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75章 碎身夺剑!

第175章 碎身夺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声如雷霆,震碎回音,宁凡与云狂之战,难以避免!

    太古神脉,雷脉…神魔之星!

    当日宋易凭此星,误会了宁凡身份,今日因此星误会其身份的雨殿元婴,亦有六七人。

    其他元婴,因为识出宁凡‘太古神脉’,而微微惊诧,但类似宋易之流,心中却绝非惊讶那么简单,而是…骇然!

    不周雷皇!

    雨界八百修真国,偶有太古神、魔脉,并不太过奇怪。甚至,在雨界这种地方,评价修士的资质,首先看仙脉属性,天灵、双灵修士算是天才人物,至于太古神魔脉,则资质更高。

    雨殿本身,便传承有雨之神脉,只是能激发神脉的,从辟脉到碎虚,唯有十余人。云狂不行,宋易不行,雪尊亦不行。

    而雷之神脉,出现在雨界,纵观十万年内界史,也唯有不周雷皇一人…且周明,姓周…

    难道说,这周明,是不周雷皇传人?

    这股骇然,在数个修士心头大震,便是雪尊,都目光一凛。

    若雷皇传人当真现世,此事便麻烦了…

    雪尊又窥视数次,确信宁凡是老魔弟子,应与雷皇无关。且宁凡虽凝雷星,但体内雷力却不多,不过能借雷星发挥雷霆神通而已,与真正的雷之神脉,差之甚远。

    据说那不周雷皇,仅元婴时,凭其雷脉便可‘身化雷霆’,同阶修士法术、法宝根本无法击中其实体,甚至化神初期修士,都拿其没有办法,除非修为远高于此人,或拥有克雷之宝,或本身是神魔脉,拥有太古神兵,否则万难伤到此人一二。

    ‘身化雷霆、万敌不侵’、‘辟魔神雷、力压三皇’…这些,是流传于雨殿高层的秘闻…

    确信宁凡非雷脉后,雪尊方才松口气,端坐云座,一指点在云宫之上,立刻云宫一震之下,散为云气,但转瞬,云雾重聚,化作一座绵延千丈的云台。

    云台中心,立着宁凡与云狂,玉台外另有云雾高台,雪尊及其他元婴,皆于此观战。

    “七统领之位,便以一招胜败定得主,无论谁胜谁败,不得反悔!”

    几乎在雪尊声落的一刻,云狂,剑动!

    一剑定成败,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对宁凡雷星、神脉,他颇为忌惮,但他根本没听说过不周雷皇,那种禁忌,他的身份没有资格知道,所以也谈不上忌惮。即便知晓,以他狂傲个性,也不会被名头吓住。

    墨色袖剑,屈指一弹,一震之下,忽而消失踪影。并非瞬移,而是,消融!

    “周明!你既不知好歹,后果自负!此剑名‘承影’,斩你绰绰有余!”

    在袖剑消融一刻,宁凡周身,忽然泛起无数片漆黑落叶。

    落叶暴散,化作黑雾,令得整座云台之上,都幽暗漆黑,好似深夜,不但屏蔽目光,连神念感知都可屏蔽。

    婴级附灵神通,‘障目’,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千叶障目,难料敌袭。黑暗中,根本难辨攻击何处而来。

    这幽暗一起,宁凡立刻警兆丛生,于漆黑之中,一柄融于夜色的如墨袖剑,直刺背心而来!

    看不清,能听到的,只有呼吸之声…剑的呼吸!

    极品之剑,且施展了婴级剑术,避无可避!

    错非宁凡修有剑念,绝对感知不到那袖剑的气息…

    此剑若是偷袭,便是元婴初期修士,都唯有在被剑刺中之时,才能凭疼痛确知剑芒位置,再抵挡已迟,唯有负伤。

    云狂不认为宁凡能辨出剑影,雷星又如何,神脉又如何,宁凡神念不过元婴初期的程度,发现剑影之时,必已受伤,且此剑真正的厉害之处,远远不是隐蔽而已…

    他勾起冷笑,却忽而笑容一僵!

    无数道墨色剑念,凭空在云台黑雾中升起,而那婴级黑雾,旋即便被剑念绞碎。

    云狂与宁凡的身影,重新现于云台之上,那墨色袖剑,正被宁凡两指银光,捏在指尖,无法挣脱!

