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965章 河中因果现

第965章 河中因果现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击得手,乌老八心中顿时多了不少自信,遮天巨身直接冲出湮流大河,再看宁凡时,眼中有了不屑。

    宁凡啊宁凡,你有三种道则,有远古大修神通,贫道却有两仪四方印在手,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便让你尝尝,此印真正的厉害之处!

    “阴印凤冻天!”

    乌老八又是一喝,两仪四方印之上,竟有四道怨气冲天的凤影闪烁,并随即传出四声响彻天地的凤唳之声。

    一声过,天地温度骤降,前一刻还如初春,后一刻却立刻化作隆冬寒冷。

    二声过,星空中顿时大雪纷飞。

    三声过,整条湮流大河,竟在一瞬间化作冰冻,就连宁凡的身体,都有了冰封的趋势。

    第四声凤唳一响,宁凡整个身体彻底冰结,整个人如死掉一般,再无半点生气。

    四声凤唳之后,两仪四方印化作一道黑芒,直接朝宁凡天灵当空砸下。

    此印若是砸实,冰封状态的宁凡,怕是直接会被此印砸得天灵粉碎、脑浆迸裂!

    “不好!此印若落,雨君就算不死,也要毁去肉身!这乌老八下手好狠!”

    “此印乃是师尊祭炼多年的法宝,据说当年为铸此宝≦,师尊共斩杀了四龙四凤,俱是仙帝修为。此印更有三式变化,这阴印凤冻天,正是其中第一变化,四声凤唳更在其次,这一砸之力,才是万万不可抵挡,雨君危险了!”

    古庙之中哗声一片,向螟子神情亦是空前凝重,生怕宁凡有所闪失,几乎想要出手相救,帮宁凡挡下此印了。却在半道。被木松阻下。

    “不必出手,此子未必会败…”

    木松原本紧闭的双眼,此刻微微打开了一丝缝隙,虽说没有彻底睁开,却有隐约的紫芒,在其眼皮缝隙之间闪烁。

    也唯有他,能透过冰封,看穿宁凡此刻真正状态。

    冷,很冷!

    宁凡的身体如坠冰窟,那种寒冷。是四名仙帝凤妖怨气凝聚而成的阴寒。

    那阴寒轻而易举便将他的肉身冰封,将他的湮流大河冰封,就连他的元神,都在那股严寒的侵蚀下,几乎陷入了假死状态。

    “此印,好强的寒力!若非我本身就是阴阳魔脉传人,修有大五行体,多半会被此寒直接封冻元神!”

    这种寒冷,不是简单的冰寒。其中竟有一丝力量,直指大道本源,可将天地间一切阴属性之力,化作寒意杀人!

    化神修道意。命仙修道力,碎念修道念,仙尊修道则。

    比道则更厉害的,是掌位仙帝的掌位道则。

    此印蕴含的直指本源的力量。却比掌位道则更加可怕,乃是道源之力,唯有准圣层次。才会接触到这一层次的力量!

    宁凡的修为,远远没到准圣层次,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道源的力量。

    他不知道这种力量该如何称谓,却能看出这种力量不容小觑,稍有不慎,便会死在此力之下!

    倒是小瞧这乌老八了,想不到这乌老八竟有如此恐怖的法宝在身…

    “崩!”

    极致的森寒之下,宁凡元神双目骤然一凝,那挂在元神脖颈上的阴阳锁,顿时发出阵阵异芒。

    这阴之道源固然厉害,但莫要忘了,宁凡可是堂堂乱古传人,修的便是阴阳大道,对上阴之道源,亦有几分克制之力。

    随着阴阳锁一催,冰封于宁凡体内的阴之道源之力,立刻被阴阳锁化解了不少。

    喀喀的声音传出,却是宁凡体表的寒冰,一层层化为冰屑,其周身,再次恢复生命气息。

    刚一解除冰封,那两仪四方印便已当头砸下,距离宁凡天灵已只有尺许距离,留给宁凡的时间,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接此印一砸之威。

    宁凡周身红芒爆射,劫血之力全部汇聚于右拳之上,朝着当头砸落的宝印,直接一拳轰出。

    这一拳一出,天地都被劫念之力照地发红,一击之威,完全堪比普通一劫仙尊全力一击了。

    拳芒与宝印对轰之下,宝印立刻来势一阻,被宁凡一拳挡下,宁凡却也在空中吐血连退,吐出的血液,更是带着冰渣,显然被这宝印一砸伤得不轻。

    此印之厉害,更在他预期之上,若不全力出手,挡不下此印!

    “嘿嘿,雨君啊雨君,刚才你不是很厉害么,不是轻易便把贫道压在河底么,你再压呀,你压呀!”

    乌老八得意而猥琐的笑声,几乎传遍天地,那两仪四方印,更是在他一次次催动之下,不断朝着宁凡砸落。

    嘭!

