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复汉 > 第六十章 骇人京观

第六十章 骇人京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心地避开地上的枯枝败叶,杨忠带人慢慢摸进了渡口,随着他们行进的距离逐渐加深,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更加浓郁了。

    “所有人,都小心了!”杨忠沉声说道,一马当先带着众人绕过一座屋宇,就看到了一块空地。

    天啊!

    这是一块平平无奇的空地,本来不值得杨忠多花一眼去看,可是眼下这片空地却好像是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了他的视线。

    空地上遍地都是鲜血,这不是用来夸张的说话方式,而是实实在在、真真正正地布满鲜血,鲜血在空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下层的已经凝固了,可是上一层却还没有凝固,就好像是放了面粉的打卤一样,令人看了忍不住作呕。

    还没有彻底干涸的鲜血在地上缓缓流淌着,好像是静水流深的溪流一样,只是溪流流出来的是清澈和宁静,这里却只有一片死寂。

    空地正中央,叠着一个京观。

    京观是胡人发明的东西,这些胡人倒是还颇有创造力,竟然能发明出京观这种汉人打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东西。

    不过杨忠宁可一辈子都不要见到这种东西。

    京观,就是人头堆。

    从最底下开始,人头一层摞一层地层层叠叠地堆叠起来,组成了一个四面金字型。建筑这座京观的建筑师还颇有耐心,竟然小心翼翼地将所有人的人头都冲着四个方向,好像是在朝四面眺望一般。

    对着杨忠的那一面有至少一百多个人头,这一百多张脸孔沉浸在血污之中,定定地看着杨忠,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在说什么。

    在说什么呢?杨忠不知道,只是以他这样的老行伍,看到这样的景象,也不由得背上布满冷汗。

    一面有一百多人头,四面加上里面的,那就至少有五六百人了。

    五六百人,堆成了几尺高的京观!

    五六百汉人的生命,就这么化作了一座京观!

    五六百人,有七八十的老人,有牙牙学语的孩童,有本性纯良的妇人,而这些从来不会伤害人的可怜人,此刻就被堆在了一块,成了一座京观。

    何等的丧心病狂,何等的穷凶极恶!

    哪怕是用尽杨忠一辈子的想象力,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暴行!

    旁边的一个士兵用苦涩的话语问道:“老大,这,这是什么玩意!”

    “这,叫京观!胡人杀了人,就把人头堆成这个样子,用来吓唬人。”杨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语气竟然会如此平淡,平淡到就好像在评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那,那咱们怎么办!”士兵的语气已经有些发颤了,这个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老兵,既然也会害怕一座京观!

    “怎么办?”杨忠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他们估计还没走,你问我怎么办?杀胡狗,报血仇!”

    坚定而沉闷的脚步踩踏在青石板的小路上,发出哒哒的声响,而这声响不仅仅是声音,更是恶魔的絮语,是复仇的协奏曲。

    走到一处大院前面,杨忠轻轻扬起了手,屋内有些灯火,显然还有人活着,而此处的汉民都已经全数斩杀,里面的自然不会是别人。

    只有那群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客气了。

    杨忠带着人走到院墙附近,所有人都把手中的武器抽了出来,静静等着杨忠发布号令。

    屋里这时忽然传出对话声,说的是胡语,但是杨忠听得懂。

    “……大酋长让我们把这个渡口破坏掉,把所有的渡船烧掉,要不要今天晚上就干?”

    “今天晚上?这么晚了,马上就要变冷,谁爱去谁去,我不去!”

    “你今天不该把所有女人都杀了,咱们也没有个解闷的!”

    “汉人女人,不好,几百个汉人,被咱们八个人就杀光了!汉人,没勇气!不如胡人女人好,杀了吃肉最好!”

    咯咯咯

    杨忠的牙齿紧紧咬着,手中的一柄战剑握得沉重,好像要把剑柄给握碎一般。幸好,幸好,这些人还没有来得及烧船,而他今天就要给死难的人报仇!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对着天空祈祷道;“被杀死的人,你们再世为人,死后成神,你们若是死后有灵,就保佑我斩杀这些胡狗,为你们报仇!”祈祷结束,他眼神恢复坚定,轻轻一挥手,行动!

    杀胡狗!杀胡狗!

    战士们高声呐喊着口号冲杀进去,他们的脚步踩踏过布满血腥的中庭,踩踏过落满尘埃的门槛,踩踏过死不瞑目的尸体,一路冲杀进大堂内!

    嗖!

