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复汉 > 第一百零七章 自讨苦吃

第一百零七章 自讨苦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穿上一身盔甲,吴宏带着几个亲兵就往中军走,眼下军中都忙着欢庆,因此竟然没有人阻拦吴宏,任由他走到了中军。看着周围士兵一片喜气洋洋的神色,吴宏不由得心里轻轻嘀咕:“难不成还真打赢了?”他随即就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肯定不可能,刘正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怎么可能打败十倍之敌!”

    走到中军帐,外面守卫着上百名亲兵,吴宏命令自己的亲兵留在帐外,自己走上去说道;“怎么回事,谁来了?”

    中军帐守卫见到吴宏来了,倒是也不敢不回答他的话,开口道;“刘将军和桓公子来到中军了!”

    “老子倒是要进去看看!”吴宏说着就往中军帐里面大步走去。

    不顾身后亲兵的阻拦,吴宏走到大帐门口,就听到里面对话声:

    “刘将军此战以三千精锐大破三万秦军,大张我晋军士气!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桓公子也颇有乃父之风,轻兵锐卒大破敌军渡船,堕其士气,真可谓是虎父无犬子!”

    听着里面一浪高过一浪的溜须拍马之声,吴宏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去,开口道;“哪位是刘将军,让我老吴也见识见识!”

    中军已经摆开了宴席,每个人坐在一张小桌案之前,分餐而食,而坐在桓石虔左手边上的,就是一个白面青年,应该就是刘正了。

    见到吴宏进来,坐在上首的桓石虔略略有些惊讶,毕竟没有一个领导喜欢当场和自己唱反调的人。不过眼下刘正没用他出手就直接打破了秦军,验证了他的预料,因此桓石虔倒是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地说:“吴将军也来了?原本想着你预料失败,会无颜来我军中,没想到竟然还是来了!来人看座!”

    吴宏大刺刺地坐下,举起一杯酒灌了进去,然后眼前一亮:“好酒,好酒!真是好酒!”

    “此乃刘将军贡献的千金美酒,正适合今日的欢庆!”郭铨笑道;“吴将军,既然来了,咱们就一起庆祝吧!”

    “不急!”吴宏一抹嘴;“你们都说刘将军大破秦军,我倒是有些不信!这世上哪有这么容易就以少胜多的?你以为人人都是项羽韩信不成?我倒是要请教刘将军,你是怎么击破秦军的!”

    这是摆明了要挑衅滋事,桓石虔立刻拉下脸来,沉声说道;“吴宏!”

    刘正呵呵一笑,开口道:“吴将军,你是不信了?”

    “也不是不信,只是不敢相信罢了!”吴宏嘿嘿笑道:“如果此事是真,那就再好不过,可是若是你谎报军情,只怕咱们都得化作冢中之骨啊!”

    “那你是哪里不信?要知道,这侦骑四处,这沔水南岸可是找不到敌人的痕迹了!”

    “说不定敌人根本没渡河,只是先锋败了一阵,撤回北安了呢!请刘将军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打的这一仗吧!”

    刘正微微冷笑,开口说:“这一仗倒也不难,先是火攻击破敌人渡船,乱其军心,然后以孙翔将军的辅兵在山上放火大造声势,最后全军突击敌阵,有赖天子圣明、祖宗保佑、将士死战,胜了这一仗。”

    “敢问战损如何?”

    “死二百二十一人,伤二百三十人,杀敌五千余人,俘万余,缴获军资钱粮无数。”

    “哈哈哈!”吴宏哈哈大笑道;“刘将军,你当我是小孩不成?这大军扎营自然是要严加防备,将防御搞得固若金汤,两三万人的军营,就算是等量军队攻击都未必能攻破,你以十分之一的军队攻击,就能打败秦军?这话你拿去哄鬼吧!”

    刘正无奈一笑;“吴将军,你真不信?”

    “打死不信!”

    “要是是真的呢?”

    “若是为真,我愿意领一百军棍!”

    “那你可是自讨苦吃了!”

    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老夫倒是可以作证,刘将军真是大获全胜!”

    吴宏斜睨着眼睛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穿着白衣的老者,头上也没有冠冕,不知道怎么就坐到了刘正身边。

    仔细一想,似乎没见过这个老头,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高官到来。

    “难道是白衣领职的官吏?”吴宏暗自想道。

    所谓“白衣领职”,就是南朝优待被免官的官吏,让他们可以以布衣之身任职,而到了南朝就成了与免官并列而稍微轻微一些的惩罚。

    如果真是白衣领职的官吏,那倒也不能轻易得罪。

    因此,吴宏开口道:“倒是我没有眼力了,不知先生在何处任职?”

