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零四章 暗穿小鞋,与尸同眠

第一百零四章 暗穿小鞋,与尸同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郑华秋的牵引下,几人下车进了驿馆。

    云菀沁观察了下,整座驿馆的已经被禁卫四面八方保护得铁桶一样,密不透风,保卫的将官与兵士延伸到方圆一里开外,皇帝出行,果然是严厉。

    经过几道门,绕过回廊,几人跟着郑华秋走到驿馆的东北角落。

    是一个小院子,天井内静悄悄的,角落里竖着一个三层高楼,门口守着两个太监。

    林若男琢磨着不对劲儿,皱眉:“郑姑姑,这是我住的地方么?我看其他车上的小姐们,都是住前面屋子,怎么我……”

    话没说完,郑华秋已经打断,手一伸:“请各位小姐随奴婢上楼吧。”

    林若男愤愤咽下未完的话,跟上其他人,上到了最高一层,进了走廊最末的一间房。

    房间被一个落地罩隔成两部分,里面是卧室,布置得十分简单,而唯一的床榻,则是一张通铺。

    其他臣宦子女住的房间,地龙熏炉,高床软枕,都少不了,这个房间简陋得不像话也就罢了,通铺上只有薄薄的几床被子,几个人分都分不匀,保暖堪忧。

    林若男抱起臂,突然呲着牙,打了个寒战,嚷了起来:“哪来的风啊……”

    大家顺着到处望,房间内高处的横梁和墙壁有些开裂,风顺着渗了进来,雍州城地处北方,一入夜的风是正北寒风,擦在皮肤上就跟刀子抹肉似的。

    再一瞧,通铺正上方还有个小天窗敞着,没关严。

    ”今夜,就请各位小姐在这儿过夜,各位小姐的随行婢子,可在外面的碧纱橱歇脚,以便照料着。“郑华秋交代了几声。

    林若男见她要走,不依了,赶紧叫住,哇啦哇啦叫起来,:“喂喂喂,先别慌着走,这是我们住的房间?没弄错吧!还赶不上宫里奴才呢!其他家的千金,绝对不是住这种破地儿吧!”

    云菀沁也是上前,轻声试探:“郑姑姑,这屋子漏风不说,被具也不够,是不是弄错了?”

    “是啊,郑姑姑,”曹凝儿上来帮腔,连最是内向的韩湘湘也凑拢过来。

    郑华秋本想打个马虎眼,可眼下被逼得没法儿,叹口气:“没弄错,就是上头安排的。”

    “上头?”林若男冷笑一声,情绪激动起来,“哪个上头!会办事儿么!还真是活见鬼了!我要见他!你就说侍卫内总管林大业的妹子叫他——”

    云菀沁见郑华秋脸色一暗,将林若男一拉:“先听郑姑姑说完。”林若男火气正大,“刷”的甩开云菀沁的手:“你们喜欢这种破瓦烂草房子,爱住就住,拦我做什么——“

    云菀沁没有注意,始料未及被她一甩,手臂正撞在旁边柱上。

    曹凝儿过来看:”没事儿吧。云菀沁卷起袖子,瞟了一眼,揉了揉肘子:“没事。”韩湘湘一看,蹙眉,压低声音:”都青了一小块,哪里没事。“云菀沁摇头,示意并没大碍。

    郑华秋见林若男情绪大得很,场面闹得不好看,声音亦是发了冷:”既然林小姐这么激动,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奴婢便说了,圣上出行大小事务,皆由内务府操持,各位小姐一路上的吃穿住行,自然也是由内务府的安排。“

    这话一出,房间内空气一滞,众人怔了一下,连林若男也是像消了气儿的球,软下来许多。

    那就是说,是内务府的总管安排的。

    内务府总管郁成刚身居一品要职,背景更不浅,光瞧他姓什么就知道他出自郁家世族,伯父便是郁文平宰相,林若男就算是天大的胆子,哪里又敢去找郁总管说法,想也想不通为什么那郁总管给自己穿小鞋,轰地踹了一下椅子,气呼呼地坐到了床铺上:”这怎么睡啊,通铺?我生下来活到现在还没睡过呢!”说是如此,却赶紧趁其他三人没进来,霸占了一个最宽敞的地方,唤起婢子:“翠儿,雅娟,还不滚过来,给我的床铺掸掸灰!“

