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35正逢冬季孩子降生

235正逢冬季孩子降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明是亲人之间的劝说,为什么这个老人竟然能够说得跟商业谈判一样?

    什么叫做只要你劝说楚霁轩回到江家,我就帮你医治腹中的孩子?多么可笑的交易呐?这个老人难道到现在还不懂亲情的真谛吗?真是可悲呐?

    商场上弱肉强食,为利益不择手段的思想似乎已经将他侵蚀殆尽,他竟然对着自己孙媳妇说,要成功劝说他的孙儿回到江家,才会救他的重孙……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宋微目瞪口呆的看着江起浩,一时竟忘了言语,那一刻,她真的感觉自己一下子掉进了冰窖里锎。

    怪不得楚霁轩不愿意回到江家,那样一个只有钱才作数的地方,亲情算得了什么呢?

    他应该是没有感受到亲情的温暖,才不愿意回去的吧?

    江起浩正说着看到宋微震惊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赶忙噤声不语,面色更加紧张了起来。

    宋微看了江起浩好久,最终还是没能咽下这口气,义正言辞的跟他说明道:“江爷爷,霁轩虽然是你的孙子,可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您的重孙?您怎么可以说……说劝回孙儿才会治疗他们的话呢?即使你不爱他们,也不该拿他们作为你要霁轩回到江家的筹码?”

    说出这话,宋微真的觉得很心凉。这两个孩子包括言言都要喊江起浩一声太爷爷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

    虽然明白江起浩是因为太想认回孙子的缘故,可宋微还是没有心情继续跟他聊下去了。她是真的把江起浩当作是长辈,当作是爷爷的,奈何人家似乎并不这么想呢!竟然还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当作是交易的筹码!

    真是一个很会做生意的人,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做得跟商业谈判一般。

    “江爷爷,我身体不太舒服,霁轩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因为你毕竟是孩子的太爷爷,只是希望你能明白,在亲情上面,用你商场上的那一套理论是不管用的。”

    话毕,宋微便不再理会江起浩,自己一个人起身朝着屋子里走去。

    本来因为两个孩子有了起色而良好的心情,居然因为江起浩的到来而毁于一旦。

    江起浩神色落寞,几度想要再和宋微谈谈,却终究还是住了口,他在白锦然的陪同下又返身往门外走。

    刚到门口,江起浩问一旁的江助理,“我真的错了?”

    江助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江起浩郑重其事的摆手,“你得告诉我,到底我做错在哪里。”

    江助理心下叹了口气,这老爷子平日里那么精明,怎么逢到亲人就尽做糊涂事,早些年棒打鸳鸯,让江映雪和顾景遥父子生生分离了那么多年,现在面对自己唯一的孙子,却又开始胡闹。

    是人老了,所以才会做出糊涂事来?

    江助理跟了江起浩有些年头了,说话自然比较放得开,他斟酌了下,才用比较中肯的语气回答说:“小少爷和少夫人都是厚道人,老爷子您若是真想要回他们,其实推心置腹比较好,用商业上的利益来往去衡量亲情,恐怕只会收到反效果。老爷子,你难道真的不关心这两个重孙的安危吗?”

    当然关心!

    这根本就是毋庸置疑的,他本就是亲缘寡薄的人,能得了一个孙子,三个重孙,他不知道有多开心。

    但因为楚霁轩对他的态度,江起浩始终如履薄冰,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示好似乎都不讨好。

    江助理近乎窘迫的回答了句,“老爷子,能治好他们孩子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要拒绝?你怎么这点都没想通呢?”

    江起浩忽然间拍腿,“对啊,之前我怎么就没想明白呢,快、快带我去见那个医生,叫林潇是么?”

    于是,这天,林潇所租住的别墅里,江起浩突然到访。

    这让林潇感觉十分的惊讶,同时也是受/宠/若惊,谁都知晓这位在国际商场上都十分有名的老人,他当然也不例外。

    他热情的迎了上去,端茶倒水,“您怎么想到来我这里呢?”

