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六十四章 逼婚

第六十四章 逼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姨娘是乡下村姑出身,后来又在京城当婢子,恐吓起人来自然有股子大户人家的女眷没有的彪悍气儿,震撼人心,加点儿敲锣打鼓,就快赶上唱戏了。

    乔哥儿吓得额头大汗直冒,两条腿打筛,心中飞快地天人交战,权衡着利弊,这场责罚,无论如何是逃不过去的,只是看轻重而已,若是吐露背后人,说出实情,或许能减轻一点儿罪名,可那人会放过自己么?那人许诺给自己的好处,也没法儿兑现了,最后的结果就是苦头吃了,还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偿失!

    这样一想,若是咬死不承认,硬说是不小心,相比之下可能还好一些,于是,乔哥儿哼唧着哭道:

    “方姨娘,奴才真的是无意的啊,哪里有什么背后主谋啊,当天见少爷有出去玩的心思,一时糊涂了,带他去了山上!就饶了奴才这一次差池吧!”

    方姨娘气极,小兔崽子还真是嘴巴硬啊,想一人扛了?还得看有没这能耐,一怒:“好啊,既然是你一个人的错,那来人!先捆到院子里去,打三十个板子!”

    乔哥儿蹬着腿被拖了下去。

    不出一会儿,室外传来劈里啪啦的板子声,一下一下拍在肉上,一下就是一个接近尺长的血肉凹痕,夹杂着乔哥儿的惨叫。

    方姨娘站在门槛上观刑,柳眉倒竖:

    “打!给我狠狠打!叫这贱奴胆敢糊涂,胆敢差点儿误了少爷和大姑娘的性命!”

    “啪啪啪啪”几声连天响。

    半杯茶不到的工夫,乔哥儿半截身子鲜血淋漓,衣裳和血肉黏在了一块儿,还差三四棍,“啊——”一声,晕厥了过去。

    屋子里,云菀沁几人都嗅到一股血腥气息。

    施刑的家丁过去伸出手指,放乔哥儿鼻下一试,扬起头:“方姨娘,人昏死过去啦!”

    “泼一盆凉水,弄醒了,继续!”方姨娘呵斥。

    一盆凉水泼上去,乔哥儿醒了过来,见棍子补了过来,又哇哇叫起来,恨不得再昏死一次。

    屋内,初夏附耳低语:“啧啧,这方姨娘为了绊倒夫人,还真是不择手段啊,小姐瞧那杀气腾腾的样儿……不过倒也好,省了小姐审奴的功夫劲。”

    云菀沁做女儿的,怎么可能干涉父亲宠谁厌谁,当初将方月蓉抬上来就是这个目的,后院怎么能叫白雪惠一个人独宠。安静地瞧着院子的情况,她蓦的站起来,踱到门前。

    “大姑娘,”方姨娘回头,“这奴才嘴巴可真够硬,没事,我一定叫他说出来!我就看看,到底是他的皮硬,还是我棍子硬!现在不说,呵呵,等回了京城侍郎府,老爷晓得了,等着的他的可就不是棍子了!”

    后面那几句话,声音特别大,自然是故意叫乔哥儿听到。

    乔哥儿鬼哭神嚎:“方姨娘!方姨娘!您绕过奴才吧,回了京城,由夫人去审奴才吧——”

    方姨娘十多年在后院受尽了白雪惠的打压和侮辱,如今逮着这机会绝对不可能心软,一听他这副德性竟还敢用白雪惠来要挟自己,要夫人审?岂不是放虎归山!

    她气得直哆嗦,手一挥:“拶子拿过来,屁股打烂了,没地儿打了,给我夹手指!手指头加完了,给我点天灯、坐老虎凳,我就看看,这天下到底有没有教训不好的奴才!”

    十指连心,指尖是常人最是忍耐不住的地方。

    拶刑也是官衙和天牢里最折磨人的法子之一,后来慢慢也发展到了民间大户人家。

    绳子绕在乔哥儿的一排手指上,两边家丁一拉!

    绳子一收缩一紧,乔哥儿立刻叫破了喉咙:“啊——”

    方姨娘得意起来:“看你这狗奴才还有没能耐硬撑!给我继——”

    一个“续”字还没说完,乔哥儿白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方姨娘正要使唤下人再泼水,身后传来声音:

    “停手。”

    方姨娘一愣,转身:“停手?不打了?”