    碧纱橱外,林家两名婢子忙不迭进去伺候了。

    妙儿在外面,将郑姑姑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也跟着进去,凑近云菀沁:”大姑娘,肯定是那郁柔庄使的坏……“

    管理出行队伍的内务府总管是郁文平的内侄,是郁柔庄的堂哥,动这点儿手脚岂不是轻而易举?

    这个郁柔庄,看得端庄大气,风仪万千,心眼还真是比针尖儿还小。云菀沁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进来前,郑华秋要意味深长地望自己一眼,估计她也听内务府的小太监提过,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那郁成钢才安排了这间漏风房,看来郑华秋也是好心维护自己,免得自己被其他几个小姐排挤,尤其是被那喜欢闹腾的林若男借题发挥,一开始才并没说到底是谁安排,也并没在众位小姐面前明说原因。

    郑华秋见一干女孩儿安静下来,不吵了,也就轻声道:”天色不早,稍后驿馆下人会送晚膳上楼,各位小姐用了以后就早些安寝吧,明儿还得早起上车,奴婢就在隔壁,若有什么事儿,随时差人来叫。“说着便先出去了。

    不一会儿,有个老嬷嬷和一名太监端了饭菜来。

    五菜一汤,四素一荤,荤菜里头也是肉沫子丁丁,用筷子戳半天都找不到几颗,蛋花汤更是清汤寡水,光可鉴人,哪里像伴驾的臣家子女该有的排场。

    林若男将那荤菜单独抢到自己跟前,其他人也没有跟她争。

    她吃了两口,又嫌没油水,呸呸吐出来,将筷子往桌子上”啪“的一磕:”不吃了!什么鬼玩意儿。“说着就回了床边,

    云菀沁、曹凝儿和韩湘湘吃完,去了通铺那儿,才发现那林若男不但已经挑好了睡觉的地方,霸了角落最宽敞的地方,还一个人拿走了两床被子,有一床正是韩湘湘的。

    韩湘湘脸色涨得通红,捏着裙角,声音蚊呐一般:”……那是我的被子。“

    ”这明明是驿馆的杯子,谁拿了谁先得。你的被子?那你叫叫它,看它答应吗?“林若男兀自收拾着被子和枕头,头都不回,耍起无赖,活生生能叫人气得没辙儿。

    韩湘湘眼眶里裹起了一泡儿泪。

    曹凝儿书香门第出身,哪里见过这么霸道的,看不下去,喊了一声:“这儿统共只有四床被子,刚刚够我们四个人用,你多拿一床被子,我们就少一床,韩小姐晚上盖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林若男叉叉腰,“这么薄的被子,我一床哪里够,天儿这么冷,两床我还怕着凉了呢!染了风寒可不得了!你们自己手脚慢不早点儿拿,找我的不是干嘛?有病。”

    “你——”曹凝儿性子斯文,也是被她气得够呛,正想上前再说理儿,云菀沁把她拉住了:”别跟她争了,她爱拿就拿吧。“说着吩咐了妙儿一番,妙儿点头应下,脸上露出个笑涡:”奴婢总算明白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了……老太太还真是有远见啊。“

