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073章 轮回如重逢

第1073章 轮回如重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惜,想要从岔路无数、十步一凶的茫茫山脉中,找出两个入侵者的下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石主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带了上千人马,紧随宁凡二人之后,追入尸骨山脉之中,却只追了数座山的距离,便彻底跟丢了宁凡二人的行踪。

    一场气势如虹的追杀,居然无功而返。

    宁凡有龙三锤带路,并未费太大功夫,便甩掉了石主等人的追击。

    龙三锤对于尸骨山脉的地貌格局,确实十分熟悉,由他领路,宁凡在尸骨山脉行走之时,能够避开许多迷阵、岔路、凶兽领地,减少一定的赶路时间,快行进。

    说是快,其实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在尸骨山脉内的步履维艰而言。

    纵然有龙三锤做向导,宁凡也不可能在这山脉之内健步如飞的。甩掉石主等人的度,倒是足够。

    山脉之内,古木参天。

    那些古木无边无尽,不知枯死了多少万年,最细的都需百人合抱,粗一些的古木,一棵便往往占地数亩。

    古木生长暗合章法,树与树的缝隙间,形成了一条条分岔路。每一条分岔路都是龙形蜿蜒,无数岔路连接,好似万龙盘踞,普通人或许感觉不到,然而修成了势字秘的宁凡,一见此地格局,便感到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

    并从这复杂地理格局之中,感受到一丝凶险之极的感觉,汗毛都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他的感觉,绝不会错!这尸骨山脉是一处大凶之地!

    山脉内随便一草一木,看似普通,但都不能随便乱动。

    宁凡目光极为凝重。

    就在刚刚,他不小心触碰到此地一棵古木,立刻便引了此地大势一丝细微变化。

    继而便有无数细如女子长的灰色剑丝,凭空从那棵古木之中爆射而出,所透出的威能,直接将宁凡、龙三锤二人轰地倒飞而出!

    宁凡还好,有心防备之下,及时激了灭神巨人的法相,一瞬间幻化出了完整灭神巨人形态,虽被那灰色剑丝轰飞,却未受伤。

    龙三锤就凄惨得多了,纵然紧要关头激了一身黑色龙鳞来防御,仍旧被打得吐血,有了一些伤势。

    有趣的是,这龙三锤一面吐血倒飞,一面还不忘身为魇龙前辈的责任感,一心想要保护宁凡。

    硕大的黑色龙翼张开,一把阻挡在宁凡身前,一面擦掉嘴角鲜血,一面回头望去,竖起大拇指,白亮的牙齿闪着亮光,一副热血过头的模样。

    “小友小心!不要碰此地任何草木,快来老夫龙翼之下,由老夫护你一二!不要怕,也不要惶恐,只要有老夫在…”

    一回头,龙三锤看到的,却是散去了灭神巨人,毫无损的宁凡。

    灰色剑丝一击之后,便散去了。

    古老的树林间,忽然有几只乌鸦飞过…

    尴尬。

    除了尴尬开始尴尬。

    一副前辈高人姿态的龙三锤,怎么也想不到,连他这等六劫仙帝,都被此地剑丝一击而伤,宁凡居然能够毫不损…

    宁凡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龙三锤,貌似是一个极品啊,脑袋看起来着实有些不灵光。虽说兽身之修,多多少少都有些一根筋,但这位老爷子的一根筋程度,貌似有些越常人底线了。

    交谈的多了,你会现这人纯粹就是一个笨蛋。

    但不知为何,比起和那种城府极深的老怪同行,宁凡倒十分乐意与这种笨蛋同行的,起码不用担心对方背后捅一刀。

    以他万物沟通的能力,更是能轻易打探到如下情报,确定龙三锤的热血愚笨,不是伪装。

    龙三锤的衣服:“我是衣服,是衣服!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鞋:“我是鞋!我是鞋!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眼屎:“我是眼屎!是眼屎!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

    总之,这是一个有些可怜的魇龙仙帝,连他身上的零件,都在嘲笑他是个笨蛋…

    若非有着如此便捷的情报能力,宁凡怎么也不可能对龙三锤这等一面之交的人,报以信任的。

    宁凡一抬手,抛出一瓶丹药给龙三锤,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龙三锤接过丹药,神念一扫,顿时神情一震,继而热泪盈眶。

    “九转帝丹!小友真是豪爽,居然随手一送,就是如此高阶的疗伤丹药!龙某真是太感动了!”

