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444章 她是魔妃

第444章 她是魔妃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个月过去,宁凡始终未曾离开过浮屠塔。

    他握着慕微凉的手,一丝丝输送法力,助她初步炼化掉了七颗真佛舍利。

    不错,仅仅是初步炼化,唯有等彻底炼化七颗舍利之时,慕微凉才会彻底复活。

    虽说仍是昏睡状态,但慕微凉能清晰感受到宁凡手掌的温热。

    “光,等我…”她在梦中,说着梦话,她期盼着这一次真正的重逢。

    一亿五千万年的沉睡,只换来星宫之中的一瞥,远远不足以慰藉相思。

    她很想宁凡,很想…

    她知道,唯有真正的苏生,才有资格伴在宁凡左右。

    仅仅三个月的沉睡,慕微凉的识海已复原了百分之一。也许再过二三十年,她便可彻底苏醒。

    宁凡可以等,可以的。

    对修士而言,二三十年的光阴,只是弹指即过的韶华。

    宁凡等待她的三十年,相比于她等待宁凡的一亿五千万年,太过微不足道。

    他取出青玉古棺,那是伴随了慕微凉无数个孤单日夜的古棺。

    以宁凡如今的眼界,可以看出,这一尊青棺,与老魔盛放挚爱的避天棺,有着同样的玄妙。

    并非这古棺用料多么珍惜,而是此棺之中,暗合天道变数,可屏蔽天机,欺生瞒死,起到蕴养生机的神效。

    此棺之中,更有一道隐晦之际的神念,那神念,有一种凄婉的情愫在其中,以宁凡如今修为,隐约能察觉一些。

    “这神念的气息…是微凉…”

    宁凡沉默,他终于明白,为何南阳子始终无法开启青棺,而宁凡却可直接开启。

    因为慕微凉临死之际,躺入了青棺之中。自封于青棺之内。

    因为慕微凉设下神念,只容她等候的人,开启此棺,接她到来世。

    她等的,是宁凡。

    此棺可令躺入者肉身生机不散,纵然隔了一亿年以上,也不会尸身腐烂。

    对此刻等待复活的慕微凉而言。肉身的生机自然是越多越好。

    在青棺沉睡,比在外界沉睡,复活所需的时间更短。

    宁凡将慕微凉放入青棺,合上棺盖,小心存放于元瑶界中。

    为了给慕微凉一个幽静的复活环境,宁凡甚至将元瑶界中断为两截的界兽尸身转移至鼎炉环某个闲置的红雾空间。

    星宫之中。宁凡曾寻到古天庭的药圃,已是一片残败景象,但当时的女尸却极为喜欢药圃,并央求宁凡带走药圃。

    宁凡将药圃搬入元瑶界中,并在药圃之中种满各色灵药,将青棺放在药圃的中心、蝴蝶飞舞的地方。

    若有一日,慕微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会是自己最爱的药圃,最喜欢的风景。

    三个月后,宁凡带着一身伤势,离开浮屠塔,若再不出来,恐怕月凌空会担心。

    整整三个月,宁凡始终为慕微凉的复活忙碌着。竟从未处理过身上的伤势。

    元神之中的魔气,已一一消散,可随时再次进行魔化。

    身上的千百道创伤,也在宁凡几乎妖孽的自愈能力之下,一一愈合。

    唯有手臂上,还留着一排细小的牙印,是慕微凉咬的。宁凡舍不得抹去那疤痕。

    当宁凡安然离开浮屠塔之后,护法三个月的月凌空,总算松了口气。

    见宁凡独自一人走出,并未带慕微凉一起。月凌空有些担心。

    “小黄瓜,微凉呢?她还好吗?”

    “放下,她很好,比我想象中都要好。倒是你,三个月不见,有些削瘦了。”宁凡抚过月凌空的脸色,见后者容颜憔悴,疼惜道。

    “走吧,跟我去休息休息。至于玄道友,周某知晓你有诸多话想问我,三日后,周某会与你一见。”

    宁凡知道,他毁去浮屠塔,就算玄翼不敢不满,也定会询问缘由。

    他不想告诉玄翼夺走七宝舍利的事情,却也没有隐瞒破坏浮屠塔的意思。

    收回四具傀儡,拉起月凌空,二人从众六翼高手的眼前光明正大离去,无人敢阻。

    宁凡没有离开六翼族,仅仅是返回客舍而已,这让玄翼心头一松,并未放弃依附宁凡的打算。

    经历浮屠塔之中的死斗,宁凡连衣物都没换过,仍是一身血污。

    在月凌空的服侍下,宁凡沐浴更衣,与月凌空同榻而睡。

    以月凌空的高傲,一辈子没有服侍过任何人沐浴,但当宁凡提出要求之时,月凌空郁闷地发现,她越来越无法拒绝宁凡的要求了。

    “可恶,老娘竟然被小黄瓜吃得死死的,这不正常!”