    老头呵呵一笑;“我一介布衣,无官无职!”

    无官无职还该出来招摇过市?

    吴宏气极反笑,不由得冷笑道;“既然无官无职,竟然坐在我的上首?难道这军中法度就荡然无存了不成?你说你能给刘将军作证,你凭什么给他作证?”

    “就凭老夫姓张名崇,曾经官居伪秦兖州刺史。”

    刘正看到,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让吴宏脸绿了,他的一张脸就好像是被几个顽皮的孩子用力撕扯一样疯狂抽动,令人看了就不寒而栗。

    “你,你,这,这……”吴宏哑口无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还能说什么呢,连张崇都给抓到军中来了,他要是再说秦军还有可能主力尚存那就是自己抽自己脸了。虽然他刚才已经把自己的脸给抽肿了,但是明知故犯和不知无罪还是有区别的。

    刘正看着吴宏颜色剧变,先绿后黄,最后涨成猪肝色的脸,知道不能太得罪人,所以打了个哈哈:“哈哈,哈哈,吴将军心系战局,关心前线,这也是可亲可敬,值得敬佩!要我说,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咱们就喝酒,喝酒!”

    吴宏脸色复杂地看着刘正,心中不是个滋味。若是刚才是他得了理,只怕就就要给刘正一个下不来台,倒是没想到刘正竟然轻轻揭过,不再提起,倒是让他枉做小人了。

    不过毕竟刚才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赌一百军棍,要是继续较真那可就要真的出乖露丑,因此悄悄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吴宏也强颜欢笑道:“是,是,刘将军大人大量,在下心知肚明,铭感五内!喝酒,喝酒!”

    夏日的草木葱茏而翠绿,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草木的清香,若是天上的太阳能够稍微不那么毒辣,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日子了。

    庞大的军队行进在苍茫的大地上,军队排成一条长长的队列,从前军到后军,差不多有五六里之远,有如一只荒古的蟒蛇,蜿蜒行进在华夏的山河之间。

    侦骑哨探四出逡巡,好像这只蟒蛇的触角一样,他们将周遭的一切都记在心里,然后飞马纵横在荆北沃野上,把消息汇报给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人声嘈杂,马声咴咴,这支军队没有令行禁止的号令以及冷漠如机器的纪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战斗力。恰恰相反,这只由两万鲜卑骑兵和三万氐人军队组成的强大力量又有着令人惊异的破坏力和战斗力,任何胆敢挡在他们身前的敌人都将会遭到致命的打击。

    这些扎着发辫,身着皮裘或者甲胄的骑手的骑术相当之好,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装备马鞍。没有马鞍的马背光滑至极,仅仅是把自己固定在马背上就很不容易,但是这些人却能在光秃秃的马背上左右驰射和使用长槊!

    慕容垂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道路,胯下的马儿不紧不慢地挥动四蹄,长期的相处让一人一马都有了足够的默契,莫容垂不需要控制战马的行军速度,战马也不需要等待主人的命令。

    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沔水,这条河虽然并不宽阔,但是也足够给来自北地的骑兵造成麻烦,若是敌人在沔水布阵抵抗,他还真没有太多的把握一举破敌。

    不过优秀的将领用兵打仗从来不是只看地形和兵力对比,那样只不过是庸才而已,一个真正伟大的将领更能够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上,将对手的一举一动都料敌机先。

    而他的对手,则是桓冲。

    “桓冲此人,比起他兄长桓温来说才具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不过是守成之辈,不能算是进取之才。眼下北伐襄阳也不过是为了减轻下游建康的压力,只怕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能够成功!当年我连桓温都击败了,自然不会怕一个桓冲。只要正面交战,我自然能将他玩弄股掌之上!只是,该如何才能突破沔水天险,和他正面对决呢!”

    慕容垂陷入深深的沉思,忽然,从对手的心理出发,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不由得狠狠一拍手:“对了,就是这么样!”

    正兴奋间,两个声音响了起来;“阿爷!”

    “兄长!”

    慕容垂转头,是自己的儿子慕容农和弟弟慕容德,他们正并辔前来,热切地看向自己。

    慕容垂知道他们的意思,因此立刻拉下脸来:“如果你们还是来劝说我背弃天王,那就不用再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复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括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括囊者并收藏复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