    “…快服下疗伤吧,我替你护法。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胡乱触碰此地古木,才触了这等剑丝攻击,连累你受伤,补偿你些丹药,也是理所当然。”宁凡淡淡道。

    “大恩不言谢!相逢即是有缘,从今日起,龙某认定你这个朋友了,赴汤蹈火,小友一句话,龙某绝不推辞!”

    龙三锤哈哈一笑,依言盘膝于地,服下丹药炼化。

    一霎间的豪爽笑声,忽然带给宁凡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熟悉偏又陌生。

    炼化药力疗伤,多少需要一些时间。

    起初龙三锤还聚精会神的疗伤,后来便有些无聊,开始没话找话和宁凡聊天。

    与龙三锤话唠不同,宁凡并不是个话多的人,在龙三锤看来,则完完全全就是个屁的类型,性格无趣之极。

    最终,龙三锤只得放弃与宁凡没话找话,转而舔了舔舌头,问道。

    “有酒否!”

    却是酒瘾上来了。

    “…你身为仙帝,自己没有灵酒?”宁凡无语。

    “嘿!这点小事,不要计较地那么清嘛。不瞒小友,老夫自己的酒啊,哈哈,早就喝完啦,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同胞,故而,故而…”

    “…所以你和我同行,只是想骗点酒喝?”宁凡一阵头大。

    “哈哈,也不能这么说。倒不是非喝酒不行,只是总觉得和小友一见如故,好似并不是第一天认识,便越有想与小友共饮一杯的想法了。我辈修士相逢一场,志趣相投,倘若无法高坐百尺危楼,饮一壶真正的好酒,多少有些遗憾啊。”

    “…”

    宁凡微微沉默。

    一见如故么…

    他似乎,也有一种诡异感觉,感觉和这龙三锤熟悉而陌生呢。

    且龙三锤的话语,不知为何,带给他一丝熟悉感,好似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话。

    想起来了…

    当年他第一次化名6北,应罗云封妖6道尘的请求,去解救一个古天庭将领6吾。

    那6吾消散前,似乎也说了类似的话语呢。

    【多谢,多谢!我要重入轮回了!多谢!】

    【允人之诺,忠人之事,仅此而已,前辈无需多谢的。送君远行,若无酒,岂非憾事!】

    【说得好!好一句送君远行!人人皆怕死亡,皆畏轮回,你却把死亡比作一次远行!这种豪气,我比不了,此酒我饮下了,若下一世轮回,有缘相遇,必与君高坐危楼百尺,饮一壶真正的好酒!】

    与君高坐危楼百尺,饮一壶真正的好酒…

    宁凡忽然有了一种灵魂冲击之感,蓦然有感,朝龙三锤查探而去。

    这一探,他目光顿时一震,似印证了什么,但又有无法解释、匪夷所思的东西在里面。

    眼前这个有些愚笨、有些仗义、有些豪气的龙三锤,似乎,就是与他有过饮酒之约的6吾…

    若细细辨认二人的气息,会现二人的气息因轮回的变迁,有着极大不同,但那不同之中,却又有…一丝轮回也无法磨灭的本性不改。

    这龙三锤,莫非竟是6吾的来世?所谓的一见如故,也只是赴当年的一场酒约不成?

