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103章 临暗土!

第1103章 临暗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数月后,又一震惊世人的消息传遍东天。????

    三千雷界居然与杀戮星构建了耗资巨大的跨域传送阵,并正式宣布并入千秋宗,成为千秋宗的附属实力!

    没错,是成为千秋宗的附属,而非杀戮殿;她们只听命于宁凡,而不听命于杀戮殿任何人!

    若是此事生在宁凡击杀仙帝之前,所有人都会以为白帝兰云仙的脑子进水了,放着好端端的仙帝不当,却给人当下属;但宁凡已经向整个东天证明了他的恐怖实力,麾下更是早有葬月仙妃这等古老存在,再多个白帝,也并不是不能接受的。

    此事更证实了一个流言,那就是白帝兰云仙…真的与宁凡爱昧不轻,关系匪浅!

    是不是真父女,世人不知,但以宁凡在女色方面的臭名声,所有人都会往另外一个方向去想,去猜测…

    无数思慕白帝的东天老怪,痴心碎了一地,羡慕、嫉妒宁凡艳福者大有人在,却当然没有人敢公然因为此事,跑去杀戮殿寻宁凡滋事的…

    时光飞逝,转瞬间,距离当日一战,已过去十年。

    十年前,祸族有三帝陨落于杀戮殿,却仿佛根本不知此事,居然没有动用任何后手报复,让人浮想联翩,猜测纷纷。

    这十年当中,宁凡始终都在感悟十字光环,渐有所得。

    起初,他心神全盛,可开启十字光环224息,便是极限,但随着十年感悟,十字光环的持续时间,上升到了227息。

    莫看只多出3息,但这3息,却足够宁凡极限状态之下多杀很多敌人了,算是不小的进步。

    当这十字光环大致悟透,宁凡知道,日后这十字光环,将成为他一身绝学中的最强。

    这十字光环是一种成长空间极大的绝学,是一种神通集合体。宁凡掌握的绝学、能力越多,十字光环便也越强!

    当日击杀扶山帝,其实只是这十字光环全部力量的冰山一角。宁凡拿葬月、仙萝莉反复测试,自己十字光环一开,若是出其不意,杀六劫仙帝不难,杀七劫仙帝亦有不少几率,但八劫以上仙帝,却有很大几率逃出十字光环的定身…

    且这还是出其不意的情况,若是那些十年当中反复研究十字光环的东天诸帝,多半已经想出一些办法,应对这十字光环了。

    当日能轻易斩杀祸族三帝,其实是占了此术新创的便利,没有给三帝太多的时间思考此术破绽。

    若是换成那种对此术研究了十年的仙帝,就不易灭杀了…

    这世间没有真正无解的能力,也没有永远的无敌。进入十字光环会束手就擒,那就拉开距离,不进去不就行了?用远程攻击来决一胜负啊!

    宁凡十字光环一开,度太过逆天?会欺近身前,强开光环?那就想办法不被近身啊!

    就算被近身了,也不是真的就束手无策了,当初不就有两个祸族仙帝,用替身手段逃出去了?类似的手段,还有很多啊,只要不像扶山帝那么无能,一上来就被制住个完全就行了…

    十年过去,乱古大帝好似彻底从世间沉寂,所有人都以为,乱古大帝已经道灭。古怪的是,暗族居然没有大举来犯

    十年过去,宁凡的气运从仙运第四彩,修炼到了仙运第五彩,此事自然要归功于他当日吸干了扶山帝的七彩气运。

    十年过去,宁凡遍寻古法,暗中解封了太古雷鼎,并吞噬了鼎内的东山神雷。

    太古雷鼎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并可随着岁月流逝,吸收天地之力,持续在鼎内生成东山神雷。

    罕有人知晓,宁凡吞尽东山神雷之后,都得到了哪些好处,只有极少千秋宗、杀戮殿修士看到,宁凡彻底炼化神雷的那一日,杀戮星范围,有极少一丝先天雷霆劈开天地,并配合着先天魔火的威能,形成了一种极为独特的雷霆之火…

    有流言盛传,八代杀帝宁凡在这十年当中,修成了先天雷霆、先天魔火,并雷火合一,实力更进一步…

    十年过去,宁凡早已从向螟子手中,得到了开天石,修好了灭神盾。

    十年过去,他将自己,真正恢复到了全盛状态!