    银骨之境!凭剑念感知袖剑偷袭,凭银骨轻松擒下袖剑!

    宁凡露出讥讽之色,冷笑道,

    “夜剑云狂,不过如此…”

    场外高台,纷纷惊呼,惊呼云狂最擅长的暗杀之术,就这般被破去!

    而知晓云狂手段的,却明白,那一剑,根本未完。

    云狂的脸色阴沉如铁,霍然掐决,“你,大意了!剑术,影魔!”

    其声一落,宁凡所擒袖剑,立刻暴散成影,光影顺着宁凡手臂,没入其体内!

    云狂此剑,真正的暗杀,并非那偷袭,而是袖剑被敌人擒下后,疏忽之时,剑化影入体,自内而外斩敌。

    如此,便是银骨炼体修士,也会被从内而外斩灭,只剩一具肉身强横的尸身空壳!

    剑影入体,宁凡却毫不惊讶,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这飞剑,实际是一道剑影,炼制而成!

    影子,是无形之物,以无形炼剑体,难度重重,但却被云狂寻访雨殿炼器宗师,炼出此剑。

    虚影之剑,脆弱到不足以承受剑气,释放剑招,但若是偷袭,那一点碎剑成影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承影剑,凭此剑,云狂阴死过十三个元婴初期、中期修士,甚至有一后期修士,在云狂手段之下,重伤!

    他的狂,是伪装,让敌人疏于防范,万万料不到,看似狂妄肤浅的云狂,竟是个心思狡诈、偷袭暗杀之辈!

    眼见自己承影剑隐秘,在众目睽睽下曝光,云狂面色更阴沉,但想到剑影已侵入宁凡体内,必可杀此人,平一桩心头烦闷,倒也不枉。

    但让他始料不及之事,立刻出现!

    却见被剑影侵体的宁凡,长发飞舞,眼光冷漠,左脸之上渐渐浮现妖异黑纹,气息大变,冰冷如石,好似瞬息间便换了个人!

    而其身,竟如同之前承影剑碎散化影一般,蓦然,碎裂!

    碎成一道道墨色剑念,横移半丈,重新凝聚成体!

    那原本该没入其体的剑影,就此,被逼出!

    “承影剑,不错的飞剑…此剑,我要了!”

    其大手一抓,不避锋芒,直抓承影剑!

    这一刻的宁凡,好似万剑之主,令得承影剑,都有一丝颤抖。

    这颤抖,使得它被宁凡再次擒入手中,这一次,宁凡剑念没入承影剑中,狠狠一抹,将云狂的神念烙印,抹去!并重新,种下烙印!

    此剑,易主!

    而一剑之比,自然是宁凡获胜!

    ‘噗!’

    被抹去神念烙印,云狂心神一痛,喷出一口鲜血,微微受伤,但眼中,却平生第一次,露出惊骇之色。

    承影剑,可碎剑化影,已是难得。他万万想不到,宁凡的身体,竟然也可碎散重凝!这是墨流分神术的厉害之处,他不懂…

    而云狂更是万万没想到,宁凡敢当着众人之面,强抢他云狂的飞剑!

    击败云狂,也就罢了,此人,竟敢当众夺宝!这简直是公然扇雨殿的脸!谁给他的胆子!

    不待云狂震怒,已有数个雨殿元婴,迈步而出,沉声道,

    “周明!你胜过云狂,可为晋卫七统领,但夺剑之事,过了!简直不将我雨之神殿,放入眼中!”

    会呵斥宁凡的,皆是不知不周雷皇的少数之人。云烈没动,云若薇没动,雪尊没动,知晓不周雷皇的宋易等人,亦未动!

    公然夺宝,的确过了,毕竟承影剑是极品法宝,更有碎剑成影的能力,暗杀偷袭,极其厉害,如此至宝,本属雨殿,岂能归宁凡所有?

    但他们,没发话。有的是忌惮,有的,却是复杂,如云若薇…

    面对雨殿修士的斥责,宁凡却只是微微一笑,故作惊讶,

    “我夺剑了么?”

    “哼!公然抹消云狂神使的飞剑烙印,还不算夺剑么!”一名老怪不愤道。

    “不,你说错了,此剑是云狂送给我的。他说,‘接我一剑’,如今,我接受了,仅此而已…”

    “强词夺理!此接非彼接!岂能一概而论!”