    第二次对轰,宁凡召出道剑,朝那宝印抬手便是一剑,这一剑似乎动用了什么特殊剑技,顿时便有一道神光逼人的剑芒,映照在宝印之上,如同月光一般,飘忽不定。

    那剑芒极其诡异,似有无穷之力,又似没有任何力量,与那宝印对轰的结果,却是不敌,直接被那宝印砸得碎光乱散。

    至于宁凡,则第二次被宝印砸退,再次咳血连退,目光却是微微一亮,似确认了什么事情。

    “嘿嘿,这是什么破剑技,威力竟如此弱小,想凭此剑技挡下两仪四方印的攻击,简直是痴心妄想!”

    乌老八越打越得意,根本没把宁凡使用的剑技放在眼中。又是嘭嘭嘭三声,第三、第四、第五次砸退了宁凡。

    后几次攻击,宁凡仍是用上了诡异剑技,朝宝印斩出了诡异剑芒,结果却仍是被那宝印一次次击退。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连串攻击,是乌老八占了上风,唯有向螟子、木松道人看出了宁凡剑技的不凡。

    “传闻乱古大帝身怀五式逆天剑技,此子使用的,莫非就是其中一种!”

    宁凡第一击以拳轰宝印,是试探,后四次攻击,以诡异剑技攻击宝印。则是另有目的。

    “你不会有第六次砸退宁某的机会了!”

    被宝印接连砸退五次,宁凡再一次稳住身形,不再后退,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反击了!

    “呦呵,不愧是雨君,被贫道砸飞五次,竟还如此自信!嘿嘿,贫道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那些自认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你说不会被贫道砸飞第六次。贫道却偏要将你砸飞一百次,一千次,阴印凤冻天,给贫道狠狠砸!”

    乌老八越发得意了,正想催动宝印再次砸向宁凡,却发现宝印居然失灵,没有朝宁凡砸去。

    “嗯?怎么回事?阴印凤冻天,给贫道砸啊!”

    还是没有反应,催动不了。

    “阴印凤冻天。阴印凤冻天,阴印凤冻天…他奶奶的,咒语怎么不起作用了!”

    乌老八心中顿时生出不妙之感,朝两仪四方印定睛细看。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宝印之上的四道阴凤虚影,身上竟各有一道狰狞剑创。那剑创十分厉害。竟能将阴凤体内的阴之道源从中截断,使其无法自如运转。如此一来,宝印的第一重变化。竟是因为少了道源之力的维持,而无法再度使用了!

    “什什什什什么,道源阴凤竟然受伤了!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此子刚刚使用的破剑技,竟斩伤了宝印中的四只道源阴凤!开什么玩笑!”

    乌老八倒吸一口冷气。

    须知,这四只阴凤乃是道源之力所化,无形无体,即便是掌位大帝,也未必能够伤到阴凤,宁凡却凭其古怪剑技做到了这一点,这让乌老八如何能够不惊!

    他却不知,宁凡使用的剑技,哪里是什么古怪剑技,分明是乱古绝学阴阳五剑中的其中一剑——!

    阴阳五剑,天剑斩运,地剑斩势,人剑斩命,神剑斩道,鬼剑斩念。五剑齐出,无物不斩,攻伐无敌,乃是乱古大帝成名绝学!

    其中,宁凡用得最熟的,应该是斩命人剑了,于九重天阙之中大有领悟,斩杀仙尊古尸无数,战绩极其辉煌。

    第二熟练的,是斩运天剑,好歹也用过几次。

    斩道神剑却还是第一次使用,对斩道神剑,宁凡领悟的不多,故而使用起来威能不足,让乌老八一度以为这是一种弱小剑技。

    殊不知,斩道神剑看似弱小,实则却有着斩断天地间一切大道的力量!

    可斩道则,可斩掌位道则,便是道源,也能斩上一斩!

    这两仪四方印共有三重变化,乌老八法力不足,只够使用第一重变化,第二、第三重变化无法施展。

    如今第一重变化被破,此印几乎无法再用,乌老八面对宁凡的最大胜算,已经失去!

    “接下来,轮到宁凡反击了!”

    宁凡心念一动,肩头顿时黑芒一闪,现出一只慵懒的黑猫,懒散地打着哈欠。

    但随着宁凡抬起右掌,向前一抓,肩头黑猫立刻目光一厉,身形一晃之下,化作一道黑芒,被宁凡抓在掌中,而后一口吞下。

    霎时间,宁凡一身气势节节攀升,一路达到万古一劫的巅峰,并继而冲破瓶颈,达到了万古第二劫的程度!

    “怎么回事!雨君的气息,为何会突然暴涨!”

    古庙中的弟子,看不破黑猫的底细,不知道宁凡是借着抽魂术的玄妙,瞬间提升了修为。

    向螟子、木松道人也是细看之后,才稍稍看破一些端倪,却也吃惊不小。显然没有料到,宁凡的身边,竟跟着一只天道小猫…

    “那黑猫…竟是天道道魂!此子竟能将天道道魂抽出,收为妖宠,这…”

    即便是他们这些准圣强者,也不够资格做天道的主人,或许能够抽天道魂,却绝对不可能让天道臣服!