    这十年,战乱频的东天,也生过大大小小的战事,但基本都和宁凡无关。

    但十年后的某一天,一封战帖,忽得从黑暗大6传了出来,锋芒直指宁凡!

    这是暗族来的第三封战帖!

    这一封战帖,就仿佛是特意等宁凡感悟好十字光环,调整好全部状态,才来堂堂正正向宁凡挑战一般!

    这一次,战帖当中再没有那些羞辱、激将的言语。

    这一次,战帖当中只写了一个字,以暗掌位的力量写出。

    战!

    当宁凡打开战帖,这一个字所包含的暗掌位之力,居然让整个杀戮星星空,有一瞬间暗无天日,失去所有光芒!

    这战帖不知是何人所写,也看不出此人具体修为,但其中包含的惊天杀意,却非同小可,连宁凡这等久经杀戮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远古大修…

    纵然战帖没有流露任何修为气息,宁凡还是判断出,写战帖者,是一名远古大修!

    暗族竟会有远古大修存在,此事让宁凡内心剧震!

    且一直以来,暗族给宁凡的感觉,都是阴险畏缩、卑鄙无耻…却唯有这一次,这唯一一封战帖,稍微给了宁凡一些堂堂正正之感…

    这也难怪,远古大修和普通暗族修士,器量肯定是不同的。

    远古大修有远古大修的骄傲,此人想杀他不假,但…却不屑于使用阴险手段对付一个万古仙尊!

    这种不屑,亦非畏惧,这和普通暗族修士普遍畏惧乱古、不敢胡乱出手不同,书写第三封战帖的远古大修,字里行间,有杀意,有霸道,有狠辣,却唯独没有畏惧!

    此人,不怕乱古!

    此人一直在等宁凡前往黑暗大6,而未主动出手,是想给宁凡一个堂堂正正死亡的机会!而非暗杀!

    甚至可以这么猜测,之前暗族对付宁凡的种种所为,都不是出自这位老怪的手笔,因为这位老怪若真想以大欺小击杀宁凡,根本不必假他人之手,更不会顾忌乱古是死是活!

    “远古大修…有远古大修坐镇的暗族,这场决战,我,该去么…”

    “去了,或许会死;但若不去,却会有更重要的东西,因此而折断…”

    身为乱古传人的傲骨,身为执道修士的灵魂,会折断…

    倘若暗族在黑暗大6布下天罗地网,想要谋害宁凡,宁凡自然不会傻傻跑去送死。

    但若对方真的只是想来一场公平对决,且这对决还有在暗族、乱古之间一分高下的意义,则就算对方有远古大修坐阵,就算此战危机重重,宁凡也不会逃避!

    “远古大修,非我可胜;一、二阶准圣,非我可胜;甚至八、九劫仙帝,都非我可胜。但就算不胜,我也有信心自保,十字光环一开,便是远古大修也休想留下我!”

    “当然,仅凭对方一封战帖,就深信对方不会布下陷阱,是不可能的。若对方堂堂正正,此战我也会堂堂正正;若对方暗动手脚,我自会让整个暗族因为此事付出代价!”

    这一日,宁凡悄然离开杀戮殿,没有告知任何人,没有带走任何帮手。

    数日后,宁凡来到黑暗大6,欲以一己之力,战一整个秘族!