    “我跟楚霁轩的关系你应该是了解的吧?我也就不多说了,霁轩与我们江家有脱不了的关系,宋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都是我们江家的骨血,我来呢,就是想要再了解一下孩子们的情况。”江起浩一口气说完,脑海里回荡着那次与宋微交谈的时候,宋微语重心长的话语。

    她说得对,在亲情上,商场上的那一套理论是完全不成立的。

    他知道那一次已经深深的伤害到了宋微,所以,他想要弥补。

    对于这件事情,江起浩也觉得十分无可奈何,为什么一遇到亲情的事情,他总是束手无策呢?

    “宋微和宝宝已经好了很多了,但我还是不能保证孩子们能够平安无事的出来,毕竟她失踪的那两个月,疲于奔波的同时营养不/良,最重要的是还中过对胎儿极为不利的毒。”说到这里,林潇的面上也十分的无奈,他是真的同情宋微的遭遇的,所以才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尽力而为。

    从林潇的口中得到这样的消息,江起浩的脸色十分的不好。

    虽然一直都知道孩子们比较危险,可没想到这么久的时间都不曾恢复过来。

    “那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离孩子们出生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我希望你能够想想办法,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江起浩慷慨激昂的说着,心中也万分牵挂这两个还未出生的重孙。

    宋微和江助理的话也让他有了很大的感悟。

    的确,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的确不应该为了楚霁轩能够回到江家而拿重孙作为筹码。若是这事让霁轩知道的话,他应该也是非常生气的吧?

    看江起浩也十分关心两个孩子,林潇十分大胆的提出了自己新的设想:“江先生,既然如此,有话我也就直说了。对于这两个孩子,我也很希望他们能够平安无事。离产期的日子不久了,我希望江先生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购进一件医疗设备,这个设备之前也有用到,但一直是去有此设备的医院去的,你知道,在医院里,微微并不能够真正的放松身子做这项治疗,所以,我想把设备移到她的四合院去,这样,我每日过去,效果必定要好得多。”

    他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也想要跟楚霁轩说的,但是,这种设备在国内是没有的,要从国外引进的话,各种手续乱七八糟的都要等到宋微生产了,所以很是行不通。

    楚霁轩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江起浩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正因如此,林潇十分果断的提出了这个请求。他怀着忐忑的心期待着江起浩的答复,纵然这件事情对江起浩来说是有可能的,可也不是个小事……

    “可以,我会叫人以最快的速度去办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三天的时间应该就可以送过来了。”出乎林潇意料的,江起浩回答的异常迅捷。而且,他说出的时间也十分的迅速。

    这件宋微临产都不一定能够办成的事,江起浩竟然开口就说三天。三天还不是买进国内,而是送过来!

    这个效率,这是个什么概念?林潇不禁对这位商业的泰斗再次刮目相看,肃然起敬!

    他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暗暗猜测着江家的实力,何止是不容小觑!

    “林医生,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你知道的,这也是我的重孙,只要能够医治好他们的办法,我都愿意试一试,钱不够直接让我这助理打给你。另外,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直接询问我。”说着,江起浩将一张精美的名片送至林潇的手中。

    听到这话,林潇激动万分,能够拿到这样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的电话,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啊!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张名片,信心十足,一本正经道:“江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医治两个孩子的,设备的事情有劳您费心了。”

    江起浩有些疲倦的摆了摆手,叮嘱林潇不要把他来过的事情告诉楚霁轩和宋微,随即在助理的搀扶下走出了林潇租住的别墅。

    他这样的人物需要找谁向来都是直接喊去到江家的,对于林潇,他真的是十分尊重的,亲临拜访,只为了拜托他能够医好那两个还未出生的宝宝。

    说到底,这两个可怜的孙儿还都是因为他们江家才这样的。

    若是孩子出生以后真有个三长两短,霁轩肯定会更加责怪江家,更加怀恨墨远,也更加厌恶他这个老头子的吧?