    杨忠手中的飞斧悍然出手,这钢铁做的武器有木制的平衡柄,既能帮助杨忠发力,又能让飞斧在空中划过平滑的曲线。

    眼下这柄利器划过空气,带起凄厉的响声,好像是死神来临前的利啸一般,冲着一个胡人狠狠劈去。

    这个胡人扎着两根辫子,****着上身,手里拿着一块烤肉,正在大嚼特嚼。他似乎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愣愣地抬头看着飞向自己的飞斧。

    哗啦

    飞斧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他的胸膛,锋利的锋刃划开了他的皮肤,将其中汹涌运转的鲜血尽数排放了出来。鲜红色的鲜血如同雨落,在地上落满了星星点点的瘢痕,给原本已经被鲜血浸染的地板带来了新的色彩。

    通

    胡人颓然倒地,眼神迷惑,似乎到死都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死掉的。

    杀胡狗!

    杨忠扔出了飞斧,又抄起了战剑,正要继续杀人,身后的一名战士已经三步两步抢上前去,手中的短枪狠狠刺出,命中了眼前的胡人的咽喉。

    又是一捧血雨,又是一声闷响,又是一条肮脏的生命萎落于地,化作污泥。

    “干得好!”杨忠哈哈大笑,手臂轻轻展开,一剑劈在胡人的胸膛上,从左至右,从上到下,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这道伤口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杨忠都可以看到里面青色的肠子和红色的心脏。

    “和汉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为什么一样的五脏六腑,却这么没有人性呢?”杨忠没有来得及深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胡人们已经反映了过来,抄起随身的兵器,开始准备反击。

    杀戮,杀戮,杀戮。

    鲜血,鲜血,鲜血。

    整个房间中洋溢着令人兴奋又恐惧的杀戮的气息,杨忠自己的精神世界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剩下的只有战斗的欲望和杀戮的快感。

    杀戮,不为杀人而杀,而为复仇而杀,为斩杀这些没有人性的恶魔而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从迷梦一般的杀戮中醒来,左右看看,地上有十具尸体,八个胡人,两个汉人。这十个人在这间屋子里面相互搏杀,将自己的生命作为牺牲,为死亡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宴席。

    呼,呼,呼

    杨忠喘着粗气,看着满地的血腥,站起身来,对着还站着的那名士兵说道;“走吧,回去,汇报将军,尽快渡河,给汉人报仇!”

    是的,给汉人报仇,给百年来惨死的汉人报仇,死在这里的八个胡人还不够,还不够!

    报仇,报仇!

    刘正一脸冰冷地看着立在自己眼前的京观,他虽然从史书中读过京观的描述,也知道这是古代一种特有的现象,但是从书中体会和亲自看到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这就好像别人描述的美食再令人垂涎三尺,也不如亲自去品尝一次。

    而眼前的京观,则是美食的另一个极端。

    极端的恐怖,极端的邪恶,极端的可憎。

    噗通

    刘正忽然跪在了京观之前,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将军!”跟在身后的将领们看着刘正,忽然也跟着跪了下来,冲着这些庶民,冲着这些被屠杀的汉人。

    孙翔走了过来,看着跪倒一地的将领们,又看看一言不发的刘正,眼神中闪烁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诸位,你们见到了吗?”刘正忽然开口了,声音沉痛,有如在葬礼上追悼长辈的孝子贤孙:“这,就是胡人给咱们的馈赠。”

    “大汉与匈奴约为兄弟,允许胡人内附,允许胡人居住,允许胡人共享咱们汉家的花花江山,而胡人是怎么回报咱们的?”

    是屠杀。

    是京观。

    是两脚羊。

    是数不尽的杀戮和战争,是对文明的彻底摧毁和毁灭。

    “今天的事情只是个开始,若是咱们不奋起抵抗,不与他们殊死搏杀,这个京观现在还只是这些和咱们毫不相关的人,可是日后,就是咱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乃至于咱们自己!”

    “而今,战斗已经不是为了功名利禄,也不是为了手握大权,而是为了生命而战,为了自由而战,为了尊严而战!我今日发誓,汉胡不两立,正邪不相安,一日胡不灭,一日不瞑目!”

    “汉胡不两立,正邪不相安,一日胡不灭,一日不瞑目!”众将领齐声开口应和道,这声音沉重而坚定,好像是一声漫长的呜咽,慢慢弥散在整个夜空……

    吾日三省吾身,投票否,收藏否,点击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复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括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括囊者并收藏复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