    若他开口,向螟子等准圣一定会来帮他的,但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明白,暗族也明白,这一战,是暗族与乱古大帝之间的恩怨,将在传人一辈当中,了结恩怨…

    宁凡有七成把握,暗族远古大修不会出手,甚至准圣都不会出手,但也有三成防备…

    以一人之力挑战一整个秘族,此举看似狂妄,但独自一人,其实更利于他在必要之时逃离此地。

    毕竟若是独自一人,他有自信不被任何人留下;但若带着旁人,则他并没有自信能在远古大修的地盘来去自如…

    荒凉的星空中,无数破碎大6亘古漂浮,在阴沉沉的黑雾当中若隐若现。

    这里的破碎大6不知道有多少,从无东天修士真正数清,若细看,便会现此地大6之上缭绕着的黑雾,其实并不是什么雾气,而是肉眼难辨的细小黑虫,嗡嗡作响聚集在一起,表面看上去,竟就和一团团雾气相似。

    但唯有对这片大6有所了解的人,知道这些细小黑虫有多么可怕,等闲真仙若是被这些黑虫成群扑上来,只消得一时半刻,便会被啃尽血肉,只剩白骨。

    这里便是黑暗大6,是东天诸多大凶之地中的一个。

    许是宁凡身上散的煞气太重了些,他来到后,附近的黑雾开始向两旁散开,似不敢阻挡宁凡的进入。

    宁凡一步踏入无数大6中的一座,在他踏入的瞬间,无数大6的边界,忽然有了冲天黑芒升起,逐渐向远方天地蔓延。

    那些黑色光芒连在一起,化作一个无比巨大的黑色光牢,将整个黑暗大6罩在里面。

    若从外面去看,会现整个黑暗大6,像是被包入了一个巨大黑蛋当中,但身处其中的宁凡,自然是看不到的。

    眼前的大6风景,全部陷入黑暗,只有零零星星的鬼火,漂浮在天地间,给天地带来微弱光芒。

    宁凡微微皱眉,唤出逆海剑朝黑色光牢随手斩出一剑,现居然连在光牢上留下一丝浅痕都做不到,只荡起一层层微波,继而光牢便又恢复平静。

    宁凡知道,他的到来,暗族想必已经知道了,因而展开了某种手段,欲将他困死于此地,不想给他任何逃出黑暗大6的机会。

    可这封锁黑暗大6的黑色光牢,真的能困住他么…

    根据宁凡一剑试出的光牢强度来看,若他倾尽手段,打碎这光牢逃生虽有难度,却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老夫暗元辰,你,就是乱古老儿的隔世传人吗…”

    一声飘渺的老者之声,忽然在漆黑的天地间回荡开来,飘渺不定,难辨方位。

    宁凡心中登时一凛,暗元辰,那可是暗族的始祖,居然没有死于上古,而是活到了今日!

    如此说来,暗族的那名远古大修,就是暗元辰吗!难怪此人不惧乱古大帝,却是有其资格。

    “正是。”纵然知道对方是何乱古大帝齐名的古之人物,宁凡也不会有任何怯场,世面见得多了,远古大修也就吓不住他了。

    “老夫性命无多,但此生无论如何都要胜过乱古一次,方能死得甘心!老夫从前不是乱古对手,数千次交手,从未胜过一次;但老夫深信,自己的徒儿不会比乱古传人差!三次战帖引你前来,正是为了杀你,向乱古证明此事!但,老夫亲眼见过你十年前一战后,却起了惜才之心。若你肯背弃乱古门下,转投到我暗元辰门下,则你与我族恩怨,从此一笔勾销。老夫更可直接封你为暗族族长,给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整个暗族听你调遣,你,可愿!”

    饶是宁凡再冷静,此刻也被暗元辰一席话,说得面色错愕了。

    来黑暗大6以前,宁凡设想过与暗族的上千种交锋,却从未想到会被暗族始祖招揽。

    若背叛乱古,则直接可以成为暗族族长,统领整个暗族,这是何等的权势!这是何等的看重!

    可惜,再滔天的权势,在宁凡眼中也只是浮云。他始终铭记着那个缥缈如幻的老人,一次次给予自己的恩惠,他记得烈元宗的传统,记得自己的承诺,记得那个老人拍着自己肩膀时,掌心虚幻却温暖的温度…

    宁凡没有回答,神色平静,这便是无声的拒绝了。

    呵呵…

    一声欣慰的笑声传遍天地,暗元辰居然在笑,似乎很满意宁凡的回答。

    “很好,很好!连如此重利都不能动摇本心,这样才配是烈元宗最后的弟子,才配是乱古的徒儿,你,很好!如此,才有击杀你的价值啊!”