    云菀沁望着气息奄奄的乔哥儿,倒是嘴巴紧得很,也不知道那白雪惠用了什么好处,不过倒是没选错人,这乔哥儿果然是挺精滑,晓得坦白更没好下场……算了,若是被方姨娘折磨死了,正落得白雪惠乐开花了。

    手挥了挥手,云菀沁睨了语言方姨娘:“姨娘下手太重,就算这乔哥儿有机会说,只怕挨不过打就死了,先留着这条命吧。”

    方姨娘顿悟,马上使了眼色给家丁,瞥了眼横在条凳上,一屁股血渍斑斑的乔哥儿,狠道:“将这罪该万死的奴才先押回柴房,待明日上路,一起带回京去!”

    *

    收拾好回京的细软,已经是晚上。

    姐姐没事了,平安回来,云锦重劲头也复苏了,为了叫姐姐安心,晚上吃了饭,在姐姐的督促下,练了两帖的字,又背了一篇两千字的经纶给姐姐听,得了夸奖,才喜滋滋地回卧室休息了。

    云菀沁从书房出来,去大厅里跟胡大川商议了下庄子上的事。

    管事的少了个马婆子,暂时便由胡氏夫妻打理着,两个老人是许氏的娘家人,云菀沁信得过,交代了几句,又嘱咐胡大川明儿去镇子上,亲自去给县令夫人曹氏报一声平安,道一声谢,这层关系,还是得维护的,又将下午赶出来的白杜熏香丸多送两瓶过去,最后,才回了房间。

    卫婆子在门口正等着。

    这一走,又不知道几时才能见到,卫婆子进了卧室,拉了小小姐的手,抹着老泪,说了些送行和保重的话。

    絮叨了半个时辰,云菀沁望着卫婆子,灵光一闪。

    卫婆子是娘亲的奶娘,关系自然很亲热,娘从做姑娘到嫁为人妇,认识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儿,她只怕比舅舅还清楚。

    而,娘亲嫁给爹,怀孕、生产、坐月子的前后,卫婆子更是曾被舅舅送到云家贴身照料过娘……

    那么,卫婆子有没有可能知道多年前,夜间与娘私会的男子是谁?

    考虑了会儿,云菀沁叫卫婆子坐到身边来。

    卫婆子晓得大姑娘有什么私事想问,也悄悄坐近,好随时应答。

    怕一开始问得太直白,吓到卫婆子,云菀沁先旁敲侧击着试探:“卫妈妈,我娘年轻时,可认识什么男子?”

    卫婆子虽年纪大了,可是个明白人儿,小小姐说的“男子”,难不成是是在问许氏——有没有情郎?

    她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小小姐,这可是大不敬的话呀,你娘她安分守己,贤惠温柔,怎么可能是那种红杏出墙的风流女子?可再别到处瞎说,仔细玷污了你娘的闺誉!”

    云菀沁将卫婆子的手一抓,握在手里轻轻拍了两下:“卫妈妈别慌,那么,娘成婚前可有关系亲近的男子?”

    卫婆子使劲儿摇头:“你娘虽然不是什么官宦千金出身,许家商户人家,家规也不如官宦人家那般苛刻严厉,但好歹也是个大户人家,你舅舅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子,老太爷夫妇很早就辞世,你舅舅对这妹子像眼珠子似的,比照着官宦小姐一样养育,但凡别家女孩儿有的,你娘绝对只会更多更好,平日进出都有奴婢前呼后拥,乳母养娘跟得紧紧,若是出外游玩,更是小厮和护院跟着一堆,她哪里有机会认识什么男子呀,更不可能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

    云菀沁眉心一蹙,这倒是奇了,下了决心,继续:“卫妈妈,我也不瞒你了,有件事儿,若被有心人利用,拿住把柄,我与锦重可能再也没法在云家立足,偌大的云家,到时可能会便宜了别人,所以你要好生想一想再回答我。我娘生锦重时,你来了云家亲自贴身照料,住了不下大半年,那段日子,你可看见过我娘——与外男见面?”