    云菀沁和曹凝儿把韩湘湘拉下来,见她年纪最小,性子又内向胆怯,安慰了几句,说了会儿话,气氛转好了起来,正在这时,妙儿也领着两个小太监抱着包袱回来了。

    原来妙儿去辎重车那儿,将自家的行礼拿了回来。

    拆开包裹,里头都是童氏准备的几床毛毯,自个儿手工编织的,填充的棉絮和质地自然厚实。

    妙儿将毛毯拿出来,转头给那小太监打赏了银子,笑道:”有劳公公了。不过还有个忙让公公帮忙,可别忘记了。“

    两人喏喏几声,俯身退了出去。

    妙儿将毛毯子摊开掸了掸,分给了自家小姐和曹凝儿、韩湘湘,三人捏捏这厚度,暖和得紧,挡晚上的寒意应该是没问题的,笑着一边谈天,一边将毯子铺开。

    林若男见得眼馋,人家那一床毯子,足足能抵得过自己两床薄被子了,从通铺那边下了床,趿了靴子过来,手还没拉住毯子角儿,曹凝儿一巴掌把她的手拍下去了:“怎么,林小姐,这驿馆的菜你要霸,床你要霸,寝具你要霸,别人家的被子你也好意思抢?“

    林若男嗤一声,讪讪收回手:”嘁,什么了不起。“

    几人分好了床位,各自将寝具都铺好了,天色又黑了几分。

    妙儿出门一看,见小太监将炭盆和炭块都备好了,放在了门口的走廊下,抱了进来,在室内点燃,烧了起来。

    这下,屋子里完全没有刚才的清冷,温暖多了,韩湘湘笑得稚气的脸通红:“还是多亏了云小姐,一个冷清清的屋子,立马就有了人气儿。”正在这时,门咯吱一响,传来脚步声,有人进来了。

    一名婢子打扮的女子提前几步,挑开帘子走了进来,说不尽的轻慢:“吆,还真是挺会苦中作乐呢。”又回过头,“小姐,都住进去了呢,人家都准备睡下了。”

    云菀沁望过去,是绿水,后面的那个,自然就是郁柔庄。

    郁柔庄穿着一件妆花缎琵琶襟长衫,因为夜晚出来,披着件云雁暗纹绣金斗篷,刚从外面进来,一身的凉气还没退去,显得人更是冷艳夺人,高雅不可逼视,天鹅般优雅修长的玉颈扬高,一双纤薄的凤眼在屋子里环视一遭,落到中间火势正旺的炭盆子,又瞟了一眼通铺上厚厚的毯子上,最后方才停在云菀沁身上,冰凉的双目越发是凉了几分。

    除了云菀沁,其他三人都料不到郁宰相的千金夜半过来,纷纷起身,福了一礼:“郁小姐怎么过来了。“

    林若男更是一个箭步,笑着冲到郁柔庄跟前:”郁小姐。“面上不无谄媚,与对着云菀沁、韩湘湘等人的态度简直判若云泥之别。

    郁柔庄看都没看林若男一眼,目色淡淡,噙着两分莫名的笑意:”晚膳过后出来消消食,正巧走到了这边,听说几位小姐的住所别具一格,顺道上来瞧瞧,没料,果然是独特得很呐。”

    这话一出,林若男忽的眼珠子一亮,脑门一拍,是奇怪那内务府的郁成刚为什么给自己这一伙儿人穿小鞋,这会儿总算是醒悟过来了,那郁总管就是郁柔庄的亲堂哥,而郁柔庄前段日子在撷乐宴上,不是正跟云菀沁在太后面前争风过一次么!

    原来,就是云菀沁害人!

    就是云菀沁,害得自己住破房,吃糙饭,连个厚点儿的被子都没有。

    这郁小姐背景厉害,见到自己跟那云菀沁一屋,不会将自己分到了云菀沁那一派,日后也会针对自己吧?

    曹凝儿和韩湘湘,自然也听说过撷乐宴那件事,跟林若男想到一堆去了,面面相觑。

    云菀沁浅浅一笑,不徐不疾地回应:”有劳郁小姐牵挂了,不过房间安排好了,还请回去吧,夜路难行,小心摔了跤。“

    林若男瞪了一眼云菀沁,几步过去,就跟身后有瘟疫一样,躲开都来不及,扯了郁柔庄的袖子:“郁小姐,我跟她们都不熟的,尤其那云家小姐。你看,能不能叫郁总管给我换个前面的房间啊,这房间又偏僻又漏风……”

    郁柔庄颇是厌恶地挣开林若男的拉扯,心眼儿却是一活络:“噢,你们想换房间?除了林小姐,还有谁?”眼光温和地落到曹凝儿和韩湘湘身上:“你们要不要一块儿?”

