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283章 气运归来

第283章 气运归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风不语,血月沉思。

    宁凡目光追忆,一字一句,讲述往事。

    一个个红颜,出现在他的故事中。

    一场场生死,出现在他的血海里。

    陆婉儿对宁凡的红颜如云,有一些心里准备,神情虽黯然,却知宁凡本就是多情而专的性子。

    只是陆婉儿并未料到,似宁凡这般‘天骄’,原来一路走来,却是坎坷不平的。

    “海宁的日子,是平淡温暖的,那个孩童,本姓云,却因太过平凡,被赐名宁凡。平淡的日子,持续到16岁…宁凡有个弟弟,他与弟弟一样,渴望平淡,渴望与世无争,渴望一世安宁…只是,生命没有给他选择,有个名为宁天的公子,加害于他…16岁那年,宁凡被其加害,贩给修匪,几经转折,流落邻国越国。在越国的合欢宗,当年蝼蚁之身的我,竟险些被一群辟脉女魔给凌辱而死…”

    宁凡的面色平静,好似在说他人故事,眼中对合欢宗的恩怨几近淡忘,往事如烟。他已化神,对那群已死的辟脉女修,已不放在心头。

    只是陆婉儿听到这里,却无法平静。她粉拳紧握,眼光闪过一丝愤怒,自己情郎,被人暗算,被女魔们凌辱,她迫切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16岁的宁凡,还只是普通人,16岁之后发生何事,令他走上这杀人如麻的道路。他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一个少女救了我,救了我两次,她叫纸鹤…若无她,我已死。”谈到纸鹤,宁凡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有久别不归的歉疚,更有情线相牵、生生世世人海相遇的深深思念。

    “纸鹤…”陆婉儿知道。这个女子一定对宁凡很重要,很重要,甚至,偶然间曾听宁凡梦话中呼唤纸鹤的名字…她早知有这个女子存在,但这还是第一次听宁凡提起。

    “她是个怎样的女子?”陆婉儿轻轻问道。

    “她是个傻丫头,傻到让人舍不得伤害…她不爱争斗,不爱修炼,向往平凡。但她没有错,她应生在太古,过着与世无争的公主生活。每日在药圃之中、与蝴蝶嬉戏的…可惜,她生在乱世,修路之上,若想前进,便无可避免争斗,机缘之争,不杀人,则被人杀…她不适合修真,但我许过她手不染血。无论如何,我会做到…”

    “她很幸福呢…”陆婉儿有些羡慕的叹气。

    “小兰的隐忍、白鹭的叛逆、素秋的固执、还有思思…越国有很多让我眷恋的人和事,更有无法磨灭的血仇…我自入宁家,便无父无母。为庇护弟弟,需要的东西,都得用凡人之身去争、去抢,很累。但不能退让…直到遇到师尊后,一切都改变了,起初我被迫拜师于他。后来…后来我随他到了七梅城,渐渐喜欢上那里的日子。在那里,我是七梅少主,不再卑贱,不再被人欺凌歧视,师尊给了我需要的一切,教给我修真的铁则,助我救出弟弟…我至今都无法遗忘,第一次见到师尊那人,他月下踏天而立,张扬的霸意…在七梅的寒冬,我却第一次体会到…活着的快乐、温暖,可以无拘无束的言笑。若没有韩涅天出现,或许我会一辈子呆在七梅…他是师尊弟子、义子、曾经最信任的人,但他…叛了师尊!”

    “他是魔界神皇之一,是独闯雨界、却能让雨界举界畏惧的高手,他是,碎虚!但我与他的交战,不会远了…师尊离去,或许他不会再来雨界,而回去剑界…但他必定会去古天庭遗址,在哪里,我要与他清算旧账!无论有多少神皇阻拦、碎虚挡路,我也要斩了他!”

    “不只只因为仇恨,更因为不敢…不敢让这逆徒,再一次伤了师尊之心!”