    小小姐说得这么严重,卫婆子也正视起来,这么一提,倒还真有件过往,当时怀疑了许久,身子板儿一颤,坐直了:“倒是那年冬季的夜晚……”

    冬季,夜晚,一听这两个关键词,云菀沁便知道,果然有此事。

    “……那时,你娘刚出月子,奴婢也差不多快回许家了,那晚天儿冷,奴婢怕屋子里的火炉不旺,去外面提了一篮子薪炭,回来时正要进门,遇着姑爷。姑爷将你娘屋子里的丫头都打发出来了,要咱们回下人房间去,神神叨叨的,说他有事儿要同小姐单独说,等他叫,奴婢们再过来伺候。大约半个时辰后,奴婢还没等姑爷来叫,又担心你娘屋里那火炉灭了,她刚出月子,着凉了可会落下病根儿的,再加上那段日子,姑爷小姐为了那个姓白的狐媚子经常吵架,奴婢更是不放心,生怕两人又吵起来了,便偷偷跑去了主院,打算看看。”

    云菀沁屏住呼吸。

    卫婆子继续回忆:“……正绕过抄手走廊,奴婢还没踏进主院,迎头碰上个黑影子,差点儿撞上,”喉咙一动:“竟是个生脸孔的男子,奴婢可没吓出魂儿,还以为是个小偷,当场失声一叫,那人捂住奴婢的嘴口……待那人放了奴婢,扬长而去,奴婢还回不过神!后来,奴婢跑下了走廊,遇着姑爷,说府上进了偷儿,姑爷马上让奴婢闭嘴,说奴婢老眼昏花,瞎嚷嚷个什么。奴婢回头再仔细一琢磨,那人走路的方向……似是正好从你娘歇息的主院出来的,再想想,姑爷不是说,他跟小姐在屋子里说话么?为何一个人在外面?这事儿困扰了奴婢许久,可时间一长,也就淡忘了,兴许真是那晚昏了头,看错了,那人或许也只是府上哪个家丁吧,毕竟,奴婢不是云家的人,平日都在小姐屋子里照料,很少与旁人打交道,或许是不认识的下人。”

    “卫妈妈,”云菀沁掌心渗了些汗,“那男子,年龄多大,长得什么样子,打扮如何,你看清楚了么?”

    卫婆子嗫嚅:“夜深,廊下的灯火不亮,看不大清那人的脸,只晓得那男子个子生得高高,应该同老爷的年纪差不多,他捂住奴婢的嘴时,奴婢瞧见他那一双眼睛雪亮雪亮,威严得很,倒是比老爷更有气势……打扮看不清楚,但是……”

    “但是什么?”云菀沁眉一动。

    卫婆子满脸的难以理解:“奴婢隐约瞧见那人下了走廊后,对面似是有个人迎了上去,那人个头矮些,瘦小些,看身影,也挺陌生,像是跟那男子一块儿来的,看样子像个随从——”

    这倒是奇了!

    那晚来侍郎府竟很可能不止一个人!

    夜半上别人家中,与别人的妻房私下幽会,竟还能带着家仆!堂而皇之地站在外面放哨!

    家主还帮忙清场赶走奴才!

    谁有这般的狂妄!?

    卫婆子讲到这儿,也终于明白云菀沁的意思了,惶惶:“小小姐的意思是,那夜奴婢看到的男子,是你娘的……”

    云菀沁只觉得一脚踏进了一个谜团,再也难得拔出来,娘婚后绝不会认识男子,顿了顿,眯了眼:“卫妈妈,你再仔细回忆一下,娘真的从来没有跟任何外男接触过吗?”