    妙儿见郁柔庄得寸进尺,想要孤立自家姑娘,拳头一捏,对郁柔庄憋了好几场的脾气,终于忍耐不住,恰巧窗外远处传来犬吠声,是夜晚侍卫牵着狩猎的追踪犬,正在巡逻视察驿馆,声音一扬,冷笑:”谁家的狗,大半夜的,自己的狗窝不待,偏偏要跑到人家的屋子来乱吠啊!“

    ”大胆,竟敢辱骂我家小姐!”绿水见妙儿指桑骂槐,喝叱一声。

    “我几时骂你小姐?真是伸着脑袋接石头!”妙儿叉腰,混气儿毕现。

    郁柔庄倒是没说话,只上前几步,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抬手就朝妙儿的脸上“啪啪”两嘴巴,惊心的清脆声在安静的夜色和屋里尤其响亮,正要再打第三个耳光,手腕已被人捏住。

    云菀沁两枚瞳仁发了凉,钩子般盯着:“不请自来跑到别人的屋子,问都不问打别人家的婢子,这就是宰相家千金该有的仪范?“

    郁柔庄冷笑,”啪“的挣开手:”把自己的婢子教得野蛮不堪,辱骂朝廷重臣的千金小姐,你说该不该打?便是连你这主子一块儿打了都不为过!“

    ”该,该打。“林若男帮腔,瞪一眼云菀沁。

    云菀沁眼光仍凝在郁柔庄娇容上,悠道:“我不会教婢子,那么……郁小姐呢?别忘记,郁小姐找万春花船上的粉头来害人的事儿,还在邺京贵户圈子里传着呢,虽说郁家势大,郁宰相压得紧,别人碍着面子也没有多提,可私下,不要当别人都瞎了哑了。让我来猜猜,这事儿还要闹多久,才会消停下去?”声音一顿,窝浮出两分诡异笑意:“半年?十个月?一年?”

    郁柔庄脸色暗下来。

    云菀沁走近了两步,背着手,端视她:“……你说我婢子辱骂你,我也不怕与你对峙,要不咱们这就去找宫里的掌事人那儿去评评理?内务府是你家开的,可上面能说得上话的主子还多得很,要不,咱们去找贵妃?贵妃不行,找皇后,皇后再不行,咱们……直接找皇上?我今晚上也不指望休息了,闹到天光亮,也跟郁小姐将这事儿弄个明白,好不好?“

    ”市井粗妇,粗妇!“郁柔庄被她这副咄咄逼人的痞态弄得牙关一痒,还没打过瘾的手又举起来,却又冷静下来,狠狠一拂袖,甩了下来。

    她就是看见自己撷乐宴上那个糗事儿还没完,不敢多闹。

    万一真的闹大了,败了圣上出游的玩兴,郁柔庄也讨不着好。

    云菀沁是粗瓦,连红胭这种污糟女子都敢接近,还有什么做不出?自己却是个瓷器,想要整她,手段不多的是,今儿叫她住漏风房,明儿也能叫她住高危屋,犯不着跟她明着闹!呵!

    郁柔庄深深看了一眼云菀沁,拂袖转身走了。

    林若男却是跳了脚,在背后追了几步:”郁小姐,我可是站在你这边儿的啊,我刚刚不还帮你说话了么……你别走啊……你给我再安排别的马车和屋子啊……我早就看她们几个人不顺眼了……郁小姐别走啊……“

    门”哐当“被绿水一甩,两人早没了影。

    林若男呆了片刻,狠狠跺了两脚,回到里屋,见云菀沁正在查看妙儿脸上的伤势,冷潮热讽:”还好意思哩!原来,是你害得我们一起穿小鞋!这才第一天呢,秋狩来回行程都是内务府安排,看日后怎么办!我要被你害惨了。我要是你,就该感到惭愧,然后自个儿灰溜溜打包单独去住个屋子,别害人害己……“