    宁凡的眼中,杀意如云。

    陆婉儿怜惜地转身,抱紧宁凡,她无法想象,一个刚刚融灵的少年,如何背负起如此沉重的仇恨,一步步,走到化神之境。

    碎虚,魔界神皇…在这化神巅峰便可称霸第二界、炼虚即可为妖帅的沉睡之地,碎虚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境界…

    陆婉儿自问,若摊上这么一个仇人,怕她早已绝望,但宁凡,却硬是咬着牙、倔着骨,一步步背负压力,走到今日。

    “不要败给他…不要死…”陆婉儿低声诉说。她相信,自己情郎,终有一日,会脚踏天庭,以一个绝强的姿态,出现在涅皇身前,令那叛逆,惊掉眼球。

    “嗯。”

    宁凡眼神渐渐平静,仅仅搂着陆婉儿,彼此的体温,是温暖的。修真之路,不仅有杀戮、疲惫、仇恨,也有欢声笑语。而他一步步提升实力,可凭自己的力量,护住自己的挚爱,这便足够。

    一次次修真血影,娓娓道来,一步步成长,让陆婉儿时而沉默、时而紧张、时而破涕为笑、时而心驰神往。

    第二界的妖民,一生一世都在此守护妖帅沉睡,从未有人拥有宁凡这般壮丽人生。

    陆婉儿知道,宁凡一定很累很累,但他从来不说,只是一副微笑表情。

    “宁凡,有我在,你可以安心休息一夜,没有纷争,没有杀戮,不必担心熟睡之后、被人偷袭,我会护着你。”

    “我不能累。”

    宁凡敲了敲陆婉儿的额头,笑道,“好了,故事讲完了,做点正事吧,把衣服脱了。”

    “正事…脱衣服…”陆婉儿俏脸绯红如血,却好似蚊呐一般,低低应了声,窸窸窣窣开始解衣扣。

    她理解的正事,自然是…良宵苦短,男欢女爱。

    背对宁凡,解了内衫,露出雪白的香肩,探手一解抹胸丝带,雪白的抹胸,便滑落床榻。

    下着薄裙,上身**,陆婉儿轻轻捧着酥胸,稍稍遮挡。难为情的转过身,低声道。

    “请郎君…怜惜…”

    “咳咳…”宁凡强忍着笑意,努力克制,陆婉儿说的正事,似乎和自己说的不是一件。

    他本想让婉儿脱去外衫,以便催动妖力,助婉儿彻底降服凤翼,不过既然姑娘家误会了,此刻若是解释,未免让姑娘难堪。

    先行好事。后降凤翼,似乎没有区别…

    宁凡脱去袖袍,屈指一弹,房内烛火熄灭,纱帐放下。

    轻轻,将陆婉儿压在身下,同时堵住婉儿的唇瓣…

    “嗯…”

    一声动人的娇吟,在妖河之畔,分外旖旎。

    在宁凡的帮助下。陆婉儿尝试彻底降服地玄巅峰的凤翼灵装。

    那凤翼,本是徐日之翼,而徐日为宁凡所斩杀,这凤翼虽无灵智。但在宁凡妖力灌入的一瞬,却好似畏惧,根本不敢反抗,直接被陆婉儿刻下妖血。彻底收服。

    接下来,却是为期数月的闭关、炼化双翼,如此。日后施展双翼,虽然勉强,却不会有如此反噬了。

    而以陆婉儿资质,突破化神是迟早的事,在宁凡交给陆婉儿一半云台紫晶之后,三次醒血更是再无难处可言。

    “28枚紫晶!这可相当于28枚醒血丹!你怎么不自己吃掉,为何给我!”陆婉儿嘴上询问,心头却是一甜。

    “傻丫头,若无你给我醒血丹,我二次醒血之时,未必能觉醒王血的…你我何须客气…”

    婉儿,暂时是闭关,地点自是宁凡的将府。

    在其闭关的这段时间,其兄陆生也是多次拜访,而宁凡也以兄礼事之,并无倨傲。

    繁忙的应酬,则被宁凡推给陆生,开启第三界界路,需要巨大的古妖祭祀,尚不知要布置多久的阵法,在此之前,宁凡是要准备准备,为了星宫之行,多提升一分实力都好。

    妖力到了化神初期,想迈入中期,遥遥无期。

    魔气109甲,化神需要大量尸气、阴气,短时间是无法可想。

    法力已是3495甲,若吞噬地心冥乳,可再进一步,若采补了那月凌空,应也能提升不少的,虽距离化神仍遥远,但半步化神不难。

    除此,最后一种提升实力的重要手段便是…三次醒血!

    “多一分实力,便多一分安全保障…婉儿在闭关,在我同样闭关之前,可先处理处理罗云俗务…”

    行走在将府中,一个个妖卫见到宁凡,皆是立刻挺身行军礼、神情肃然起敬。

    而在府内忙碌的妖婢,但凡见到宁凡的,皆是目露异彩、眼送秋波,带着倾慕。

    “属下(奴婢)见过北将军!”