    十年前这个冬夜踏进侍郎府的男子,身上披着的疑雾越来越大,——她一定要知道是谁。

    卫婆子穷思竭虑,眉头皱成了川字,半晌,才吸了一口气儿:“要说与小姐婚前亲近的外男,还真没有,可小姐出嫁前,有一件事,不晓得有没有关系,那年小姐十六,去相国寺烧香还愿,在大雄宝殿没多久,小沙弥进来,说有位朝中大臣来拜佛,要清场子。相国寺是皇家建的古寺,经常有些贵人来,也不足为奇,咱们离开了大殿,出门没几步,正迎上一列人,应该就是来拜服的大臣一行人吧,咱们都是女眷,不方便多看,可还没下阶梯,便有人追咱们,说他家主子说了,没事儿,叫咱们家主子也进大殿烧香去,免得扫了旁人的雅兴。小姐本来就还没尽兴,一听十分开心,带多了人,怕打扰了那位通情达理的大臣,就只带了贴身丫鬟鸣翠进去了。这一进去,一个时辰才出来,奴婢见她脸色潮红,似是有些不对劲儿,问了几句,她只说是里头闷热,再问鸣翠,鸣翠也只字不提,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

    顿了一顿,卫婆子道:“如今想想,那日,大雄宝殿里就只有小姐与那名拜佛的大臣一行人,大雄宝殿虽大,但两人也免不了说话,这算不算是与外男亲近过?”

    “与我娘同一天拜佛的臣子,你们知道是谁吗?是什么打扮?或者,卫妈妈听清楚别人怎么称呼他没有?”云菀沁问。

    “这可是难倒奴婢了,当时还真不敢多问!”卫婆子回应,“一堆护卫护得紧紧,那官爷站在中间,与姑爷差不多大年纪,旁边依稀听见有下人喊他什么……公?哦对,这人手背有一颗肉痣,旁边还有一个男子,好像穿着一袭青绿长绸袍,反正,被人围得紧紧,哪里看得清啊。”

    云菀沁眉一蹙:“陪我娘进去的丫鬟还在吗?”

    卫婆子摇摇头:“早不在了,年龄到了,出户嫁了人,早就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最后一个线索也断了。

    云菀沁有点失望,不过好歹知道,娘亲那晚与外男私会的事,确实是真的,并且娘亲也可能真的有认识的男子。

    爹明知道,而不恼火,竟还帮忙做嫁衣,那男子必定权势在他之上,会不会就是那天拜佛的叫什么……公的大臣?

    这个线索太宽泛了。

    男子姓氏加上一个公,便是个称呼,就像云玄昶,也有同僚习惯喊他“云公”。

    还有那手背上的肉痣……她总不能一个个地去调查满朝文武的手吧!

    嘱咐卫婆子不要将今儿的事泄出去,明天还要启程返京,云菀沁便睡下了。

    次日,天光一亮,云菀沁交代了几句,就带着弟弟,坐上了回京的马车。

    *

    皇城,金銮殿外。

    白天,正午,下朝后。

    君臣散去。

    慕容老侯爷刚要下白玉阶,斜后方传来太监的声音:

    “侯爷,请留步,宫中有人想与您见一面。”

    慕容老侯爷脚步一停。

    太监是凤藻宫的人。

    莫非是蒋皇后?

    太监看出老侯爷脸上的疑窦,笑:“随奴才来即可。”

    御花园,九香亭内。

    一道倩影安静坐在亭内。

    不是皇后蒋氏,是她身边最得力最受信赖的二品令人——女官白秀惠。

    白秀惠二十三四的年龄,发髻上插一柄流云璎珞点翠钗,身着暗绿雨丝锦对襟女官服饰,显得纤秀婀娜,气势却异常沉稳,一看便是在贵人身边当差了许久。

    “白令人?”慕容老侯爷一疑,她是后宫的人,与自己八竿子扯不到,找自己干什么?

    白秀惠伸出纤臂,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声音从容,又含着婉约笑意:“侯爷请坐。”

    二人面对面坐下后,宫女来斟了茶水,是名贵稀少的大红袍。

    慕容老侯爷扫一眼案上的精美糕点,再看凤藻宫的太监与宫女伺候得这么周全,花白的眉毛一扬,早听说白令人受宠,却没料到果真是蒋皇后眼皮下的第一红人,道:“白令人有什么事,直接跟老夫说吧。”

    白秀惠嘴角弯起:“老侯爷快人快语,果然是军功起家的老英雄。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在宫外有个同胞亲姐,嫁给了兵部左侍郎云玄昶,正是侍郎府的填房妻室,二人膝下现如今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外甥女儿,名唤菀霏。”