    ******************

    晨光初绽,一抹似有似无的香风窜进明净的房间之中,这是屋子外广阔的花园带来的清香。

    一个颜面秀丽的女人微微睁开双眸,抬头看了看正紧锁着她的男人,轻轻推开后,才翻了个身准备起床。

    这是已经被木家送到江墨远身边数月的木容情,若仔细看,会发现她的眼底有那么几丝妩媚,正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芙蓉花,那盛开的姿态恐怕只有在夜间方才能看见。

    她与江墨远断断续续的相识,也有七年,从江墨远还没有过继到江起浩那里去的时候,就已经有过瓜葛。

    只是那时候她还是个家教老师,给江墨远的妹妹做家教,每次去他家里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照顾他妹妹。

    据说江家有一种遗传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到谁身上。江墨远的妹妹就是其中中招的那个,有点傻傻的。

    而江墨远的父亲重病在医院当中,母亲又喜欢在外打牌常年不归,留了个保姆照顾他妹妹,还经常疏懒怠工。

    所以木容情没事就会去江家帮忙,一来二去,才和江墨远渐渐熟悉起来。

    那个时候两个人的交往是干净的,不会掺杂什么利益关系,更不会有人说她攀附什么。

    江墨远知道她来自于一个传统世家,非常喜欢养花,尤其是木芙蓉,那是木容情最喜欢的花,所以江墨远也在家附近帮她种了一些,说白了,还是希望她经常去江家待着。

    她还记得江墨远那个时候与她说,别看江家家大业大,他父亲病重,母亲嗜赌,家里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光鲜亮丽。不过没关系,他以后可以自己挣钱,等他有了钱,他会给她一个安稳的环境。

    只是当江墨远有了钱,已经是他成为江起浩代理人的时刻。

    多少人说她贪慕虚荣,说她攀附权贵,说得她体无完肤,无奈之下,她选择出国留学,将学业当做自己最大的梦想。

    离开的时候,江墨远给了她一笔钱,说是她这些年照顾他妹妹的费用。

    木容情没有矫情,她收下了,她出国的确是需要花销的。

    她走的时候,其实蛮希望江墨远和她说点什么,可惜他没有。

    所以一别数年。

    她没有主动联系他,他也没有。

    她知道他把江家的事业发展到了国外,甚至在华尔街都有投资中心,但那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自己一个人上完学,找了工作,偶尔在新闻上看见江墨远的消息,世事浮云,只是偶尔看见自己种的那一株木芙蓉,似乎才能在记忆中找到当年在一起的时光。

    木容情放弃了国外的工作又回到国内养花弄草,其实和江墨远也有关系。

    他收购了她所在的公司,公司后来进行大裁员,她失了业,只能回到云省。

    其实她也说不清她和江墨远的感情,到底是深厚还是浅薄——他的梦想达到了,但他们却已经越走越远。

    就像是这床第关系,她一点也不抗拒和他在一起,只是有时候不清楚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不过……也该差不多了吧?

    江墨远那双深潭般的眸子缓缓睁开,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木容情的身影,直到出了视线才收了回来,手边的手机陡然间响了。

    “江总,有个叫钟欣的女人想见您。”

    江墨远凝神思考了片刻,“让她到楼下。”

    其实钟欣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她的作用,对于江墨远来说,见不见都无所谓,只是江墨远心情好,大抵与那女人终于没有消失,有一定的关系。

    只是多少年,他再深的心机,都看不清那双清澈的瞳眸。

    钟欣见到江墨远的刹那,便流着眼泪扑了过来,“江总,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可不想和他们一样被送到监狱啊。当初你答应过要护着我们的。”

    江墨远立刻闪躲开,他这个人恶习很多,比如有特别的嗜好,又比如洁癖很重,当然,他看不上钟欣,还在于她与楚霁轩有过纠葛。

    钟欣被险险避开,先是一愣,而后转身看向江墨远,小声的喊了句,“江总……”

    钟欣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大美女,她也不可能对江墨远采取***这种招数,但是没有男人能不怜香惜玉,她只能尽力的扮可怜。

    江墨远沉声说:“怎么,你担心江起浩把你也送到楚霁轩那里去?你不是应该感谢他这样做么?”</

    “不……楚霁轩现在的心里都是那个女人……”钟欣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甚而变成愤怒,“他那里还念一点当年的旧情!”

    “那你想怎样。”

    钟欣深吸口气,然后咬牙切齿的说:“我们好歹也算是合作一场,但你在这里毫发无伤,我们却丢盔弃甲。江总,做人也要厚道一些,我只要一笔钱,就远走高飞,再不会回到南城这个地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唔,你打算怎么不客气。”江墨远显然对她最后一句话更感兴趣。

    钟欣的脸色黑沉下去,“既然闻墨和李姨都被送去警局,那我也不怕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头上,反正你都不管我们了是不是?”