    但,这又有解释不通的地方。

    6吾才重入轮回多少年…

    龙三锤的骨龄,明显是从上古活到今日的一名大帝。

    不可能是转世。

    那么,那种与6吾相似的气息,只是一种,错觉么…

    又或者轮回这种东西,本就不是正常的时间逻辑可以理解…

    宁凡双目青芒连闪,有了茫然,其轮回之悟,也在其脑海翻江倒海。

    脑海之中两个声音,在争论龙三锤是不是6吾,一个声音坚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另一个声音则不断以时间逻辑的观点,否定着这种论调。

    许久,许久…

    宁凡才面色恢复如常,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想不通。

    看不透。

    轮回这种东西,原来是如此费解的一件事吗。

    倘若置身其中,以自己的时间逻辑去理解,貌似…很难看到真实。

    想不通,宁凡便也不再去想,只一拍储物袋,取出两坛灵酒,抛给龙三锤一坛,而后一把拍开泥封,咕咚咕咚痛饮起来。

    好似要将内心所有的不解,一并饮入腹中,将之抛诸脑后。

    龙三锤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同样拍开泥封,痛饮起来。

    饮罢,二人再无交流,龙三锤也很快炼化完药力,恢复到全盛状态。

    然而还是有一些东西变化了。

    之前龙三锤与宁凡同行,是出于庇护同胞小辈的一些善心。

    而宁凡,则只是想利用龙三锤对于尸骨山脉的了解。

    此刻则不同,二人之间,似有了一些交情,好似从多年以前就开始积累,好似这场对饮,是宁凡的第一次,却不是龙三锤的第一次。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龙三锤的肉身有些厉害,伤势恢复极快,怕是没有他送的丹药,也能在极短时间之内自行痊愈。

    “嘿!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居然没问小友姓名,真是有些失礼。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你可叫我宁凡,或是化名6北…”

    “6北?这名字,感觉在哪里听说过呢…果然,宁老弟给我一种一见如故之感!哈哈!”

    “一见如故么…轮回如陌生,轮回或许也如重逢…”

    宁凡喃喃自语,所说出的话语,让龙三锤目光一阵茫然。

    只觉得宁凡话语中的道悟之高,已出他的理解,现在看来,他好像从头到尾多小瞧了这个后辈啊。

    “宁老弟的防御手段可真是夺天地之造化了,居然能凭仙尊修为,挡下了此地圣人剑阵的攻击,当真了得!老哥我本还想出手救你一救,没想到反被你施了恩惠,哈哈,惭愧,惭愧。”龙三锤大笑道。

    “若无一定手段,也不敢跑到这里来了。至于圣人剑阵么…原来如此,难怪刚才的剑丝,会有如此可怕的威能,令我一瞬间有了开启最大防御的预判,原来此地的大势格局,竟形成了一处圣人绝杀剑阵,故而才会如此凶险…”宁凡面色不显,内心却是微微一震。

    怪不得以他势字秘的造诣,都看不破此地大势的轨迹…

    此地果然不是善地!

    “传闻大卑圣祖生前,曾在此地以山川格局为剑,天地为鞘,布下一大绝杀剑阵。在其死后,此地不知为何,又成了白骨夫人的沉睡之地。哎,老夫虽说是三焰第一百晓生,对于其中的隐秘却也不甚了解。总之,你我在这山林之内行走,务必小心些,莫要乱动此地格局便是。至于你要找的祭器…哎,那种东西,更是此地格局的关键所在,若是有所移动…罢了,相识一场,若有格局凶变,老哥哥定助你一臂之力!”

    言罢,伤势痊愈的龙三锤,再度领着宁凡,在这气息凶险的古树岔路间轻车熟路地前进。

    林道两旁,偶尔会传出古老强大的生物气息,最次都有仙尊修为,仙帝修为的都有许多。

    三焰是极丹圣域最危险的地方,尸骨山脉则又是三焰最危险的地方,会有如此之多的强大气息蛰伏,宁凡并不奇怪。

    也没有去刻意探查那些气息是什么物种。

    若不主动探查那些古老生物,貌似就不会被攻击的样子。

    两个山脉起伏连接之处,往往都会有阵法阻隔,防止外人随便入侵到山脉内部。

    自称是【三焰第一源天师】的龙三锤,阵道造诣不过平平,破起这些阵法极为吃力。好在每每到了此时,宁凡便会寻找阴阵所在,以龙三锤无法理解的手段轻易混乱阵力,继续前进。

    宁凡身上的种种奇异,不断刷新着龙三锤的认知,渐渐地,龙三锤就算再笨,也意识到宁凡就是覆灭何家、击杀何祖的那个鬼面修士了。

    当然,还没意识到宁凡不是魇龙同类就是了。

    宁凡一边前进,一边默记着此地阵法格局,渐渐地,整个尸骨山脉的虚实之变,在他内心一点点清晰起来。

    尸骨山脉连绵起伏的山峰,何止千座,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阵法的虚位,处于实位的山峰,只有三百零五座。