    慕容老侯爷明白她与自己见面的意思了。

    “霏儿年少痴情,与侯爷家的二少是一对,可惜了,年轻人嘛,总会不小心犯些错,那日寿宴,叫侯府失了面子,可老侯爷不能因为如此,便拆散一对鸳鸯。我那外甥女,如今心心念着还是二少,迄今因为二少,被我那宫外的姐夫关在府上,我今儿便是想劝两句,看老侯爷能否卖我一个人情,两人既然情投意合,便尽快成亲算了。”白秀惠缓缓道。

    慕容老侯爷放下杯子,想不到那云家竟搬出了皇后身边的人,笑中掺着冷意,直话直说了:“白令人,令甥做出大失妇德的事,婚前私定终身也就算了,还闹得人尽皆知,在拙荆寿宴当日,与阿泰……行苟且之事,叫那么多公子哥儿看到,说得难听一点,就算娶个青楼女子,都不见得这么丢脸!老夫若是同意她当孙媳妇儿,日后见到那些儿子看过她身子的同僚,还怎么抬得起头?老夫岂不是被天下人嗤笑!”

    白秀惠听她将外甥女比作青楼女子还不如,心中泛起一股冷狠之意,却笑得面如繁花开:“老侯爷,你的意思是,侯府没法娶霏儿了?”

    “这种女子,绝对不能进归德侯府当少夫人!除非老夫不在了!”语气坚决。

    白秀惠笑意刹住,语气却十分的温和,整张脸,看起来有种不协调的瘆人:“老侯爷这是说的什么话……不过,老侯爷连失两子,如今只有两名孙儿,是慕容家唯二的香火,看得珍贵无比吧。”

    “白令人这是什么意思?”慕容老侯爷砰的一声,磕下茶盅。

    “侯府是军功起家,就跟老侯爷一样,两位少爷也是在军营里就职,听闻大少爷慕容安已经有了军职,作为副都统,刚奉了皇上的命,随部队在北方互市,处理蒙奴国最近侵扰我朝互市的事儿。”白秀惠轻抚杯盖,慢慢反插着手,滑进袖口。

    突然提起前去督军的孙子?慕容老侯爷眼神一洌,心头突突一蹦。

    白秀惠的手从袖子里出来,多了个小小的香囊。

    打开,指间夹着一颗泛着珍珠白的小东西,像个小石子儿似的,亮在老侯爷眼前。

    慕容老侯爷眼球瞪大,是一颗圆乎乎的后槽齿,人牙!白森森的人牙,还沾着一两点斑驳的干涸血迹!

    牙齿没有特殊标记,可他却清楚预感,这是他长孙阿安的牙齿!

    “呼啦”一声站起来,慕容老侯爷手脚颤抖,低叱:“白令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秀惠淡笑,笑意在这颗可怖人牙的映衬下危险十足:“老侯爷,前线和沙场上,有多危险,您比我更清楚,大少爷受伤甚至殒命,再正常不过了,值得这么惊奇吗?哦,对,听说侯爷还在极力培养二少,二少经常去军营操练,也快有官职了。二兄弟随时能上阵立功,赚取功名了。可老侯爷最清楚了,阵上的事,真的说不准,一只冷箭不小心飞过来,一把刀冷不丁砍过来,可能随时没命,就算两人一天内同时遭难,呵呵,应该也不会有任何人怀疑,更不可能有人去细查,到底是遭了敌手,还是——有心人所为。”

    “我家阿安到底怎么样了!”若不是森严深宫,慕容老侯爷几乎咆哮出来,这是在*裸的威胁。

    白秀惠身后是蒋皇后,皇后是什么人?如今大宣,除了皇上,就属她最大!虽然女子在后宫,不参于朝政,可身为后妃,怎么可能在朝廷中没有心腹和党羽?

    想当年那崔氏一夜失火灭门惨剧,虽无人敢提,可许多人,都知道蒋皇后的份儿。

    若是她一纸暗旨发出去,叫人混进军队干掉慕容安,只怕还有人抢着干!

    白秀惠将牙齿磕在案上:“侯爷放心,这次只是慕容大少爷在营帐里练习搏斗时,不小心被人打落了牙齿,没什么大事,可下次……呵,就不知道了。”

    慕容老侯爷舒了一口气,可若被人威胁迎娶云菀霏,仍是不甘愿,死死不松口:“我乃堂堂的归德侯爷,你算什么?再得宠,无非也就是宫中的一个奴才!我就不信皇后真的那般宠你,容你为非作歹,哼,老夫这就去凤藻宫,亲自拜见皇后,红口白牙说个清楚!呵呵,若不行,老夫直接找皇上!”