    “原来不能么?我倒是不知晓的…这样吧,云狂神使,若敢接我一剑,则此剑,归还!只是云狂…你敢么!”

    你敢么!

    这一刻,宁凡面色一冷,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精致剑鞘。

    其中,有着独孤的元婴剑气…画心一剑!

    此剑气,宁凡尚未领悟,即便领悟,也无法驱使。

    这一刻,宁凡手握剑鞘,冰冷的目光,让云狂忽而一颤!

    敢么!这个问题,是他之前问宁凡的,此刻,宁凡没有融音天地回荡的神通,但仅仅一遍质问,却让云狂,犹豫!

    承影剑,他自问,即便接下,也必被剑影所伤!越是凭此剑斩敌,他越知此剑难以抵挡…剑影入体,他可没有宁凡的诡异暴散神通,躲避!

    而当宁凡取出那精致剑鞘之时,云狂的心,第一次剧烈跳动!

    他感觉,自己的道心,仿佛被那剑气,狠狠画过一剑…

    痛,好痛!

    这剑鞘中,藏有一道剑气,极其厉害!自己,挡不住!

    他怨恨地看着宁凡,却不敢,如宁凡之前一样,应下一剑之比。

    收了所有阴沉之色,云狂再看不出喜怒,对宁凡一抱拳,冷哼而去。

    他,不敢接宁凡一剑!

    狂傲无边著称的云狂,第一次,退避了…

    但心中,对宁凡的敌意,已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你,等着!”这是他最后的狠话。

    云狂并不知,宁凡即便获得承影剑,也无法凭此剑化影,因为他法力实际才半步金丹,根本无法彻底操控极品法宝…否则,他何以有五行飞剑、东溟钟而不用?

    云狂亦不知,那画心一剑确实厉害,但宁凡,根本无法驱使,除非宁凡,结婴!

    惊退云狂,实是无奈。杀不死云狂,即便能杀,也不会当着群修去杀。能夺一宝,亦是取巧占了便宜。

    云狂未战先怯,这一幕,是宁凡无奈之举,却深深震撼着围观修士的内心。

    而之前为云狂出头的雨殿老怪,见云狂本人都逃了,他们便无借口,刁难宁凡。

    “想不到,云狂会避战…”一个个雨殿老怪唏嘘不已,而那些猜测宁凡身份的,则更加捉摸不定起来。

    碎身成影…那种神通,究竟是什么?

    没见过,便是雪尊,修道三千载,也未见过。

    而宁凡的身影,却更加在一个女子心头,根深蒂固…

    “他,竟胜了!怎么会这样!”

    云若薇气苦不已。

    她担心宁凡死于云狂剑下,但当宁凡获胜之时,那一幕幕英姿,更加深埋于云若薇心头。

    若是云若薇喜欢宁凡,也就罢了,深埋心头的,便是情意。

    可惜,偏偏云若薇不喜欢宁凡,所以,宁凡的影子,深埋心头,立刻化作一重重心魔。

    除非云若薇淡忘宁凡,做到将宁凡视为路人,否则这心魔,难以自灭。

    但宁凡夺剑惊敌,风采逼人…这种人,放在哪里都算惊才绝艳之辈,他云若薇根本做不到无视。

    心魔,心魔!

    “臭男人!你胜便胜了,可我的心魔,如何处理!”她咬着淡唇,欲哭无泪。

    真是麻烦的心魔!

    要怪,就怪那日宁凡的摸胸手段,太过无耻,无耻!

    …

    七统领之位,再无争议。不少老怪,有心打探宁凡底细、神通,也唯有等待会议结束了。

    接下来,诸位元婴首要面对之事,是为雪尊,疗伤!