    实峰排列的格局更是诡异异常,倘若不是那种明辨大势虚实的存在,绝对看不出这一点。此地三百零五座实峰,林立于大地上,若从天空向下看,便恍如一个以山为骨的巨人,四肢舒展,沉睡在大地之上!

    三百零五块骨,不是成人的骨骼数目,倒是与婴儿的骨骼数约略吻合…

    “此地格局,给我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不只是危机感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单纯的不喜…”

    “我们行进的路线,似是从这睡婴格局的足部进入,一路朝头部位置前进…”

    “在那睡婴格局的头部,似封印着什么强大无比的存在,那种强大…似比牛鬼至尊都要恐怖几分,莫非便是传说中的大卑五尊第一人…白骨夫人?”

    “当年我在小独孤处学得崩天剑指,那等剑道传承,似与此地某种剑道力量彼此呼应…”

    “说起来,当日天都帝算计于我,想诓骗我来空焰最凶密地,学什么无上剑道…莫非天都帝所算计之地,正是这尸骨山脉?若真是如此,倒也是一种巧合了。”

    宁凡一面缓缓行进,一面心思飞转。

    两日后,他终于到龙三锤的无偿带路之下,来到了此地睡婴格局的头部位置!

    先看到的,便是一座高距密林上空的天荒巨门!

    “天荒巨门是紫斗仙皇给紫斗仙修的后裔,所遗留的通往真界的道路。外界也有传言,极丹圣域内部有着一座天荒石门,想不到,竟是真的!且这天荒石门存在的位置,还是三焰最最危险的尸骨山脉!”

    “我之前还在疑惑,连我都能得知此地藏有一处天荒石门,为何人妖二族不图谋这一处石门,而是图谋蛮荒的那一处…原来如此,想必是因为极丹圣域的真正底蕴太强,而这处石门所在的位置太过棘手。以末法幻梦界的四天、妖族底蕴,想在大卑五尊的眼皮子底下对这处石门动手,成功率几近于零。故而表面看起来,反倒是蛮荒的那一处比较容易得手了…”

    “古怪…这一处天荒石门,居然在…呼唤我…”

    若是从前的宁凡,听不到这种呼唤。

    但如今他是废体神灵,且还是觉醒了万物沟通能力的神灵。他能听到这处天荒石门的心声,旁人则听不到!

    “是钥匙的感应…在你手上,不会错的。乱古门徒呦,你可想…将我打开,从我这里,走入天荒古镜,走入…真界!”

    是天荒石门柔和的呼唤!

    而后,宁凡便感到乱古所赠藏经塔的最后一层门后,似有什么力量,正在一点点催动此门开启。

    那扇他怎么也打不开的门!

    那个声称‘君不识妾’的声音!

    【我是你的钥匙,可你却遗忘了我君不识妾】

    轰地一声,藏经塔门扉开启!

    继而一道灰色流光,从玄阴界的藏经塔飞出,被宁凡一招之下,从中取出,落在掌心。

    是一滴泪。

    是灰色的泪,所凝成的虚幻钥匙。

    【我是你的钥匙,是你…开启天荒石门,重返真界的钥匙。】这是那滴灰泪的心声。

    【以钥匙,打开我,则你便有资格重回真界,回到你…蝴蝶的故乡,便是带领紫斗仙修末裔,重返真界,也全部由你。】是那天荒巨门的再度呼唤。

    宁凡从未料到来到这尸骨山脉,还会有这等状况生,以他的心性,此刻都不由有了一丝茫然。

    钥匙什么的,天荒石门什么的,太突然了…他需要好好理一理。

    尤其是那钥匙。

    那钥匙的声音,因为轮回阻隔,宁凡难以听清音质。

    但此刻近距离触碰这灰泪钥匙,他却分明感受到了这个钥匙所带给他的熟悉感。

    这钥匙之中的气息,分明…与剑祖一致。

    原来如此,难怪这钥匙会屡次对他说君不识妾了。

    也是呢。

    第四个舍空心劫中,宁凡看到了一些因果,他本是蝴蝶家乡世世轮回的蝴蝶,是剑祖带他离开蝴蝶家乡,进入人间的。

    剑祖一定是认识他的,但他因为世世轮回的缘故,早已不记得当年身为蝴蝶之时的那场邂逅。

    叮铃铃!