    “老侯爷,”三个字从银牙中迸出,如刀刃扑来,寒风阵阵,白秀惠美目一眯,脸上已经是一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神色,双袖一摆,脊背挺得极直,“奴才也是分等级的,我在天下最大的女人身边当奴才,也算是天下最大的奴才,我既混到了皇后身边,受皇后信任,你认为,皇后会不会帮我达成这个心愿?侯爷确定要去试一试,看皇后到底帮谁?”阴沉沉地一笑,她语气一转:

    “还有,侯爷还真的要将这事儿捅到皇上那里?呵,别怪我没提醒你,一旦捅到皇上那头,归德侯府,很难再有安宁的一日……侯爷的一双儿子已死在了前线,可不要做一些叫自己后悔的事,让剩下的两个命根子继续断送性命!自己好生考虑吧!”

    袖子一甩,白秀慧冷笑。

    看在慕容老侯爷眼里,那笑容已经如同沾了毒的刀口。

    白秀惠年纪轻轻,从一个与姐姐一起从乡下逃难来京城的小姑娘,当上蒋皇后身边最受信赖的女官,必定为皇后做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事,今天既然能与他面对面谈这一盘交易,必定也是蒋皇后纵容的。

    他若真的闹去蒋皇后那里,蒋皇后一句旨下来,他反倒没了退路,不能跟白秀惠谈条件了。

    若闹到了皇上那儿,更是后果不堪设想。宁熙帝就算再不喜欢皇后,也不会为了慕容家惩罚皇后,等这事一过,蒋皇后肯定会打击报复,就如同白秀惠说的,归德侯府,再没宁日了。

    这般一想,慕容老侯爷只觉脖子被掐住了:“等老夫考虑几天。”

    白秀惠目的达成,咯咯一笑,充斥着阴险、狡诈:

    “考虑不要太久,最多三天。侯爷不要拿两个宝贝孙子的性命当赌注,我这人性子急,我那外甥女也还等着进你们家的门呢。”

    抛下一句,在宫女与太监的陪伴下,扬长而去。

    慕容老侯爷脸色发青,半天走不动路。

    归德侯府每一代的妻房,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子?

    自己的夫人邢氏是国公女儿,两个儿媳妇都是正经嫡妻所出的官家千金,慕容安的妻子是郡主,现在,难不成真的要那个被男人看了身子,在京城贵圈里已成了破鞋的女子,当少奶奶?对于一个名声胜过生命的人来说,真是比死还要痛苦。

    *

    三天后,慕容老侯爷传信宫中。

    他的意思很坚决,要云家二姑娘做慕容泰的正室,绝不可能,侯府毕竟名声贵重,家大业大,只能将二姑娘迎进归德侯府最偏门,为妾,还补了一句,别觉得当妾就委屈了,归德侯府的妾室就算身份地位不高,却也大半是干净良家出身,起码有个好名声,二姑娘并不吃亏,最多给个贵妾的位置,今后除了慕容泰的正房,就只有她最大!

    最后又说,已经退让到这一步,若是白令人再强人所难,那他也只有鱼死网破了!

    女官所。

    白秀惠听了回信,虽然气慕容老侯爷给自己的要求打了个折扣,却又冷静思量了一下。

    虽然蒋皇后站在自己这边,但是,以归德侯府的地位,与自己硬拼起来,她也得不到好处,况且,侯府老夫人邢氏当过宁熙帝的奶娘,宁熙帝还是挺尊敬的,万一那老家伙杀到宫中对皇上告状,更是麻烦!