    她一面骂骂咧咧,一边帮宁凡洗完了全身,真是别扭的个性。

    当她被宁凡拽上床时,竟然没有拒绝,这令她匪夷所思,难道她潜意识里,渴望与宁凡发生点什么?

    “小黄瓜,我想一个人睡…我累了…”她口是心非了。

    “我知道你累了,为我护法三个月,辛苦你了,我这不是来补偿你了么?”宁凡勾起暧昧的笑容。

    “补偿?哼!老娘才不需要什么补偿!”月凌空秀眉一冷,她很不满,对宁凡的见外非常不满。

    难道在宁凡眼中,她月凌空是一个外人?帮点小忙需要补偿?如此见外?

    “真不要补偿?”宁凡眸色更深。

    “不要,滚!”如果不是月凌空睡在床边,她真想把宁凡踹下床,跟她见外,他竟然敢跟她见外,活腻了!

    “‘肉’偿你也不要?”那一个肉字,宁凡咬的特别清晰。

    一瞬间,月凌空所有的怒气,都憋在肚子里,把俏脸憋得通红。

    “什、什么肉偿…”她竟然有点想要这个补偿。

    “就是这个…”宁凡大手在月凌空娇躯游走,翻身一压,堵住了月凌空的淡唇。

    仿佛触电一般,月凌空身体顿时软了下来,双颊滚烫似烧。

    她虽说已经和宁凡做过一次,但那一次。是以童女的身体办的事,只留下撕裂痛苦,甚至后半段彻底昏迷,完全不懂得该如何回应宁凡的吻。

    衣扣一一失守,褶皱的裙摆也被宁凡掀起,手掌已抚入她双腿之间湿滑的柔嫩处。

    “嗯…”

    月凌空轻轻嘤咛一声,狭长的眼眸好似滴出水般。充满的欲念。

    “小黄瓜,老娘说过,要把你干得不要不要的,今夜你休想睡!”月凌空一直很彪悍,翻身一压,将宁凡压在身下。竟然想要女上位。

    “…随你…”宁凡无语,他感觉,今夜会被月凌空强暴。

    只是片刻后,感觉到下身的火热,刺入了一片柔软湿嫩的软肉之中,宁凡忽而又觉得,被月凌空强暴又如何?反正他稳赚不赔的。

    屈指一探。指风熄灭了烛火,房间暗了下了。

    一阵阵喘息,一丝丝娇吟,点燃了夜色。

    …

    三日后,容光焕发的月凌空,陪伴着宁凡,前去寻找玄翼。

    三日中,宁凡重新凝出元雷之甲。抹灭了卐字梵印,恢复了欺天斗篷隐身神通。

    三日中,宁凡每夜与月凌空同榻而眠,竭尽所能,将月凌空服侍的舒舒服服。

    月凌空的第一次,留下了巨大阴影,这个阴影。在三夜的欢愉中,早已抹消,取而代之的,是欲仙欲死的回忆。

    “小黄瓜。不赖嘛…你是老娘见过的最持久的男人!”月凌空口气倒是不小,好像见过很多房事一样,实际上她只跟宁凡有过寥寥数次亲密接触,这话明显是打肿脸充胖子。

    “…我是修炼阴阳变的,采阴是我的强项,你如果喜欢持久,我还可以更持久,就怕你熬不住,又喊‘饶命’…”宁凡勾起玩味的笑容,这三夜之中,月凌空也算初承雨露,可没少求饶。

    “老娘会跟你求饶?你肯定听错了!你等着,今天夜里,有你好看!”月凌空气得咬牙,她还就不服气了,今天一定要干得宁凡不要不要的,挽回颜面。

    “呵呵,周公子与月尊,感情可真好,真是让妾身羡慕。”