    宁凡却能令天道臣服,此事实在是匪夷所思。

    实话说,当木松道人见到宁凡施展斩道神剑后,已经对这次考验十分满意了。但也只是满意而已,看待宁凡的目光,仍是如看待小辈一般。

    但见识过宁凡令天道臣服的诡异事情后,木松道人对宁凡的观感,却是上升到空前高度。

    他做不到的事情。宁凡却能做到,此子的本事,未免也太逆天了,足以令他平辈对待!

    “乌老八,你不是让我把你压在河底么,如你所愿!”

    此刻宁凡气息大涨,只一拂袖,便有浩瀚之力传开,直接将湮流大河的冰封全部震碎,河水恢复流动。

    他复又抬掌一按。乌老八顿时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只觉得眼前一花,百万丈之巨的龟身,已一闪之下,再一次困在了河水之中,无法挣脱。

    “不好!”

    乌老八拼命催动万古真身的力量,想要从河水之中挣脱,然而,只是徒劳。

    这一次。他少了两仪四方印的守护,宁凡却使用了天道黑猫的力量,修为暴涨,此消彼长之下。乌老八岂能从河水之中逃脱!

    “你不是喜欢被压在河底吗,便好好呆在河底吧!”

    宁凡右手猛然一握,河水之底顿时暗流狂涌,那暗流翻涌间形成的撕扯之力。竟将乌老八的龟壳撕出了无数裂痕。

    可怜的乌老八,此刻死死躲在龟壳之中,根本不敢露头。

    万古一劫之时。宁凡使用此术便已威能恐怖,如今拥有了二劫修为,河底暗流竟带给乌老八致命危机。

    会死,会死!

    这是远古大修级别的神通,以宁凡二劫修为施展,自己宝印已损,挡不下这一击!

    更让乌老八感到恐惧的是,他竟从宁凡的身上,感受到了似有若无的杀意!

    宁凡想杀他,宁凡竟然想杀他!开什么玩笑!

    他又没对宁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宁凡凭什么杀他,凭什么敢当着木松道人这一此地主人的面,杀他这个外来客人!

    他不过是想送宁凡开天石而已,完全是一片好心嘛,就算夹带了那么一点点恶意,也是完全可以忽略的嘛,他奶奶的,就为了这个,宁凡就想杀他?开什么玩笑!

    他不过是在之后的斗法中,下了点狠手,想毁一毁宁凡的肉身,又猥琐地砸飞了宁凡几次而已,这只是小错误嘛,又不是不能原谅,就为了这个,宁凡竟然就想杀他,开什么玩笑!

    好吧,乌老八承认,他对宁凡做的事情确实过分了一点点,这一次,怕是真的要倒大霉了。

    “苦也,苦也,这宁凡是杀定我了,这一次真是踢到铁板了…”

    乌老八此刻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这次怕是死定了。

    他的师尊黑运老祖,说是与木松道人有交情,实际上也就是点头之交而已。

    木松道人曾欠黑运老祖一些因果,故而他此次来找木松,才能跟木松索要三件宝物。木松不过是想趁机还清因果罢了,以求更接近圆满境界。

    他的生死,木松压根不关心,若木松帮了他,便又要扯上宁凡这桩因果,以木松的个性,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他被困河底之后,木松根本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便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喀嚓,喀嚓,喀嚓。

    这是龟壳不断碎裂的声音,乌老八能够感到,自己龟壳已经临近破碎,龟壳若碎,他定会被河底暗流撕成碎片的。

    哎,想我乌老八一世英名,今日怕是要淹死在这里了。

    忽然间,乌老八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极为熟悉,是啊,许多年前,他似乎也曾险些淹死过一次。

    那是多少年前了,呃,想不起来了。

    那一次他运气太差,前往某古修士密地寻宝,却正好赶上密地空间崩溃。

    当时的他,已是仙尊大能,却还是被那空间崩溃给重伤,逃跑的路上,又倒霉地踩到那名古修士设下的几百个绝世杀阵。

    好不容易,他才带着一身重伤逃出密地,却又中了密地的绝毒毒烟,一身法力被封,如凡人一般,从天砸落,坠入某修真星的某条大河之中。

    嗯,当时似乎是被某个小修士随手救下了,不然就淹死在河里了。后来…他便随手送了那名小修士一场造化,指点了那名小修士一番,助其修出黑运,避开一场大祸…

    乌老八苦笑之余,不自禁地便想起那些尘封多年的记忆。

    却不料,那些记忆融在河水里,被宁凡获得,在看到那一幕记忆之后,忽然目光一震,竟是收起了对乌老八的杀心,而是有了复杂感受。

    “这乌老八…竟与师尊有过一段因果!”(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