    这般一想,白秀惠就替姐姐与外甥女答应了,让归德侯府尽快迎娶云菀霏进侯府。

    交代了传信的太监,白秀惠去了凤藻宫。

    凤藻宫,正殿内。

    年过四旬的蒋皇后虽年纪不小了,可保养得极好,皮肤温润细腻,头发乌黑如檀木,眉目慈善而淡然,看起来十分的恭良贤德,此刻头戴着攒金牡丹富贵头饰,身穿枣红锦盘蟹爪纹宫装,正倚在花梨木雕榻上,手持一本书,安静读着。

    宁熙帝和蒋皇后是结发夫妻,两人十几岁,还在王府时就成婚了,也有过一段恩爱日子,可后宫佳丽太多,宁熙帝也是个风流性子,打从登基为帝后,身边数不完的女人,先是赫连氏,后来又是韦贵妃,中间还有一大堆妃嫔。近些年,更是极少来凤藻宫,就算难得来一次,也很少过夜,慰问两句,与蒋氏说两句话,匆匆就走。

    对此,蒋皇后并没有任何抱怨,更没有半点争宠吃醋的言语,反倒还总是劝说宁熙帝雨露均分,宁熙帝见她不争风,便也十分的尊敬。

    她平日里头,除了接见来请安的妃嫔,余下时间,不过是读书练字,或者与太子见一两面。

    白秀惠一进去就跪下来,笑道:“多谢娘娘,奴婢娘家那事儿,已经差不多办妥。若不是娘娘,奴婢的外甥女还不知道怎么办,奴婢叩谢娘娘!”

    凤眼斜斜一睨,蒋皇后戴着玛瑙翡翠扳指的纤指翻一页书,上一次白秀惠给她姐姐求情当侍郎正妻,帮过一次,这次又是她的外甥女,不过没关系,这丫头帮过自己几次大忙。

    只要能为她办好事的奴才,她就喜欢,什么都给,何况只是举手之劳!

    没说什么,蒋皇后淡道:“皇上今儿是不是晚上要去赫连贵嫔那边?”

    白秀惠眼一眯,外人都以为皇后蒋氏贤德宽厚,不争不抢,宛如山谷莲花,不问世事,谁人又知道——其实暗地里并不是那么回事?

    白秀惠凑近附耳:“娘娘,是呢,贵嫔抄了几日的女则女戒,不是累病了么,这一病,便躺了大半个月,皇上的气早就消了,前日,贵嫔身边有个叫蓝亭的宫女偷偷去御书房,不知道说了什么漂亮话,皇上听了,估计顾念起旧情,吩咐了下去,说是今儿晚上要去萃茗殿看看。”

    蒋皇后狭长眸子冰凉起来,那赫连氏,最近倒也是不容小看了,神不知鬼不觉,就将身边贴身宫女换了一批灵光的。

    白秀惠见到皇后不喜的表情,眼珠一转:“娘娘,奴婢倒有个法子。”

    “嗯?”

    白秀惠轻道,“奴婢这就去将皇上夜晚去萃茗殿的风声,传去韦贵妃那边。”依韦贵妃那妒性,那霸道劲儿,无论如何,也会拦住皇上的脚步。

    果然是个会办事儿的,不枉帮她娘家姐姐和外甥。

    蒋皇后唇角渗出一丝笑:“嗯。”

    沉吟片刻,记起另一桩事,蒋皇后眉一挑:“惇儿最近如何?”

    白秀惠禀道:“太子与平日差不多,在东宫辰时起身,去上书房读书习字,偶尔陪皇上听政,只是……”眼皮儿一抬,偷偷看了眼蒋皇后,“前段日子,似是又微服去了一趟相国寺。”

    “又去拜祭袁妃?”袁妃是太子的生母,当年病殁时,太子才四岁,马上就被蒋皇后抱来了凤藻宫抚养,可自从懂事以来,袁妃的生死两祭,太子仍会去相国寺旁边的妃子陵,拜祭生母。

    “是,皇后。”

    蒋皇后合上了书,静默不语,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到底养不亲,这太子,一天天长大,心思也是越来越难琢磨了,淡淡道:“带话去东宫,就说太后的寿诞快到了,叫他少出点儿宫。