    原来之前的招揽,只是试探?

    “放心吧!老夫长年沉睡,极少苏醒,本族从前对付你的手段,皆非我命令。今日,老夫会堂堂正正将你击杀,此战,不会有任何准圣介入!”

    果然,暗元辰和其他暗族修士是不同的,有其远古大修的骄傲…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何宁凡一出极丹圣域,便收到了不合情理的战帖。

    因为暗族从前的算计,都不是暗元辰的命令,唯有这战帖才是!

    “那么,狩猎开始了!接下来,整个黑暗大6都将成为战场,以我暗元辰之令,杀宁凡者,封暗族族长,赏暗辰果百颗,古妃千人!”

    杀!

    杀!!

    杀!!!

    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皆是暗族修士的呼声。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经过十年研究,暗族之内对于宁凡的十字光环,算是颇有研究了,自信已经有了对策。今日猎物只有宁凡一个,猎人却有数千之多,虽说准圣无法出手,但仙帝却不在限制之列!

    宁凡有可能活着离开暗族吗?

    没有任何可能!

    可笑这宁凡居然敢独自前来,真是狂妄得让人无语!

    此子神通再强,也只是一个万古仙尊,只要克制掉十字光环,群起而攻之,此子必死无疑!

    唯一的变数,就是不知击杀宁凡的滔天功劳,能落到哪个幸运儿头上!

    “十亿咒怨之术!”

    忽有一声冷漠无情之声,从无尽黑暗的深处传出,带着九劫仙帝之威。

    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宁凡只觉周身一轻,眼前一花,竟被凭空摄走,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瞬间,他出现在了一个巨大坟丘之上,周围盘旋着不计其数的古老墓碑,每一个墓碑之上都附着一个鬼魂,怨气冲天!

    宁凡雨念一扫,登时面色一沉,此地居然已不是黑暗大6外围,而是黑暗大6极深处,距离外围,隔着数十万座破碎大6。

    一个鬼火一般虚幻的九劫仙帝,站在巨坟万丈之外,挥舞一柄先天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霎时间,四周鬼哭惊天,无数怨念声波朝宁凡冲至,似笑似哭,又如魔僧念咒,说不出的难听。

    宁凡被那声波一冲,顿时识海剧痛,嘴角渗出黑血,已然受了暗伤,不由一惊。

    也就是他识海坚固异于常人了,若换成是其他仙尊、仙王,被这咒怨声波一冲,怕是直接要识海崩溃而亡的!

    “嗯?居然没死…”那鬼火仙帝微微一诧,似没料到自己放下身段偷袭,会是此等下场。继而冷笑,桃木剑朝天一指,此地咒怨之气顿时加重了一倍不止!

    宁凡笑了。

    原来,这就是暗元辰口中所说的堂堂正正、公平对决啊。他还以为会一对一公平打擂呢,最不济也就是被车轮战原来不是啊。

    且之前的战帖不是说,与他决战的是暗族百子吗,百子百子,听着应该都是暗族年轻一代才是啊,为何会有九劫仙帝出手呢?莫非这垂垂老矣的九劫仙帝,也是暗族年轻一代中的一个?呵呵,真是有趣。

    或许在暗元辰看来,自己没有亲自动手,也没有让准圣们动手,已经算是一种公平了吧。

    若这就是暗元辰眼中的公平对决,那么宁凡也没有必要留手了。

    正好大闹一场,他忍暗族,已经忍很久了!

    嗤!

    宁凡只一步踏出,身形骤然从巨坟之上消失,鬼魅一般的度,让那鬼火仙帝老眼一缩,内心突突一跳。

    他堂堂九劫仙帝,竟没有看清宁凡的度,内心震惊自是非同小可,心道此子难道不开启十字光环,度也能这么快?未免也太可怕了1

    好在周围阵光一荡,空间便跟着剧烈晃动起来,但听宁凡闷哼一声,身形已被那阵光震出,现出身形,从半空中跌落回巨坟之上。

    见宁凡被自己事先布置的阵法逼回原地,鬼火仙帝这才稍稍平静一些。他已经研究了十字光环十年,深知只要让宁凡困于某地,无法欺近,则其十字光环根本不足为虑!