    ”够了!“曹凝儿书香门第出身,素来还算和气,这会儿一喝,却是难得有几分威严,”嫌事儿还不多么?难不成云小姐愿意被人穿小鞋?云小姐也在尽量挽救,这不,被子都拿出来了,厚的软的全都给了我们,将宽敞地方也留给了我们,你还要怎样?一路上,咱们已经尽量迁就着你,你刚刚倒戈,帮着别人打云小姐的脸,你当云小姐是没本事跟你闹?还不是想着对我们有几分愧疚,才忍了你?!林小姐若是仍不满意,明儿便去找管事的要求换同行的同伴!至于这么唧唧歪歪个没完么!“

    云菀沁用棉花球蘸了蘸随行带的白药,正在给妙儿轻轻擦着巴掌印,听到这里,抬起头,朝曹凝儿感激地递了个眼神。

    林若男讨不到好处,哪里服气,哼了一声:”好啊,你当我不想啊?傻子才想跟你们住在这种鬼地方!我明儿就去说!我哥是侍卫内总管,你当郁家完全会不顾我林家的面子?”瞄向韩湘湘:“怎么,你明儿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换屋子?”

    韩湘湘嗫嚅了一下嘴巴:“我,我还是想跟云小姐和曹小姐一块儿。”

    “你——”林若男见连韩湘湘都不听自己的话了,也不知道云菀沁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气得转头回床捂了被子。

    云菀沁给妙儿弄好了伤势,红肿消了一些,叫她赶紧去休息了。

    梳洗之后,云菀沁见夜色不早,其他三人都躺下了,便靠着窗户,捻熄了灯芯睡下了。

    赶了半天的路,风尘仆仆,晚上这么一闹腾,更是疲倦不堪,云菀沁本来是个睡不沉的人,以为自己在陌生地儿会择床,没想到挨着枕头还没一会儿,困意袭来。

    将睡未睡的时候,没有掌灯的房间里,通铺那一头,有人嚷了起来,夹杂着林若男和韩湘湘的声音。

    “那个林若男,又在搞什么鬼,扰人清梦。”快要睡着的曹凝儿揉了揉眼,不耐烦地嘟嚷着。

    两个人套了衣服,起来一看,原来林若男睡了会儿,才发觉凉飕飕的,挑的好位置,正对着天花板上的小天窗缝隙,这会儿夜风往里面渗,便拉了最好欺负的韩湘湘,叫她跟自己换位置,嘴巴里嚷着:“反正你有别人给的被子,怕什么!”

    “这个林若男,还真是自私,那可是她自个儿挑的地方。“曹凝儿忍不住啐了一口。

    云菀沁见韩湘湘被林若男逼得厉害,爬起来,也懒得掌灯,趿着小靴,抱起被子就摸黑过去,对林若男说:“你睡我那边吧,那边没风。”

    林若男觉得这是云菀沁应该的,连声谢也没道,抱了被子枕头就哼一声,去了那一头。

    韩湘湘轻轻拉了一把云菀沁的寝衫角儿:“这边有风,云小姐别染了风寒……”

    云菀沁已经三下五除二爬上床,罩上被子,笑着说:“没事儿,我被子厚实。”韩湘湘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几人安妥了,也真的都累了,半晌,房间没了声息,个个都进了黑甜乡。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若男又闹了一场,云菀沁的瞌睡虫被吵跑了,很难再重新进入睡眠状态。

    闭着眼睛,她默默数着数,尽量让自己快点入睡。

    也不知道到了几更,或许是下半夜了吧,总算来了睡意。

    就在快跌入梦乡的一刹,云菀沁只觉得脑后有一阵轻风拂过,凉飕飕的,耳边还有些动静。

    上辈子,云菀沁在侯府生病后,睡眠一向不好,一晚上坐到天亮都是有的,大夫来看症时奉劝过,睡眠是身体康健的基础,如此只会影响精神,继而加深病情,恶性循环之下,病怎么好得起来。