    *

    萃茗殿,入夜。

    在太监的陪同下,身着象征天子身份金黄盘龙纹锦袍的男子走进殿内。

    男子四十多,轮廓俊朗,身型高大,虽然已过黄金盛年,鬓发微微微掺杂了些银丝,浑身上下仍充满尊贵的王者风范,正是当今的大宣天子宁熙帝。

    “皇上金安。”赫连氏领着宫女身子齐齐一矮,行了见面礼。

    “起身吧。”宁熙帝坐在红木大圈椅内,“贵嫔一病就是大半个月,现下可好了些?”近年,他虽然宠韦贵妃多些,可对于赫连氏,始终还是有几分感情,上个月,因为韦贵妃告状时哭闹得厉害,他一时手快,不小心伤了她,如今见她颊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痕迹,倒是有点儿愧疚。

    尤其,今晚上的赫连贵嫔兴许是大病初愈,有些虚弱,看起来楚楚动人,宁熙帝的语气和态度也更是怜惜和温柔。

    赫连氏今晚面圣的着装打扮,是紫霜安排的。

    皇儿派来宫中的四名宫女各有长处。

    青婵的亲哥哥就是秦王府为秦王长年看毒伤的应大夫,所以懂得药理毒性,会问脉断症。

    蓝亭会说话办事,性子最灵活,与人打交道的功夫炉火纯青,没来几天,便上下周旋,与宫中几名掌事姑姑与总领太监关系不赖。

    紫霜擅长服饰装扮。

    赤霞为人最沉默寡言,平日不爱讲话,却有点穴与轻功的本事。

    皇上来之前,赫连氏褪了严谨乏味的宫装,换了一身天蓝色纱衣,纤细玉颈、修长手臂、玲珑腰肢的肉色光泽,隐隐透出来,胸脯处露出一小截儿烟霞色肚兜,显得整个人俏丽无匹,多了几分少女的风味。

    宁熙帝与赫连氏第一次见面是在蒙奴国的边境之城,当时,两国议和,宁熙帝御驾亲行,与蒙奴国太子赫连允在营帐中商议和亲之事,住了两天。

    却也是宁熙帝与赫连氏的缘分。

    本来蒙奴国安排嫁到大宣的是另一名公主,这日商议完了,宁熙帝带着太监和侍卫出帐散心,不自觉出了营地,远远看见一名美貌苗条的女子,正在草原上与婢女采摘草原独有的鸽子花。

    宁熙帝被女子的美貌慑服,过去故意挑逗了几句,更是心动,回帐一问,才知道那名女子也是蒙奴国的公主,今儿刚巧出来游玩,当即提出换个人,指定今儿见到的那个公主和亲。

    这本就是个无所谓的事,赫连允并不犹豫,答应下来了,于是嫁入大宣和亲的,便成了秦王之母赫连氏。

    今晚一见赫连氏,宁熙帝依稀又见到了多年前,那个草原上一见钟情的少女,心中泛起一股许久没有的柔情。

    “回皇上的话,”赫连氏轻轻福身,回答宁熙帝,“嫔妾身子已是好了,太医瞧过,没什么事儿,劳烦皇上日理万机,还亲自过来看望嫔妾,这个蓝亭,真是找打。”

    “不妨不妨,哈哈哈,”宁熙帝心情好,什么都好,摆摆手。

    赫连氏见他脸色很好,端起一盏茶,正要捧过去,殿门外传来守殿太监的通传声:

    “皇上,贵嫔娘娘,韦贵妃身边的银儿过来了,说是贵妃今儿午睡做了个噩梦,起来到现在都心慌气躁,不大舒坦,恳求皇上去瞧瞧。”

    宁熙帝浓眉一皱,他也知道后宫女人争风吃醋的那些玩意,当然晓得韦贵妃是故意的。

    赫连氏端着茶,站定在中间,也不过去了,垂下半边头:“既是贵妃娘娘不舒坦,嫔妾便不阻碍皇上了,皇上赶紧去常宁宫看一看吧。”

    宁熙帝本来想多在萃茗殿留会儿,见韦贵妃催促,心里还是有些记挂,犹豫了会儿,站起身来,准备起驾,看见赫连氏挺识大体的,并没纠缠,又看她进献的茶还没来得及喝,心里有些怜悯,手一招:“不急,朕喝了贵嫔的茶再走。”

    赫连氏将茶盘恭敬捧过去。

    一袭幽幽香味儿窜进男人的鼻腔内。

    不是茶,好像是香薰味……

    似曾相识的味道。

    宁熙帝呷一口茶,心中一动:“鸽子花?怎么会有鸽子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