    他大可在十字光环的范围之外,从容击杀宁凡!

    “天道咒穹!”

    “地道咒伏!”

    “人道咒歌!”

    鬼火仙帝接连刺出三剑,保持着远距离,远程施法,怨念形成的音波越来越重,撕裂大道,崩溃大地,天地都因晃动有了重影。

    宁凡感到自己识海伤势越来越重,心知自己不是这鬼火仙帝对手。或许开启十字光环还能有一战之力,但他知道,此刻整个暗族参与猎杀他的修士,足足有数千之多,各个都是暗族精锐。若是方一交战便使用最强底牌,将心神之力用个精光,后面的敌人,他是休想对付了!

    且就算开启十字光环,他也没有自信击杀这鬼火仙帝,胜率连半成都没有,倒不如留着底牌,以待时机…

    “嗯?还不死?那么,老夫就再加重些…”

    鬼火仙帝话还没说完,忽然双目猛地一缩,露出骇然之色。

    却是宁凡翻手间,逆海剑已在手,一剑斩出,天地大势被其一分为二,巨坟阵法应声崩溃;又一剑,十亿墓碑被宁凡一剑劈碎数百万之多,使得此地墓碑围困顿时有了一个缺口。

    鬼火仙帝大惊,欲重凝墓碑,封住此地空间,让宁凡困死于此地,但可惜,他凝聚墓碑的度,哪有宁凡挥剑破坏来得快。宁凡出手如电,剑光残影纷飞,顷刻便斩出数百剑,数百剑之后,此地墓碑已经所剩无几!

    满地都是破碎的碑石!

    墓碑上附着的鬼魂也被宁凡杀了个精光,再无任何怨念声波攻击识海,终于耳根清净了。

    “九劫仙帝,不过如此。”宁凡冷笑。

    “好个孽障!老夫耗费数百万年光阴,才祭炼出这十亿怨灵,今日竟被你杀了个精光!老夫要把剥皮抽筋,将你炼成怨灵,以补偿老夫的损失!”

    鬼火仙帝被宁凡笑得心头火起,抬手一祭之下,手中桃木剑顿时腾空而起,继而一分十,十分百,化作数百万剑雨,朝宁凡爆射而下。

    这桃木剑只是先天下品法宝,但使用者修为太高,威能自是莫测,可让等闲仙帝一击重创了,宁凡可不打算硬接,更不打算留在这里和鬼火仙帝消耗法力的。

    他身形一晃,不待剑雨斩落,已消失无踪,让数百万剑雨斩了个空,落在地上,将这一座大6劈成无数碎块。

    “不好!居然被这小杂种跑了!”

    鬼火仙帝大急,这泼天的功劳,他可不愿和别人分享,当然得独占才行,岂能放猎物逃掉!

    他将桃木剑一收,架起七彩遁光欲追宁凡,可是眼前数以百万的大6,茫茫无际,他又该去哪里寻找宁凡呢?

    只得取出一个罗盘,追踪罗盘上一个微微闪烁的小点,那小点,代表着宁凡此刻的方位。

    此次参与猎杀宁凡的暗族修士,每个人都持有这么一个追踪罗盘,若宁凡不入黑暗大6也就罢了,一入黑暗大6,则通过此罗盘来定位宁凡,宁凡几乎无可遁形!

    认准了宁凡的方位,鬼火仙帝奋起直追,却由于度远远不如宁凡,自然怎么都追不上。

    如今的宁凡,甩掉仙帝甚至不必使用乌仙云,本身度就已经快到无法想象了。

    不多时,光点从罗盘上消失了。

    鬼火仙帝气得破口大骂,这代表着宁凡与他的距离,已拉开到了上万大6以外,如此距离,便是罗盘也无法定位了…

    对于鬼火仙帝而言,宁凡已经不知逃到哪里,战斗暂时中止。

    但对于宁凡而言,这黑暗大6之上,几乎处处都是敌人,随便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追杀者!