    江墨远深邃的黑眸眯起,渐渐地那双不动波澜的眸子浮起一丝锐利,刺的钟欣浑身僵硬起来。

    隔了半晌江墨远才淡淡的说了句“好”。

    他拍了拍手,随之进屋一个高大而又魁梧的男人,他交代说:“给这位钟小姐一千万,然后送她上路。记得好好对待她。”

    那男人朗声回了句“是”,钟欣一听居然有一千万,顿时间高兴起来,连声说着谢谢,跟着那男人离开了大宅。

    江墨远就这样坐在原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楼上响起女人幽幽而又柔软的声音,“你要她的命。”

    “她是个贪婪的女人,今天能要一千万,明天就能借机要更多。楚霁轩就是被死缠烂打的原型。”江墨远即便跟谁都不愿意说话,却愿意与木容情解释。

    只是木容情的眸子里并没有太多的释然——她不肯回来,也不愿回来的原因,想来也是因为,那个曾经对她说,我挣了钱会养你,会浅笑着为她种下一株花的江墨远,死在了过去。

    “我的事情,你还是别过问太多比较好。”江墨远想了想,还是交代说,他是以最温柔的语气,与木容情说这样的话。

    木容情笑了笑,“哦是么?包括你要娶晏露这件事?”

    江墨远皱了皱眉,“谁和你说的。”

    “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木容情走下楼,面上的神情却是不悲不喜。

    沉默了良久,江墨远回答了一个字,“是。”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不好。”木容情自言自语着,“你要做的事情我阻拦不了,你想娶的人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江墨远没有解释,其实他知道,无论过去多少年,最懂他的人只有她而已。

    木容情隔了半晌才缓缓抬头,“江墨远,送我离开这里吧。”

    “你想去哪里。”

    “陌香。”

    江墨远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陌香是他妹妹住的别墅名。

    木容情起身,却还是不忘问他一句,“你不打算送我上路么?我知道的事情比她还多。”

    “不会。”江墨远的唇畔浮起一丝温柔的笑意,“我负了天下人,都不会负你。你给我些时间,记得等我。”

    所以……无论过去多少年,他们似乎永远都没有看清楚过对方。

    如同雾里看花。

    ***********************************

    光悄然流走在每一个东升西落,深秋终于也悄悄的走远了,这一年的第一场初雪下得格外的早。

    瑞雪兆丰年,厚厚的白雪覆盖在大地上,洁白而又柔软。这场雪纷纷扬扬的飘洒了一整天,在南方,这样的大雪是比较少见的。

    雪停了以后,楚嘉言无疑是最开心的那一个。

    学校里放寒假了,楚嘉言小朋友暂时不用起早贪黑的去上学了,他感到非常高兴。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一场雪,于是,雪刚刚停下来,他便嚷嚷着:“爸爸,爸爸,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打仗好不好?”言言嘴巴上说着,而且连衣服都已经换上了,淡蓝色的地主服配上纯白色带着圆嘟嘟耳套的帽子,楚嘉言别提有多神气了。

    楚霁轩眸中带着/宠/溺,放下手头的工作,一把抱起楚嘉言,推开.房门就冲了出去,还不忘笑着提醒道:“是打雪仗,不是打仗,知道么?”

    “爸爸,爸爸,我们打雪仗吧?”楚嘉言的确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十分有模有样的给楚霁轩重新说了一遍。

    宋微虽然很想和言言一起出去玩,奈何再过几日就到预产期了,两个小宝宝也马上就要落地了,为了安全起见,她只能蹲在屋子里看这对父子玩得不亦乐乎。

    初雪没过几日,宋微便被送进了产房。各大医院的产房人满为患,可宋微并不需要担心这样的事情。

    产房是楚霁轩早就已经预定好的,并且由一直照顾宋微的林潇医生亲自在旁监督。

    林潇不是专门的产科大夫,但他有丰富的麻醉经验,这次两个孩子出世,他得盯紧每一个环节。

    宋微肯定不能顺产,只能选个好时间进行剖腹。

    宋微进产房前,言言伏在她的产床边,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宋微的胳膊,“妈妈,他们说生宝宝很痛。”

    “不会的。”宋微其实心里特别紧张,可为了安抚言言,她还是露出温柔的笑容,“爸爸呢?”