    云菀沁当时看着夫婿纳妾蓄姬,精神又怎么好得起来,睡眠持续差了下去,再累也睡不到三个时辰,而且特别浅,一遇着动静就马上惊醒。

    这辈子,这个习惯也有些保留,虽不至于像前世那么差,但睡觉时却一般人要精些,前段日子,云菀沁自酿了三花益颜酒,每晚睡前小酌两口,妙儿和初夏只当她是为了养颜美容,其实她大半是为了提高睡眠质量,喝点儿小酒,微微醺,睡眠也会酣畅无梦,舒服多了。

    今天在外面,没有饮酒助眠的条件,便不像以前睡得那么沉。

    这会儿,细碎动静一响,云菀沁好容易建立起来的睡眠环境,再一次功亏一篑,头脑又清醒了。

    酣睡的人意识有时先醒了,可身子却迟钝半刻,懒得动,云菀沁也是如此,须臾,只觉得耳边好像又传来嘎吱声,心头一疑,是关门的声?

    不会的,这大半夜的,谁会进来?

    门口有五个婢子,再外面有太监和宫人,楼下院子外更有侍卫夜间巡逻呢。

    云菀沁撑起身子,借着天窗和窗户射进来的月光与楼下侍卫巡守时的灯火,扫视了一圈屋子,没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莫名还是有些冰凉,就像是冬季檐下的长冰柱,融化后,一滴滴地落到皮肤上、渗进骨头里的那种突如其来的寒。

    她不放心,下床去看了看门,锁得好好,再回来瞟了一眼通铺上的曹凝儿、林若男和韩湘湘,三人都睡熟了,鼻息平和,呼吸均匀,并没什么事。

    拍拍胸口,她的紧张感松弛下来,兴许是多心了。

    经过一晚上这么两次折腾,云菀沁的困意终于大波来了,没半刻,眼皮子一合,睡着了。

    *

    第二天,因为睡得最晚,云菀沁醒的也是几个人中最迟的。

    香甜的睡意还没完全消散,云菀沁眼皮松动了一下,虽然还没睁开,却已经感觉到天窗外射进来的朦朦天光。

    郑姑姑应该要来催促起身梳洗了吧?

    翻了个身,云菀沁浑身疲倦经过一场睡眠,扫荡一空,刚揉了一把惺忪的睡眼,耳边传来女子尖利的叫声:

    ”啊——啊——死人了——死人了——“

    女子年轻而娇嫩的声音就在耳前,距离不遥远,充满着恐惧和崩溃,马上又有恸哭声爆炸开来。

    云菀沁一个激灵,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坐起来看,只见最先醒来,与林若男相邻而睡的曹凝儿身上还套着薄丝寝衣,披散着还没来得及梳理的头发,手撑着床榻两边,往后退,已是吓得面无人色,尖叫声正是从她嘴里喊出来。

    而韩湘湘比云菀沁早醒了一会儿,看清楚通铺上的情形后,更是惊吓过度,连叫都叫不出来,”啊——“一声还没叫出口,慌慌张张之间,一个不小心摔下床榻,顾不得摔疼就缩到了角落里,手脚打起了摆子,浑身发抖。

    云菀沁二话不说,掀开被子跳下床,跑到房间内唯一没有动静的人旁边。

    林若男身上搭着被子,就像还在睡觉一样,被子没有褶皱也没怎么乱,几乎没有异样,只露出一张脸。

    可那张脸上,眼睁得圆圆的,眼珠子都快要鼓出来,眼角处有血丝流出来,嘴唇泛着乌紫色。

    一副可怖的死不瞑目的样子,难怪曹凝儿和韩湘湘吓得魂飞魄散!

    云菀沁屏住心头乱跳,伸了一只手指过去,凑到林若男的鼻下,没有任何呼吸,喉咙一干,却毫不迟疑:“她已经气绝身亡了,赶快通知郑姑姑。”

    一听这话,曹凝儿和韩湘湘更是扯着喉咙尖叫起来,拼命地下床往后退,也不知道这林若男死了多久,想着只怕与一具尸体睡了一夜,两个人怎么不怕?