    宁凡与鬼火仙帝拉开了上万座大6的距离,逃出了其罗盘定位,但同时,他又上了其他人的追踪罗盘。

    雨念一散之下,宁凡能察觉到上万大6的范围内,还有百道以上神念锁定着自己,强弱不一。

    弱的也就碎念水平,往往结成小队聚集在一起,强大的则有仙尊、仙王甚至仙帝,从不同方向追赶而来。

    宁凡露出冷笑。

    他若想走,今日便是暗元辰出手,也休想拦住他,可他现在根本不急着走。

    为什么要急着走?

    不把暗族打疼,不把乱古传人的威风打出来,他凭什么要走!

    刚才他被暗族九劫仙帝压着打,实力不如人,他认了。但这可不代表暗族其他人,也能把他压着打!

    唳!

    一声刺耳的鸣叫,忽得从正前方传来!

    下一个瞬间,一只周身散着雷霆的黑色巨鸟,驮着十多名碎念,忽得出现在正前方,与宁凡不期而遇。

    那些人一见追到了宁凡,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过望,纷纷不要命地掏出仙符,狠狠祭出。

    霎时间,成百上千的仙符,迎面朝宁凡打来。随便一道仙符,都透着碎念一击的威能;厉害些的,甚至有仙尊一击、仙王一击之威,符光暴射而来,说不出的声势浩瀚!

    宁凡目光一眯,心道暗族好大的手笔,连碎念修士,都配备了如此多的厉害符箓,果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击杀啊。

    修真路上,敌我厮杀,不过各凭手段,谈不上卑鄙不卑鄙,公平不公平。

    暗族能分给碎念强者如此多的厉害符箓,是其底蕴,没什么好说的。

    可惜…就凭这些手段,想杀他宁凡,还不够!

    “我乃暗族百子第九十七子,名叫暗君狂,记住这个名字,等我杀了你,便是暗族族长,便可让这个名字被后人铭记,便可…”

    巨鸟之上,一个领队模样的碎念青年,贪婪而笑,已被击杀宁凡的巨大奖赏迷住心智。

    可那笑声才进行一半,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天地间,忽有一道火光闪过,好似驱散黑暗的晨曦,又好似劈开黑夜的雷霆。

    那火光只一闪,上千仙符攻击也好,巨鸟也好,十多个碎念也好,通通化作了飞灰,被狂风吹散!

    惨叫都没有出!

    储物袋都懒得留下一两个!

    宁凡手持风火蒲扇,神情冷漠,继续前进。于他而言,一扇灭掉十多个碎念,算不得多么骄人的战绩。

    敌人还有很多,若是不必要的战斗,则不宜耗费过多法力,还是使用法宝较为节省法力啊…

    至于什么暗君狂什么暗族第九十七子,宁凡表示根本懒得记住这么复杂的名字、称号。

    此刻没有开启十字光环,宁凡只得单独使用了杀生之术,在击杀了这十多个碎念后,他的气息增强了少许,是杀生术所带来的增幅效果。

    更有丝丝缕缕的神通记忆,在击杀那十多个碎念之后,无端涌入宁凡的识海。

    宁凡知道,这是他十年当中领悟而来的虚空夺道,生效了。

    但由于他对于虚空夺道领悟还不深,杀人夺来的神通记忆,都十分残破,难堪大用

    “你们将我当成猎物,我却也将你们当成猎物。暗族百子,已伏诛一人,还剩九十九个…不知等我杀尽了暗族百子,这暗元辰可还能心平气和与我对话,又或是这暗族百子的性命,在他心中,只是草芥,否则焉能舍得派来追杀我!”

    宁凡冷笑,在大6上疾驰,悄然间,雨念已将一个又一个暗族青俊锁定…

    别人都准备杀他领功了,他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的!老的他打不过,小的么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