    对这些恭敬之人,宁凡往往点头示意,心中则暗道,若那死去的陆北,知晓自己死后,却名动沉睡之地,该是何等荣幸。

    行至将府内厅,风女、茶女正在忙碌,并遵照宁凡嘱咐,收购了大量药材,皆是妖族特有的灵药。如那修炼念隐诀的炼神草,都搜罗了不少,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珍稀药材。

    除了收购药材,自宁凡一鸣惊人之后,更有无数罗云、异部的高手,前来拜会宁凡,虽未见到尊面,却送了大量厚礼,这些自然要保管好,等待宁凡接收。

    当宁凡现身内厅,二女立刻起身,神情却皆有疲惫、憔悴。

    “婢子二人,见过主人。”

    “你二人辛苦了,最近罗云,不会太平,诸事小心些。嗯,不如这样…你二人先回鼎炉环,将这些丹药,拿去给冰灵、月灵,分给诸女吃了,提升修为。你二人也恢复到金丹后期,再进一步,便是巅峰,可准备结婴了。”

    啪!

    宁凡将事先准备的十几袋丹药,扔在桌案上,皆是其历年来杀戮无数修士所得,其中丹药太多、太杂,大多是给融灵、金丹服食,对宁凡而言,已然没有药效,倒是可以给鼎炉们服用。

    自己一心修炼,倒是少有关心鼎炉,说不得日后还要借助鼎炉的力量,这一千余鼎炉,自然是修为越高越好。

    “这么多丹药…”二女目光异彩连连,对回归鼎炉环,并无异议。有这么多丹药,自己二人修炼回元婴境界,不过是迟早之事。

    “对了,我需要的一百零八种灵矿。收购了多少了?”

    “回主人的话,主人需要的灵矿,已于昨日收齐最后一种,不偏不差,尽数在这里!”

    风女捋了捋紫发,取出一袋鼓鼓的储物袋,递给宁凡,期待一句表扬。

    “全都搜齐了?!”

    宁凡有些诧异了。

    他所需108种灵矿,皆是为了炼制第三件太古神兵所需要,其中大多数都是炼制灵宝的矿料。而更有数种,是炼虚老怪都视若宝物的好东西。

    在他看来,这疗伤一月中,能搜集一半灵矿都算难得,却不曾想,风女、茶女,竟如此完美完成任务,全部搜集齐。

    宁凡眼光一闪,哪里还不明白。诸事如此顺利的原因,只有一个解释…

    自己的气运,真的回来了!

    黑色气运下,隐藏着的。是紫色气运,鸿运加身!

    回想起老魔气运极差的过去,宁凡就一阵唏嘘,自己看起来。不会延续老魔的旧路,炼丹失败五十多次了…

    “主人准备如何奖励婢子…”风女眼神带着一丝魅惑,茶女的眼神则已渴望了。

    “胆子不小。敢跟我索要奖励了。”宁凡没好气拍了拍二女臻首。

    “待我日后斩杀无数金丹、元婴,搜罗一千道果,给你们这些鼎炉提升修为,这个奖励如何!”

    搜罗道果、给鼎炉提升实力,这话也唯有气运恢复的宁凡有资格说,怕是日后斩敌得道果,不会很难了。

    “不要!”风女眼中闪过一丝情意。

    “好吧,那换一个你满意的奖励…”宁凡目光一闪,关上房门,他自然知道,风女渴求什么。

    也好,自己是化神修为,与二女双修一番,对二女好处不小,可大大缩短修回金丹巅峰的时间。

    于是内厅之中,徐徐传出声声娇喘之声…

    最终,二女被收回鼎炉环,带着大量丹药,给众鼎炉女送福利去了。

    这短暂的平静,让宁凡仿佛回到七梅的时光。

    只是在收回二女之前,宁凡问了一个问题,茶女的回答,让他眉头一皱。

    “在我疗伤一月,舞嫣妖妃可曾来过?”

    “不曾,似乎被紫妃娘娘暂时幽禁在烟雨楼…”

    “是么。”

    宁凡一步踏出将府风雪,周身化作一丝细若发丝的紫烟,一闪而逝,下一刻,却出现在都郡烟雨楼外。

    遥遥一望,此地再无当年繁华,因为紫妃的到来,烟雨楼再不接客,不为任何人起舞奏琴。

    外界更是有两名化神女妃把守,寻常人根本无法擅入其中。

    宁凡倒是肆无忌惮,目光沉思,片刻之后,张口一吐,吐出一颗金灿灿的舍利。

    魏国镇国之宝…弥天舍利!