    “爸爸紧张的不得了,拉着大伯去走廊里了。”

    估计是和楚怀澜去走廊里抽烟……

    宋微点点头,其实这次不是顺产,只是剖腹的话,又有林潇在旁边看着,她其实并不是很害怕的。

    她唯一担心的,不过是孩子们出来,会不会如同想象中那么健康。

    宋微要生,楚天凡一家还有黎婆婆、傅云双等人都到了医院候着,整个单人病房里满满当当的。

    而且她听说,甚至连江起浩都等在贵宾室里。

    送进产房后,宋微渐渐便失去了意识。

    两个孩子的降生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宋微出了产房意识还非常模糊,到了第二天清晨,才渐渐感觉有所恢复。

    宋微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转头就看见靠在旁侧沙发上守着自己的楚霁轩,宋微的心里暖暖的。

    记得第一次生下言言的时候,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女人第一次生孩子的忐忑与幸福感都由她承受了下来,这一次,丈夫陪在身边的感觉果然不错。

    看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选对一个男人是很重要的。若今日她的丈夫还是楚未华的话,未必是现在这种场面。

    想着,宋微抬起略显苍白的手轻轻的覆在楚霁轩乌黑飘逸的发间。

    仅仅是这轻微的触碰,楚霁轩竟然立马惊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诧异的看着宋微这个动作。

    楚霁轩突然的惊醒让宋微感到十分的尴尬,赶忙收回手来搁置在胸前,忐忑不安的瞅了一眼他,面色羞赧的扭过头去。

    看到宋微这副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楚霁轩的嘴角不经意间划过一抹温柔的笑意,伸出手来轻轻的为宋微拂去鬓角的发丝,柔声细语的问道:“你想吃点什么?”

    感受得到楚霁轩的温柔与包容,宋微心里暖暖的,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不过,许是一直打着营养液的缘故,她一点儿饿得感觉都没有,便微微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还不饿……”

    楚霁轩没有说话,直接拨通了柴君的电话,吩咐道:“去买碗粥过来。”

    十五分钟后,柴君将粥送到了楚霁轩的手里,本该苍白而又简单的病房此刻竟好像是他们温馨的小窝,楚霁轩端着柴君送来的粥,一字一顿的叮嘱着:“虽然你说不饿,不过还是喝一点粥吧!你刚生下朝朝暮暮,光打营养液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你也不想天天窝在病床上打营养液吧?”

    楚霁轩说着,已经端着碗拿着小勺,将粥送到她的嘴边了。

    虽然没什么胃口,可楚霁轩亲手喂粥这种事情不是常有发生的。所以,宋微很迅捷的张嘴,一口吞进肚子里。

    打营养液的确是浑身无力,喝完粥以后,宋微立马就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没多久叫医生撤去了营养液以后,宋微终于问出了那个她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霁轩……孩子……孩子怎么样啊?”

    看宋微如此着急,楚霁轩十分认真的回答着:“孩子已经顺利生下来了,但是,暮暮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现在正在二十四小时监控中。朝朝倒是十分健康。其他方面的检查还要等孩子再大一点的时候才能进行,你先别操心,养好自己的身子才能照顾好他们。”

    对于楚霁轩好像是关心病人一样的关怀,宋微感到十分的不可理解,她不过就是一个生完孩子的孕妇而已。

    基本上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生产坐月子这样的事情的嘛!没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她第一次的月子还是在监狱里面坐的呢!

    无奈的冲着楚霁轩摇了摇头,她焦躁不安的回复着:“我没有那么娇气,比起在监狱里坐月子那一回,这次已经非常好了。霁轩,我想看看孩子……”

    看宋微这么迫不及待,楚霁轩知道拦不住她,但思及暮暮的身体真的不好,便继续劝说道:“朝朝的身子骨不错,我先叫护士把她抱过来,你先看看,至于暮暮,等你身体恢复一些才能去看他。”

    当年,他明明知道她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却依旧不闻不问。监狱里面坐月子,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看她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抱抱孩子的样子,那个时候,她应该很想念言言的吧?