    宁凡手中的灰泪钥匙,忽然出光芒,震响起来。

    同一时间,不远处的某座灰色山峰之中,忽然传出不绝于耳的锁链碰撞声。

    准确的说,那声音是从灰色山峰上的一个巨大溶洞之内传出。

    宁凡眉头深锁。

    从那个溶洞之内,宁凡察觉到一股堪比远古大修的恐怖气势!

    那气势飘渺不定,时而很近,时而极远,使得旁人很难准确感知那名远古大修的气息状态。

    不过想也知道,此地既然会忽然出现一个远古大修,多半就是号称大卑第一至尊的白骨夫人了…

    溶洞内的白骨夫人,似乎并不是清醒状态,而是在沉睡着。若是细听,便会听到这天地间的风声,均匀地好似女子酣睡时的均匀呼吸…应该是那白骨夫人的呼吸声无疑了。

    “我要找的九狸祭器,似乎就在那个溶洞内…”宁凡如临大敌道。

    “传闻中的白骨夫人,貌似就在那个溶洞之内沉睡。嘶!好可怕的气息,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几分!一个不慎,便是必死之局!没办法了,宁老弟你在这里等着吧,我替你进那洞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祭器!你这点修为,就别去冒险了!”

    龙三锤齿关开始打颤,那是身体本能地在畏惧溶洞内的凶险,而不是他本人内心有了怯意。

    他能预感到溶洞内白骨夫人的恐怖,但若是不得不冒一次险,豪爽如他,倒也乐意代替宁凡,去冒这一次险。

    “不必了。前辈带我一路行至此地,我已十分感激,自然不可能再让前辈替我去犯险。想不到这白骨夫人的气息,居然堪比远古大修,看来这九狸祭器,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东西,此行稍有差池,不止我会死在此地,更可能会连累前辈一并死亡。这样吧,前辈此刻便离去吧,我会等前辈离开尸骨山脉后,再进入此洞!届时便是引了一些变故,也不至于连累前辈了。”宁凡面无表情道。

    “不可!你是老夫带来的,老夫岂能将你一人…”

    “前辈放心,若我只是一个人,逃跑之时也容易些。”

    “哈哈,你是在变向说我堂堂六劫仙帝,是你一介仙尊小辈的累赘么!”

    龙三锤只管哈哈大笑,却一副无论如何绝不提前离去的顽固姿态。

    宁凡顿时大感头疼,有这么仗义的朋友,有时候也很令人无奈的。

    罢了…

    若事情真严重到不得不逃的地步,他便拼尽一切,带龙三锤一起离开吧。

    是6吾也好,是龙三锤也罢,这个朋友,他认了。

    “你快去拿你要的祭器吧。因为我之前疗伤一时的耽搁,貌似石主的人,也已经快要追来此地了…你去找东西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替你阻挡石主的人马!”

    龙三锤独眼忽而微微一眯。

    远处的密林间,正有不少三焰修士朝此地接近。

    当下大手一挥,直接送出狂风,送宁凡飞至溶洞入口。

    而后负手而立,挡在溶洞方向前,已做好了与那些追击者一场大战的准备。

    宁凡没有再多言,朝着龙三锤方向遥遥一抱拳,而后闪身进入到溶洞之内。

    越往洞内前行,他便越能感受到溶洞内,那好似间隔着一整个轮回的庞大气势。

    约莫朝着洞内前行了数百步,忽有一道带着混沌光泽的灰色剑芒,从洞内石壁悬挂着的一个空剑鞘斩了出来…(未完待续。)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