    此舍利为魏祖圆寂所凝,实则也算一件半步虚宝的宝物,可屏蔽炼虚之下一切感知。

    之前因为宁凡境界不足,只能被动屏蔽天机卜算,如今稍稍以妖力操控,怕是凭此物隐匿,炼虚之下,无人可知!

    突破化神的另一个好处,便是可以动用此宝。

    再次吞下舍利,稍稍催动弥天之力,宁凡的身影渐渐飘渺起来。只要不妄动妖力,便不会显露身形。

    直接一步迈出,化作一道紫烟,飘入烟雨楼,守门的两位化神,竟未察觉到有人侵入。

    便是正在顶楼沐浴的紫妃,都未感知到有人侵入。

    某件厢房内,设了重重阵禁,厢房中,一个青色羽衣、少妇般风韵的妖娆女子,此刻独坐妆台,手掌抚着侧脸,望着铜镜中憔悴的容颜,幽幽叹息。

    脸上似乎仍留有当日火辣辣的疼痛。

    心中,更有一丝委屈,一丝孤独,一丝无可奈何。

    “万年囚禁…臭小贼,我为你囚禁万年,你却不知…”

    窸窸窣窣!

    一声风沙磨蚀的声音传出,却见房外的阵光之上,一缕缕紫金色风沙一吹,直接在阵光上吹出缺口,一缕紫烟便在此时,轻轻飞入房中。

    “什么声音?”

    舞嫣妖妃,侧过目光,在门扉扫了一眼,见并无异常,摇摇头。

    是自己心思太乱,出现错觉了么。

    只是目光再次落入铜镜,舞嫣的眸中,却忽然闪过一丝惊喜、委屈、紧张、错愕。

    轻轻咬牙,将满腹愁丝压下,化作犹如当年平静、高傲的神情。

    铜镜中,自己身后,映着一个白衣青年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这里可是烟雨楼,被紫妃戒严,任何人不可擅入此地!”

    舞嫣努力保持平静,但轻轻颤抖的掌心,仍宣示她的心情并不平静的。

    “你为我受辱,我若不来看看,还算是人么…”

    宁凡的话虽带着调笑口吻,却正戳中舞嫣的心扉,让其强忍的平静,被一丝落寞所淹没。

    “本宫不过是看在婉儿妹妹面子上,才稍稍回护你一次,你无须多想什么…如你若见,本宫被禁足于此,虽不自由,但并无大碍…你若看够,可以走了,若再不走,休怪本宫叫人,来捉你这个偷香的小贼!”

    “你若想喊人,在我现身的一刻,你便喊了。”

    宁凡轻笑,直接行至床边,躺在舞嫣的锦被上,狠狠一嗅。

    “好香!人言红袖添香,读书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倒是实话。”

    宁凡故意取出一卷妖经玉简,研读起来。

    “你,放肆!”舞嫣气恼无语,难道这宁凡特意潜入烟雨楼,是来气自己的?

    只是她并未发觉,自己所有寂寞、孤单的思绪,都被宁凡一气给气忘了。

    “说吧,你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舞嫣对宁凡的理解,此人功利心极重,来找自己,多半不仅仅是探望自己。

    “目的,有一个!”宁凡一步跃起。

    “果然…”舞嫣一叹,她就知道,宁凡不会专程来探望自己,自己又不是陆婉儿,哪里能让宁凡稍稍侧目。

    “我来此,只是想让你安心。你可放心,我有办法,让你不被紫妃囚禁万年!”

    “你说什么!”舞嫣美眸诧异,她真没想到,宁凡来探望自己,竟是来说这话。

    她心思飞转,却想不出,宁凡有何办法,能让紫妃不向灵王告状。

    杀了紫妃等人?且不是宁凡能否做到,这个肯定是不可能的吧。

    利用上界的背景,让紫妃忌惮、让步?

    宁凡乃是人族,在天妖界根本毫无根基,紫妃才不会忌惮,且以紫妃个性,很难给任何人面子。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帮你啊。”

    “你不要胡说…我乃上界妖妃,和你非亲非故,你何须帮我!等等!”

    舞嫣话未完,宁凡已一步飘然而去。

    紫金风沙一吹,轻易吹开厢房阵法,就仿佛,寻常阵法根本拦不住他的脚步。

    舞嫣怔在哪里,神情却越来越复杂。

    “臭小贼,你真的要帮我么…但愿你不要做傻事…”

    ps:(我已经震撼得无以复加了,感谢aa112562强势成为本书盟主,谢谢!顺便推广下本友群,群号99196784,是tie吧吧主所开)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