    二人的谈话,恰被一名女子听去,出言插嘴道。

    那名女子,一袭粉裙,妖娆走来,语带莫名笑意。

    她长发一络络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支金步摇,长长的珠饰垂下,在微风中发出轻灵的碰撞声。

    肌肤雪白,脸颊透着粉嫩的红晕,一双美目含**说,左侧的俏脸上,纹着一朵紫罗兰的纹身,延伸到鬓发里,为她平添几分妖媚。

    “姑娘是…”宁凡略感诧异,他应未曾在六翼族内见过此女才对,但此女的眼神,妖娆魅惑中,却明显带着对宁凡的敬畏、钦佩,显然是见过的。

    一丝气息,隐隐有些熟悉,宁凡细细一想,立刻明白眼前的绝色女子是何人。

    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原来是那个女子。

    “原来是焚翅姑娘,想不到姑娘已经重塑肉身成功了。仅三个月便重塑肉身,且还重塑的几乎毫无瑕疵,想必六翼族内为了姑娘重塑肉身,付出了巨大代价。以姑娘的身份,似乎不应受到如此尊崇的待遇吧?”

    宁凡眉头纾解,眼前的女子,无疑是之前随手救下的元神女修——焚翅了。

    想不到,元神状态的焚翅如此狼狈、落魄,重塑肉身后,竟有如此绝色的容颜,只比月凌空逊色半分。

    不知为何,在焚翅重塑肉身之后,宁凡隐隐感觉,他与焚翅之间的一丝微妙联系,更加紧密了。

    当他大量焚翅之时,背后魔纹之中的六道羽翼图案,忽而灼烫起来。

    “妾身仅仅是重塑了肉身而已,想不到,周公子竟不认得我了。看来焚翅在公子的心中,是不值一提的人呢…”

    魔族的女子,甚至比妖族女子更加开放。

    焚翅的话语里,竟对宁凡有几分**之意。但她眼中一丝失落,却不是伪装,似乎宁凡没认出她,真令她有些失落。

    一想到玄翼的吩咐,焚翅定了定心神,媚眼如丝道,

    “公子请随妾身来。大长老一早便在羽林殿等候公子,有事要告诉公子呢。”

    “玄道友是要告诉我之前提到的那桩秘闻么?我倒是很好奇,玄道友持有什么秘闻,有把握打动周某心意,接受六翼一族的依附。”

    “妾身不知大长老相告何事,但,想必不会令公子失望的。”焚翅摇摇头。她可不知晓大长老的心思。

    说话间,三人已行至羽林殿,这一向作为六翼族最高机密的场所,今日竟无一人防卫,所有护卫都被玄翼撤去,也许是怕别人听走隐秘吧。

    玄翼倒是信任宁凡。不怕独自一人,被宁凡斩杀。

    也对,如今的玄翼只是半步炼虚,若宁凡真有害人之心,纵然多加几个护卫,又岂能阻挡宁凡的加害?

    三人在羽林殿外驻步,焚翅盈盈一礼。便要告退,眸色悄悄瞥了一眼宁凡,有些莫名的情愫流转,

    “羽林殿已到,周公子、月尊请进,妾身只负责引路,没有资格旁听,先行告退。”

    “且慢。焚翅,你也进来,今日所议之事,与你有关!”羽林殿中,传出玄翼感叹的声音,似乎下了什么为难的决定一般。

    “是。”焚翅自不敢违背大长老命令,随宁凡、月凌空一同推门入殿。却自恃身份,退后数步,不敢与二人并肩同行。

    宁凡眼露思索,猜测着玄翼所指的秘闻究竟是什么。又如何与焚翅有关联…

    玄翼没有急着开口,似乎仍在下着决心,伺候着红泥小火炉,烹着灵茶,并一一分给众人饮用。

    三烹三饮之后,宁凡仍是气定神闲的表情,与月凌空浅饮着灵茶,而玄翼苦笑一声,他有些坐不住了,放下灵茶,向宁凡抱拳道。

    “敢问周道友,浮屠塔之内,出了什么变故,为何会…塔毁…”