    想念而又不能见到,一直熬到刑满出狱……

    楚霁轩的眼底混杂着愧疚与自责,这个女人为了他真是受尽了苦楚。

    听说可以先抱抱朝朝,宋微立马笑得好像个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眼底依旧是掩盖不住的担忧。

    听楚霁轩的意思,暮暮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那他怎么样呢?一想起暮暮,宋微的心就整个揪在了一起。

    但她却没有强烈反对楚霁轩的意思,毕竟,孩子确实是需要一个一个的抱的嘛,何况宋微还是相信林潇的医术的,他一定可以帮到自己的暮暮。

    朝朝的确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她长得很像楚霁轩,大概是女儿一般长得都像父亲的缘故。

    小朝朝就好像是和父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只是少了楚霁轩那样的阳刚之气。

    朝朝本来在护士的怀里一直都哭闹不止,楚霁轩站在旁边略有点手足无措,他是绝对不敢去抱自己的女儿的,那么软乎那么小的小东西,万一他手太重伤了可不好。

    反倒是宋微,赶紧伸手,将孩子一把抱了过来。

    朝朝被宋微一抱到怀里,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先是茫然无助的望着四周,而后往宋微的怀里拱了拱,愣了好几秒,突然就笑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宋微高兴的不得了,伸出指头轻轻的按了一下她还皱皱巴巴的脸颊,柔声问道:“朝朝呐,见到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开心?”

    朝朝咿咿呀呀的,只是一个劲的傻笑。

    楚霁轩温柔似水的眸子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女儿和宋微,轻声细语的解释着:“朝朝是妹妹,暮暮是哥哥,暮暮长得比较像你!”

    一听朝朝是妹妹,宋微笑得更甜了。

    很完美呢,就像她和楚怀澜一样,她是妹妹,楚怀澜是哥哥,不过,她拼了性命也不会让朝朝暮暮和自己一样与兄妹常年分离。

    就在两个大人一个傻乎乎的婴孩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楚嘉言竟然冲了进来,一道闪电一般出现在宋微的床边,兴冲冲的嚷嚷道:“妈妈,这是弟弟还是妹妹啊?长得好丑啊!”

    不知道楚朝雪是不是听懂楚嘉言这句“长得好丑”了,竟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宋微拍了拍言言的小脑袋,笑得一脸/宠/溺,柔声道:“言言不乖哦,不可以说妹妹丑哒,妹妹这是还没长大,长大了就漂亮了知道吗?”

    对着楚嘉言刚解释完,宋微赶忙扭头哄着双臂之间的朝朝:“朝朝,不哭啊,长大了就漂亮啦!朝朝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儿!”

    说着,她便解开自己的衣服,侧着身子开始喂奶。

    宋微没有这样带过言言,她把所有缺失的环节都要在朝朝和暮暮身上找回来。

    果然刚才朝朝拱来拱去,是为了找奶喝,她几乎是本能的马上凑到宋微身子边上,小小的嘴巴一口咬住,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

    本来是傅无双带着楚嘉言一起过来了的,这一刻,看着这一家四口如此温馨的场面,她觉着自己反而像是个电灯泡,于是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傅云双一直都在慈心孤儿院工作,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白锦然。

    她很喜欢那份工作,而且做的极为认真,她觉着自己能通过这样的工作来赎罪,或者能让自己的父亲在地狱里不那么受罪吧?

    她当然也很喜欢白锦然,从他将她从那些人手上抱出来的时候,她就笃定了想要跟随着这个人。

    可惜对于感情过于拙劣的她,并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当初宋微为了撮合他们,让他们比邻而居,可就是那么好的机会,她都几乎错过。

    或许只要能那么远远的看着就好?

    只是看见他眼底已经浮起浓重的黑眼圈,傅无双终于心疼的问道:“你、你在这里守了一/夜吗?”

    PS:正在监控室里24小时监控的暮暮,也就是江慕炎同学,他的故事已经开了,新文名称叫做《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地址上一章说过了~为什么开暮暮,是因为他很特别,至于哪里特别,看文章就好。这篇新文会在前妻正文更新完毕后再开始连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去收藏一下!

    另,推荐一本小说,顾千千《总裁大人太抢手》http://novel.ml。本家姑娘写的,欢迎去投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