    此刻,门外碧纱橱的四名婢子已听到了里头的惊慌,冲了进来,见这情况,也是叫成了一团。

    林家两个丫鬟更是扑了上去,大哭起来:“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儿……”

    虽这林若男不讨喜,一路处处针对,可见着她死得这么蹊跷,云菀沁也没什么开心,显然,林若男是非正常死亡。

    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不要碰靠近她,“云菀沁见林家丫鬟要扑到自家小姐身上,还要扯林若男的衣角,厉声阻止,“若是他杀,小心毁了证据!”

    这么一说,林家丫鬟立刻缩了回去,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其他几人则是浑身打颤,恐惧不已。

    他杀?

    怎么会有人谋害林小姐?

    她们可是跟着御驾出行,保卫森严,谁有这个胆子窜进屋子来谋害!

    正这时,郑华秋被人叫了过来,一看,虽白了脸,到底老成,马上对着身后的太监高声一喝:

    “通知内务府过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来了一名内务府官员,带着两名皇宫禁卫打扮的扈从,一见屋内情景,大惊失色,叫郑华秋将几名小姐和婢子带出去,检查了一番现场后,令扈从将林若男的尸身用白布一裹,抬了出去。

    却说云菀沁与曹凝儿、韩湘湘被安置在另一间屋子,喝了两口热茶,情绪稍微平定了一些。

    正这时,内务府的官员过来了,眼光在三名女子身上扫了一圈儿,面色严峻:

    “请云小姐、曹小姐、韩小姐跟下官下楼去一趟,慎刑司的几个大人想要见见你们。”

    话一出口,曹凝儿和韩湘湘又是一阵惊惶:“什么,去哪里?慎刑司的人为何要见我们?与我们又没有关系……”

    云菀沁低声安抚:“没事,咱们与林小姐同住一屋,应该是内务府找我们循例问问昨儿的情况,照直说就得了。”

    两人安心了点儿,与云菀沁一同跟着出去了。

    郑华秋见那云菀沁沉稳,虽受了惊吓但思路没乱,倒是松了口气,可想着还是不怎么安心,毕竟这几家小姐都是自己带的,匆匆跑下楼,打算找人探听一下那边的情况,刚一下楼,跟个年轻英挺的侍卫差点撞个满怀。

    男子目光如炬,将她手腕子一捉:“郑姑姑,我听说起程的时辰要往后推迟,是你这儿出了事,到底怎么了?”

    郑华秋一看,是秦王世廷身边的贴身扈从,忙施了个礼,喘着气儿,将原委说了一遍。

    施遥安听得脸色一变:“几位小姐现在人呢?”

    “内务府慎刑司的人将人请过去了,估计是问话。”

    施遥安转头就朝驿馆的正北处大步走去。

    *

    正北的高大屋宇朱瓦青檐,富丽堂皇,是皇亲们居住的地方。

    年轻的侍卫如风一般进入华丽的内堂,打帘进入内室,沿路不时有人躬身请安:“施大人。”

    夏侯世廷素来就起得早,今早要启程,更是雄鸡不啼就起了身,梳洗毕,束好发冠,窗前捻棋落子,自垒取乐,等着上路。

    锦绣堂皇的厢房内,地龙烧得正旺,中央的鹤咀金铜熏炉,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

    男子身着白色细绫长衫,外面披着件狐毛领着的滚金蟒纹大裘,腰上系着金黄色的宝带,轮廓分明的脸庞微微俯低,深邃的眸凝着还未解开的棋局,身边是这次随行照料饮食起居的蕊枝。

    蕊枝俯身,目光柔和,语气温婉体贴:“三爷,早晨风凉,不如多加一件衣裳。”

    夏侯世廷指间刚夹中棋篓里的一颗黑棋,还没离手放定,正要答话,帘子一打,风灌了进来。

    施遥安从门外跑过来,压低嗓门:“三爷,不好,云小姐那头出了些事。”

    男子指间棋子“蹭”一声落盘,溅乱了棋局,蕊枝黛眉收拢,脸一暗,望向施遥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