    “不知。”宁凡微笑品茶,只回一句不知,将所有干系推尽。

    宁凡相信,玄翼在事后探查过浮屠塔的废墟,却必定没有查明任何塔毁的线索。

    宁凡亦相信,纵然他什么也不说,玄翼也不会继续追究浮屠塔之事。玄翼是聪明人,浮屠塔已毁,六翼族已衰微,犯不着为了一个已毁的塔,得罪宁凡这恐怖大敌。

    令玄翼举棋不定的,亦不是浮屠塔的事。宁凡不说,他也乐得不问,接下来说的话,才是正题。

    “道友既不知浮屠塔因何而毁,想必浮屠塔的毁坏,与那魔像崩碎一般,只是一场意外,与道友毫无关系。实际上,老夫今日想与道友谈的,也不是浮屠塔。如今六翼族危如累卵,随时有被岚角、鬼目二族瓜分的危险。老夫恳请周道友考虑考虑,接受我六翼一族的依附。”

    “接受六翼的依附,我有什么好处?”宁凡放下茶杯,目光一肃,他是否接受六翼族依附,还要看玄翼接下来的话,能否打动他的心。

    “道友可听说过古魔九祖之一的魔罗大帝?”

    “听过一些。”

    “那道友可听说过,魔罗大帝有四大奴仆,为巨魔、六翼、鬼目、岚角…”

    “不曾听说。”宁凡撒了个小谎。四大奴族,乃是大秘,没有听说过,才符合人之常情。

    “是么?道友有所不知,我六翼族之祖先,曾经是魔罗大帝之奴,当然,成奴的过程有些不堪回首,只是自先祖成奴以后,我六翼族世世代代诞生的族人,皆天生带有魔罗奴纹,为魔罗之奴,生死可由魔罗一言而决。老夫之前舍不得交出魔像石板,仅仅是因为石板中可能有破解奴纹的方法…没想到,最终也无法保住石板…”

    玄翼叹息不已,宁凡却不为所动,淡漠道,

    “修界之中,强存弱亡,有争斗,自然就有胜败。玄道友虽失去石板,至少保住了六翼不必亡族,也算幸事。”

    “道友所言极是,石板已失,老夫如今对破解奴纹,已心如死灰。六翼族虽仗着道友威名,侥幸未亡,但道友一旦离开六翼,不知会有多少人乐意来瓜分我六翼族。我六翼族,确实需要道友庇护…”

    “明人不说暗话,玄道友还是直接说,愿意拿出什么隐秘,交换周某庇护六翼吧。”宁凡摇摇头,直言道。

    “若周道友愿意接受六翼一族的依附,老夫可下令,将焚翅长老许配给道友,作为道友侍妾!”

    “侍妾?”

    宁凡与月凌空俱露出诧异之色,玄翼该不会是只打算付出一个美女,便获得宁凡的庇护吧。

    不,不对。

    宁凡回想起他与焚翅间一丝诡异的连系之感,恍然大悟,焚翅修为不高,但身份必定有些特殊。

    “大长老,我、我…”

    焚翅双颊通红,她立刻站起,有些不知所措,万万想不到大长老会将她许配给人。

    玄翼摆摆手,打断焚翅的话,见宁凡目光平静,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目光平静,说明宁凡没有被美色迷惑,若焚翅仅仅是一名美女,打动不了宁凡。

    不置可否,说明宁凡或多或少、看出或猜出了焚翅的身份特殊,所以才没有立刻拒绝依附。

    宁凡在等玄翼解释,解释的自然是焚翅的身份。

    若宁凡所料不错,今日玄翼要讲的隐秘——那有助于提升宁凡实力的隐秘,绝对和焚翅有关。

    “道友可知,我四大奴族之中,所有人生来便身怀奴纹,唯有一名女子例外…每隔数代,四族便会诞生一名女子,不被奴纹侵体,并天生具备特殊能力,可助魔族提升实力,是四大奴族兴盛的关键之人。”

    “在魔罗大帝活着的年代,这样的女子一旦出现,便会被册封为…‘魔妃’!”

    “一名魔妃陨落,才可能有下一名魔妃诞生。两代魔妃之间,并无直接的联系。同一个时代,四大奴族共可诞生,四大魔妃!”

    “焚翅,就是我六翼族此代诞生的魔妃,这个秘密,整个六翼族内,只有老夫一人知晓!”

    玄翼言罢,深深望着焚翅,无奈叹息,似乎将焚翅许配给宁凡,会是六翼族的巨大损失。

    “魔妃?”

    宁凡目光扫过焚翅,露出诧异的目光。

    焚翅的这个身份,着实出乎宁凡的预料。

    而宁凡亦想知道,焚翅的魔妃身份,对他而言,有何好处,如何可以使实力暴涨。

    (3/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