    云台碎散,云宫重凝,刚才之战,没有惊扰到任何巨散关修士,皆被雪尊压住波动。

    “本尊之伤,若有人能治,本尊,定然厚礼相谢!”雪尊言罢,闭目而坐,而在场的元婴,议论纷纷。

    一番议论,却是无果而终,这些老怪之中,纵有会炼丹术的,最高也才三转,根本看不出雪尊伤势的根源所在。

    这一次,宁凡罕见地主动请缨,这与他一贯作风,不符,但为了解决雪尊的‘敌意’,以为其治伤为代价、索取报酬,无疑是解决松寒髓问题的最佳方式。

    “周某,可为雪尊‘解毒’!”宁凡神色严肃,解毒二字,咬的分外清晰。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一个个雨殿元婴,听闻宁凡之语,立刻面色一变。

    “什么?雪尊不是受伤?是…中毒!周明,你莫要胡言!”不信,不信雪尊,会中毒。

    唯有雪尊,在听闻‘毒’字之时,眼神一闪。不错,他确实是中毒了,但以他三千载阅历,竟然连如何中毒都看不出…难道这周明,可为其解毒?!

    “我是四转炼丹师…”

    宁凡淡淡一句,却让满场,鸦雀无声。

    这一幕,比他惊退云狂,更加让人难以置信。

    而那云若薇,几乎抓狂,想要立刻揭发宁凡身份了。

    “不可能,他修道才数年,怎可能是四转炼丹师!不要再出风头了,我的心魔,抹不掉了!可恶,黑魔派就没有好人,没有!”

    满场哗然,在云烈哈哈大笑中,寂静。

    “此人确实是四转炼丹师不假,某家可做担保…”

    “什么!云烈神使,难道见过此人炼丹?”

    “不不不,直觉,直觉…某家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四转炼丹师!”

    丑汉云烈,率性而为,说出的话,让一个个老怪接不出下句,纷纷无语。

    也有老怪冷嘲热讽,说宁凡哗众取宠,亦有老怪令宁凡当众炼丹,证明身份。

    这些喧哗,宁凡丝毫不理,目光只淡淡与雪尊接触,一旁之人,都不重要。

    “你当真可为我解毒?”雪尊肃然道。

    “此毒,我已解过一次…再慢些,前辈修为,恐有跌落…”

    “什么条件!”

    “松寒髓,归我!且前辈需发下心魔大誓,欠晚辈一个人情!”

    宁凡目光一闪,在他看来,松寒髓与人情,便是雪尊,也要犹豫片刻,才能应下。

    但几乎在其开口之后,雪尊根本未犹豫,立刻应下。

    “可以!”

    开玩笑,他雪尊在知晓宁凡为老魔弟子后,怎会夺取松寒髓?以老魔的性格,黑魔派传统,不反抢雪尊东西就算好了,他雪尊,岂敢抢宁凡…

    是,老魔失势、受伤、修为跌落,雨殿之中,不少高层都知四溟执事在雨界养伤,更知其仇人,同样来历巨大,而不敢交好老魔。但同样,雨界之人,也不敢得罪老魔…

    真仙之间的仇怨,雨殿过问不了,也没有资格过问…老魔仇人多,未必没有真仙朋友…

    对雪尊而言,不抢松寒髓,是早已暗暗决定的事情。至于欠宁凡人情么…人情,自然是要欠的!任何炼丹师为其解毒,都要欠人情,且除了人情,还得送礼…宁凡都没有额外索取报酬,已经很便宜了…

    雪尊亏了么?不,赚了。

    几乎没出代价,便请来宁凡为其解毒,不是大赚么?

    唯一让雪尊担心的,是宁凡是否真是四转炼丹师…

    云烈的直觉,若同放屁…此人为宁凡帮腔,纯粹是好感作祟,其言不足信。

    以雪尊的化神境界,一眼看出,宁凡本身修为,仅仅是半步金丹。能败云狂,侥幸。能吓走云狂,纯粹是虚张声势。若云狂胆子大些,在此接下宁凡一剑,或许,可夺回承影…吓走云狂,一半靠实力,一半靠心机、气魄。

    半步金丹,战力极强,底牌众多,心机不凡,加之背景深厚…

    但炼丹术,可不是儿戏,且据雪尊所知,那‘四溟执事’韩元极,身为真仙之时,手段倒是高超,却性格浮躁,根本静不下心炼丹炼器,其炼丹术,好像也就三转不到四转的样子…

    宁凡的骨龄,才20不到…他真的是四转炼丹师么?

    黑魔派的人,都是满嘴跑火车之辈…说的话,真假难辨啊!

    “但愿此子,能治好我…”雪尊面色古井无波,心中,却叹息连连,一副听天由命的心情。

    起码宁凡比其他元婴厉害,能看出中毒,不是么…

    试试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