你关系还处不好?处不好的话你们怎么结婚,你以后的日子还想不想好好过。”

    “不是处不好。”楚怀澜被说了个囫囵脸红,“周桐从小就是娇生惯养,性格飞扬跋扈的,谁都看不上眼,可能也觉着我配不上她吧。”

    “你配不上她?”楚霁轩眉眼微微一斜,目光已是落在楚怀澜那高大英挺的身板上,不觉暗暗失笑,周桐如果觉着楚怀澜配不上她,那她可真把自己当成个公主了。

    以前楚霁轩如果听见这桩事,少不得还会耻笑下楚怀澜,谁让他和他都看中了宋微。

    但他现在绝对不会这样想,楚怀澜是宋微的双胞胎哥.哥,他有事情,楚霁轩也不会坐视不管。

    正说着,二人忽然间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哭声,楚怀澜愣了下问:“这是怎么了?”

    楚霁轩原本还想上楼,可犹豫了下他停住,摇头说:“没事。父女之间的私话,我就不上去搀和了。”

    楚怀澜似有所思的看了眼楚霁轩,忽然间觉着高看了这个男人几分。

    他一向欣赏有责任感的男人,楚霁轩却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到位。

    回去的路上,宋微的眼睛一直都红红的,鼻子抽抽着很是伤感,言言坐在她前头,还一直在劝妈妈,“妈妈不哭,言言心痛。”

    宋微抹着眼泪,摇着头说:“妈妈没哭,妈妈是高兴的……”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不过是两天之间,自己的母亲出现了,父亲也出现了。

    原来她的父亲居然是楚天凡。

    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楚天凡告诉了她很多事情,包括请求她的原谅。

    其实打从很早前,楚天凡和楚怀澜就对她百般照顾,打从第一次见到楚天凡,她对楚天凡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感。

    原来很早楚天凡和楚怀澜就知道了她的存在,只是碍于她当初答应了老.爷.子的要求,没有相认而已。

    宋微其实一点也不怪楚天凡,尤其在知道他一直没有娶亲,始终在等着木香的时候,就更是没了怨言。

    只要幸福就好。

    还有什么贪求的呢?

    宋微鼻子红红的看着正在开车的楚霁轩,她知道自己说再多的谢谢都没有用,这些都是楚霁轩为她做的,而她能够做的,就是用自己所有的温柔去包容他,以后再也不随便使小性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